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一道道氣息穿金裂石,氣動乾坤,百餘人都充滿了戰意,隨時準備出發。

刷!

蕭陽來了,他微笑道:“師弟,我也願爲你出一份力。”

“嗯,也好。”陳天沒有拒絕。


“滅掉太皇門,揚我逍遙一脈的威風!”祁樂大吼,兩米多高的身軀如神魔一般,無比的雄壯。

一道道傳送陣圖打開,陳天也心神澎湃,大手一揮,喝道:“大軍出發!”

轟!

百餘人魚貫進入傳送陣圖,前往太皇門。

待陳天率領逍遙一脈的精英離開後,四象峯迎來了幾位重要人物。

南宮清絕合計爲太上長老聯袂而至,有幾位長老面色不悅,隱隱帶着怒氣和不滿。

“掌教,陳天這次做的太過了。”大殿內,一位雞皮鶴髮的老者揹負長劍,身穿道袍,神色非常不滿。

“肖逸,你有什麼不滿意的?陳天爲自己徒兒報仇有不對的麼?”南宮清絕冷笑,打斷他的話。

“哼。”

名爲肖逸的老者悶哼一聲,神色陰鬱:“掌教,逍遙一脈不守紀律,擅自出兵攻打南域教派,根本就沒有把仙聖劍宗放在眼裏,希望能收回他的首席職位,罷免他的兵權。”

“哎呦,肖老頭你還真是刻薄,陳天現在爲宗派作出的貢獻你視而不見,現在抓住他的一點把柄你就上綱上線,你究竟是怎麼想的?”南宮清絕諷刺道。

“老夫這是爲了宗派考慮,南宮師兄多想了。”肖逸神色淡然,目光看向掌教位置上的江熠痕。

“呵呵,肖師叔不必動怒。”江熠痕微微一笑,如一尊皇者一般,不動如山,身上有一股神祕的氣質。

他淡然一笑:“陳師弟素來強勢,現在吃了大虧豈能罷休?再說太皇門明知道祁樂是我仙聖劍宗的弟子卻還敢下殺手,擺明了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至於陳師弟目無宗派一說,更是誤會啦,陳師弟之前就曾告訴我要發兵太皇門,爲他的徒弟祁樂討一個公道。”

肖逸臉色一僵,變得很難看:“掌教的意思是,他曾向你稟告過?”

“不錯。”

江熠痕含笑點頭:“我思索片刻,便答應他的請求,但只准它使用逍遙一脈的兵力,宗派並不會援手。”

“我爲了顧全大局,沒有派兵支援陳師弟已經很過意不去,又怎麼能再懲罰他呢。”

肖逸的臉色陰沉下來,暗哼一聲不再說話。

南宮清絕冷笑道:“老不羞的,真以爲劍楓能衝擊聖王麼?現就就開始抱大腿,也不嫌丟人。”

“南宮清絕,你說什麼!”

肖逸臉色驟變,一道鋪天蓋地的可怕氣息從他體內瀰漫出來,浩浩蕩蕩的聖威肆虐,籠罩整個四象峯。

“師叔,這裏是四象峯,請自重。”江熠痕微微一蹙眉頭,聲音有些漠然,隱隱帶着一絲怒氣。

“哼!”

肖逸雖然貴爲太上長老,但也不敢在四象峯放肆,掌教一脈不是那麼好惹的,而且如果公然違背掌教的命令,老祖也不會放過他。

肖逸走後,南宮清絕嗤笑一聲:“熠痕,這老東西是越來越不知好歹了,你該整頓宗派了。”

“南域即將大亂,我不想宗派再起紛爭,我寧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大殿內只有他和南宮清絕兩人,江熠痕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疲態,心力憔悴。

“哎,孩子你辛苦了,以你的資質,若一心修煉,或許不久後就會衝擊聖王境了。”南宮清絕嘆息。

“師叔千萬別這麼說,對於權謀我還是相當喜歡的。”江熠痕難得的大笑起來。

南宮清絕也笑,接着輕輕一嘆:“天兒去攻伐太皇門,也不知有危險麼?太皇門再不強,也會有幾尊人族至聖坐鎮。”

“海師妹悄悄的跟過去了。”

“有小神鷹跟着去,那定然是無事了,這頭小神鷹像極了葉師兄,或許他的傳承只能讓小神鷹繼承了。”

“是呀。”

江熠痕輕笑,想到陳天那剛烈的性子,怎麼也不符合葉笑君的無爲的至高心法。

“他孃的,也該讓太皇門知道知道輕重了,別以爲有虎王宗當靠山就能胡來,我們仙聖劍宗也不是吃素的。”

江熠痕無奈一笑,師叔的年紀這麼大,這火爆的脾氣還是沒有變吶。

…….

