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傲天不禁給牛耿使了一個眼色,

農門小辣妻 ,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獰笑,而後便向著老二大步走去,

老二見牛耿走來,不禁大喝道:

「站住,你想要幹什麼,,」

然而,回答老二的卻是牛耿的一記威猛而霸道的拳頭,

牛耿的實力遠遠高於老二,而後者面對牛耿的這一拳時,也不免顯得有些無力,

然而,讓老二束手待斃卻是不可能,只見他運足了體內的力量,將力量盡數匯聚在了右拳上,隨後,便也是一拳向著牛耿的拳頭狠狠轟去,

「卡擦」

兩者相撞,牛耿拳頭上的力量便是如出閘的洪水般洶湧而出,老二手臂上的骨頭被瞬間轟斷,

「啊」

頓時,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老二口中傳出,而其本人更是被牛耿的力量掀飛了老遠,

望著老二倒飛而去的身影,牛耿臉上的獰笑愈發濃重,隨後便是如獵豹般敏捷的竄出,向著還未落地的老二飛速而去,

半空中,牛耿的拳頭如暴雨般不斷的落下,狠狠的砸向老二,而老二的慘叫聲也一直都沒停止,瞬間,他的身軀至少比之前胖了一圈,

「別……別打了,你……你想知道什麼,我……我都告訴你,」

突然,老二那顫抖著的聲音傳進了傲天的耳中,而傲天的嘴臉也隱隱掛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

「牛耿,住手,」

見老二服軟,傲天頓時叫道,

而牛耿聽到傲天的聲音后,頓時向著老二冷哼一聲,道:

「該死的,牛爺爺我告訴你,我老大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敢玩花樣,看老子不轟死你,」

老二聽后頓時渾身一顫,同時對傲天也隱隱恐懼了起來,小弟就如此恐怖,那作為老大,手段恐怕更強大了吧,

想到這,老二就不禁慾哭無淚,心中直罵孫家這是在哪裡找來的妖孽啊……

「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在秦家中擔任什麼位置,,」傲天問道,

也許是老二真被牛耿打怕了的緣故,對於傲天的問話不敢怠慢,連忙說道:

「我,我名叫秦源,是秦家的二護法,主要任務就是守著這座梧桐城,不讓他人進入,」

傲天點了點頭,而後繼續問道:

「秦源,那你剛才所說的計劃是什麼,」

秦源聽后頓時臉色大變,顯然是沒想到自己與與老三的談話,竟然被眼前這個少年聽到,

「我……我不知道什麼計劃……」秦源顯得很是慌亂的搖了搖頭,道,

「嗯,」

傲天眼中寒芒一閃,而後從喉嚨中發出了一個不善的音節,


牛耿見狀,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在他看來,這個傢伙被自己教訓了一頓,竟然還敢在自己老大面前隱藏,那簡直是找死,

頓時,牛耿周身散發著森寒的氣息,目光如利箭般盯著秦源,

「呵呵,看來牛耿這頓打,打的不夠重啊……」傲天陰沉的說道,

秦源聽到傲天的話,又感受到牛耿不善的目光,頓時嚇得臉色一白,忙說道: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秦家主的計劃是什麼,只是偶然聽到一些東西,」

傲天等人對望了一眼,隨後盯著秦源說道:

「把你知道的東西都說出來,要是敢隱瞞一點,我就活剝了你的皮,」

聽到傲天的話后,秦源頓時被嚇得慘無人色,不知為何,他在面對傲天時,比面對牛耿壓力來的更大,

因此,秦源也是不敢有所隱瞞,把他知道的東西全盤托出,道:

「那天我路過秦家主的房間,聽到秦家主在和老大討論計劃什麼的,我好奇之下就聽了一下,隱隱聽到秦家主說什麼陣法,火大人什麼的,」

「什麼陣法,什麼火大人,」傲天眉頭緊皺,沉聲問道,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但是好像都和梧桐城有關,少俠,饒命啊少俠,其他的我也真的不知道了,」

看到傲天的臉色有些難看,秦源頓時跪倒在地,連連磕頭求饒,

「你口中的老大是誰,」傲天繼續問道,

「是……是秦家的大護法秦明陽,」秦源不敢隱瞞,連忙說道,

「那他現在哪裡,」

「在梧桐城南城門,跟我一樣在防守著,不讓外人踏入梧桐城,」

隨後,傲天又問了一些問題,但是秦源完全就是一副一問三不知的模樣,傲天在確定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信息后,便將人交給了孫精,

北城門外,傲天望著這座巨城,眉頭緊緊的皺成一個「川」字,

從秦源的隻言片語中,傲天愈發的感覺到這座梧桐城有些高深莫測了,秦源口中的陣法和那什麼火大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任憑傲天怎麼猜測,但是依然猜不出絲毫頭緒,或許只有從那位「老大秦明陽」的口中,才能得到真正有價值的信息了,

