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許久,幻靈兒忽然停下,穀風定睛看去,這裏是一座小湖,湖水平靜,小湖的中央有一座四角的小亭!

“就是這裏了!”幻靈兒說道:“你盤身坐在小亭的中央,我把你送進水靈空間裏去!”

穀風依言飛到小亭裏,盤身坐在亭子的中央,閉上了眼睛!

幻靈兒雙臂揮開,從身邊的湖水中飛出了兩段水珠,落在了她的手中!然後幻靈兒用仙氣包裹住那灘湖水,身上散發出了淡藍色的光芒!

過了一會兒,穀風突然感覺自己渾身陷入到一陣冰涼之中,急忙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卻是無邊無際的水!

這水中沒有任何的生物,整個空間都被淡藍色的水體充斥着!

穀風從胖坨子那裏學到了一些觀察水流的方法,利用手臂找到了水流的方向後,便順着水流游去。

忽然,穀風聽了下來,他感覺到奇怪:在土靈空間中,失重力與壓力讓自己消耗着體內的仙氣;在火靈空間中,異常強大的炙熱之氣也讓自己的仙氣罩無用武之地!

據他自己所想,在這水靈空間中,應該是有着強大的水壓來遏制自己的,但是到現在爲止,這裏的水壓力卻是很小!

危險的時候穀風着急,這沒有危險,穀風就更加着急了!

正想着,穀風發覺在自己的正前方傳來了一股股強大的水流!定睛一看,竟然是無數道水柱!

在這麼深的地方的水柱,只要想就能想出這攻擊力得多大!但是這水柱的速度很慢,穀風微微笑了一下,慢慢潛了下去!

只潛了幾丈深,穀風就是一臉的苦相了:媽的!這水壓力原來都在這裏!

現在的穀風幾乎喘不過氣來,身體也被擠壓的感覺幾乎要變形!穀風急忙馭起鬼甲,這才覺得好受一點,然後急忙腳尖一點,向上游去!

可是剛剛游到原來的深度,穀風馬上就後悔了:這無數道的水柱竟然在這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穀風剛上來,就被捲了進去!

頓時穀風只覺得一陣翻江倒海,急忙仙氣罩護身,穩住自己的身子不被這強大的漩渦弄得扭曲,然後祭出天歌劍:“破天劍,刺——!”

強大的劍氣風暴將這漩渦擊破,穀風順着水流衝了出來!

可是出現在面前的又是無數道衝過來的水柱!穀風苦笑一聲,手中天歌劍再次祭出,不斷的以彈劍之術刺了過去!

那無數道水柱被穀風的天歌劍以彈劍之術刺破,卻又有無數的水柱衝了過來!穀風有些無奈,身邊的水壓力卻也瘋狂的長了起來!

穀風大駭,這是要逼自己啊!

想着穀風牙一咬,馭起天歌劍向前面衝去!他不能往上逃,因爲他知道往上逃,這水柱與那水壓力也會跟着上去!自己不能逃!

手中的天歌劍不斷刺破前面的水柱,穀風跟在天歌劍後面向前面直衝而去!

衝了許久,穀風感覺到身邊的溫度也開始下降,不禁冷笑道:“漩渦沒了,又來冰凍嗎!”

正想着,卻沒想到腳下突然衝出兩股水柱,直衝自己而來!

穀風又是一聲冷哼,手中天歌劍突然變成了灰色,向那兩股水柱橫劈而去!

這一劍使出了土靈仙靈之氣的失重力,直接讓兩股水柱亂竄到了一邊,消失了……

穀風大喜,他沒想到這仙靈之氣如此的好用!他想着馬上將自己體內土仙仙靈之氣的失重壓力全都釋放了出來,頓時將身邊的水壓力全部壓了下去!

還沒高興,穀風突然覺得自己也失重起來!一個趔趄,差點沒掉下深水中去!

穀風還沒穩住身子,忽然周圍的水急速凍了起來!

穀風還沒反應過來,直接被凍在了冰塊裏面!

這下穀風可是被凍的嘴脣都瞬間發白了,身上的鬼甲也沒支持多長時間,就被寒氣襲了近身!

穀風整個人都在眨眼間變成了冰人,他這纔想到,這水的最厲害的應該是這固體的冰凍形態!

可是這冰凍實在是厲害,穀風被冰凍着一動不能動,體內仙氣大漲,卻竟然也不能將這冰體打破!

這一下穀風緊張了,他現在是連動都不能動,這可能怎麼辦!眼看自己的體溫在逐步下降,心裏更是着急!

