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的心神力量湧出,化作一道藍色光罩,籠罩在許陽的周圍。他深吸了一口氣,忍住了鼻尖發酸的感覺,從采籬的識海入口——眉心位置衝出,返回自己的識海之內。

而在此時,雪兒的軀體,已經消散到了腰部。與萬神之王意識體的激戰,對她的消耗實在太大了。

「雪兒,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許陽緊緊握著雪兒的手,聲音有些顫抖。

「阿玄,握住我的手,抱著我就好。」雪兒嫣然一笑,蒼白虛幻的美麗臉龐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哎,真是感人的一幕啊。」突兀地,在許陽的識海之中,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沖淡了生離死別的悲哀氣氛。

許陽眉峰豎起,單手虛抓,一股宏大的藍色波光湧出,向聲音來源的方向擒拿而去!


「哎呦,小玄子你輕點,輕點!」一連串的老人咳嗽聲傳來,隨即一個滿臉皺紋、彎腰駝背的老頭子,在許陽識海的一角,被擒拿出來。

許陽反倒是吃了一驚,喝問道:「你是誰,為何在我的識海?」

「哎呀,我是板磚啊!」那猥瑣無比的老頭子,咳嗽了一聲說道,「看到你遇到了難處,我便分出了一絲神魂來到你的識海之內,誰知竟然遭受了你這種粗暴對待!小玄子啊,你難道不知道尊老愛幼嗎?」

「青銅板的神魂?」許陽精神一振,右手抓住了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頭兒衣襟,「怎樣,雪兒現在的情況,有救嗎?」

「她本來就不是活人,還救什麼救啊?」猥瑣老頭青銅板鼠須一翹,「作為執念,消散在你的識海之中,也未嘗不可……哎呦!」

許陽用力將猥瑣老頭,也就是青銅板的神魂化身扔到了一旁,冷冷喝道:「有辦法就說,沒辦法就滾!」他現在心情惡劣之極,全然沒有了平時的耐性。

「唉,本來有辦法的,可你一摔,我這老骨頭就全忘光了……記性不好啊!」青銅板幻化出的老頭兒搖頭晃腦地嘆息道。(未完待續。。) 「青銅板,你有辦法的話,就趕快說吧!」許陽看到雪兒的身軀,已經消散到了胸口位置,心急如焚,「你只要幫了我這一次,我什麼事都可以答應你!」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哦,小玄子!」青銅板眉開眼笑,「我也不貪心,你只要答應我,在這條仙魔之路上,遇到的所有關於魔神本源之類的遺寶,全都給我就行了。」

「可以。」許陽回答得毫不遲疑,「現在,你可以說了吧?辦法到底是什麼?」

「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你的魂晶!」青銅板幻化的猥瑣老頭說道,「只要你讓這女子的殘餘執念,融入你的魂晶之中,就可以緩緩滋養她。只不過,這會是很長的一個過程,而且對你日後的修鍊不利。」

魂晶,是許陽修鍊的根本。如果許陽的魂晶之中,混入了雪兒的執念,對許陽的修鍊可能會起到滯後作用。尤其是在世尊巔峰,渡劫成聖的時候,需要經歷魔心之劫,如果靈魂不純粹,很有可能會功虧一簣,應劫身亡。

不過,這些都不在許陽的考慮之內。他直接抱起了雪兒,以藍光包裹,向自己的識海靈台衝去。

「阿玄,這樣會耽擱你的進境。」出乎意料,到了這一步,雪兒反而反對起來。

「雪兒,你願不願意和我永遠在一起?」許陽聲音有著輕微的顫抖,「你如果就這麼消散了,我會一輩子不快樂。就算將來,我修成至強者,又有什麼意義?」

在許陽殷切的勸導下,雪兒終於答應,融入魂晶之中。接受許陽的靈魂之力滋養。

「不過,醜話說在前頭啊……小玄子,這個方法到底有沒有作用,尚在未知之數,只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而已,」青銅板趕忙撇清責任。「涉及到靈魂層面的問題,即便是神,也不可能完全搞清楚。以後萬一這小丫頭消散了,你可別賴上我……」

