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們皆不吭聲,鄧楓下令煉獄塔心巖,藍靈子,大羽三兄弟一起攻擊他們這些人,看他們能撐到何時.

二十位巔峯至尊本就是強弩之末了,哪裏還能再承受這麼強橫的攻擊,當下便有一位身着灰衣的巔峯至尊開口道:“我認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逼你交出論道殿,求你放過我!”

乞求之人乃是永樂至尊,沒想到他是最沒骨氣的一個,見他求饒,其他至尊皆沉默不語,今日,他們認栽了,這些華夏帝國實力排名前列的巔峯至尊們,皆是選擇了屈服,這要是讓所有人知道,他們顏面何存。

“永樂至尊,你本來對我不薄,我心存感激,但是寶物之事,向來強求不得,何必苦苦相逼呢,天下寶物都是有緣者得之,你說是也不是?”鄧楓看向永樂至尊,怒喝道。

“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會對論道殿有任何的想法,從今往後,我跟論道殿恩斷義絕。”永樂至尊說完這番話,洶涌的眼淚瞬間便流了出來。

鄧楓完全可以理解永樂至尊,這萬年來,想必永樂至尊都是喜歡論道殿的,突然被人搶走,如何不心痛?

世間本沒有對錯,一切都源自貪婪,有人貪婪權力,有人沉湎酒色,還有人執着於金錢,慾念不同,追求就不同,但都離不開貪婪二字,有了貪婪,世間纔有了紛爭,有了萬惡的戰爭….

“罷了,你們都走吧,殺了你們這麼多人,我不想再造殺孽了,這次就放過你們,以後再敢讓我知道你們的惡行,我就算是追到這塊大陸的角落,也要斬殺爾等!”鄧楓內心的火氣已經消了,他決定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謝謝!”

他們簡單的話語表達了感謝,這些驕傲的家族之主,以及大勢力的掌門實在說不出其他的話來,然後他們便撕裂時空而去,不想在這裏逗留哪怕一刻,至於以後他們的打算,沒有人知道,不過鄧楓說過給他們一次機會,那便不會再找他們的麻煩。

鄧楓收起了煉獄塔,以及藍靈子,論道殿。環顧四周,各勢力的族人屍體堆滿了一座山,周圍早已溝壑滿地,裂縫橫生了,鄧家的建築早已破壞的不成樣子,再也不適合居住,即便是修復好了也不行,因爲此地已經有了陰氣,鬼神之說鄧楓雖然不信,但他不想再讓鄧家在軒風城待下去。

於是鄧楓帶着歐陽靜,血紅,白梅,燕星語,向坤院長,四大長老,莫羅,雄風,蘇偉他們乘坐大羽三兄弟穿梭虛空往帝都而去,他要在帝都建立自己的勢力,以此來保護鄧家,直到自己可以放心離開華夏帝國。

白梅,歐陽靜,燕星語他們看向鄧楓的眼神皆有些神迷,鄧楓太強了,隻身一人挑翻七大勢力,這是何等的魄力,這種實力華夏帝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了吧。

鄧楓站在大羽的蛇身上,在他身後便是白梅,血紅,歐陽靜,燕星語四位美貌的至尊強者,他當然不知她們的心裏所想,他思考的只是如何保護鄧家,如何使鄧家變得更強,在他離開華夏帝國前往樓蘭古國之前放心。

白梅向前緊緊握住鄧楓的雙手,眼眸中露出關心之意,鄧楓的表現讓她着迷,但她更關心的還是鄧楓心裏的快樂,如果鄧楓有什麼擔憂的話,她願意替鄧楓分擔。

“我沒事,你不必如此掛懷。”鄧楓感受着白梅的關切,雖然答應帶着白梅,但他還沒想好以後要不要跟她共度一生,因爲他心裏同樣放不下血紅,李思敏二女。

不過鄧楓對於男女之事先置一邊,等自己成爲這片大陸巔峯強者的那一刻,他才能做出自己的選擇,不然,一切都只是美麗的夢幻童話,敵人頃刻間便可以斬殺了他。

要知道鄧楓的敵人乃是三大皇族,那裏是有這個世上最巔峯的強者真皇存在的,面對真皇,現在的自己還太弱了,弱到別人殺了他只是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所以他不會現在就接受李思敏,血紅,白梅甚至林慕英的愛,他不能,也不敢,他怕傷害任何一位喜歡他的女子,他內心是極度柔軟的,剛強的外表其實潛藏一顆充滿柔情的心。

