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冰倩瞪了江帆一眼,「這個時候還不正經!女人那個地方很敏感的,手只要伸進去就會被發現的!」趙冰倩皺眉道。

江帆思索片刻,悄聲道:「你先點她肋下,然後在伸手進入拿獸皮卷就可以了!」

趙冰倩疑惑道:「我點她肋下什麼地方?會不會把她驚醒了?」

江帆伸出手指了指趙冰倩肋下道:「肋下三寸六分之處是期門穴,你點一下,她就會全身癱軟昏迷過去,要兩個小時在能醒過來,然後在伸手拿獸皮卷,她根本就不會發覺的。」

趙冰倩伸出手摸著自己的肋下,「三寸六分在什麼地方?」

江帆伸手指了指趙冰倩胸脯旁邊,輕輕點了一下,「就在這地方!」

趙冰倩臉立刻紅了,因為江帆的手中點了她敏感部位旁邊,「哦,要用多大力量呢?」趙冰悄聲道。

「大約三十公斤的力量就可以了!」江帆道。

「哦,我知道了!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地方?」趙冰倩再次確定下點穴的位子,這可不是隨便點的,萬一稍有偏差,就會把盛凌雲驚醒了,那盜取獸皮卷就失敗了。


江帆點頭道:「位置很準確,你真聰明,一教就會呀!」江帆伸搭在趙冰倩的肩膀上。


趙冰倩瞪了江帆一眼,臉不悅道:「把你的臭爪子拿開,不要影響我心情!心情不好,萬一出了什麼差錯,你要負責哦!」

江帆識趣地把手收回來,笑嘻嘻道:「呃,我這是習慣動作,沒別的意思!」

趙冰倩沒有理會江帆,悄悄地伸出手,手臂暴漲,如同竹竿似的伸了出去。趙冰倩的手悄悄地伸到盛凌雲的肋下,趙冰倩伸出食指,對著盛凌雲的期門穴點了一下。

盛凌雲立即昏睡過去,趙冰倩的手立即伸出盛凌雲的文胸里,她摸到了盛凌雲的兩座山之間的獸皮卷,迅速掏了出來,手臂收縮。

江帆看到了趙冰倩手中的獸皮卷,臉露喜色悄聲道:「我們走吧!」

趙冰倩點頭,兩人立即撤退,江帆發現納甲土屍趴在哪裡痴痴地望著盛凌雲的胸脯。原來趙冰倩拿獸皮卷的時候,不慎將盛凌雲的衣服口子崩開了,露出了溝壑,納甲土屍正盯著那裡看,口水流出多長呢。

江帆給了納甲土屍一個爆栗子,「傻蛋,還不快走,瞧你這饞相!」

納甲土屍摸著頭道:「主人,那女人的奶水真足啊!」

「足你的頭!還不快走!」江帆又給了納甲土屍一個爆栗子,拉著他的耳朵就走。

「主人,您放手啊,耳朵拉掉下來了!」納甲土屍苦著臉道,他聲音還不敢大,怕被那些人聽到了。

三人回到樹上的帳篷里,「你們拿到了獸皮卷了?」郭懷才道。

「嗯,拿到了!冰倩快把獸皮卷拿出來吧!」江帆道。

趙冰倩拿出獸皮卷,郭懷才立即拿出放大鏡,「趙姑娘,快把獸皮卷拿過來!」郭懷才急切道,他此時恨不得馬上破解獸皮卷之謎呢。

趙冰倩微笑地把獸皮卷遞給了郭懷才,「你們看,原圖表面上與衛生巾上的臨摹一摸一樣,但是獸皮卷裡面肯定暗藏玄機!」郭懷才道。

他拿著放大鏡仔細看著獸皮卷,江帆等人也圍著獸皮卷觀看,「呃,怎麼什麼也看不到,這個玄機在什麼地方呢?」郭懷才皺眉道。

「郭老,克拉斯帝國時代的高級工匠有沒有什麼隱藏繪畫的技能呢?」 巨星的總裁男友[娛樂圈]

