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咬中的陳青只感覺血液快速流失,就連被封印的靈魂也受到撕扯,向被咬破的部位湧來。他不但不驚,反而大喜,同樣張開嘴,狠狠的咬在女鬼神的身體上。

一絲靈魂被撕扯進了女鬼神的體內,靈魂原本是女鬼神的無上美味,可陳青的靈魂卻成了致命的毒藥,她只感覺渾身刺痛,那絲靈魂更像是岩漿般衝進體內,貪婪的還是吸收一切物質。她尖叫一聲鬆開嘴,盤繞陳青的身軀也鬆開想要逃離。

陳青怎麼可能讓她跑了,兩條強壯有力的腿直接盤住了女鬼神的腰,雙臂死死的將其抱住,嘴裡瘋狂啃食女鬼神的身軀。隨著鬼氣進入體內,不但被禁錮的靈魂鬆動了,生命樹也有了動靜,魂力也在體內開始緩緩流淌,讓他看到了恢復實力的機會。

像要吃人的女鬼神反被吃,惹得看台上的神族們齊聲大呼,接著很多人開始鼓掌,如此精彩的一幕可是很難見到。

聽到歡呼和鼓掌聲,守序痛苦的睜開了眼睛,做好了看到陳青屍體的準備。可卻看到陳青抱著女鬼神的身軀在打滾,女鬼神痛苦哀嚎著想要逃離,卻被快速的啃食吞吃。他揉揉眼睛,已經自己眼花了,又死死的扭了一把自己的臉,痛感傳來,這才意識到是真的,墜入無底深淵的心立刻升入天堂,比別人更加熱烈的歡呼聲從他口中發出。黃英哭的更加厲害了,卻是喜悅的淚水。 「呃……」

最後一條大腿被陳青啃得乾乾淨淨,他打了個飽嗝才站起身,第一時間用八字銘文封印了自身,以免被人察覺。如今的他吞吃了這罕見的女鬼神之後,不但恢復了實力,而且有所增長。更加讓他意外的是,他一不注意將女鬼神體內的一顆珠子給吞了。

進了嘴才意識到那是女鬼神寄託神國之物,還是個極其珍貴的神物,裡面蘊含一個龐大的星海,星海里全都是鬼物,生命樹直接霸道的就將其拽進了識海,扔到了根部黑洞里獨享。無數的鬼魂被吸收,生命樹又開始急速生長起來,無數物質被從黑洞里噴了出來,腳下的大陸開始向著星球快速演變。


陳青也沒想到因禍得福,這女鬼神竟然成了解開封印的引子,聯繫上生命樹之後,就算神獄自身的封印空間,也無法在將其再次封印。不過可惜的是,如今只能安撫識海中和通天塔里的眾人,卻無法把消息送出去,通天塔里的人也無法離開,前往別的分身塔中。

最讓陳青高興的是,他聯繫上了還在通天塔內部修補神國的二師兄,這傢伙一聽陳青被抓進了神獄,立刻就急了。可如今通天塔在陳青識海,除非將通天塔放出來,若不然陳青也無法直接往外放人。而且放出來二師兄也沒用,只能是多個犯人而已。

「二師兄,人類抵抗軍派了一對雙胞胎進來,說是當坐標要劫獄。你看此事是真是假?」

回到休息區的陳青見沒人打擾后,第一時間向通天塔內的二師兄詢問出聲,狂飆聽后眉頭緊鎖。

「他們倒是一直想救人,救那些神戰時被抓的人類遠古神靈,你五師兄當初就領了個這個任務,結果一去不復返,估計也被關在神獄里。哎……都過去一萬多年了!而且外面的人沒人了解神獄內部情況,你如今恢復實力也算不上什麼。不要抱太大希望。」

這樣的回答,讓陳青心裡哇涼哇涼的,自己那沒見過面的五師兄竟然也在這裡,而且一關就是一萬多年,這簡直太兇殘了!