“我只是看你不太開心,過來看看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我說過我是你的紅顏知己,任何事我都可以幫你分擔。”白梅美眸輕轉,俏臉微紅,跟她以前萬年冰山般潔白精緻的臉形成鮮明的反比。

“謝謝你,白梅。”鄧楓感激的看着她,被她嬌美的容顏吸引住了,她仙子氣質的模樣任誰都會心動的。

大羽三兄弟穿梭虛空的速度極快,三日後便到達了帝都,鄧楓第一件事便去蘇家,三年前,蘇家派烈火至尊保護自己的那一幕,他心裏一直記着,他片刻不敢忘,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現在是報恩的時候了。

到達蘇家後,此時蘇家的總部早已是一片狼藉,斷壁殘垣無數,了無生機,不用想這裏曾被攻擊過,看來是七大勢力的人聯手將蘇家趕盡殺絕。

“不知道烈火至尊跟蘇雷現在還在不在人世?是我欠他們太多了,七大勢力,望你們好自爲之!”鄧楓本來有些氣消的臉上浮現一抹怒氣,要早知道他們將蘇家滅殺殆盡,說什麼也要讓他們懺悔。

“大羽,二羽,小羽,恐怕我離開帝都的事要往後拖了,我要在華夏帝國建立勢力,保護自己的家族,我總不能帶着他們一起闖蕩吧,在外冒險帶着親人總歸是不妥當的。”鄧楓嘆了口氣道,希望大羽他們三兄弟能夠理解他的決定。

“沒問題,我們反正也等了那麼多年了,再等個幾百年都沒問題。”大羽跟鄧楓也有感情了,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他做的決定大羽百分之百支持。

“嗯,那好,我們再去蕭家看看,我隱隱覺得蕭家也遭遇大難了。”說罷鄧楓便讓大羽載着他們往蕭家而去,蕭家的總部他雖然沒去過,但隨便詢問一下帝都的人便知道了。

來到蕭家總部,果然,鄧楓心裏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跟蘇家一樣,家族被滅絕,蕭府內還有着血跡斑斑,到處都是破敗的建築,看來這裏被血洗還沒有多久。

“該死的七大勢力,你們還有沒有一絲人性!!”鄧楓一拳砸在斷壁上,不用絲毫真氣也讓這處斷壁轟然倒塌,可見他此刻有多麼的憤怒。

“鄧楓,是你,我就知道我還能再見到你,你突破成爲至尊了?”蕭雲見有人在他蕭家,心疑何人還敢來他蕭家,不料竟然是鄧楓來了。

其實蕭雲,蕭志,炎魔至尊逃離後,並沒有走遠,等七大勢力退去後,他們便回到了蕭家,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只是看着曾經的榮光不再,並且周圍鬼哭狼嚎,似乎在訴說着心底的怨念,蕭志,蕭雲、炎魔至尊三人的臉上禁不住淚水輕輕滑落,傷心欲絕。 “嗯,是我,是不是七大勢力聯手將你的家族覆滅?”

“是的,七大勢力,我早晚有一天會報仇雪恨,待我突破真王境,我便殺向他們的總部,我要讓他們也嚐嚐被滅族的滋味。”蕭雲目露兇狠的光芒,陰冷的目光看着都覺得不寒而慄。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已經讓他們知道錯了,他們門下的族人大多數被我滅絕,我已經幫你報仇了,何必執着於執念呢,放下吧,你的突破或許會因爲執念而成功,又或許會因爲執念而失敗。”鄧楓勸慰蕭雲道。

“你…真的制服了七大勢力?”蕭雲不敢置信的看着鄧楓道,不止是蕭雲。蕭志、炎魔至尊皆目露驚駭的看着鄧楓,他雖然突破成爲至尊,但是看起來年紀好像並不大吧,更何況七大勢力是那麼強大。連他蕭家,都避免不了被滅族。

“鄧楓說的是實話,不信你們可以去七大勢力打聽,估計七大勢力的首領都回來了,是鄧楓放走了他們。”歐陽靜冷淡出言說道。

有歐陽靜這句話,蕭志,蕭雲、炎魔至尊皆信服了,歐陽靜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那天在蓮花閣總部,歐陽靜便能跟炎魔至尊對峙,她的實力是相當恐怖的,她既然這麼說,那鄧楓所言非虛了。

“嘖嘖,沒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蕭雲,你說的沒錯,我們應該緊緊團結在鄧楓的周圍,跟着他混纔有出路。”炎魔至尊拍馬屁的功夫又來了。

