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論聲此起彼伏。

這個時候,周清掙脫了身上捆着的藤蔓,走大夏菲身邊說道:“夏菲姐,破壁基因的核心存放於地宮內的消息已經被生命法庭和雷家的人知道了。那個擁有瞬移傳送異能力的人也來到了地宮這邊,他們隨時有可能再度攻過來。”

生命法庭和雷家幾十個人,瞬間消失在地宮內是因爲他們之中有一個A級異能者,瞬移這種能力,也只有A級以上的異能者纔有可能掌控。

知曉異能者的人都知道,瞬移這種能力詭異莫測,但是也擁有其侷限性,比如瞬移的距離,一次瞬移所能夠攜帶的人數,這些根據異能者的能力不同而有所不同,但有一個點是共同的,那就是瞬移能力,無法到達瞬移能力者沒有到過的地方。

舉一反三來說,如果某個地方,這個瞬移能力者到達過,那麼他就能夠施展能力再度來到此處。

對於生命法庭和雷家來說,只有他們掌控者那個瞬移能力者,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再度派遣大部隊來到地宮中!

“無論如何,破壁基因也不能落在那些人的手中,夏菲姐!卷軸存放在宮殿裏已經不安全了。”周清如此說道。

周清的話,不僅僅是說給夏菲聽的,夏家的其他幾個高層人物也在場,聽到周清所說之後紛紛點頭說道:“確實,家主,如果記載着破壁基因核心的卷軸真的在宮殿內的話,那麼宮殿這裏已經不再是安全的地方了。”

“瞬移能力者能夠隨時帶着大部隊過來,防不勝防。”


“雖說目前除了口訣和鑰匙之外,沒有其他的方法打開宮殿的門,但是……誰也無法保證,雷家和生命法庭的人會不會找到其他的方法。”

一番商討之後,衆人的意見一致認爲,需要將存放在宮殿內的卷軸轉移到另一個隱蔽而安全的地方去,至少不能使那個瞬移能力者曾經到達過的地方。

夏菲稍加思索了一會,這座宮殿傳說乃是上古時期,某個仙人的府邸,那座宮殿更是有着仙人留下來的陣法守護,因爲夏家的某個前輩機緣巧合之下才得以繼承了這座宮殿,擁有開啓宮殿大門的能力,她不認爲雷家或者生命法庭的人有能力打開這座宮殿的大門。

但是既然衆人的意見都是如此,她也只好順應民意。

“周清,跟我過來吧。我去開啓宮殿的大門。”

“可是燭龍圓盤……”周清皺了皺眉,讓何薦華將燭龍圓盤拿走,真是失算!

“並不需要燭龍圓盤。”夏菲走到宮殿前,將手按在殿門上,她閉上雙眼,嘴裏快速的念出一段在衆人聽來無法理解的聲音。

夏菲突然睜開雙眼,“開門!”

隨着她聲音的落下,緊閉的殿門緩慢的打開。

在衆人的注視之下,夏菲和周清走進了宮殿之內,其他人站在廣場上,好奇的向宮殿內張望着。

進入宮殿內,入眼而來的是十二根朱漆樑柱,這些樑柱每一根都需要至少兩個成年男人才能夠合抱。樑柱上雕琢這龍紋,栩栩如生,好似隨時都能夠脫離樑柱,翱翔於九天之上。

“把門關上。”夏菲對周清說道。

“哦,好的。”周清推動着兩扇殿門,這兩扇殿門十分的沉重,周清幾乎使出了全力纔將殿門關閉。“這門……爲什麼不能夠自動關閉啊夏菲姐。”

“要是能夠自動關閉,我還喊你跟我一起進來幹嗎?”夏菲說道。

周清是第一次進入這個宮殿,他知道自己距離最後成功只有一步之遙。找到那個卷軸,帶着卷軸離開地宮,他五年時間潛心經營的一切,都大功告成。

夏菲帶着他進入宮殿內,是對他絕對的信任,可是他五年經營所得到的成功。

走過了十二根樑柱,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尊飛天玄女的雕像,與廣場上那雕像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裏的雕像要小很多。

