蝙蝠精雙翅一展,瞬間飛躍幾百丈的距離來到那個弱者的頭頂幾十丈的高處。那個弱者似乎發覺到危機的來臨,直線飛行的身體忽然之間左拐,蝙蝠精的利爪與他擦肩而過。

「咦?你是人類?」擦肩而過的瞬間,蝙蝠精聞到了一股人的味道。

「好險!」弱者擦了一把冷汗,看清楚襲擊他的盡然是一隻巨大的蝙蝠精,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蝙蝠精更加確定心裡的判斷。

眼前的弱者不管是不是人類,吃定他了,雙翅一揮,一股強大的氣勢就鎖定了這個人類。

血盆大嘴,咬向獵物的喉嚨。

不過他忘了一件事情,能夠在這裡安然無恙的人豈能沒有生存的奇異技能?就在他自以為要得手的剎那,一股讓他心悸的力量從弱小人類的體內湧出。

「昂–」一聲龍吟由人類的喉嚨里擴散開來,就在蝙蝠精腿軟手麻的時候,一隻龍爪撕破了他的身體。

「喔,還不錯!」收回氣勢,羽風恢復人身,讚嘆不已。下一刻,羽風出現在千丈之外,所過之處,妖物泯滅。

萬里之外的妖皇宮,妖皇九鳳正閉目養神,東北方向忽然升起一股驚魂攝魄的氣勢,氣勢不算強大,但對於九鳳來說不亞於驚天霹靂。

這種氣息對於她來說太過熟悉了,鳳族的死對頭龍族才有的威壓和氣息。自從上古龍、鳳、麒麟三族大戰之後,三族殘存的生命都被創世神分開,打入不同的位面空間各自生存。龍族在另外的一個不知所在的空間里生存。鳳族則被打入這個世界,成為一界至尊。原本這個世界之中沒有人類,忽然有一天人類出現了,作為妖皇的九鳳自是驚喜,人類的身體對妖族來說可是美味佳肴,九鳳不食肉類,但她的手下卻是一個個的肉食動物,一看到人類嬌嫩的身體,都撒開了歡,大食特食,嚴重破壞了天地間的平衡,惹怒了創世神。

九鳳作為妖族首領,自然成為創世神打擊的目標,被封印在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丈深的地下,自此人妖各自佔據一界。

一想到創世神的手段,九鳳就渾身哆嗦。與龍族相比,龍族只是勢均力敵的對手,而在創世神眼裡,他們龍、鳳、麒麟三族只是個玩物,輕易地就被分開封印。已經有數萬年沒有見過面了。

因此,一感受到龍族的氣息,九鳳立刻幻化出本體,一隻數千丈高大的彩鳳發出鳳鳴之聲,光彩照人,瞬間消失在東北方向。

羽風恢復人形在黑暗的深淵中沒有目的地四處遊盪。這裡太過廣闊無邊了,羽風第一次來這裡好久了,也沒有找到邊際,不有有些著急:「這樣下去何時才可以找到狐狸姐,急死我了!」

驀地,羽風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牢牢鎖定了他的四肢和軀體。

「咯咯咯……」

隨著一陣清脆的嬌笑,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子破開空間壁壘出現在羽風的眼前。

「你就是風三,想不到這才多久你就找到了妖域的外圍,不錯!告訴我,剛才是不是有一條小龍在這裡經過?」 靚麗女子的聲音溫柔但不失威嚴,不可抗拒違逆的皇者威嚴。

羽風沒有說話,不是他不想說,實在是全身被禁錮,嘴都張不開。恐懼在羽風的身體里漫延,這個女人太過霸道了,身上的氣息隱隱和當初狐狸姐失蹤時,房中的味道有些相似,不,應該是一模一樣!