郭懷才皺眉道:「這個還真不知道,這張獸皮卷這麼多年了,已經磨得如此光滑,會不會把那些隱秘給磨損掉了?」

「讓我來看看這張獸皮卷吧!」江帆道。

郭懷才把獸皮卷遞給江帆,江帆拿著獸皮卷,「小富,你拿手電筒來照射看看!」江帆道。

黃富立即從包里拿出軍用手電筒,照射在獸皮卷上,獸皮卷被光照射后,半透明狀態,江帆仔細看獸皮卷繪圖。在光照下,獸皮卷上面的繪圖變得清晰起來。


「你們誰有紅布?」江帆道。

「我這裡有塊紅布!」李老爹拿出一塊紅布,遞給了江帆,這是一塊紅色的手帕大小的布,是李老爹帶著身上辟邪用的。

江帆用紅布包著手電筒,手電筒光立即變成紅色,紅色光照射在獸皮卷上,黑色的三角旁邊立即出現幾條線條。

「哦,郭老,你快看!」江帆激動道。

郭懷才立即伸過頭來,雙眼盯著獸皮卷,「咦,江醫生,你發現了什麼?」郭懷才沒有發現什麼隱秘。

江帆微笑道:「郭老,您看這裡!」江帆指著黑色三角點的旁邊。

郭懷才這才發現黑色三角旁邊有紅色絲線的波浪紋,頓時震驚道:「啊!原來秘密在這裡啊!」

「哦,你們發現了什麼秘密呢?」李老爹驚訝道,他也在旁邊看,什麼都沒有發現。

「呵呵,這個黑三角代表的是赫拉迪山,在赫拉迪山的旁邊用紅色線條繪製了幾條波浪紋,應該指的是河流或者湖泊之類的,赫拉山後面有什麼河流或者湖泊嗎?」郭懷才道。

「什麼,寶藏不在赫拉迪山上!」黃富震驚道。

「赫拉迪山後面是溫格爾湖,那可是一座很大的湖泊啊,克拉斯的寶藏總不可能埋在湖泊里吧?」李老爹搖頭道。

「溫格爾湖深嗎?」郭懷才道。

「嗯,溫格爾湖很深,最少有幾百米深吧,你說克拉斯怎麼可能把寶藏埋在湖底了呢?再說這麼深湖水根本不可能埋寶藏的!」李老爹搖頭道。

「圖紙上並沒有說克拉斯的寶藏埋在溫格爾湖底呀,應該是埋在溫格爾湖附近吧!」郭懷才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江帆望著手帕卷,他不得不佩服這個高級工匠,他用黑線繪製了藏寶圖,然後再用特殊的線繪製了隱秘的藏寶地址,這種線條必須在紅光下才可以看到,在普通光下是看不到這種線條的。

如果溫格爾湖很深的話,寶藏是無法埋到湖底的,那個時代還沒有潛水設備,幾百米深的湖,根本無法將那麼一大筆寶藏埋到湖底的。

「嗯,天亮后我們就到溫格爾湖附近去尋找克拉斯帝國的寶藏吧!」江帆道。

「溫格爾湖在赫拉迪山的背後,我們要翻越赫拉迪山過去?」郭懷才震驚道。

李老爹笑道:「當然要翻越赫拉迪山,但是不是從山頂翻越過去,翻越山頂目前還沒有一個人可以辦到的,但是我們可以從山腰繞過去,難度不是很大!」

「郭老,您說克拉斯帝國的遺址在什麼地方呢?」江帆問道,他發現赫拉迪山四周的地面比較平坦,適合居住,五千年前的克拉斯帝國這裡應該是座城市吧。

「根據史料記載,克拉斯帝國的遺址就在赫拉迪山附近,傳說中的克拉斯王宮就在赫拉迪山三十里處的地方,那些考古資料表明克拉斯王宮神秘地消失了,連通克拉斯整個王國消失了!」郭懷才道。

「我發現赫拉迪山四周的地面比較平坦,這裡曾經是個城市吧?」江帆道。

「嗯,這裡是克拉斯帝國的首都舒赫城,也是克拉斯王宮的所在地,據說是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不見了!」郭懷才道。