“我早就說過的,鄧楓真的很厲害,他是尊者境的時候便能斬殺我,如今成爲至尊,我不知道華夏帝國還有誰是他的對手。”蕭雲也忍不住誇讚鄧楓道。

“你們還有心思開玩笑啊..對了,你們可知道蘇雷和烈火至尊的下落?”鄧楓受不了他們的奉承,趕緊出言打斷,詢問蕭雲他們道。

“蘇雷我不知道,不過烈火至尊三年前便慘死於七大勢力之手,就在你離開沒多久,烈火至尊便隕落了。”蕭志滿臉唏噓感嘆,堂堂烈火至尊,實力強橫無匹,居然被七大勢力的超級高手們逼得自爆。

“又是他們乾的,七大勢力,真不該放走他們啊..”鄧楓雙拳緊握,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深邃的雙眸無比冷厲。

正當他們談話間,一道身影急速飛奔而來,鄧楓何等眼力,遠處便看到來人是蘇家家主蘇雷,這位七八年都未曾相見的人物,當時的他們還是死仇,不過現在麼,是友非敵,世事難料啊。

蘇雷到來後,立即便察覺到鄧楓體力強大的氣息,當下他便激動萬分,欣喜道:“鄧楓,你成爲至尊了麼?”

鄧楓點了點頭,對於蘇雷,他是有萬分歉疚感的,是他連累了蘇家,而他卻親手放走了蘇家的死仇,恐怕蘇家對自己的恩情,這輩子都難以忘懷了。

“我就知道你以後會不凡的,我賭對了,哈哈。”蘇雷大笑出聲,其實他這兩年過的並不好,但此刻見到鄧楓的強大,他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了,從他的笑聲中能感受到他的那種悲傷之感。

“七大勢力已被我殺傷殆盡,只剩下他們的首領以及部分族人了,你就不必再難過了,我會一輩子保護你的安全。”鄧楓面對蘇雷,不知道該怎麼勸慰,只好這般說道。

“你…”蘇雷驚訝的看着鄧楓,不過片刻後他便恢復了正常,繼續說道:“既然七大勢力元氣大傷,我便放下了,以後我想跟着你,不知道你是否會拒絕我的請求?”

想起鄧楓背後無比強大的勢力,蘇雷激動不已,能讓鄧楓欠他一份情,他覺得蘇家的族人可以安息了,有他在,蘇家早晚會重新崛起。

“當然不會,我要在帝都建立自己的勢力,還需要天下英才的加入呢,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鄧楓微笑的看着蘇雷,他心裏非常渴望蘇雷這樣的高手能加入他的勢力。

“樂意效勞。”蘇雷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這都不需要他考慮。

“我們也願意加入,不知道你的勢力叫什麼名字呢,難道叫鄧家?”蕭志、蕭雲、炎魔至尊皆點了點頭,蕭志出言詢問鄧楓道。

蘇雷,蕭志他們都經歷了家族被血洗,早已不再苦心經營家族,稱霸整個帝國了,沒有家族的牽絆,反而落得瀟灑,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們真正看開了,他們內心依然渴望振興家族,至於權欲之事,看開了而已。


而要振興家族,重複當年的盛況,這時候就得選擇一顆大樹抱了,畢竟憑藉他們自己的力量想要重新崛起,太難了,沒有人會選擇加入他們,而只有鄧楓,這個華夏帝國的新貴,有了他的幫忙,蘇雷、蕭志便能快速振興家族。

“我還沒想好呢,等我想好了再說。”鄧楓尷尬一笑,說了這麼久連勢力名字都未取,實在有些丟人了,不過他並不想叫鄧家,那太俗了,他相信他的腦海裏肯定能想到好聽霸氣的名字。

“對了,蘇雷,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鄧楓疑惑問道。

“我見到一行隊伍十分強大,從我所在的高空中急速掠過,我便跟了過來,沒想到是你。”蘇雷無比的驚奇,到現在都還是一臉震驚色。

“原來如此,現在我想去找一處好地方,擇個黃道吉日,開宗立派。”鄧楓笑着說道,心中欣喜異常,傳說中的開宗立派自己也可以做到了,他心裏如何能不喜。

於是,鄧楓,蕭志,蕭雲,炎魔至尊,蘇雷,歐陽靜等一行人在大羽三兄弟的後背上穿梭虛空而行,半日後,鄧楓便尋得一處極美麗的地方,這裏靈氣也算不錯,當下他便決定要在此地開宗立派。

