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多時,葉風和孟關對看一眼,點了點頭。兩人都發現,他們似乎被人盯上了。但是很奇怪,現在寶物還未現世,不可能會利益衝突。何況葉風這支隊伍在人羣中並不突出。那也就是說,可能是有其他目的的注意。

孟關大喝道:“不知是哪方朋友?白月宗堂堂正正在此,有什麼事情出來說清楚,何必鬼鬼祟祟地跟着?”對方來歷不明,孟關希望藉助白月宗之名嚇退對方。

“嘿嘿……”一個陰惻惻的笑聲響起,接着便是面色蒼白的男子走了出來。居中的是一個老者,實力竟然達到凝體之境七階,比起孟關也只是弱上一線而已。而身邊的兩個年輕人實力也是凝形之境的七階和八階。

“原來是胡老鬼。”孟關冷哼一聲,道:“天蠱門也是想來混這趟水?”

那個叫胡老鬼的老人陰笑道:“有皇廷和神門天宗之人過來,我等對寶物也不敢有甚垂涎。只是帶着門下兩個弟子前來見識一下罷了。”

孟關道:“那你們跟着我幹什麼?”對方人數雖少,但實力卻未必比他們弱,再加上不知道是否還有伏兵,孟關心中還是有些擔憂。

“寶物我們不敢想,但是有一個人,我們卻是非要不可!”胡老鬼緩聲道,乾瘦的手指指着葉風,“這個小子,是天蠱門必殺之人。”從孟關說道來人是天蠱門,葉風就想到,這人是鬼女碧雲師門中人,此次出現,多半是衝着自己來的。如今胡老鬼一說,自己便已經確定。

孟關看了葉風一眼,葉風道:“我想你是爲了碧雲一事而來。碧雲陰險毒辣,意欲禍害寧菁。最後自爆身亡。如果你想爲他報仇,儘管衝我來便是。”一番話也算是給孟關他們解釋一下原因。

“那好極了!”胡老鬼道,“那你是想束手就擒,還是出手?”

孟關道:“胡老鬼,你當老夫是死的嗎?你門下多行不義,咎由自取。又幹葉兄弟何事,倘若你今天要以大欺小,老夫可不會袖手旁觀!”

胡老鬼哼了一聲,道:“你白月宗倒是好氣魄,但你且看此事你管不管得了?”凝體七階的氣息暴漲而開,和孟關相對抗衡。似乎一言不合,便欲出手。

葉風心中知道,孟關和自己應該可以拖住甚至打敗其中兩人,但黎居和黎音聯手大概也對不不了那個凝形七階的男子,到時若是被捉爲人質,自己可並不好過。

當下便道:“此事是我一人而起,孟前輩讓我一人解決吧!”心中想着自己保命絕招甚多,倒也不怕這三個歹人。

但孟關一腔熱血,又豈肯放棄葉風保全自己?渾厚靈氣瀰漫開來,和胡老鬼展開對撞。

劍拔弩張的氣氛悄然蔓延開,似乎只要有一個動靜,所有的一切都會崩潰。孟關一躍而上,渾厚的一掌擊出,驚人的氣勢瞬間使周圍枯葉紛飛。

胡老鬼冷笑一聲,右掌一掄,和孟關同時對上。激烈的風暴激盪掃射,吹起一陣罡風,生生將五丈內樹木爆裂開。凝體之境的對決,果然非同凡響。

孟關急退數步,掌心隱隱發紅,還有些麻痛。而胡老鬼也不好受,身子撞到了大樹上,似乎吃了更大的虧。但奇怪的是,他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就在這緊張的氣氛下,一個飄然的聲音陡然響起,“孟師叔,可需要賙濟幫忙?”一個俠骨清風的少年踏步而來,動作倒是瀟灑自如。而身後還有跟着兩個白衣男子。

“六師兄!”黎音和黎居驚喜地叫道,來人正是六師兄賙濟。葉風感到,此人達到了凝體境二階,倒也是個強者。不到二十歲就進入凝體境的,無一不是天才之流。

孟關也是面露喜色,本來有些困窘的局勢,一下子就扭轉過來,有了賙濟,便不怕胡老鬼三人。

“呵!孟老鬼倒是來了個好幫手啊!”胡老鬼笑道,卻不驚慌。

“天蠱門妖人,莫不是真欺我白月宗無人?膽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欺辱?”賙濟喝道。以胡老鬼的實力,自然不把賙濟放在眼裏,但是還有一個實力相當的孟關在場,他便得掂量掂量。

“好,白月宗有此賢人,老夫便讓你們一次!”胡老鬼哈哈大笑,有對葉風道:“小子,山長水遠,我們還會再見的。”然後倒也不會不好意思,轉頭便走。


三人已經走遠,老鬼身邊的兩個年輕人見狀有些不甘地問道:“師叔,就這樣輕易放過他們?”