「這麼大的一片地方一夜間消失不見了?這怎麼可能呢!這傳說太離譜了!」黃富搖頭道。


「關於克拉斯帝國消失的說法有很多種版本,有人說克拉斯帝國人的瘟疫死絕了,有的說集體搬遷了,還有人說是整體穿越了!這是最荒誕的說法!」郭懷才搖頭笑道。

「郭老,您覺得克拉斯帝國是怎麼消失的呢?」江帆問道。

「根據所以資料,我研究了很多年時間,我認為克拉斯帝國最可能是集體遷移了,他們搬遷到中原地方居住去了!」郭懷才道。

「有點我不明白,您說克拉斯帝國的人搬遷了,但是他們的城市怎麼消失不見了呢?就算他們搬走了,但是哪些城市建築怎麼不見了呢?」江帆不解道。

「關於這點我也考慮過,那時正是克拉斯剛剛統治整個中原的時候,對面遼闊大地,他怎麼可能縮在這裡呢?所以他率領克拉斯國民整體遷移道中原去了!這些地方常年沒有居住,時間久了就逐漸風化了,逐漸消失不見了!」郭懷才道。

「哦,這個史料中有記載嗎?」江帆道。

「這個史料上並沒有記載,畢竟五千多年的歷史了,也許曾經記載過,但是已經流失了,從目前西夏出土的文物來看,克拉斯帝國極有可能搬遷到了西夏市了!」郭懷才道。

江帆點頭道:「嗯,郭老分析還是有一定道理,但是這裡面還是有不少難以解釋的疑點。第一,假設克拉斯帝國搬遷道西夏市去了,雖然時間久遠,但是總會留下一點城市遺址的,目前一點城市遺址都沒有發現,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眾人都望著江帆,一齊點頭,「第二,郭老說克拉斯帝國整體遷移了到西夏市,但是在西夏市並沒有發現克拉斯帝國的任何有關克拉斯國王的任何遺址,這個讓人不得其解!」江帆繼續道。

「第三,克拉斯帝國消失的時間正是克拉斯帝國如日中天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搬遷的話,肯定要重建王王宮,但是這個王宮建在什麼地方呢?沒有任何記載吧?這個不可疑嗎?」江帆望著郭懷才道。

郭懷才點頭道:「江醫生分析很有道理,這些問題也是我一直無法解釋的,所以我的遷移論也只是猜測而已,至於克拉斯帝國是如何消失不見的,還有待於探索和考察!」

「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克拉斯帝國的寶藏,這些事情我們不管了!還是猜測寶藏埋在什麼地方吧,只要找到克拉斯帝國的寶藏,很可能破解克拉斯帝國失蹤之謎呢!」江帆微笑道。

「對,根據獸皮卷的圖,我們初步判定克拉斯帝國寶藏應該在溫格爾湖附近,我們明天到了溫格爾湖尋找就知道結果了!」郭懷才道。

「帆哥,盛凌雲那邊人怎麼辦?他們肯定會暗中跟蹤我們的,只怕我們找到了寶藏,他們會搶奪的!」黃富提醒道。

「嗯,我們明天早上要設法甩掉他們的跟蹤,另外我們還要把他們一個個幹掉,其實他們八個人真正危險的人物也就黑角的副教主和三個天級的殺手而已,只要幹掉他們幾個,剩下的盛凌雲、崔有元、梅代乃召、衛莘菁這幾個人很好對付的。」江帆分析道。