“這裏真幽靜,不輸我以前的蘇家。”蘇雷感受了下此地的天地靈氣,以及周圍的美景,不禁感嘆出聲。

“是啊,我蕭家也算極美麗的地方,但比起這裏來,還是有些不如。”蕭志濃眉抖了抖,也大笑道。

鄧楓知道他們是奉承居多,其實他是去過周家,劉家的。那裏的美景可謂是人間仙境了,可以想象的是蘇家、蕭家也差不到哪裏去。

“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勢力就叫‘瘋魔殿’,呵呵..”鄧楓說完,幾位超級高手忍不住戳了下手指,這都什麼名字啊,哪有取名叫瘋魔的,這不是想招惹正義勢力的討伐嗎?不過既然是鄧楓親自取名,他們這些新加入的高手哪裏敢出言反駁。

“哈哈,名字好聽,我百分百贊成,我的名字就有一個魔字,瘋魔怎麼了?你看我不是挺正常的嘛。”炎魔至尊頓時大聲笑道。

見炎魔至尊這麼說,蕭志,蘇雷,蕭雲,歐陽靜,燕星語,甚至大羽三兄弟等這些超級高手皆跪伏而下,同時他們齊聲喝道:“我等見過殿主!”


轟隆之聲響徹雲霄,每一位高手竭盡全力將這句話擴散到帝都每一個角落,他們要讓帝都所有人都知道一個新的強大勢力誕生了,接下來他們便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願意加入瘋魔殿,想來以鄧楓的威名,定能吸引到越來越多的高手的加入。


其實鄧楓取名‘瘋魔殿’主要還是因爲他的名字裏有個‘楓’,跟瘋子的瘋諧音,而他的師尊太上魔王,師兄魔靈王皆來自魔族,將來他也會扛起魔族的大旗,跟三大皇族抗衡。

所以取名叫‘瘋魔殿’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不過‘瘋魔’倒跟自己的個性還有些相似呢。

見大家都跪拜自己,鄧楓有些受寵若驚,連忙讓衆高手起身,“平時的時候我們以兄弟相稱便好,何必這麼拘謹,規矩都是人定的,在我這裏沒有那麼多規矩,隨便就好。”

“是,殿主。”衆高手們起身後便詢問後續事宜,比如說請工匠建立高屋建瓴,以及修煉之地。還有聚靈陣,護殿大陣等,然後就是廣發邀請函,並告知劭樺陛下以及其他大勢力瘋魔殿的成立,邀請他們前來參加開宗立派大典等等事宜。

不過這些事鄧楓一無所知,無論是前世,還是這世,他都沒有經歷過,只好交給蘇雷,蕭志去辦,這方面他們肯定在行,畢竟他們曾經是一家之主。

想起還有那麼多事,鄧楓整個頭都大了。看來這開宗立派建立勢力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他作爲勢力首領,有些事何必親力親爲,交給手下去辦就好,自己反而樂得清閒。

四個月後,瘋魔殿正式舉行開派大典,在這四個月內,華夏帝國帝都的人都聽說了瘋魔殿的事,尤其是鄧楓的故事,被歐陽靜她們傳的越來越神,什麼瘋魔殿主鄧楓隻身一人挑翻七大勢力萬名高手,逼得七大勢力首領屈服等等,總之,此時的鄧楓在所有人心中帶着濃濃厚重的傳奇色彩。

而七大勢力這幾月卻默不吭聲,不予迴應。想必是默認了此事,那帝都的人心裏早就掀起了驚濤駭浪,如此神勇的故事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匪夷所思了,須知,就算是帝國第一人劭樺陛下也沒有如此能耐吧?

於是,這四個月來無數的高手皆慕名而來,都想要加入這瘋魔殿,有此年輕有爲的殿主帶領,以後前途廣闊,一片光明。想想都覺得激動無比。

這幾個月加入的至尊總計有一百一十名,是從劭樺陛下的皇室,以及七大勢力出走的至尊,他們覺得瘋魔殿更有前途,說不定瘋魔殿能將劭樺陛下至高無上的地位取而代之。

至於尊者,從華夏帝國四面八方趕來投靠的,太多太多,總共有近一萬之多,須知,以前的軒風城也不過是幾十位之數,看來華夏帝國藏龍臥虎之輩不在少數,瘋魔殿一出,誰與爭鋒!

今天,是瘋魔殿正式開宗立派的日子,各方勢力的人皆前來道賀,瘋魔殿內一片鑼鼓齊天,好不熱鬧。燕星語帶領着門下弟子招呼着到來的客人,神龍學院院長向坤也加入了瘋魔殿,此刻他正帶領神龍學院弟子們正在喊着到來之人的名字,每位弟子的面龐皆無比的自豪。

鄧楓站在最高處,他洪亮的嗓音大喊道:“今天,是重大的日子,從今往後,我將帶領瘋魔殿斬盡世間一切不平事,朗朗乾坤,衆生皆平等,任何有違天地人倫的事,都是跟我們瘋魔殿爲敵,我將竭盡全力,還世間一個太平世界!”

