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能夠看得出來此時此刻,他正在不停的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下一秒鐘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就這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一步一步朝着對面走了過去。


當於樑衝上去的那一瞬間,直播間的氛圍一下子就起來了。

而且在這種時候,根本就沒有人打開彈幕,因爲大家也想能夠最直觀的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也就在這時於樑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那條蛇剛好有半條尾巴露在外面,從眼睛的直觀感受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那一團黑色的皮囊!

從這裏就能夠看得出來這條蛇的攻擊性到底有多高,而且在這五六十度的太陽暴曬下,竟然沒有絲毫改變。

也就在這時於樑深吸了一口氣,他現在心裏多少都打起了一些退堂鼓,畢竟這件事情不管再怎麼說,其實說起來也挺尷尬的。

如果不是因爲那些黑粉的話,估計於樑現在早都距離這條蝰蛇有八丈遠了,可就是因爲自己受不了這些,所以今天此時此刻纔會來到這裏和命運搏一搏。

……

也就在這時,於樑順手抓起了一把沙子,直接朝着對面扔了過去。

這下直接就砸在了那條蝰蛇的尾巴上,其實這麼一來的話自己就跟送死沒什麼區別了。

但是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絕對要讓所有人都看到那是一條真真正正的蝰蛇。

果然當於樑砸上去的那一瞬間,那條蝰蛇的尾巴直接動了。

下一秒鐘,腳下的地質一陣鬆軟,便看到有一條龐然大物直接從沙漠的沙子上躥了出來!

當那條蝰蛇上來的那一瞬間,於樑整個人已經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畢竟這種感覺略微還是有些恐懼的。

……

當那條蝰蛇完整裸露在外面的那一瞬間,彈幕就好像直接炸裂了一樣。

“我操,樑爺你趕緊跑啊,你還待在那裏幹什麼呀!”

“這條蛇怎麼這麼大呀,我他媽在電視上都沒有看到這麼大的!”

“快點跑呀……再不跑的話,小心直接成爲了這條蟒蛇的口中餐了!”

……

而此時此刻於樑額頭上的冷汗直接流了下來,要知道在這五六十度的大沙漠裏面,此時此刻他流下來的絕對是一陣冷汗!

尤其是渾身上下所能夠感受到的那股來自於心底裏的冰冷,簡直是透心涼心飛揚啊……

接着便看到那條蝰蛇緩緩轉過了自己的腦袋,就這樣直勾勾地和於樑互相對視了起來。

而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能夠看得出來,他應該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

下一秒鐘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連忙後退了好幾部,這條蝰蛇的腦袋看起來最起碼得有碗口粗細。

尤其是在這條蝰蛇的肚子部位腫脹的厲害,就好像水桶一樣!

整條蛇看起來最起碼長得有四五米,如此一來的話,就好像一條**繩直接扔在了對面。

……

而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立馬就有些慫了,這條蝰蛇腹部是白色的,至於背部全部都是一陣黑皮。

這些黑皮棱角分明,看起來就好像一副黑色的盔甲一樣,直接扣在了這條蝰蛇的身上!

而且這條蝰蛇的腦袋長得也比較獨特。

先不說別的,最起碼這腦袋上竟然還長了好幾只小角,雖然說這小角並不是很均勻的分佈在這條蝰蛇的腦袋上。

但是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這玩意兒其實已經經過了一些輕微的變異。

也就在這時,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

只是他每後退一步,就能夠看到那條蝰蛇往自己面前划動一下。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確實有點太痛苦了,就好像一直都在被死神所凝視着一樣。

這種痛苦的感覺簡直讓於樑自己整個人都有些頂不住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順勢就從自己的兜裏拿出來了一把匕首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太陽光線的照射下顯得更加冰冷無情。

此時他整個人的眼神也變了,直接和這條蝰蛇對峙到了一起,直播間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後又開始刷起了彈幕。

“這一次老大看來要直接對戰這條蝰蛇了!”

“我靠,這個感覺也太爽了吧,只是這條蛇我怎麼越看越有些恐怖啊!”

“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人啊?還不趕緊讓主播離開這裏啊!” 而此時此刻於樑深吸了一口氣。

甚至於到了現在他還不忘記和大家講解一下。

“很明顯,這是一條已經經過了略微變異的蝰蛇在沙漠,如果要是遇到這種或者和這種類似的生物,千萬不要掉頭就跑!”

說道這裏之後於樑根本都沒有心情再去管直播間裏面的衆人說啥,而是自己手裏拿的匕首,就這樣直直和那條蝰蛇互相對視到了一起。

“這種蛇和普通的蛇不一樣,一旦要是鎖定了你們爲自己的目標,那麼這種東西就會不顧一切直接撕裂,所以說一定不要把自己的後背留給這些東西,萬一要是留後背給這條蛇的話,那麼它們就知道你是它們的獵物了……”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三隻火箭,主播,趕緊快點兒跑啊,都已經到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跟我們講呢,還是趕緊顧好你自己吧!”