站在那雕像前,夏菲就念起了剛纔開門時念出的咒語。

隨着夏菲咒語的結束,雕像的下方有一個暗格彈開,一張卷軸就靜靜的躺在那暗格之中。

周清看着那張卷軸,激動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他衝上前去想要將夏菲擊昏,搶奪過卷軸直接衝出地宮。但是當他運轉力量的時候才卻突然發現,力量如同被封印住了一般,根本就無從調動。

這是……怎麼一回事?

“夏菲姐,我感覺身體有些……沉重。”周清故作疑惑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在這宮殿內,除了掌控着口訣的人,所有人的力量都會被壓制。”夏菲說道。

周清心中一顫,慶幸自己沒有貿然的攻擊夏菲,同時對這宮殿的神奇之處也開始好奇起來,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宮殿能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難道真的和傳聞中那般,這座宮殿是上古時期的仙人留下來的?

夏菲將卷軸拿走手中,又將暗格關起來,走到宮殿的入口處,夏菲念出口訣,緊閉的殿門打開,夏菲和周清從宮殿內走了出來。

和進去時兩手空空不同,此刻的夏菲手中拿着一個卷軸。

所有人都將目光凝聚在那捲軸之上,只有夏琳一個人知曉,那個卷軸恐怕就是母親留下來的記載着九竅金丹煉製方法的卷軸!

此時此刻,望向卷軸的目光,各有不同。


地宮這邊入侵者退去之後,外邊也傳來了捷報。

安全局率領大部隊前來支援,夏家的破壁基因,可以說是全程都在安全局的監管之下進行研製的,夏菲很久以前存放在安全局的抑制基因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安全局的人,攜帶着抑制基因正在對夏家大院中狂暴的怪物進行鎮壓。

雷家的人和生命法庭的大部隊退去,那些怪物在抑制基因的壓制下,難以翻出什麼風浪來。 接到了安全局的消息,得知外邊已經大體安全,夏菲帶領着衆人離開地宮,回到了已經破舊不堪的宴會大廳中。

在剛纔激烈的戰鬥中,死傷是難免的,一些人已經葬身怪物腹中,一些人身受重傷,瀕臨死亡。

傷者還好,只要保留着性命,以現在的科學醫術的發達程度,再加上那些身懷治癒系能力的異能者,就算是斷手斷腳也能夠修復過來,而那些已經死亡的人,無論如何也無法彌補挽救了。

戰鬥並沒有徹底的結束,安全局以及各大門派的人還在與怪物交手。


但喬越樑姜家大小姐等人,已經回到了大廳內,他們正在舉行緊急的會議。

大廳之中的氣氛有些凝重,這次的劫難,追究原因是生命法庭和雷家對破壁基因的覬覦和貪婪才導致,但夏家防禦系統上的疏忽和漏洞讓在場的衆人險些被逼入了死路,夏家也難逃其責。

“風道長,苦真大師,以及小天師還沒有看到蹤跡,不過以他們三人的實力,不用擔心他們,我們這裏就先召開會議吧。”說話的,是率領安全局大部隊趕過來的張懷林。

在場的,除了張懷林之外,還有喬越樑,姜家大小姐,夏家的一衆高層人物,以及此次參加宴會的一些門派的掌門人。

“破壁基因絕對不能落在生命法庭和雷家那羣人手中,因此我等竭盡全力幫助夏家對抗入侵者。但現在入侵者已經退去,夏家主,你也是時候給在場衆多武林同道之人一個交代了吧。”最先站出來說話的是身份地位都在頂端的喬家四當家喬越樑。

