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總共四人。”墨羽平淡的說着。

不禁是少女一呆,就連在場衆人,都是有些驚訝,此名太過霸氣了,踏天,也就是站在天之上,超脫人世的束縛,青荒三人則是滿意的笑着。

“小子,這個名字,你們也敢起,你們配麼?”一名相貌俊逸的男子,傲氣的看着墨羽,與身旁的三人冷冷譏笑着。

墨羽四人的目光齊齊投射過去,冰冷傲然,玄力升騰,四人都是玄丹九重之上,頓時間讓的俊逸男子神情一滯,冷哼一聲,不在說話。

墨羽四人各自得到了一張紫色的卡片,上面清晰的記載着各自的資料,在神玄殿任何分殿都是能夠接受任務與提交任務。

收起紫色卡片,墨羽四人走出了神玄殿,沒走出多遠,墨羽冷然回首,看着神玄殿輕笑一聲。

神玄殿內,一處密室中,兩名老者不斷地交談着,交談的內容竟是墨羽的踏天傭兵戰隊。

墨羽幾人選擇了一家並不是多麼多麼擁擠的酒樓,舉杯碰盞,相談甚歡,很快青荒幾人便是熟的不能在熟了……

喂喂喂,哥幾個,你們見到那個高級任務了沒啊,獎金高的嚇人!

這事誰不知道,紅靈天宗的召集大批的高手,鎮守宗派,好像是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他們想以防意外。

什麼啊,我剛從百事通那兒得到了消息,紅靈天宗的傳承者要接受紅靈池的洗禮,必將引其龐大的風波,他們想讓人一起鎮守一座大陣。

墨羽把玩着酒杯,仔細的聽着周遭衆人的對話,眉宇不由的微蹙,紅靈天宗極爲強大,底蘊更是不可估測,蝶兒只是接受紅靈池的洗禮,紅靈天宗居然自己都扛不住,那個紅靈池到底爲何物,蝶兒到底怎麼樣了?

“我們去接那個任務!”墨羽堅定的說着。

對於此,呂柔三人都是沒有任何的異議,他們都與墨羽有着濃厚的感情,更是不會在乎這些,就算是不拿任務獎勵,都不在乎……

快看,是踏天傭兵戰隊的人,他們應該是來接受那個任務的。

切,不自量力,敢取名踏天,這次就讓他們自取奇醜好了,嘿嘿嘿。

那也不見得,那幾人都不簡單,能與墨羽走在一起,等着看好戲吧。

幾人絲毫不理會衆人的議論聲與各種輕蔑的白眼,徑直來到了櫃檯前,隨手扔出一個須彌袋,坦言要接受紅靈天宗的任務。

紅靈天宗的任務一發布,便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無論是老牌傭兵戰隊疑惑的是新組建的傭兵戰隊,甚至不少獨行者,都是接受了此任務,明裏暗裏,風雲際會,殺機無限!

“這次任務,必定會有着黑手摻雜在其中,有人想要暗中除掉紅蝶,只是平時根本沒有機會,這次對那些人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會。”青荒分析道。


“沒錯,想來接受任務的人裏面,一定有着殺手混跡在其中,我們要小心那些傭兵戰隊。”慕容皓辰擦拭着劍刃說着。

唯有呂柔什麼都沒有說,雙手托腮,笑呵呵的在一旁看着衆人。

“此次,我們留心弒神殿與三大宗派之人,只要發現,格殺勿論!”墨羽淡淡的說着,心中卻是殺機無限,對蝶兒出手,讓墨羽動了真火。 “此次,我們留心弒神殿與三大宗派之人,只要發現,格殺勿論!”墨羽淡淡的說着,心中卻是殺機無限,對蝶兒出手,讓墨羽動了真火。

青荒三人搖晃着酒杯,淡淡的笑着,三種不同的風采,每個人都是一把隱於塵封劍鞘的利刃。

墨羽本就已經成爲了雲祖城人盡皆知的人物,如今更是取了一個無比風騷霸氣的傭兵戰隊名字,誓要踏天,一時間可謂是風雲涌動,成爲了暴風中的暴風眼,即便是路過,都會引來一陣陣的一輪聲,有人貶低有人讚揚,更是有着一些少女雙眸流光溢彩的看着墨羽。