“就是就是,趕緊快點跑吧!都已經到什麼時候了。”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是不是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難道沒有聽到剛剛量也才說了嗎?這種時候千萬不能扭頭就跑,要不然這條蛇就會直接攻擊他的!”

“我們大家也趕緊幫幫主播吧,看看這種蛇最害怕什麼。”

只不過於樑根本都沒有什麼心情去查看這邊,而是手裏拿着匕首,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這條蝰蛇。

他現在纔算是徹徹底底的看清楚,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先不說別的,光是單單從這條蝰蛇就能夠看的出來,這玩意兒可絕對不是什麼善良的主。

而且這種東西的皮質非常堅硬,如此一來的話,很有可能自己的匕首都扎不穿這條蝰蛇!


所以如果想要徹底殺掉這條蛇的話,就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想辦法從這條蛇的下面入手,如此一來的話就可以直接撕破它的肚皮了。

而此時此刻,這條蝰蛇直接對着面前的於樑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此時此刻,彈幕直接瘋狂了起來。

“主播快點跑呀,你還杵在那裏幹什麼呢!”

“就是就是你現在繼續待在那裏,只有當人家的晚餐了,趕緊快點跑呀!”

而此時此刻於樑並沒有經受這些傢伙的打擾,而是自己一個人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那條蝰蛇。

他的心裏非常清楚,如果要是繼續這個樣子下去的話,搞不好對峙過去之後,那條蛇沒有了其他的忍耐性。

到時候就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自己會被那條蝰蛇活生生的咬死也說不定。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接着他連忙後退了好幾步,那條蛇也一直在跟着他。

而就在這時於樑連忙趴下了自己的身子,果然當他趴下去的那一瞬間,那條蛇還真的就沒有再往前了。

其實在那蝰蛇的眼裏看來,只有真真正正的壓低自己的身體,趴下去之後才說明了跟他正在嚴肅的互相對應着!

這就好像每條蛇想要攻擊的時候就一定會縮腦袋一樣。

而此時此刻於樑也將自己整個人的態度表達給了這條蝰蛇,那就是如果你要是再敢往前的話,老子就弄死你。

那條蝰蛇只不過是在原地呆了一陣子之後,便開始不停的在沙子上來回遊走着,周圍只有一陣沙沙聲。

……

也就在這時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只要這條蛇敢圍着自己打轉,那麼自己就一直用眼睛在盯着這條蛇。

現在這種節骨眼上絕對不能把自己的後背露給這條蝰蛇,要不然到時候只有他完犢子的份兒。

只不過短短三四分鐘過去之後,於樑整個人就在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因爲他現在體力消耗得非常嚴重,首先這地面之上太過於滾燙!

讓自己整個人都不停的出汗,而且這種時候是自己身體最虛弱的時候。

最關鍵的問題是這條蛇似乎也看出來了,於樑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所以也並沒有急於攻擊於樑,而是一直都在這裏不停的來回轉動着。

“我靠,主播腦子是不是有病啊?一直這個樣子盯着那傢伙幹什麼呀?還不趕緊趁着現在這個節骨眼直接過去一刀殺了它!”

……

“就是就是,我看他現在應該是慫了吧。”

而此時此刻馬提咪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直接就憤怒了,先是刷了一個超級火箭,接着在上面夾雜了一條彩色的彈幕。

“你們這些人到底有沒有完了?原本就是因爲你們這些黑粉,所以於樑纔會被迫去尋找那條蝰蛇!現在你們又在這裏站着說話不腰疼,是不是真的等到於樑去死的時候,你們纔會高興啊!”


不得不說,馬提咪的這一下碰撞,確實直接就把這些傢伙搞得是一句話都沒有了。

不過這個直播間的人氣也來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個高度。

因爲整個平臺的首頁都是於樑剛剛和那條蛇在對視的鏡頭。

所以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增加了得有四五十萬左右的熱度。

而此時此刻彈幕上幾乎都已經刷屏了,馬提咪坐在自己的直播間裏看着這到處都是粉紅色的周圍,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和於樑比起來簡直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也就在這時,馬提咪直接關掉了彈幕,因爲馬提咪真的有些反感這些黑粉。

接着馬提咪下意識抱緊了自己的雙腿,就這樣在直播椅上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於樑。

大概又過了兩分鐘左右,於樑終於忍不住了,他甚至於感覺自己現在支撐着自己的身體都有些困難。

如果要是再多轉兩三圈的話,說不定自己真的有可能會因爲過度的炎熱和缺水昏倒過去。

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卻好像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似的,他下意識轉過頭看了看自己右手上的那把匕首。

但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會存在着一定的風險,搞不好自己還真的有可能會被這條蝰蛇徹徹底底咬死!

所以機會只有一次。 也就在這時,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使勁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下一秒鐘便看到於樑整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此時此刻彈幕上的人都開始刷了。

“主播是不是頂不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