默默的將神識撤回,就算二師兄把事情說的嚴重,可陳青還是想拼一把,他可不想老死在這神獄里。而且就算通過角斗能夠減刑,可細算下來一路走來,自己也得蹲大幾百年,何況那守序並不可信,天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放自己出去。

回到監舍區,又是一場熱熱鬧鬧的搬家,這次來到神靈監舍區,守序乾脆給陳青來了套豪華大躍層,還要再去買些奴僕伺候他,卻被陳青拒絕。身邊有倆一身秘密的雙胞胎,他哪敢在有外人摻和。

當天熄燈之後,陳青看向準備去睡的雙胞胎,嗓音低沉的問出聲。

「現在已經到了神靈關押區,你們也該告訴我實情,怎麼才能逃出去了吧?」

雙胞胎姐妹互望一眼,相互點頭后,姐姐冰火冷聲開口。

「我們要找到目標人物后才能使用秘法將他的封印解開,在讓其破壞掉神獄的封印空間,讓大家都釋放實力衝出去。」

「額……目標人物是誰?」

陳青最為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如果找不到豈不白搭。

「是陣法之神,真實名字和樣貌我們也不知道,不過他是神族和人類混血,額頭上有一個小型陣法神文,很好認。」

聽到冰火的解釋,陳青的腦門抽筋,咬牙切齒的問出聲,「你知道關押神靈的區域有多大嗎?又分多少個分區嗎?」

雙胞胎姐妹同時搖頭,陳青無語的一拍腦門,他們究竟設計了一個多麼腦殘的計劃!

「我們還有備用計劃!」

嘴快的妹妹火冰的話語讓陳青又燃起一絲希望,期待的望了過去,火冰輕咬了下嘴唇開了口。

「我們可以找到上一次被派進來執行任務的人,他同樣是個陣法大師。」

又是一個不靠譜碰運氣的機會,陳青身子一垮有點喪氣,沒好氣的問出聲,「上一次執行任務的人,不會是叫土明智吧?」

對於陳青竟然知道對方姓名,雙胞胎姐妹很是驚奇,一口同聲問道,「你怎麼知道?」

陳青一翻白眼,心說我能不知道那,那怎麼也是我名義上的五師兄!可沒有對姐妹倆說出來,而是冷言冷語的出了聲。

「等著!」

說完陳青就往外走,弄得雙胞胎姐妹不明所以,等看到他開門對看門的獄卒說要去看看關押神靈的牢房,這才明白他是去找人,眼中立刻出現期待。

如今的陳青早已比以前自由了很多,只要是守序直屬負責的區域,他可以隨便活動,不過必須要有獄卒跟隨。

關押神靈的監牢跟低級區域不同,不再是鴿子籠一樣的東西,而是每人一個單間,他們無法相互交流,也沒有放風這一說,永遠被關押在狹小的空間內。

來到關押之地,陳青看了看上百排的牢房撓撓頭,雖然每個牢門上都有觀察孔,可這麼一直找下去也太費勁了,扭頭看向獄卒問出聲。

「有名單沒有?」

只是抱著一下希望,畢竟神族看不起人類,從不去記某個人類叫什麼,哪怕是神靈。可沒成想還真有,沒有多久,又一個獄卒跑來,毫不吝嗇的交給了他。

看著厚厚一沓的名單,上面都有編號,陳青沒想到守序負責的區域,竟然關押了整整五千多名神靈。這些神靈如果放到下屆,可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可如今卻跟狗一樣關在籠子里,讓人唏噓不已。

陳青一張一張的翻看,沒有就隨手往地上一丟,那獄卒也不吭聲,彎腰就撿起來。有姓名的很快就翻看完,沒有要找的土明智,不過也不是沒機會,剩下的編號名單里,還剩下很多姓名是不詳的傢伙,只寫著刑期和所犯罪行,沒一個是十萬年以下的!

夠狠!

這倆字從陳青腦海冒出,自己那一千年刑期,跟這些神靈比,屁都算不上。

姓名不詳者有專門關押的區域,陳青把名單往獄卒懷裡一扔就大步走去。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問向跟在身後的獄卒。

「這裡關押最久的犯人是誰?」


獄卒聲音冰冷的開了口,「啟稟助手大人,這裡關押的都是一萬年前至兩萬年前之間的犯人,最久的幾個也在姓名不詳的區域。」

陳青沒想到得到這個結果,自己還被守序封為了助手,那被關押了幾十萬年的陣法之神是沒戲了。可心裡也是一喜,若是一萬年前被抓的犯人,很可能就有五師兄土明智。這傢伙如果不想連累狂神門,應該不會說出自己的真實姓名和神位。想到這裡他的腳步輕快了許多,。直奔第一個牢門。

伸手打開牢門的小窗子,讓裡面被關押的神靈犯人愣了一下,見是個人類,他吃驚的就要問出聲,可惜陳青一看對方是個妖族,立刻就將小窗子關閉,沒能聽到他的喊聲。

這裡關押的神靈比較雜,連著看了幾個后,就只發現了一個人類,還是個老太婆。陳青繼續要走時,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跟自己角斗的女鬼神可是個關了數十萬年的傢伙,這裡不是沒關押那麼久的嗎!