此時他想起在前兩個空間所用的招數,以毒攻毒!

想着穀風拼着力氣將一紙玄冰符擲出!強大的寒氣突然在冰中炸開!這一下,冰凍開始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穀風急忙乘勝追擊,大喝一聲,手中天歌劍猛地馭起:“破天劍,破——!”

強大的劍氣風暴一下子便將冰凍解開,穀風雙肩抱着自己的身子,不斷的發抖:這裏的寒氣,可比那火靈空間裏的炙熱之氣難受多了!

待穀風恢復過來,這水裏的一切也變得平靜起來!

穀風知道,下一個到來的攻擊,便是自己找到那水仙之靈之時了!

突然,上層的水面上突然飛來無數的冰箭!

穀風一愣:這水裏怎們能有冰箭的攻擊!想着天歌劍一揮,冰箭瞬間被擊碎,可是隨後而來的竟然是一股強大的水旋風!

穀風大駭:這種攻擊可不能小瞧!腳尖一點,飛快向一邊逃去,天歌劍再次注入那土靈的失重之力,馭在自己的頭頂:“天旋劍,刺——!”

無數道劍氣旋風帶着失重之力,扭曲着向那水旋風刺去!

兩者相撞,激起兩股強大的水流,穀風被擊的向後猛退而去!

可是那攻擊竟然依然不依不饒,竟然在水中突然豎起六塊巨大的冰塊,像一個籠子一般將穀風瞬間罩在了裏面!

穀風一怔:這是什麼?!

還沒想到應對之策,這六道冰牆突然猛地緊縮,籠子內的水瞬間被冰凍住!

穀風再次被凍進了冰塊之中!穀風一陣掙脫沒有掙脫掉,正想用剛纔的辦法,卻隱隱約約看到冰籠外有一個黑影隱隱約約刺來過來!

這,這是要殺死自己啊!這個也太直接了!穀風大罵道,體內仙氣暴漲,地火鼎祭出,鼎蓋一開,一道炙熱的天火噴涌而出,整個冰籠瞬間被燒的裂紋!

穀風瞅準機會,手中天歌劍環在身體周圍:“環天劍,破——!”

以穀風爲中心,無數道劍氣放射發出,冰籠瞬間被擊破,穀風不顧身體的極度寒冷,急速後退!

那刺向穀風的東西,離穀風只有一丈多遠,若不是穀風反應及時,現在估計已經被穿心了!

這東西,竟然是一道微小的水柱,但是所蘊含的強大威力,卻是讓穀風有些膽寒!

眼看穀風逃出冰籠,那細小的水柱突然加速,飛也似向穀風刺來!

穀風大喝一聲,鬼甲亮起淡淡的藍色,地火鼎鼎蓋再次打開,一道天火化成火龍,向那細小的水柱奔去!

兩者在水中猛地相撞,發出一陣“呲呲”的聲音!穀風正想出一口氣,卻突然覺得一種東西刺進了鬼甲,讓自己的身體瞬間冰冷下來!

這、這是?!


那細小的水柱竟然沒有被火龍打散,卻以穀風感覺不到的速度衝了過來,竟然,刺透了穀風身上的鬼甲!

穀風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那鬼甲發出一道道藍光,努力將那刺進穀風身體內的東西往外拉着!

這讓穀風感覺到一陣生疼!他現在只要馭起仙氣,就會感覺到一陣要撕裂似的痛感!

全靠鬼甲了……

在水仙仙閣後面的小湖上,水仙幻靈兒手下的大仙次空正滿頭大汗、嘴脣泛白的癱坐在湖心的小亭子上,渾身大汗!

“哼!用了我僅有的一點仙靈之氣,這一次,你必死!哈!”次空很是滿意現在的狀況,不禁有些得意!

忽然一個身影飄過,直接將次空禁錮住:“好大的膽子!我說怎麼這裏的仙氣如此異常,竟然是你在作亂!”

這個聲音,是幻靈兒!

次空被這強大的仙氣禁錮的動彈不得,急忙討饒:“大人,我錯了!但是,我……”

“別說了!”幻靈兒嬌喝一聲:“我知道你的所作所爲!身爲一名仙界的大仙,竟然爲了人界的事情攻擊一名小仙,真是笑話!而且你在入仙口那裏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在那位大人那裏爲你陪着罪,不讓他處罰你,沒想到你竟然還執迷不悟!”