對於這些墨羽很是無奈,決定提前一天出發,前往紅靈天宗,離開雲祖城。

雲逝帝國千里外,一處荒原密林中,四道身影流雲電閃的穿梭在叢林中,一路上出手數次,將突然衝出的妖獸擊殺,但卻像是沒有停止的跡象,越是深入荒原密林,暗中衝出的妖獸便是越來越多。

幾人對視一眼,眼眸中皆是有些凝重,就在剛纔四人甚至在荒原密林中,遇到了罕見的狼羣,四人將氣息完全收入體內,落地無聲,帶起道道殘影,靈巧的穿梭於密林中。


吼!

一聲巨吼,渾厚的吼聲,彷彿能夠震碎山河,滾滾音浪衝擊在叢林中,幾十顆蒼天大樹被震碎成無盡的木屑,漫天飛舞着。

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四人身前,將其前行的道路完全堵死,一直棕色巨猿怒目環眼,雙目猩紅,急促的喘息着,鼻息間吞雲納霧,尖銳的獠牙上沾染着未乾的血跡,氣勢異常的殘暴。

這隻棕色巨猿好似通靈了一般,厚實的右掌緊握着一把巨大的石錘,正在不斷的嘀嗒着鮮血,顯然剛剛結束過一場戰鬥。

“這是七煞魔靈猿,居然已經通靈了,半步脫凡期的實力,應該修煉在第五煞,這種級別的妖獸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小心一些。”呂柔清靈的聲音帶着淡淡的疑惑。

“第五煞?難道它還能繼續進化麼?”青荒好奇的問道,生於萬蛇國的他,天生只對蛇有了解,對於其他的妖獸,則很少遇見過,一路上遇見的妖獸,幾乎都是青荒好奇的出手解決的。

щщщ▪тt kǎn▪¢ Ο

“我知道,七煞魔靈猿一族極爲的奇特,先天便是強於大部分的妖獸,血脈內隱藏着一步絕世功法,通過血脈代代相傳,名爲七煞訣,每一訣都會帶來強大的力量,這隻七煞魔靈猿要是進入到第六訣,我們可真就麻煩了。”慕容皓辰對此很是瞭解。

呂柔微微張着小嘴,似乎是對慕容皓辰的淵博有些許的驚訝,大眼睛不斷地轉動着,根本沒有在乎眼前的七煞魔靈猿。

吼吼吼!

已經通靈的七煞魔靈猿,看着幾人十分自在的解說着自己,根本不看在眼中,猩紅的瞳孔中,兩團黑色的火焰,劇烈的跳動着。

“看來這個大塊頭好像等不及了,速度解決了他!”墨羽手握龍闕巨劍,平淡的說着。

墨羽平淡的語氣,成爲了真正的***,一種被極度蔑視的感覺出現在七煞魔靈猿腦海內,竟是開口說話了:“無知的人類,我要用你們的鮮血祭煉我的萬石錘!”

七煞魔靈猿咆哮着衝上了前來,萬石錘高高舉起,牢牢鎖定墨羽,如同一座小山丘一樣的萬石錘席捲着厚重的風壓,隕石般墜落向墨羽的頭顱。

“無知的人類,你還真敢開口!”墨羽淡漠的說着,龍闕巨劍高舉過頭頂。

鐺!

萬石錘砸落在龍闕巨劍上,發出穿破金石般的巨響,但卻是無法讓的龍闕巨劍下沉絲毫,墨羽如同一尊戰神,巍峨不動的站立着。

“不知死活的人類,我看你擋住幾下,萬石錘下,從來都是爛泥一灘!”七煞魔靈猿暴怒之極,萬石錘雨點般的砸落。

鐺鐺鐺……!!!