「那個女鬼是怎麼回事?就是跟我角斗的那個。」

隨著他的提問,獄卒仍然是用冰冷的語氣回答,「那女鬼是很久以前從別的監區買來的,一隻被關在特製監牢里。上一任此區域的執法者偶然才發現她。」

陳青忽略了神靈犯人竟然還被買賣,只聽到了還有特製監牢,趕緊問出聲,「還有特製監牢?趕緊的帶我去看看。」

「抱歉,只有執法者親自下令,才能帶你去觀看。」

「那你就趕緊的通知他,就說我閑得無聊,要去看看特指監牢里關的什麼貨色。」

獄卒立刻用自己獨有的內部通話系統稟告守序,正跟兩個絕美女神族翻雲覆雨守序聽到傳來的訊息一愣,他也是第一次聽說自己的管轄之地還有特殊監牢。不過對他來說無所謂,反正有獄卒管理,他都不想再去了。而且也不打算再讓陳青去挑戰其他神靈犯人,只要陳青好好活著,防止他人挑戰自己就成了。想都沒有想,就允許陳青逛所有地方,包括哪些特殊監牢。

得到命令,這獄卒這才帶著陳青來到一道金屬牆面前,抬起被金屬手套包裹的手掌,食指竟然裂開露出一把鑰匙,硬是捅向牆壁,鑰匙接觸牆壁是,牆壁露出鑰匙孔,隨著清脆的聲音響起,一道房門被打開,露出裡面又一排牢房。

「這裡面關押的都是些特殊犯人,我們不允許進入,你自便吧。」

獄卒冷聲冷氣的說完就站在了門口守著,陳青看了眼他的手指,證實了心中猜測,這神獄里用的獄卒,都是金屬生命。也只有金屬生命之類的生物永不知疲倦,做什麼事情都認真負責,才是最好的選擇。

粗略估算了一下裡面的牢房,最多不超百個,看起來倒是和外面的一樣,陳青邁步來到一道房門前,打開小窗子往裡一看,知道特殊在哪裡了。裡面的犯人竟然被釘在了牆上,一直備受折磨。


看了眼裡面形如枯槁的男子,陳青淡淡的問出聲,「你叫什麼?」

「殺了我……」

裡面只傳來這虛弱的聲音,陳青看了眼門外的獄卒,那傢伙只是守門還背對自己,立刻向通天塔里的二師兄詢問土明智的樣子。土明智最明顯的就是眼角下有顆大大的紅痣,這也是他名字的由來,看了眼不是后,陳青鬆動了自身的封印,隱蔽的將一個惡鬼扔了進去關上了小窗子。

下一個牢房是空的,再找就不是人類了,又一個惡鬼扔了進去。整整一百個特殊牢房,只有不足一半里關押著犯人。出來時陳青已經面帶笑容,這些神靈不但被惡鬼從牆上放了下來,還都被完美融合了靈魂,他們已經被關押了太久,又被封印了實力,根本無法反抗。陳青甚至還留下了幾個惡鬼和一些丹藥照顧他們。只要能夠打破這神獄逃出去,自己將會多數十神靈屬下。這就像是一種賭博,失敗了自己會損失不少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惡鬼,成功了,哪怕只有一個神靈能逃出去都是賺了。 陳青欣喜萬分的走出,獄卒就將金屬門關閉,再次變成一面沒有絲毫縫隙的牆壁。而陳青則是再次走向了那些姓名不詳的牢房區域,一個個繼續查看。到了這裡,獄卒跟得很緊,讓他無法釋放出惡鬼,但也沒太在意,繼續一個一個的查看著。