江帆話音剛落,他立即發現有人來了,「哦,有人送上門來了,好像是三個人!」江帆欣喜道。

「主人,一共來了三個人,他們快到我們這裡了!」納甲土屍道。

江帆也看到了三個人,他們正是隆興天級殺手,如果殺掉這三人,那麼只剩下黒教副教主一個難對付的人了。

「傻蛋,這三個傢伙就交給你了!你務必把他們幹掉,一個葉不要放走了!」江帆道,他知道憑納甲土屍的本領,殺這三個人基本上不費什麼力。

「主人,您就放心吧,小的絕對把他們三個幹掉!」納甲土屍拍著胸脯道。

「嗯,去吧,他們快找到樹下了!」江帆揮手道。

「主人,您就等好消息吧!」納甲土屍立即下了樹,他遁入地下,眨眼間就到了那三個隆興天級殺手的背後。

納甲土屍冒出地面,手指骨刺對著其中一人的屁股捅了過去,「爆你菊花!」噗!骨刺沒入那人的屁股之中。

「啊!」那人慘叫一聲,捂著屁股跳了起來,隨後倒在地上,抽搐幾下當即斃命。剛才納甲土屍的骨刺已經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臟,一擊斃命。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推薦《創世霸神》,給力! 我側頭看了一眼貓在一旁的加藤稚生,我的這齣戲好像演的有些過火了,現在不論是加藤稚生還是伊賀派都想看看我這位S預案的核心到底有何強大之處。

光靠御氣訣顯然不能擊退光谷滕一,他詭異的步伐配上凜冽的寒劍,雖與紀寒相似但又大相徑庭。紀寒的劍法奇特但不摻雜其他,光谷滕一不同,我感受得到他的劍除了鋒利外還透着一股嗜血的邪氣。

他不像是混妖,也不像是修煉道法之人,我眉心緊鎖,和我之前遇到的所有對手都不相同。

無論是使用鐵索的葉恆還是神祕的白雅曦,他們的武器清晰可見,對於兇猛的攻擊我可以閃躲,可以抵禦,而這種潛伏着的未知的危險,就像是隱藏在草叢裏的毒蛇,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給你致命一擊。

我試探着,要想看清他的武器就必須和他近距離的接觸一次。

“看來你想玩點刺激的。”我嘴角上揚,巨大的龍捲風從我兩側刮過,光谷滕一起身閃躲。我故意留出破綻讓他近身,他的攻擊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寒冷的短刃從衣袖中射出。

我遲疑了片刻, 農女傾城:絕色夫君,悠著點! 。突然我的腦後一涼,冰冷的利刃從我耳邊穿過,我側翻閃躲,讓人詫異的一幕出現,兩柄短劍從我前後飛來,相撞後又離奇消散。

光谷滕一的眼眸之中透出一絲詭異的邪氣,寒光再起。一柄藍色小劍迎面而來,我低頭閃躲,可這次,另一柄利刃竟然從我腳下飛出,我急忙向後閃躲,兩柄藍色小劍在我眼前飛過,迎面而來的利刃在我額前留下了細小的刀口。

“好詭異的短劍!”

光谷滕一已經對我手下留情,如果剛剛另一柄短劍不是從我腳下飛出,而是從我頭頂刺下,那麼這一刻我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還有繼續嗎?”光谷滕一問。

我的御氣訣只使用了第一層,而光谷滕一的袖中劍也絕非全部如此。我側頭看向加藤稚生,今天的戲碼已經足夠精彩,接下來應該是加藤稚生與伊賀派的舞臺了。

“領教了!”我笑着說,“你的短劍雖然詭異,不過對付我一個人還可以,要是加上加藤府這些打手你可就不夠看了。”

我瞥了一眼加藤稚生,奈良的大小幫會均已到齊,就是礙於面子他也不敢不管我的事情。

“怎麼?你們要爲他和我動手?”光谷滕一看向加藤稚生問。

“光谷滕一先生說笑了,我們怎麼會和您動手,林先生是加藤府的客人,要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您,稚生在這裏向您賠罪了。”

加藤稚生的八面玲瓏讓我始料未及,伊賀派的人虎視眈眈,朝海幸子與紀寒被困刺身店,我得想個辦法挑唆一下伊賀派的人才行。

“加藤稚生,沒想到你如此膽小怕事。”

加藤稚生詫異的看了我一眼,“林先生,學院讓我保護你,可不是這樣由着你胡作非爲的。”

“怎麼?你對學院給你的任務很不滿意嗎?”我大聲質問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