胡老鬼淡淡道:“別急!那孟老鬼已經中了我的軟心毒,不多幾天自然無藥可救。到時我們再一舉收拾那幾個小鬼,豈不省了許多氣力?”

那年輕人聞言笑道:“師叔果然厲害,真可謂運籌帷幄!”


見到胡老鬼三人離去,賙濟皺着眉頭看着葉風,冷冷地道:“這位兄弟是何人?白月宗與天蠱門素來無瓜葛,想必這三個歹人也是閣下惹來的吧?”言下頗有責怪之意。

孟關聞言,道:“周師侄,葉風兄弟之前多次相助我等,是白月宗的好朋友。”

賙濟皺着眉頭,似乎有些不信,道:“此人不過是凝形之境,能幫得到師叔嗎?”

葉風也是傲骨,被人如此一說,心中頗有不忿,道:“我本來是想和孟前輩有個照應,卻不想因爲碧雲之事連累各位。既然如此,我一人做事一人擔,絕不連累各位!”說罷扭頭便走。黎音心中一急,忙喊道:“葉風,別走!”伸手拉住葉風的袖子。

葉風知道黎音對自己的情意,但他又豈能忍受他人蔑視,便道:“我知道你和孟師叔的好意。但你師兄不歡迎我,我不想惹你們師門不合。”

“葉兄弟能如此想,便再好不過。”賙濟冷冷地說道。這次連孟關都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他邀請葉風一起上路。

“哈哈……”一個銀鈴般的笑聲咯咯響起。衆人一看,樹上竟然坐着一個貌美女子,蕩着雙腳俯看着眼前一切。

這人,便是在酒樓遇到的那個蠻橫的紅衣女子。

賙濟聽得那女子的笑聲頗有不屑之意,冷然問道:“姑娘爲何發笑?”

那紅衣女子對葉風道:“小子,這所謂的大門大派實際上也不過是縮頭縮尾的膽小鬼,就算你有恩與他們,到了危急關頭還不是置你於不顧?”那女子絲毫不理會賙濟,徑直跟葉風說話,令他覺得面上無光。加上女子這麼一說,當下喝道:“妖女休要辱我師門!”拔出長劍向女子劃出一道劍芒,女子輕輕一躍,優雅地落在地上。伸了個懶腰,動人弧線展現無遺。讓在場男子看得心神一動。

“知道要面對天蠱門便將朋友拒之門外,對付我一個女子倒是毫不畏懼。白月宗果然了得。”女子哈哈大笑。

葉風雖不喜賙濟,卻也不願孟關他們臉上不好看,便道:“姑娘無需如此挑撥,孟前輩對我很是不錯。只不過我不想連累他們罷了。”然後不顧孟關和黎音的挽留,淡然離去。

那女子見狀,狡黠一笑,湊在黎音耳邊輕聲道:“你家葉風現在是我的了!”然後輕盈一跳,跟在葉風后面走了。黎音心中一急,便欲跟上去,卻被賙濟給喝止了。


走出將近十里路,葉風默然無語,對於賙濟的小覷,他心中也是氣憤,但以實力來說,現在他還沒有反駁的餘地。“如果皇廷天徵遇到你的話,我會討回今天這個羞辱的。”

“喂,你跟着我幹嘛?”葉風皺着眉,轉頭問道。那女子自葉風離開後,就一直跟着他。

“怎麼?路是你家的啊?”女子笑道,“本小姐跟着你是你的福氣,告訴你,沒有了本小姐,你活不出這座山!”

葉風無奈地搖搖頭,並不相信她的話,自顧走了。那女子道:“你真沒用,被人這麼說卻就這樣走了,本小姐要是你,就找他拼命去!”

葉風道:“現在我不是他的對手,但只要給我時間,我必將還一今日顏色。何況,我也不想孟前輩他們太爲難。”

女子咯咯笑道:“第一,實力不濟不代表不能教訓他。第二,你那孟前輩很快就要命喪黃泉,不會太過難堪的。”

葉風一驚,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女子不答反問,“我叫唐素,你叫葉風是吧?”葉風心中焦急,點頭問道:“你說孟前輩怎麼了?”

唐素道:“孟關和天蠱門的胡老鬼對了一掌,中了他的軟心毒,恐怕不出三日便會化作膿水死去。”

葉風問道:“你怎麼知道。”

唐素攤手道:“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就知道。”

葉風道:“那我現在去告訴孟前輩,然後去找胡老鬼要解藥。”

唐素道:“一個凝體之境的強者想要隱匿氣息,你以爲你找得到嗎?”