在剛纔與怪物的交戰中,他與姜家的大小姐,拖住了怪物的主力部隊。喬越樑的修爲高深,但此刻看模樣也有些狼狽,身上沾滿着血液和一些散發着腥臭味道粘液。

喬越樑的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

在場的很多人,還是秉着明哲保身的念頭,早在今天中午的時候,就有消息流露出來,生命法庭和雷家人會在今日入侵夏家,在幾大宗門的商討會議上,夏家家主的代理人周清慎重的做承諾說夏家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會讓生命法庭和雷家的入侵者有機可乘,讓在場的衆人放心,因爲聽信了周清的話,他們纔沒有及時的撤退。

若是早點撤退,也不必遭受如此無妄之災了。

對這些人而言,原本針對夏家的入侵和攻擊,卻讓他們也遭受了迫害,險些就成爲了那些怪物的口糧。

“是啊,夏家主,你倒是站出來給大夥兒一個解釋!”

“那些怪物是怎麼回事?我可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般兇橫的東西。”

“今天如果不是安全局的人及時趕到解決了那些怪物,只怕我們現在已經躺在怪物的肚子裏面了。”

夏菲走了出來,剛剛接任家主,就面臨着這樣的問題,衆人看來想必此刻的夏菲心中也十分的難受。

“那些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注射了破壁基因的實驗體,在注射破壁基因之前,他們只是普通的生物。”夏菲說道。

雖然在場很多人心中早就有了猜測,但此刻聽夏菲親口講出來,還是讓他們心中充滿着震驚。中午都時候,夏菲就向衆人展示了注射破壁基因之後的生物,但那個時候只是觀看,並沒有親自去見證那些進化之後的怪物的實力。

在剛纔的戰鬥中,他們才親自體會到,那些注射了破壁基因之後,異變了的生物有多麼的強大。

“破壁基因這種東西,果然不應該存在於世間!”

“銷燬破壁基因,不能讓那些變異的怪物,擾亂整個武林!”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我夏家都會擔負全部的責任。所有的賠償和損失,都由我夏家來承擔。”夏菲說道:“哪怕,所付出的代價是剝奪我夏家,七大宗門的位置,我夏家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剝奪七大宗門的位置!!!

這句話的分量頓時就鎮住了在場所有人。多少宗門勢力,拼盡全力的發展力量,不就是爲了躋身進入七大宗門嗎!?夏家之所以研製破壁基因,不就是爲了保住七大宗門的位置嗎?如今夏菲一句話,竟然說可以主動讓出七大宗門的位置,這意味着夏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付諸東流,也意味着其他的門派勢力,有希望能夠躋身進入七大宗門。

夏家的位置,就好比一塊巨大的蛋糕,而佔據着這塊蛋糕的夏家,卻沒有能力將其獨佔,因此才引得其他宗門勢力暗中覬覦,而今,夏菲卻說自己不要這塊蛋糕了,拿出來給大家去爭奪,誰搶到就是誰的。

“但是現在,與其問責,不如先商討一下,避免記載着破壁基因研製方法的卷軸,落入生命法庭和雷家那些狂徒手中的辦法。”夏菲將話題帶到了另一個方向。環顧了衆人一圈,夏菲繼續說道:“雷家和生命法庭,進攻我夏家,主要就是衝着這卷軸而來。這卷軸中記載着破壁基因的全部煉製方法,若是讓他們奪得卷軸,只怕整個武林都將再無安寧之日。”

看着夏琳手中的卷軸,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熾熱起來,哪怕是身份尊貴如姜家大小姐,喬家四當家這類人,眼中也充滿着複雜的神情。

“以我夏家如今的力量怕是難以保住這卷軸,所以,我打算將這卷軸,暫時存放在有能力保管的地方。”

此話一出,衆人一片譁然。

夏家最隱祕的東西,讓雷家和生命法庭不惜與所有人爲敵,都要奪到手中的東西,夏菲居然說要暫時存放在別的地方!?

現如今,擁有能力低於雷家和生命法庭來犯的宗門勢力有幾個!?