Www¸ тtkan¸ co

墨羽手舉龍闕巨劍,身軀筆直的站立着,腳下的地面裂開一道道的碎痕,墨羽的雙腳開始陷入泥土地面中。

“拿你練手好了,神武幻龍訣-龍騰!”墨羽低沉的聲音響起,紫金色的玄力溢出體外,化爲了四條一米長的紫金雷龍,纏繞着墨羽的身體,龍威瀰漫,神武不凡。

萬石錘再次高高舉起,準備落下之時,四條紫金雷龍咆哮着沖天而起,化爲四道極光,轉瞬間便是纏繞住了萬石錘,連同七煞魔靈猿的手臂都是緊緊纏繞住。

萬石錘突兀的停在半空中,七煞魔靈猿的右臂微微震顫着,棕毛全部炸立而起,狂暴的雷電之力侵入其手臂內,另其無比的**無力。

蹦!

萬石錘在被紫金雷龍絞碎,怦然一聲破裂開,七煞魔靈猿的手臂鮮血直流,在紫金雷龍的纏繞下,越發的無力。

“七煞訣-毀天煞!”

遭受重創的七煞魔靈猿,怒火攻心,用處了七煞訣中毀天煞,身體傳出噼裏啪啦的聲響,龐大的身軀在此時生生的增長了一倍,戰力飆升,手臂一震,便是震碎了紫金雷龍。

“既然比我用出了七煞訣,你死而無憾了!”七煞魔靈猿依舊狂傲,巨大的拳頭上吞吐着棕色的火焰,攻擊向墨羽。

墨羽嗤笑一聲,雖然七煞魔靈猿戰力飆升,但玄丹巔峯的墨羽,亦不是普通的強者。

仙術-小衍降魔訣!

墨羽雙手揮舞,百十道紫金符文鎖鏈,好似萬蛇吞天一般直衝天際,迅速地纏繞上了落下的拳頭,電光火石間便是將七煞魔靈猿纏繞成了一個巨大的紫金糉子。

仙術-五行混沌印!

五顏六色的玄力匯聚墨羽身前,凝化出一個巨大的古印,古印中瀰漫着一縷極淡的混沌氣息,古樸無華,但卻是有着一種滄桑感。

吼!

七煞魔靈猿身體猛烈一震,便是將無數紫金符文震爆,化爲虛無,巨大的拳頭快速的落下,但卻是晚了一步,樸實無華的古印,滑行過虛空,兇悍的撞擊在七煞魔靈猿的胸膛。

嘭!

一團血花灑落虛空,五行混沌印生生將七煞魔靈猿轟出數百米,一路撞斷無數顆蒼天大樹,在泥土地面上劃出一道長達百米的深深溝壑。

仙術-天罡赤陽指!

無盡的虛空之火浮現,以墨羽的食指爲主,化爲了一個百丈龐大的火焰手指,貫穿虛空,炙熱的高溫,讓空間都是虛幻的晃動着。

咻!

天罡赤陽指所過之處,虛空寸寸崩裂,火焰手指轟在七煞魔靈猿的頭顱上,怦然一聲巨響,漫天血霧。

七煞魔靈猿的頭顱被生生轟爆,巨大的身軀被火焰席捲,轉瞬間便是化爲了灰燼。

墨羽收起龍闕巨劍,眉宇卻是微微緊蹙着,連續使用了三個仙術,方纔抹殺了七煞魔靈猿,竟是感覺有些不滿意,這要是讓其餘的玄丹巔峯知道了,一定會破口大罵……

“躲藏了那麼長的時間,你們還是出來吧,這種小手段,對我們沒用的。”呂柔突然開口說道,明媚的大眼睛乏起一絲冰冷。

同一時間,青荒怒哼一聲,已有百十條花蛇化爲一道道利刃,包衝上千米外的一處密林中。

轟轟轟!