許陽冷冷說道:「如果雪兒從此消失了,我就把你給扔進無盡之海的海底。」

青銅板幻化的猥瑣老頭打了個寒顫,滿是皺紋的臉笑成了一朵花:「小玄子,你肯定是在開玩笑的,對不對?」

許陽卻是轉過身,凝望著魂晶。此時。雪兒周身縈繞的白光,大半已經融入魂晶之內,只餘下了少部分白色光芒,隱約幻化出雪兒的出塵容顏。

「雪兒,你安心在魂晶之中修養,我許陽對天發誓,以後一定要幫你恢復人身。」許陽的話語擲地有聲。

雪兒的聲音愈發微弱,需要許陽集中全部注意力。才能聽到。

「阿玄,你終於記起了我的名字。我好歡喜。」

雪兒嫣然一笑,傾國傾城。所有的白色光芒,終於全部融入了魂晶之內。

原本的魂晶,上半部分是天藍色,下半部分是海藍色,現在則是在藍色基調上融入了一絲淡白。看上去雖然漂亮,但終究不如原本的純粹無暇。

這就是讓雪兒融入魂晶的弊病,會影響許陽的靈魂純粹度。許陽今後想要攀升境界,需要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

「小玄子,別傻獃獃地看著了。上一世。你可不是這般頹喪。」青銅板咳嗽了一聲說道。

「上一世?」許陽猛然想起,青銅板跟隨玄天上帝,應該對雪兒有所了解,他猛然抓住青銅板的胳膊:「你肯定知道雪兒生前是什麼樣子,對不對?告訴我吧,我想知道雪兒的一切。」

雪兒的最後一句話,對許陽的觸動很大。

僅僅是知道雪兒的本名,就讓雪兒如此歡喜。這件事,讓許陽感到異常歉疚,他平日只知道修鍊,對身邊的女子,尤其是雪兒的關心愛護,實在是太少了。其實雪兒這個名字,還是玄天上帝口中說出來的。

青銅板慢悠悠地說道:「這個嘛,其實我也知道的不多,只不過這個叫雪兒的出身很不凡,似乎和神族有一些關聯。前一世的玄天上帝,也是經歷了很多磨折,才和她走到了一起。」

「那麼……雪兒是如何隕落的?她的執念都這麼強大,足以匹敵神明意識體,那麼她生前應該也是一代至強者,媲美仙人才對。」許陽問道。

「說起這個,就要說到玄天上帝經歷的最後一戰了。」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頭兒甚至打了個寒顫,「哎呀,那一戰,真是可怕,對手太強大了,幾乎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雪兒姑娘就是以自身的生命為引,給玄天上帝騰出了出手的機會,才……取得了暫時性的勝利。」

「最後一戰?是封魔之戰嗎?」許陽皺眉,他覺得很不尋常,難道說當初蠻荒諸族之中,有強到連玄天上帝都無法匹敵的強者?

「當然不是,蠻荒諸族的那些小魚小蝦,哪裡會讓玄天上帝這麼費勁?」青銅板說道,「我說的最後一戰,是玄天上帝一輩子中,最為險惡的一戰,然而戰場卻在星空深處,所以根本就不為人知。如今的天玄世界,人人傳唱的是玄天上帝封魔之戰封印所有異族強者的豐功偉績,卻不知道比起最後一戰的級數,封魔之戰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罷了。」

「敵手是誰?」許陽好奇問道。

「不可說,不可說!」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頭搖頭道,「那敵人太可怕,一旦提起它的名字,不管相隔多遠,它都能感知得到。哪怕你不提,在心裡想一想,也會讓它有機可乘。」

許陽陡然想起,在至尊神鼎的第十重空間,遇到玄天上帝的一道分魂時,他也說出過類似的話。許陽將來的敵人並不是異族,而是一個神秘的恐怖存在。這個強大存在,就連玄天上帝也不願意提及它的名字。