在一個牢房之內,一個男子披頭散髮,嘴裡囔囔自語的在牆壁上寫寫畫畫,讓陳青看不到樣子。可看向那牆壁上,陳青卻能看出他畫的是陣法草圖。

立刻眼睛一亮的發出話語,「嗨,把頭轉過來看看。」

突然有人說話,按道理一般人聽到就會立刻扭頭看看,可這人似乎陷入痴迷狀態,仍是囔囔自語的抬起手,又在牆壁上花了一筆。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啊!」

陳青呼喚了他好幾聲,就聽清楚了這句話,見他還不理自己,乾脆重重的一拳砸在牢門上。

「咣當……」

一聲巨響,牢門紋絲不動,卻嚇了裡面人一大跳,立刻跳起望向牢門,並且大吼出聲。

「你有病啊?」

陳青立刻反擊,「你才有病,我叫你半天也不理我。額……拜見五師兄。」

這下陳青看清楚了對方的樣子,眼角下那顆大紅痣很是顯眼,正是自己的五師兄土明智。

「誰是你師兄,少給我套近乎。咦,你怎麼在外邊?」

這土明智似乎被關傻了,這才發現陳青是人類還在牢房外面,陳青翻翻白眼。

「我是狂神坐下第七徒,也就是你的七師弟,趕緊的收拾下,我一會兒把你放出來。」

「哈哈,反抗軍終……」


「閉嘴吧你!」

土明智大笑出聲的要喊出反抗軍終於成功攻進神獄了,卻被陳青喝止,弄得他一愣。陳青接著看向獄卒。

「告訴執法者大人,我找到了我的師兄,讓執法者大人允許他跟我一起生活。」

獄卒如實稟告,弄得還在享受生活的守序很煩,不耐煩的告訴獄卒,陳青只要不離開負責區域,想幹嘛就幹嘛,獄卒只好執行命令,手指再次裂開變成鑰匙,打開了土明智的牢門。

「你……你投靠神族了?」

土明智的話音都有點顫抖,陳青一瞪眼,「閉嘴,跟我走,到地方你就明白了。」

「我不走,我的陣圖還沒畫完呢!」

陳青一捂臉,呻吟出聲,「我的好師兄,你都關了一萬多年了,什麼圖還沒畫明白啊!」

「當然是……」

話說一半,見門口有獄卒,土明智把接下來的話咽進了肚子里。陳青剛要進屋,這傢伙卻把牢門關上了。

「別打擾我畫陣圖,沒事自己玩去……」

牢房裡傳出的話語讓陳青腦門青筋直蹦,這是多麼奇葩的一個神靈,人類抵抗軍把他派來執行任務,簡直瞎眼了!

「開門!把他給我押出來。」

隨著陳青冷聲下令,獄卒忠實的執行了命令,打開房門進入,在陳青目瞪口呆中取出電光鞭,一鞭子就抽在了土明智的身上,隨著土明智一聲尖叫,整個人倒在地上就吐著白沫開始抽筋,這獄卒一抓他的頭髮就給拖了出來丟到陳青腳下。

陳青打了個哆嗦,不是看到獄卒第一次出手嚇得,而是這命令可是自己下達,土明智伸著手指正指向他,想說話卻說不出來。

「額……抱歉了五師兄。」

陳青說著就要彎腰將其抱起,帶回自己住的地方,可想了想,自己抱一個大男人有點怪,而且這土明智身上都臭了!剛命令獄卒抱著他,獄卒就又舉起了鞭子,意思是用鞭子捲起來,趕緊讓獄卒停手。

反正也得罪了,愛咋地咋地吧!

陳青乾脆一彎腰,也抓起土明智的頭髮,堂堂一位神靈,就被陳青拽死狗一樣的往房間里拖。


房間里的三女見到陳青竟然拖著一個渾身抽筋的大活人回來,全都驚奇不已,陳青更絕,接著將他仍進浴池裡就開始放水,接著將三女轟了出去。土明智在洗澡水裡還在掙扎,陳青伸手就按住了他的額頭,一個惡鬼至今竄入土明智被封印的識海內部。

土明智的雙眼開始顯出迷茫之色,沒有多久眼睛又恢復了清明,麻利的站起身就開了口。

「主……」

主子倆字還沒完全叫出口,就被陳青的手勢阻止,接著壓低聲音開了口。

「快速翻看他的記憶,尤其是被抓進來之前,一會兒還要對付外面的人,表現的自然點。」

「放心吧,我現在就沒問題。」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