塵土飛揚,漫天木屑,爆衝而去的花蛇齊齊爆開,血霧瀰漫,四道人影出現,略顯狼狽,目光冷虐的看向墨羽等人。

“不愧是雲逝帝國的公主殿下,好強悍的精神力量,居然能夠探測出我們的位置來,你的鮮血,一定很鮮美吧,嘿嘿嘿。”一名青年血氣瀰漫,病態般的蒼白,身旁佇立着三道人影。

墨羽刀鋒般的嘴角掀起森冷的笑容,凌厲的殺氣瀰漫在墨羽周遭,四條紫金雷龍纏繞着墨羽,神武不凡。

“你想傷她,這個想法很不好,想死小爺可以成全你!”墨羽邪魅的笑着,殺機森然! “你想傷她,這個想法很不好,想死小爺可以成全你!”墨羽邪魅的笑着,殺機森然!

一瞬間,空氣彷彿是一根玄,被緊緊蹦起,下一刻好似就要斷裂一般,墨羽四人弒神殿的四人對峙着,呂柔被守護在後面。

青年身旁的兩人用力掀起黑色兜帽,面色冰冷的注視着墨羽,雙拳緊緊的握着,不是別人,正是與墨羽交戰過的刀九天、劍沖霄。

“還認識我們麼,今天你們必死無疑,如果你考慮將雲武宗所獲交出來,我倒是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些。”刀九天陰測測的說着。

墨羽嗤笑一聲,對面的實力參差不齊,唯有面色蒼白的青年與一身獸袍的男子,讓墨羽有一些慎重,兩人的實力都是在半步脫凡期。

“墨羽,想必你應該聽說過血邪與獸邪吧,血空乃是血邪部的傳人,而武原則是獸邪部的傳人,我們四人就代表了弒神殿四個邪部,你認爲你們還有生還的希望麼?”劍沖霄冷傲的說着,依舊是傲氣不減。

墨羽淡漠的看着劍沖霄幾人,眼眸中的輕蔑之色,讓幾人感到一絲憤怒。

“果然狂傲,今天就讓你死在獸爪之下!”名爲武原的男子冷哼一聲,玄力奔涌,雙手遙指墨羽。

吼吼吼!

無數聲獸吼響起,整片荒原密林都顫慄起來,大地震動,狼羣、巨猿、獅虎豹齊出,每隻妖獸眼眸中都乏着猩紅的光芒,咆哮着衝向了墨羽等人。

“讓我來對付他好了。”青荒一步上前,腳下一個複雜的陣法出現,整片大地震動的越加劇烈起來。


嘶嘶嘶!

數千條長蛇從地下冒出,嘶嘯着衝了過去,頗有鋪天蓋地之勢,密集的樹幹上處處有蛇在爬行,轉瞬間便是與羣獸觸碰到一起,就像是一場戰爭,兩者互相廝殺着。

花蛇靈巧之極,快速的纏繞向黑狼的脖頸,一口下去,劇毒早已進入其體內,癱軟的到底,口吐白沫。

羣獸亦是殺紅了眼,鋒利的獸爪將許多靈蛇撕裂,鮮血很快便是染紅了大地。

“武原,看來你找到了對手呢,那麼我就先上了,嘿嘿。”劍沖霄冷笑着,拔出手中的黑色劍刃,邪異的劍氣鋒利無匹,劍刃所過之處,虛空細微破裂着。

噌啷!

慕容皓辰微微一笑,手中銀色劍刃脫鞘而出,腳下一點地面,猶豫飛仙一般翩躚而去,劍刃揮舞,一道道劍氣怒射而出,迎上了衝來的黑色劍氣。

鐺鐺鐺!

慕容皓辰與劍沖霄皆是擅長用劍之人,對劍有着癡迷的研究,招招刺向對方身體要害,劍沖霄的劍法邪異狠辣,而慕容皓辰的劍法則是清靈凌厲,難以捉摸。

“注意戒備周圍,以防暗中仍有敵人,那兩人就交給我了。”墨羽看着呂柔叮囑道。

呂柔眨動着眼睛,想要與墨羽分擔敵人,但是看到墨羽眼中自信的光芒,微笑着點頭,令人駭然的精神力擴散,籠罩了方圓幾千丈的密林,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是能夠捕捉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