一座座大山矗立在天空上,氣勢磅礴,有千萬道紫氣縈繞,非常的神祕和強大。

太皇門,坐落在虎王宗境內,自成一派,雖然是虎王宗的附屬門派,但虎王宗爲了拉攏他們,也分給了他們一塊遼闊的土地,尋常百姓和達官貴人不得亂闖。

傳送陣圖的光芒一道接着一道的亮起,陳天等人從裏面走出來,來到太皇門山腳下。

雖說是山腳下,但距離進入太皇門還有數百里距離,因爲再往前已經是陰陽顛倒,已無任何座標了。

每一個門派自古皆是如此,建宗之前就有強者用浩瀚法力抹去了宗派所在的座標,然後以陣法加持,避免敵人一下子就攻了進來。

仰望太皇門,一座座山脈雲蒸霧罩,幾十座山峯連在一起,宛如一條條蜿蜒盤旋的巨龍。

天地精氣涌動,遠處飛瀑流泉,山河壯麗,還有不少仙禽馳騁天邊,蔚爲壯觀。

“嘖,倒真是一個好地方,只是藏了一羣不知道好歹的東西。”祁樂**上身,發出一聲冷笑。

蕭陽頭懸聖劍,一縷縷聖威流轉。

他本身已經是玄天境七重天了,實力也是無比的強大,即使不動用聖兵,也足以和陳天戰平。

這些年陳天迅速崛起,許多人已經淡忘了仙聖劍宗的這位聖子,但他們都忘記了,曾經,蕭陽可是能與燕旭、雪凌雲等人比肩的。

轟…..

百餘人接近太皇門數百里之內,這個門派的強者不可能沒有察覺。

遠處,有數十條人影飛來,全都散發着強橫的氣息,也有幾人騎着巨大的戰獸,威風凜凜。

“何人膽敢亂闖太皇門?”

一聲大喝,如驚濤駭浪。若有若無的聖威流轉,是一位半步聖元強者用真氣大喝。

一波波氣浪席捲而來,化作一道道刀光打向衆人。

“哼!”

蕭陽向前一步走,一聲冷哼,將所有的氣息衝碎,揹負雙手漠然道:“仙聖劍宗今日來向太皇門討一個公道。”

太皇門幾十條人影沉浮在虛空中,一道道可怕的氣息瀰漫着,有巨獸嘶吼,散發着滔天的獸性氣息。

蕭陽哂笑:“這樣的陣勢也就嚇到一般人,難道對我們有用嗎?給我下來說話。”

太皇門的高手全都臉色陰沉,也心知對方是仙聖劍宗,玩一些小動作沒有必要,緩緩飛到地面上。

這數十人應該是太皇門負責巡邏警戒的強者,大部分都是玄天境修爲,還有一位半步聖元。

同樣,仙聖劍宗也有這麼一支隊伍,負責巡邏仙聖劍宗的一舉一動,人數近百,全都屬於掌教一脈,是四象劍閣的高手。

…….. “閣下是誰,爲何率衆來襲,挑釁我們太皇門?”

太皇門有一位玄天境修士面色不善,冷聲喝問。

他身後那位半步聖元修士臉色同樣陰沉難堪,一道可怕的氣息一閃而逝,有淡淡的聖威瀰漫。

“我是蕭陽。”


“仙聖劍宗的聖子?”

這羣人臉色微微一變,連蕭陽都親自來了,看來事情不小了,難道在外走動的弟子與仙聖劍宗發生了爭執?

這羣人其實並不知道實情,他們負責守護山門,不與外界交流,很難第一時間獲得準確的情報。

“原來是蕭陽小友。”

半步聖元修士向前走了兩步,露出一絲微笑,拱手問道:“難道太皇門與小友有什麼誤會嗎?”

“媽的!”

祁樂按耐不住,衝了出來:“在小城裏你們太皇門德浩連同一些人,把我打成重傷,老子不信你們太皇門不知道。”

“哼!”

倏然間,一道無盡威壓從深山裏傳了出來,那無可匹敵的聖威如獄如海,有着貫穿宇宙蒼穹的威能。

一道年邁的聲音響起:“我徒德浩在小城慘死,老夫還未去尋你們的晦氣,你們倒打上門來了,真以爲我們太皇門好欺負麼?”

浩蕩聖威瀰漫,猶如實質一般,不過對方顯然有所顧忌,沒有下重手,否則聖人一怒,陳天這些人都承受不住。

嗡嗡…..

殺生刃飛出,化作千百丈大小,無盡殺氣瀰漫,罩住了所有人,擋住了鋪天蓋地的聖威。

“掌教!”

太皇門那些人都恭聲喊道,這時一道淡淡的虛影有百丈大小,從無盡大山裏走來,只是一步跨出,就來到了這裏。


越發恐怖的聖威傾瀉下來,殺生刃差點被激活,發出璀璨的神輝,擋住了源源不斷的聖威。

這並不是真身,而是太皇門掌教的一道精神虛影而已,然而一道區區的精神虛影的力量就這麼可怕,足以可見人族至聖的恐怖。

轟!

一直不曾現身的陳天走出來,金色氣血剎那間貫穿天地,金芒璀璨,如神柱一般扶搖直上。

“你的弟子是我殺的,但你們太皇門一衆玄天境修士圍殺我的弟子,這點有點說不過去吧。”

“仙冥體陳天?”

虛影在空中搖擺不定,彷彿隨時都要被風颳走一樣,實則極其的強大,需要聖兵相抗。

“你殺我徒兒,還敢來太皇門找本尊討要一個說法。”

太皇門掌教繼而冷笑,語氣充滿了怒氣,無盡聖威流轉,籠罩方圓百里。

嗡嗡嗡….

殺生刃終於被刺激的徹底激活,發出了璀璨的光芒,一道無比可怕的氣息隱隱散發而出,內蘊的神祇在怒吼,擋住了聖元境八重天修士的威壓。

“哼!”

“一件法寶而已,本尊想要滅你,只需一掌。”太皇門掌教冷笑,仍然估計仙聖劍宗的實力,不曾痛下殺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