“吼吼吼!”

下方所有人皆熱血沸騰,滿眼熾熱,包括從其他各地而來的勢力,皆被這句話所誠服。的確,如果真能如此,那是他們都想看到的結果,可以說是大都數人心目中的願想。

而這就是瘋魔殿成立的宗旨! “周家老祖帶領周家之人前來道賀!”莫羅雖然是位至尊了,但此時他明顯非常激動,喊着一個個到來之人的名字,看得出來他臉上的驕傲與興奮之色。

隨着莫羅的大喊聲,衆多勢力的人包括瘋魔殿自己的人皆疑惑的看向到來的周家之人。

“他們不是被殿主殺敗了麼?應該跟殿主是死敵纔對,怎麼還敢來此?”

“不知道他們來這裏是何用意?”

“好戲要開場了…”

衆人你一句我一句相互議論着,所有人都知道四月前瘋魔殿殿主鄧楓將七大勢力的人殺得相當狼狽,據說七大勢力的人死傷過萬,在鄧楓的寬容下,只剩下首領寥寥幾人回到了族內。

此等大仇不報也就罷了,畢竟如今的瘋魔殿早已是華夏帝國第一大勢力,連劭樺陛下的皇室皆是不如,他們想尋仇那是找死,不過還敢前來道喜就有點看不懂了。

鄧楓站在最高處看着到來的周家之人,眼眸平淡,且看他們如何表態,如果誠心來道賀,那鄧楓便放下這段恩怨,如果敢耍什麼手段,居心叵測,鄧楓這次絕不再饒恕周家人的過錯。

周家老祖,永樂至尊到來後,見到高位處的鄧楓,就欲飛上去道賀,誰知他們剛剛騰空而起,便被蕭雲,蘇雷,炎魔至尊,歐陽靜阻攔而下。

“想見殿主,一路走過去,否則,休怪我們動手斬殺你們!”蘇雷對他們恨意最深,他們七大勢力第一個滅掉的就是他的蘇家,這叫蘇雷如何不怒。

看着四位實力不亞於自己的巔峯至尊強者,周家老祖無奈,想在這瘋魔殿鬧事,便是他也做不到,他只好下去步行去了,不過作爲一家之主,這點忍耐能力還是有的。

衆人瞧得周家老祖以及周家之人那難看的臉色,便是一陣嘲笑出聲,今日周家這低頭的模樣,讓他們覺得心裏暗爽,大快人心,平日裏周家作威作福慣了,絲毫不在乎其他小勢力的生死,現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輪到他們受辱憋屈了。

周家老祖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既然來了,那就做好了被羞辱的準備,這點嘲諷算得了什麼,於是他不管不顧徑自向高位的鄧楓走去。

來到鄧楓面前,周家老祖面色複雜,幾年前鄧楓還是尊者境,自己捏死他就像捏死一隻小蟲子,幾年不見,鄧楓如今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他捏死自己甚至滅絕他周家輕而易舉。這之中的反差,讓周家老祖心裏到現在都難以接受。

“恭喜你,恭喜你創建了瘋魔殿,從此華夏帝國再無人能夠威脅到你,願你早日統治華夏帝國,開拓疆土,直至統治整個大陸。”周家老祖虛以委蛇的話語着實好聽,讓衆多勢力的人都忍不住讚歎他的梟雄本色。

鄧楓微微一笑,他也是凡人,自然免不了俗,“你如果誠心來道喜,我自然歡迎你們,但是如果是來搗亂的話,我決不輕饒。”

周家老祖聞言,臉色難看之極,想不到自己的形象在鄧楓心裏竟然是如此不堪,“我今日前來就只是爲了道喜,沒有別的意思,殿主你今昔非同往日,我哪裏還敢造次,願你能放下往日的恩怨,咱們一笑泯恩仇,如何?”

“呵呵,我早就放下了,不然也不會放走你們這些首領了,只是對於你們,我還在考察之中,我說過,如果再讓我知道你們爲非作歹,我決不寬恕。”鄧楓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絲毫不跟周家老祖客氣。

“劉家家主劉震天帶領劉家人前來道賀!”莫羅的聲音雄渾,隨着他的喊聲一出,衆人的眼睛連忙從周家人的身上轉移到劉家人身上,這劉家以前在華夏帝國是排名第二的勢力,不過現在的劉家有點家道中落的意思。

“劉家人也來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