「啊……我跟你們拼了,」

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傲天身後響起,只見秦源狀若瘋狂般的盯著孫精等人,

秦源畢竟是提煉了九層玄力的半步人靈境武者,要是他瘋狂后不顧生死的反撲,那即便是人靈境武者也會感到一些吃力,

因此,孫精等人見到秦源那模樣后,不自覺的怔了一下,只是這一下,給眾人惹來了大麻煩,

只見秦源手中突然出現一個巴掌大小,類似石頭的東西,而後便是向著空中狠狠拋去,

「轟」

「石頭」在秦源奮力一拋之下,猛的射向了空中,隨後爆炸而開,

頓時,一個巨大的「秦」字陡然在空中浮現,竟是囊括了近千里的範圍,這麼大的一個「秦」字,相信足以讓秦家總部的人看見了,

而孫精見狀頓時臉色大變,道:

「該死的,他竟然藏著信號彈,,」

傲天也是臉色微變,顯然是沒想到秦源竟然有信號彈這種東西,

「傲天,我們必須立刻去取梧桐城中的梧桐木了,秦家信號彈輻射範圍極廣,相信此刻秦家總部已經察覺到了這裡的變故了,」


傲天也是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便是一馬當先的向著梧桐城中踏去,

至於防守梧桐城北城門的人,已經全部都被葉氏三兄弟斬盡殺絕,就連老二老三也沒例外,

秦城,風雲國中一座大型城市,秦家總部便坐落於此,

此刻,秦家家主秦正明正眼神陰沉的望著空中那個巨大的「秦」字,

「看信號彈爆炸的地方,應該是在梧桐城北城門,」秦家大長老站在秦正明身邊,臉色陰沉的說道,

秦正明陰冷的說道:


「敢闖梧桐城,真是好大的狗膽,,大長老,你帶著兩位供奉和我一起前往梧桐城,我倒要看看敢如此挑釁我秦家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話音剛落,秦正明便是飛射而出,直向離此不遠的梧桐城掠去,

而大長老也是緊隨其後,就在二人飛射出秦家之時,又是兩道人影從秦城的某個角落飛射而出,緊跟著秦正明的步伐……

寧城之中,一道修長挺拔的人影看見空中浮現出的那個巨大「秦」字后,陰笑了一聲,喃喃道:

「傲天,我看這次誰還能救你,」

話音剛落,人影便是詭異的消失不見……

玄天學院深處,依舊是那個大殿,

程遠山望向梧桐城的方向,嘴角有著淡淡的笑意,好似看見了那個巨大的「秦」字一般,

程遠山身旁,雪浩揚帶著淡淡的調侃的語氣說道:

「大長老,你就不怕你看中的那個小子不幸葬身在你這次的布局之中,」

程遠山笑了笑,道:

「我已經派韓空過去幫助傲天了,想來出不了大問題,」

雪浩揚眼中的訝異一閃而過,道:

「這兩個可都是桀驁不馴的主啊,真不知他們碰在一起會鬧出什麼樂趣,」

程遠山並未回話,只是眼中有著一抹期待之色……

(月底了,九曲淚求訂閱,鮮花,打賞大家看著給就好,嘿嘿……) 此刻的傲天並不知道那個信號彈已經攪動了漫天風雲,一些神秘的強者已經開始向梧桐城匯聚而來,

而這,無疑也會讓傲天的梧桐城之行增添了一些未知的變故,

當傲天帶著眾人踏入梧桐城北城門后,便是感覺到一股熾熱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人不禁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然而,真正震撼人心的卻是眼前的一番景象,

只見呈現在傲天眼裡的並不是數不盡的房屋,而是一片無盡的樹叢,碧綠色的樹木參天而立,蘊含著勃勃生機,這裡就彷彿是一片綠樹的天堂,

而梧桐城中的地面也並非用石板打造,而是鋪滿了潤黃色的土壤,

「不愧是梧桐城,這裡的梧桐樹簡直數不勝數,」笑崖喃喃著說道,

傲天強壓下心中的震驚,而後立即說道:

「先取一顆梧桐木,幫笑崖伯父完成這次任務再說,」

牛耿聽后毫不猶豫的射向一顆巨大的梧桐樹,一拳向著梧桐樹的主幹狠狠轟去,

傲天見狀並沒有感到奇怪,因為梧桐木生長於梧桐樹上,其實說白了,梧桐樹的主幹就是梧桐木,

這也是為什麼牛耿一上來就向著梧桐樹主幹轟去的原因,

而這裡的參天綠樹其實也都是梧桐樹,只是讓傲天好奇的是,秦家要這麼多梧桐樹究竟要幹嘛,

「何方宵小,竟敢取我秦家之物,,」

一聲暴喝聲突然響徹而起,旋即幾十道人影便是從無盡的樹叢中鑽出,

為首之人是一個壯碩的中年男子,看見牛耿要取梧桐木,頓時眼中寒芒閃動,一道凌厲的勁風從其掌中直射而出,向著牛耿的胸膛狠辣的劈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