羽風驚懼的同時還有一些期待。

見羽風不說話,九鳳忽然一拍小手,羽風身上的禁止立刻消失,自由重新回歸羽風的身上。

「告訴我,剛才是不是有一條小龍經過這裡。」九鳳櫻紅的小嘴兒一張,露出一副清純的模樣來。

「汩……我……」眼前女子的模樣大大超過羽風對女人的承受範圍,清純之中透著妖異,小嘴兒張合間充滿了那個誘什麼惑,點燃了羽風體內的熱血。引導著羽風慢慢走了過去,伸手摟住眼前女人的柳腰,四瓣嘴唇越來越近……

羽風感到身體里的精氣開始往外跑,通過四瓣嘴唇銜接處進入女人的體內。羽風驀然心驚,神志剎那間清醒,想要掙扎,可是女人一雙手臂似有千萬斤力道,一手摟著羽風的脖頸,一手壓著羽風的腰臀,絲毫動彈不得。

「唔……」羽風一開始掙扎,體內的精氣神流逝的就越快,危機時刻,羽風顧不得隱藏,身體內的龍威瞬間敞開。

「昂——」一聲龍吟從羽風體內響起,一層龍的威壓瞬間湧出體外。

九鳳顯然沒有料到羽風就是那條小龍,驚詫莫名之際,小嘴兒中的吸力一松,借著龍威的彈力,羽風就掙脫了九鳳的桎梏。

「啊,原來你就是那條該死的小龍。」九鳳忽然一笑,將一根白皙若蔥的手指伸進櫻唇中,不住進出著,看的羽風心神急劇的動蕩起來。

羽風驀然心驚,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堪一擊?

「龍性好什麼淫!」羽風忽然想起一句老話「可惡啊,真是有失得必有失!」

中國古老的傳說,上古龍、鳳、麒麟三族大戰,誰也沒有得到好處,反被聖人利用,其中龍族極其喜歡漂亮女人,一見到漂亮的女人就邁不動腿,非得撲上去發泄一下不可。

而鳳族女子個個美麗清純無匹,龍族定力稍低一些的成員,一見到漂亮的鳳族女子就軟了爪子,被鳳族女子一劍殺死。所以龍、鳳兩族可以說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敵。

「你、你到底是誰?為何出現在此地?」羽風接連問道。

九鳳也是一驚,眼前的這個所謂龍族功力不高,定力到是不淺。自己剛才可是施展了鳳女九媚的功法,專門對龍族有效。曾幾何時,三族大戰,多少龍族高手死在九鳳這一招之下。不想今日卻在一條小小龍都算不上的小龍身上不起作用,她焉能不驚?

驚詫過後,九鳳鳳眸中忽然射出兩道神光,將羽風罩在原地不得動彈分毫。羽風感到自己的身體就像沒有穿衣服一樣,被九鳳看了個光。

「姥姥的,今天虧大了!」羽風暗自調侃,心裡卻加大了戒備。

神光也就是在羽風身上一掃而過,就收了回去。九鳳靚麗的臉蛋上露出震驚的色澤,櫻紅的小嘴兒再次一張,嚇得羽風急忙閉上眼睛。

「原來你是人身龍魂!」九鳳身後鳳尾突顯,七彩斑斕,端莊秀麗。

羽風大吃一驚:「你是鳳凰!」

「姥姥個球的,怪不得對我吸引力這麼大!」

九鳳鳳眉一皺,嬌聲問道:「你說什麼?」

「啊?沒啥,我是說你這麼漂亮,怪不得對我吸引力這麼大?」羽風急忙改口,眼前這隻女鳳實力太過厲害,還是不要惹惱她的好。

九鳳忽然鳳眉一展,笑了。這一笑猶如三春之桃,嬌嫩如脂,讓人愛戀若狂。一想到她的厲害,羽風急忙扭過頭去不去看她,生怕一個忍不住撲將上去被吸幹了精氣神,落個精什麼盡,或是人什麼亡的下場。

「風三,你說的什麼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這次就饒過你。你來這裡的目的應該是為了九媚吧?」九鳳忽然臉色一肅,殺氣騰騰。