葉風焦急道:“那怎麼辦?”看着唐素淡定的樣子,旋即靈機一動,問道:“既然你看得出孟前輩中了毒,也應該懂得解吧?”

唐素雙手在身**住,笑道:“當然,胡老鬼那點本事,哪裏難得到我?”

葉風鬆了口氣,若是沒有把握,唐素不會這麼淡定和他談這些。再聯想起她說過自己有大禍,然後就遇到胡老鬼,葉風覺得這個人身份不太簡單,便問道:“唐素你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你和天蠱門有什麼關係?”

唐素呸了一聲,道:“誰和那個噁心的門派有關係。”

葉風見她不想細說,也不細問,便道:“那你可否給我解藥去救孟前輩?”

唐素笑道:“我爲什麼要幫你?給我個理由。”

葉風想了一下,道:“你我非親非故,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要是有事,我一定竭力幫忙。”

唐素擺擺手,道:“以後的是誰說得清?還是實際一點吧。這樣吧,你給我當七天小弟,聽我吩咐,我便給你解藥救你那孟前輩。”

葉風愕然,然後乾脆拒絕,“不行!男子漢大丈夫,豈能屈居一個女子手下?”

唐素笑道:“沒問題,等你孟前輩受不了時,再來求我。”葉風心中一動,一時又躊躇起來。唐素見狀道:“當我小弟也沒什麼不好。我給你加一個福利,今天的氣,本小姐便給你出了如何?”

葉風道:“你不過初入凝形境,如何能打得過賙濟?”

唐素嫣然一笑道:“我說過了,教訓人不一定要用打!如果你答應了,本小姐就讓你見識一下。”

葉風心中擔心孟關,又想見識一下這女子手段,便道:“好,我答應你!”心中暗道:“反正看你也玩不出什麼花樣。”然後兩人擊掌爲誓。

孟關和胡老鬼對掌之後,掌心便麻痛不止,而且那感覺不斷蔓延,即便以靈氣壓制,卻無甚效果。葉風走了半個時辰,渾身上下盡皆痠痛無力,這纔想到可能中毒了。

“可惡,太大意了!”孟關暗暗自責。而賙濟也是頗爲猶豫,一來找不到胡老鬼,二來即便找到了,自己可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要是孟關跟自己在一起,要是孟關死了,恐怕自己在白月宗的地位也會有所影響,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葉風,你回來了?”黎音驚喜地叫道。賙濟皺着眉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葉兄弟還有什麼東西遺漏了嗎?”葉風不理睬他,徑直走到孟關身邊,然後看着唐素。

唐素也不含糊,擡掌在孟關胸口拍打起來,出手相當快捷,其中似乎蘊含着某些推拿之術。

賙濟一見喝道:“妖女你想做甚?”

葉風對黎音道:“孟前輩中胡老鬼的毒,現在只有唐素可以救得了他。”黎音大喜,連忙制止賙濟。賙濟這才勉強點頭,卻還威脅道:“要是治不好師叔,小心有你們好看的!”

葉風強忍心中怒氣,若不是看在孟關面子上,真想和賙濟拼了。唐素拍打了一會,拿出一顆藥丸給孟關服下。藥丸入口即化,精純藥力滲入體內,孟關吐出一口淤血。

唐素滿意地拍拍手,轉頭對着賙濟嫣然一笑。賙濟心中一動,暗道:“這妖女倒也妖嬈。”

唐素道:“好了,我治好了你師叔的毒, 是否該收取些診金?” 第九章 便宜女友

唐素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要不是葉風搶救及時,恐怕現在自己就變成一團肉醬了。葉風望向不遠處的樹上,一隻渾身黝黑的熊怪,仰身盯着他們。血紅的眸子散發出陣陣殺氣,銳利的牙齒閃着亮光。更奇特的是,它竟然長着四條如精鐵般的強健胳膊,顯示着爆發性的力量。

“凝體境的三階。”葉風面色凝重,想不到還是碰上兇猛的妖獸了。看着那四臂熊怪,三尾狐齜着牙,目露兇光,幾欲衝上去,好在被葉清涵抱住。

“不用顧忌我們,上吧!奴隸!”唐素沒心沒肺地對葉風道。

葉風怒道:“這個時候,年紀最大的你不是應該攔住它,讓我們先走嗎?”

唐素怒道:“廢話!你是不是男人啊?還不快上!”