「我明白了,等我實力足夠,你再對我說出這個強敵的來歷吧,」許陽說道,「我知道,它將是我宿命中的敵人,絕對無法躲避。」

「小玄子,你有這個覺悟就好。那個敵人的強大,無論怎樣想象,都不過分啊。」(未完待續。。) 「就在最後一戰後,雪兒姑娘油盡燈枯,全憑半枚神葯續命。玄天上帝為了取得完整的神葯,替雪兒姑娘續命,就將其安置在了瀛洲烏梁海,一個無人知曉的島嶼之上,然後自己踏入了九重仙闕。只可惜啊,這一次分別,卻成了永訣。」青銅板搖頭晃腦說道。

許陽想起了第一次遇見雪兒,的確是在烏梁海上的一座迷霧縈繞的島嶼之上。那時候,雪兒曾經傳遞了一些畫面,到許陽的腦海之中。最後的一幅畫面,就是雪兒目送著玄天上帝,踏入九重仙闕,回眸而笑的那一幕。

在最開始,許陽還以為玄天上帝是為了追求仙道,這才不顧雪兒,踏入仙闕。現在經過青銅板的解說,許陽方才明白前因後果。

「唉……」許陽嘆了一口氣,「青銅板,玄天上帝的分魂曾經對我說過,如果我成功踏出最後一步,就能夠讓雪兒復原。你可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說,我要怎麼做,才能讓雪兒重新成人?」


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頭,聞言收起了猥瑣的模樣,一本正經地道:「現在說這些都還太遠。雪兒姑娘寄居在你的魂晶之中,一時之間可保無虞。只要你一直成長下去,將你的九重天宮,凝聚成無比真實,可以比肩天玄世界的時候,你就一定有了幫助雪兒姑娘重新成人的能力。主宰者,除了毀滅自身之外無所不能。」

主宰,很遙遠的一個名詞。許陽聽說過魔神、仙人、聖人、世尊,但卻從未聽說過主宰這個層級。想想便知道,這個級數和許陽之間,有著多大的差距。

「我明白了,我會努力的。」許陽退出了識海。意識返回肉身之中。他的肩頭,又多了一份責任,一個變得更強、踏上巔峰的理由。只不過這個「巔峰」,和他一開始想的玄者巔峰,已經有所區別,乃是三界六道。所有生靈都尊崇仰視的巔峰主宰!

一睜開眼,采籬略顯焦急的神色便映入眼帘。

「許陽……那個姐姐,她怎樣了?」雪兒最後身軀消散的一幕,采籬也看在了眼中,心中很是緊張擔憂。

許陽露出了一絲笑容,摸了摸采籬的腦袋:「別擔心,她只是沉睡了……將來,我會親手把她喚醒。」

采籬自責道:「都怪我……如果我不碰那個神使的屍體,那可惡的萬神之王意識體。也不會出來!雪兒姐姐,就不會因此而元氣大傷了。」

「采籬,這怎能怪你?」許陽平靜說道,「萬神之王的意識體,就算不找上你,也有可能找上我。說起來,你是為我擋下了這次災禍,我要謝謝你才對。」

隨即。許陽關切地看著采籬的粉眸,說道:「那萬神之王的意識體被封印之後。有沒有什麼異動?」

采籬露出了一絲痛楚的神色,說道:「那個壞蛋,一直在我腦袋裡面絮絮叨叨,還提出各種條件,相要讓我為他效力,讓我不勝其煩。」

「讓我看看吧。他現在已經被雪兒封印,沒有了駕馭心神力量傷人的能力。」許陽說著,隨後發散出一股心神力量,進入采籬的眉心。

粉紅色的識海空間中心,一座靈台漂浮。在靈台旁邊,有著一顆發光的白色光團。在光團的表面,隱約可以看到種種複雜玄奧的透明符文,構成了一圈圈符文鎖鏈,將內中的萬神之王意識體,牢牢鎖住。

而光團內部,隱約透出一縷縷彩色光芒,那邊是萬神之王的意識體了。

一聲雷霆般的吼叫,從白色光團內發出:「可惡,竟敢將我,偉大的萬神之王鎖在這裡!凡人,趁現在臣服於我還來得及!你只要為我做事,便將得到夢寐以求的力量,甚至會擁有成神的機會!」