羽風退了一步,這才讓過殺氣:「九媚?是狐狸姐吧?」

「狐狸姐,多俗氣!她的名字是我在八千年前她出生時,以我神通鳳女九媚的,後面兩個字給起的名字,叫九媚,記住了小子!」

「九媚?好可愛的名字!」羽風終於笑了,這是他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笑。



這一笑不要緊,看的九鳳心神就是一陣動搖:「不好,這傢伙笑起來怎麼這麼像一個人。」

九鳳記起來數萬年前龍、鳳、麒麟三族大戰之時,麒麟先敗,只剩龍鳳兩族還在大戰。九鳳那時還是一個不入流的小鳳凰,神通低微,只能到處躲藏龍族的追殺。不想還是被一群年輕的龍族包圍。群龍大笑著,見她長的漂亮的不能再漂亮了,驚喜欲狂,就要輪著上了她,就在她絕望意欲自殺之際,一個長相英俊,氣勢恢宏,已經完全化為人形的龍族突然阻止了雞動的群龍,救了九鳳一命!

「你沒事吧?沒事就好,你走吧……」青年嘴角掛著妖異迷倒萬千少女的微笑放走了九鳳。

大戰過後,龍鳳兩族高手全數戰死,三族大戰結束,被創世神分開。

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后,九鳳反而成了高手。經過數萬年的修鍊功力直達化境,雖然不如當初的鳳祖,但統一妖族已不在話下。

「我該怎麼稱呼你?」羽風忽然笑容一收,目光如炬的望向九鳳。

九鳳被羽風打斷了思緒,有些不爽的說道:「妖皇是也!」

「我刺嗷!」羽風爆了句粗口,這也太嚇人了,這麼一位漂亮的小兒妞竟然是妖中皇者,不愧是妖怪!羽風從九鳳口中得知她又八千多歲的年紀,如果羽風知道九鳳在上古三族大戰之時就早已出生,不知會是什麼想法?

「妖、妖皇大人,請您把狐……九媚還給我好嗎?」羽風語氣很是恭敬的祈求九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人在九鳳手裡,羽風不得不低三下氣。

「還給你?我欠你的嗎?」九鳳小嘴兒一張,指著羽風責怪的說道。

「我?那個不欠我的!」羽風不得不改口。

「咯咯咯,既然不欠你的,我又為何還給你?」九鳳這次掩嘴嗤笑,羽風自知被眼前的這個年輕的老女人給耍了,卻又無可奈何。

羽風再次祈求道:「妖皇大人,我和九媚是真心相愛,求您就把它賞賜給風三吧!」

羽風一揖做到底,就差頭碰地了。

「好啊……」九鳳終於同意了羽風的祈求,不等羽風高興,下面一句話讓羽風徹底絕望「交出龍魂,我自然會把九媚賞給你當老婆!」

九鳳狡詐的笑著,眼中全是嬉戲的色彩。

「這,我的魂魄和龍魂已經融為一體,讓我如何交出來?」羽風試了試,發覺根本就不能將龍魂分離,兩手不由一攤,為難的說道。

「那我就沒辦法了,可不是我不想成全你們,而是你做不到我的交換條件!」九鳳學著羽風的樣子,兩手一攤,同樣擺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姿勢YOU人至極,像是等著男人上去將她撲倒一般。

「呃?」羽風傻了「能不能換個條,比如……」

九鳳微微一笑很傾城:「比如什麼……」

「比如,砍下我的一條臂膀,如何?」羽風一咬牙,狠狠地吼道。

「呸!我要你的胳膊有什麼用?」九鳳啐了羽風一口「要換就用你的龍魂來換!」

「那會死人的!」羽風再次吼道。

「如果你不答應,更會死人的……」九鳳依然保持著傾城傾國的微笑,柔聲細語的對羽風說著話。

「會……」羽風驀然警覺「你是說你要殺死我取走龍魂?」

九鳳伸出口中的小香舌添了一下櫻紅的嘴唇,道:「殺死你?那豈不是驚了龍魂,吃起來味道就不那麼鮮美,效果更佳的差了!」

「你不殺我那怎麼還會死人?」話一出口,羽風驀然心驚,大聲的喊道:「你要殺死九媚?!」

九鳳嘆息著:「九媚是我給她起的名字,自打她出生,我就很喜歡她,說實話,我也不想殺死她。可是不這樣你會自殺嗎?」

羽風一驚:「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自殺,你就可以放過九媚?」

「本來她可以不死。可是你來了,竟然是帶著龍魂來的,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九媚臉色一冷,四周的溫度驟然下降了很多,冷的空氣都結成了冰。