葉風賭氣道:“我是男人,不是超人!”唐素心中一火,不由分說一腳把葉風踹了下去。“靠,唐素你不是人!”葉風怒叫道,身體不斷掉落。此時他沒有時間再分心,因爲四臂熊怪已經鎖定他了。

唐素抱起葉清涵,回頭笑道:“把這大傢伙甩開了再來找我們!男人的事,女人是不管的!”說完擡腳就走,絲毫沒有一絲猶豫。

其實,經過幾天的相處,唐素也是大概估計出葉風的實力,即便是不敵,自保也該綽綽有餘,所以便把這個責任推給了他。

“這個女人……有機會一定要整死她!”葉風咬着牙,怒氣衝衝地對自己說道。這麼極品的女人,他還真是第一次遇見。

四臂熊怪冷冷地看着葉風,嘴裏呼着熱氣,猩紅的舌頭輕舔着牙齒。擡手一拳便打了過來。渾厚有力的出手,破空聲嗚嗚響起,拳頭所過之處,花草樹木都被強勁衝擊生生漲裂,爆破而開。

葉風不敢再胡思亂想,厚實的靈氣急忙凝聚,在極短的時間裏幻化出一團光團,低沉的爆鳴聲響起,同樣是聲勢駭人。妖獸靈智較低,打鬥之時多使用蠻力硬撼,故而大多擁有一副強悍之極的身軀。再者他們多半不懂高級靈術,這纔給葉風造就很大的優勢,不然在同等條件下,葉風根本不可能對抗凝體境的對手。

葉風左手以巧勁撥開四臂熊怪的大拳,右掌直直推出,爆炸聲轟然響起。勁風掃射而出,生生將接近一丈高的熊怪逼退數步。

熊怪生有四臂,退後同時背後兩臂合攏,以迅猛剛勁的力度狠狠捶下,空氣被急速壓縮,發出呼呼怪聲。葉風憑藉靈巧身法後仰避開。

“碰!”地面硬是被打出一道十丈見長的裂縫,岩石崩成碎片,伴着落葉四灑而下。葉風嚥了咽口水,這要是被打到一下,估計內臟都得吐出來啊。

一人一熊略一停頓,便又正面衝了上去。葉風進入凝形境八階,實力更勝從前,但應付起來還是有些吃力。“裂風腿!”葉風右腳後仰,飛速甩出,如同一條迅猛的鞭子, (快穿)玄學女配 。真空斬陡然炸開,但卻只在熊怪的胸口留下一點皮外傷。

要知道,以前葉風在這個距離使出裂風腿,足以將一塊花崗岩如切豆腐般斬成兩塊。而現在以八階實力使出這一招,威力更是難以想象。但儘管如此,對於熊怪的傷害還是微小的,可見其身體強度之高。這妖獸幾乎就像是當日的獸人飛豹。

葉風撇撇嘴,看來裂風腿等招數威力還是太弱了一點,難登大雅之堂。但葉風不需與它拼命,估計現在唐素他們也走遠了。葉風不再糾纏,雙腳猛力一蹬,飛快地往後跑去。

四臂熊怪一愣,憤怒地咆哮一聲,樹林被震得簌簌發抖,接着便緊跟了上去。

葉風身形如閃電,身影所過,化作一道道殘影,穿梭在老林之中。熊怪力大無比,速度上卻不是靈活敏捷的葉風的對手。只是在後面怒聲吼叫,被葉風越甩越遠。

憑着敏銳的觸覺,葉風不出片刻遍尋到唐素的氣息。一見面葉風便怒氣衝衝,劈頭直叫:“唐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

唐素垂着頭,精緻的容顏現出幽怨之色,輕咬着貝牙,深深地看着葉風,低聲柔和地道:“葉風,難道你不願意保護我嗎?”那般模樣倒是楚楚可憐,頗讓人憐惜。任何一個正常男子聽得女子這般言語,自當涌起豪情萬丈的憐香惜玉之心。葉風一下子也是懵了,看到豪邁的唐素現出這樣小鳥依人的一面,一陣清新脫俗的感覺讓他血脈噴張。

唐素嘴角一揚,哈哈大笑起來,恢復那沒形象的樣子,“清涵你看,這小子上鉤了,你看他臉紅了!”說着甩了一下柔順秀髮,神祕地對葉清涵道:“知道不?女人最大的武器不是靈氣,而是自身魅力!” 某御坂妹的綜漫之旅 ,擠眉弄眼地看着葉風,極力擺出“嫵媚”的眼神,卻是因爲稚嫩顯得有些可笑。

葉風抽搐一下嘴角,沒想到又被這個女人給耍了,大叫一聲,“受不了你了!你別教壞小孩子啊!”

“我這是教她生存的本事。”唐素正色道,又笑嘻嘻地對葉清涵道:“清涵,哦?”葉清涵呵呵笑道,點了點頭。

“唐素,你遲早會遭天譴的!”葉風狠狠地詛咒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