顯然,萬神之王一直在採用威嚇或者利誘的手段,讓采籬就範,為他效命。

「萬神之王,你還是沒有什麼長進,被打敗之後,就像一個長舌婦一樣,滿地撒潑。」許陽來到了白色封印光團之前,冷冷說道。他對於萬神之王意識體,沒有一絲好感。

「可惡,可惡的小子!若不是你殺死了我的神使,讓我元氣大傷,我又怎會不敵那個白衣女人?」萬神之王的意識體聲音如雷,浩瀚宏大,「不過,我就算被封印,脫困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而那個白衣女子,只是一道執念,這次爭鬥,消耗必定很大吧?嘿嘿,能不能維持住存在,還在未知之數呢。」

萬神之王雖然實力大損又被封印,但眼光仍在。以雪兒當時的狀態,的確無法負荷如此強大的封印術。

「萬神之王,你已經是階下囚,居然還這麼囂張?」許陽臉色陰鬱,他心痛的一件事,被萬神之王說中,心裡很不好受。

「嘿嘿,我是萬神之王,我的意識體不死不滅!你又能奈我何?」萬神之王轟隆隆大笑,猖狂之極。

許陽一陣咬牙,但也沒有辦法。雪兒都滅不掉這個意識體,他更是不行。

「如果我沒有記錯,在你奪舍附身的人死掉之後,你的實力便會受到很大的損傷?」采籬的心神幻身也出現在這裡,突兀地說道。

萬神之王感覺到了一絲不妙:「小丫頭,你想要說什麼?」

「萬神之王,你不要以為我們沒有辦法對付你,」采籬說道,「惹急了我們,大不了我自殺,讓你實力再度受損!然後,讓許陽帶著你的封印光球,去找其他人附身,最後再一一殺掉!這麼重複千百次,我看你還能剩多少力量?會不會意識渙散,徹底消亡?」

許陽雖然知道采籬只是威嚇而已,不會當真自盡,但還是被嚇了一跳。不過在這時,最重要的是與采籬配合。

「采籬說的不錯,萬神之王……與其讓你將來恢復實力掙脫封印,再殺掉我和采籬,不如現在就先下手為強,讓采籬犧牲,然後我來將你如此這般地輪迴反覆千百遍!」(未完待續。。) 「哼……你們兩個凡人,倒不是一般的狠角色。」萬神之王的意識體很識時務地屈服了,他還真怕許陽兩人與他一拍兩散。

許陽和采籬冷冷地盯著萬神之王意識體所在的封印光球,場面上出現了暫時的僵持。

「凡人,這個小女孩對你的心思可不一般啊,」萬神之王寄宿在采籬的識海,這麼長的時間,已經洞悉了采籬的那點心思,對采籬喜歡許陽的心態一目了然,便從另一方面加以引導,「你難道忍心讓她犧牲?」

采籬冷冷說道:「事實擺在這裡,我們也別無選擇。」

「這樣僵持下去只能兩敗俱傷!」萬神之王雷霆般的聲音難得地柔和下來,「我看我們不如各退一步。這個小女孩不需要犧牲,而我也鄭重作出承諾,在恢復實力掙脫封印之後,不會對你們二人出手。怎樣?」

「哼,你的承諾,有幾分可信度,實在令人擔憂。」許陽說道。他可沒有忘記萬神之王意識體的下作,在與雪兒的爭鬥中,發現戰局不利,當即便出手攻擊許陽,以求讓雪兒分心,這種下作的手段恰好體現了他那糟糕的人品。

「我可是萬神之王,地位無比尊崇的存在,我的一句承諾,難道你們兩個凡人還敢質疑?」萬神之王不悅道。

「咳咳……你要是真正的神王也就罷了,說話還有一些可信度……可是,你現在不過是一團混亂的意識體而已,就不要大言不慚地自稱神王,免得惹人笑話吧?」一聲咳嗽,隨即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采籬的識海空間之中響起。