「你把她怎麼樣了?」羽風心中一把火燒了起來,直衝腦門。

九鳳忽然又是燦爛一笑,無邊的黑暗中亮起一團刺眼的光芒:「還能怎麼樣,我把她放在萬惡深淵的黑火之上,忍受靈魂煉火之痛,那個火啊,燒在她的身上,叫的那個慘!」

「哦,對了,黑火燒不死靈魂,卻可以讓她永遠處於欲生不能,欲死還生的呼吸之間!」 九鳳笑嘻嘻的一搖身後漂亮的鳳尾,無限的空間中立刻響起陣陣天籟之音。

羽風睚眥崩裂,面色猙獰,眼珠瞬間變得血紅,一股衝天的殺氣像一把利劍出鞘,破開無窮的黑暗「妖孽,我跟你拼了!」

「嘎吧吧……」無數鱗片出現在羽風的身上,四隻巨大的利爪像破天之劍,在黑暗中劃出無數火花。

「嘖嘖嘖……」九鳳後背忽的生出一對七彩斑斕的鳳翅,輕輕扇動,就躲過了龍爪「有點兒意思,這才是龍族該有的氣勢!」

「昂——」一條百丈長的巨龍在九鳳周圍不斷的遊走,四隻利爪不斷的揮動,繞著九鳳轉起了圓圈。

「別費力氣了,就你這點兒力量頂多比一歲大的小龍仔強那麼一丁點兒!」

羽風瘋狂了一陣子,漸漸的冷靜下來。九鳳身體周圍方圓數千丈的範圍有一種眼睛看不到的游潛,無論自己怎樣拚命進攻,就是破不開這層游潛的防護圈,還有十幾次由於進攻力道過於剛猛,被九鳳身體周圍的游潛給彈出去千丈之遠。

就在羽風身體停頓的一瞬間,一隻巨大的翅膀在龍頭輕輕一拍,羽風感到一座大山從頭頂壓了下來。

「九媚,我真笨……」這是羽風最後的意識,陷入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

……

「唉……」無盡的黑暗中,羽風驀然發覺自己竟然是清醒的,渾身輕飄飄的沒有一絲一毫的重力感。

遠處是一扇大門,還是那扇輪迴之門。與前兩次不一樣的是,這一次只有羽風一人的靈魂在這裡。

意念一動,一條白色的亮團飛了差不來,亮團展開,是一條白色的小龍,頭生兩隻嫩嫩的小角,仰望著近在眼前,遠在天邊的輪迴之門。

這一望,輪迴之門似乎是感受到金色小龍仔的目光,禁閉的大門轟然裂開一道縫隙,一縷金光從門縫裡透了出來,將小龍籠罩起來。

羽風也就是小白龍,渾身巨震,一道意念在他的意識海中升起「萬世輪迴千百回眸,滄海桑田劫數使然。斗轉星移君心不變,燈火闌珊意念萬千!」

「媽的,老子到底是誰?竟然輪迴了萬世之多,還有那麼多的美女陪著我一起轉世,她們都是誰?」

心思百轉之下,羽風忽然明白了這四句話的含意,更明白了這四句話與逍遙神功的內在聯繫。

霍然間,臨體的金光被小小的龍體給吸收,龍魂慢慢壯大起來。


之前修鍊的都是身體的力量,此時這四句話的含意則是煉魂!純魂魄的修鍊!看似只有一瞬的時間,羽風卻感到度過了億萬斯年,期間的痛苦只有羽風自己知道。

睜開眼睛,兩道金光閃閃的光柱奪目而出「昂——」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