幻靈兒說着已經有些氣極,竟然纖手一揮,一個細小的水珠打了過去,直接讓次空趴到地上,嘴一張,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竟敢動用水靈的仙靈之氣!”幻靈兒的臉已經被氣的通紅:“我看你勤於修煉,而且有潛力,這才選你爲我的大仙,並把仙靈之氣給你一些,竟然……”

說到這裏幻靈兒突然放開次空,走到湖邊,喃喃道:“動用了仙靈之氣,不知道你怎麼樣了……” 幻靈兒在湖邊呆呆的看着湖水之下,次空捂着胸口站在一邊:他知道這一次自己是玩完了!這個穀風不知道有多重要,剛纔幻靈兒已經說漏嘴了,她說自己的所做作爲她一直在那位大人那裏袒護着自己,自己這一次做的這麼絕,不知道……


水靈空間的穀風。


穀風幾乎已經暈厥過去,他隨着水流向深水之下墜去。

穀風身上的鬼甲閃爍着一道道淡藍色的光茫,它全身的仙氣都集中在穀風被刺中的那一點,緊緊拽住那細小的水柱不再向穀風的體內流去!

過了許久,鬼甲終於穩定住了那細小的水柱,猛一用力,鬼甲閃爍出一陣耀眼的白光,那水柱竟然被鬼甲生生拽了出來,向上方飛去!

幻靈兒依然站在湖邊,糾緊的心讓她的俊俏的小臉上浮上了一層微微的汗水。

突然,她感覺到有種熟悉的東西向水面撲來!

幻靈兒冷哼一聲,右手一擡,那平靜的湖面突然激起一道水花,幻靈兒嬌喝一聲,憑空一抓!

攤開手掌,幻靈兒的手心裏是一滴淡藍色的水珠兒。

幻靈兒這才長出一口氣:混蛋!這個你都能擋過去!想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轉身冷冷看着次空:“這水靈的仙靈之氣不會再給你了,我送你去那位大人那裏吧!這一次,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次空早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這話還是大吃一驚,急忙討饒:“大人!幻靈兒大人,我錯了!我錯了……”

還沒說完,幻靈兒冷哼一聲,右手一揮,次空便消失在這個空間。

在深水之下的穀風,在身上鬼甲的保護下,慢慢轉醒了過來。

體內的撕裂般的冰冷還是讓他不住的發顫,他有些恐懼:這攻擊是什麼?如此強大的攻擊,幾乎沒有存活的機會啊!

穀風仙氣罩護身,忍住冰冷的痛感,馭起體內仙氣在自己的經脈中不斷的輪轉,慢慢的,將自己的體溫恢復到了正常。

看着眼前依然平靜的水體,穀風不再輕敵,腳尖一點,慢慢向前面游去。


約有半盞茶的工夫,穀風聽了下來,冷笑着看着周圍的一切:不知不覺,他遊入到了一個循環的水流之中,這是一個單獨的水體,也就是說不管他怎麼遊,都只會在這個圓形的環流中反覆,永遠不會游出去!


穀風感覺到,自己身邊的溫度在逐漸下降,又是老招數!

穀風馭起天歌劍,猛地向這環形水流的邊緣刺去!

但是這強大的一劈竟然直讓這水流激起一道道漣漪,仍然還是環形不變!

穀風冷笑一聲,竟然收回天歌劍與地火鼎,盤身坐下,連仙氣罩與鬼甲都褪去!

忽然,穀風扔出一紙玄冰符,將自己凍在了巨大的玄冰裏面!這,是賣的什麼藥!

玄冰裏面的穀風沒有仙氣罩和鬼甲的保護,瞬間被凍的嘴脣發白,整個身體的溫度再次急速下降起來!

可是,穀風竟然慢慢的馭起自己體內的仙氣,一點點散發出來!這次從穀風體內散發出來的仙氣,竟然在一點點驅使着玄冰的冰冷之氣,一點點向外面的環形水體散發而去!

穀風,讓自己的身體變的比玄冰更加冰冷,然後驅使這下駭人的寒氣一點點去侵蝕那環形水體,一點點將它凍成了冰塊!

慢慢的,環形水體的水流速度一點點減慢下來,玄冰的冰體,一點點龐大起來……

終於,整個環形水流的水體,被穀風變成了一塊巨大的環形冰塊!

穀風在玄冰中睜開了雙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笑了一下。他幾乎就要暈過去,連雙眼都要被凍住了!他慢慢馭起體內的仙氣,使自己的身體慢慢恢復到正常!

突然,穀風在玄冰中穿上了鬼甲,天歌劍猛地刺出:“天旋劍,破——!”

強大的劍氣旋風從玄冰中間打了出來,直接將環形的巨大冰體打個粉碎!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