「這個聲音是……青銅板?」許陽又驚又喜。轉頭一看,果真有個氣質猥瑣的老頭兒,彎腰駝背,背負雙手,慢悠悠地出現在采籬的識海之中。

魔神的領域,對於許陽而言。實在是太過超前,他對於如何與魔神打交道一無所知。有青銅板在一旁指引,許陽就等於是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你是誰?!」萬神之王暴怒道,「竟敢侮辱我!」

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者眼皮也不抬:「我嘛,不過是一介器靈而已。不過,你的來歷我倒是清清楚楚。什麼狗屁萬神之王?不過是隕落在仙魔之路上的眾多魔神,殘餘的意識聚合體而已!讓我看看你的狀態……」

青銅板一步步向萬神之王的封印光球走去,而萬神之王感受到青銅板的氣息,宏大的聲音竟然有所改變。有些惶急地說道:「為什麼?你的氣息居然令我如此熟悉……你到底是誰!」

萬神之王的聲音不再威嚴浩瀚,卻彷彿變成了許多人的合音,顯得有些詭異。

青銅板幻化的猥瑣老者,一隻枯瘦的手掌摩挲著封印光球,嘿然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眾多魔神的殘餘意識,匯聚在一起,竟然可以產生如此奇妙的變化,造物主的手段當真不可以常理測度啊。」

經過青銅板的解釋。許陽終於明白了所謂的「萬神之王」的真面目。當初隕落在天玄世界,最終化為仙魔之路的諸多魔神。其殘破散亂的意識,由於某種特殊際遇聚攏在了一起,引發了質變,融合成了一個新的、比較完整的意識。

但是這個融合意識,也有著不小的後遺症,那就是多重人格。每一重人格。都代表著一個隕落的魔神意識。

大多數的意識都在沉睡,以求積攢力量,獲得主導權。所以,這團意識體就呈現出「輪流執政」的狀態,其中一個魔神的殘破意識在主導一段時間之後。力量便會漸漸衰落,自會有其他養精蓄銳的魔神殘破意識,經過鬥爭後接手主導權。鬥爭失敗的魔神殘破意識,便會再度陷入沉睡之中,積攢力量等待東山再起。

惹火小鮮妻:總裁,別鬧! ,近乎不滅。到了後來,這些殘破的魔神意識也形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要尋找合適的軀體,不能再這樣無意義地爭鬥下去了。

因此,殘破的魔神意識們便制訂了一系列魔神契約,停止了爭鬥。每一個殘破的魔神意識,都有一定時間的主導權,而在主導權結束之後,這一個「執政」的魔神意識便主動休眠,輪到下一個魔神意識蘇醒。

而在每個魔神意識「執政」的這一段時間中,必須積極地尋覓魔神本源,以求重塑魔神之軀。


剛剛與雪兒爭鬥的殘破魔神意識,名叫蒼劫魔神。而由於青銅板的出現,讓所有的魔神意識都產生了危機感,它們竟是在同一時間,全部蘇醒了過來!所以,其說話的聲音,才出現了彷彿多人合音的效果。

現在仍然是蒼劫魔神作為主導,開口說道:「既然你看穿了我的來歷,我也無需隱瞞。我們本就是諸多魔神的混合意識體,稱之為萬神之王也不為過。」這聲音好像是多人一同說出,嗡嗡隆隆,不過蒼劫魔神的聲音最為清晰。

「現在的重點,不是你們的名號,而是和這兩個小傢伙之間的問題,該如何解決,」青銅板的器靈,猥瑣老頭開口說道,「空口承諾,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毀約的魔神,也不在少數,更何況你們這群喪家之犬。」


「那你說該怎麼辦?」萬神之王意識體嗡隆說道。

「別裝傻了,我說的當然是魔神契約,」青銅板器靈,猥瑣老頭說道,「簽訂魔神契約吧,否則我只有勸這兩個小傢伙忍痛犧牲,和你等同歸於盡了。」

「你在威脅我!這兩個人只是凡人,怎麼配和我等簽訂魔神契約?」萬神之王意識體喝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