無外乎就是少**當龍虎山,以及姜家和喬家。卷軸若是存放在這幾個勢力宗門內,生命法庭和雷家自然不可能搶奪得到,但是讓衆人不放心的是……誰能夠保證這幾個宗門勢力不會擅自打開卷軸,獲取破壁基因煉製的方法!? 無論是哪個勢力,都想要得到煉製方法,但是這個時候誰要是主動的站出來,說將東西放在自己宗門內保管,必將遭到衆人一致反對,認爲你這個宗門有別的心思和想法。

衆人將視線落在了喬越樑和姜家大小姐身上,在風輕雲苦真以及張野不在的情況下,他們兩個人毋庸置疑是大廳內話語權最高的人,如果他們兩人都保持着沉默的話,其他宗門勢力就更加沒有說話的權利了。

喬越樑和姜家大小姐兩人目光交接,好似正在進行什麼無聲的交流。

最終喬越樑上前一步說道:“有能力抵禦生命法庭和雷家的進攻,保護着卷軸的宗勢力,崇慶市不就有一個嗎?”

崇慶市的勢力?

一個已經落敗的夏家,一個本身勢力就不算太強的吳家,再加上一個已經徹底變成了商賈世家的歐陽家,就這三個勢力,加起來估計都湊不齊二十個化勁的武者,就這樣一股力量如何去面對雷家那些注射了進化藥劑的瘋子和生命法庭的那羣改造人!?

有人不解,但也有人很快就明悟過來喬越樑話語中的意思,他所說的勢力是——安全局!

夏菲顯然是後者,確實目前這種情況,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她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這個卷軸從今日起就交由安全局來保管,想必這個決定,在場的各位不會有異議吧?”

聽到夏菲所說的話後,安全局的專員張懷林的眉頭微微一皺,現如今這個卷軸可是一個燙手的山芋,誰拿在手中誰要倒黴!

但除了安全局之外,似乎也沒有哪個勢力敢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了。因爲安全局實際上是各大宗門組合而成的勢力,將其交給安全局,就等同於將卷軸放置於七大宗門以及其他所有門派的監控之中,確保不會有其他的門派,擅自打開卷軸,自行研製破壁基因。

將東西交給安全局的這個決定自然不會有任何門派膽敢反對。

張懷林見狀,上前說道:“安全局崇慶市分局專員張懷林在此向各位承諾,安全局將竭盡所能的保護住卷軸,絕不會讓其落入生命法庭與雷家的手中。”

夏菲將手中的卷軸交給周清,說道:“周清,就由你將東西送至安全局。”

周清雙手顫抖的伸手去接卷軸,看着夏菲將卷軸遞過來,他的內心已經難以抑制的激動了起來,終於!終於讓他得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大廳外一陣強烈的氣勢衝了過來。

“不要將東西交給他!!!”

伴隨着這股氣勢,是一黑一白陰陽魚的陣圖。

風輕雲在前方開路,張野和苦真一人揹着一個姑娘衝進了大廳內。他們三人拼盡全力將回收處周清所召喚出來的那六頭擁有着A級力量的怪物解決掉後馬不停蹄的往這邊趕了過來。

然而,風輕雲等人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卷軸已經落在了周清的手中。

緊握着手中的卷軸,周清的神情一再轉變,眼眸中閃過複雜的光芒。見她站在原地不動,夏菲說道:“周清,你怎麼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周清突然掩面大笑起來,笑聲十分的張狂,充滿着戾氣。

他異常的模樣,引起了很多人的疑惑,不解的看着這個夏家家主身邊最信賴的親信。

“終於,終於讓我得到了,派了那麼多人來送死,你終於將卷軸拿出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清的笑聲迴盪在破損不堪的大廳內。“夏家主,多謝你這五年來的信任,這份卷軸,我就不客氣了!”

周清身上的氣勢驟然轉變,一股強大氣浪將他身邊的人全部震飛,抱丹境一下的武者連抵抗的力量都沒有。

此時,幾個反應快的人頓時明悟了過來。

喬家四當家喬越樑連忙衝向夏菲,大聲說道:“夏家主,小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