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紫青雲身體中的元力打通了三條經脈,修為已經達到了聚元一重初期境界。繼續吸收著天地元力,紫青雲緩緩的鞏固著那幾條經脈。 砰!紫青雲揮拳直擊自己身前碗口粗的大樹,那樹被震得搖擺不定,樹葉狂飛。紫青雲滿意的看了看拳頭,笑了笑,「哎,可惜的是我沒有好劍,沒有劍決。更沒有相應的武技。」

從地上撿起一根小樹枝,仔細的回憶著五行元決,相應的屬性對應相應的劍道,現在紫青雲已經達到了金元力一層,對應的金光劍也是能夠開啟。仔細的揣摩這金光劍,金光劍分為了八招,每一招都是晦澀難懂。第一招為,金光破劍!全身的元力催動劍元,以最快的一擊攻擊敵人。

紫青雲手裡拿著樹枝,然後一遍又一遍的練習這金光劍的第一招。

咻咻!咻咻!

紫青雲手腕靈活,樹枝就像是長劍一般,迅速無比,空元彷彿是如布匹一樣,發出撕裂的聲音。

金光破劍!破!

全身的元力涌到了樹枝之中,配合著劍法,紫青雲整個人彷彿是化作了一道閃電,砰的一聲,樹枝猛然插進了剛才那棵碗口粗的樹木中。

啪!厚厚的樹皮頓時飛濺而起!

撲哧!紫青雲手裡握著的這根樹枝頃刻間變得粉碎,整個人大口的喘著氣,額頭上的汗水密布。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紫青雲苦笑了幾聲,他沒有想到這劍道竟然如此難以修。

修行了一口時辰,待體內的元力恢復到了巔峰,紫青雲才邁開步伐,飛速的朝著紫仙茶莊奔去。

雖說他現在是聚元一層的武者,但他知道這不過是武者的開始罷了。

一天!

兩天!

三天!

五天過去了,紫青雲吸收天地元力的速度越來越慢,體內的元力也是提升到了在聚元一層初期頂峰,但無論如何都突破不了這一層中期。

「哎,看來果然是需要藥材相助,可惜能夠增加元力的藥材,無疑不是千金難買。」紫青雲喃喃道。「林氏宗族聽說要招收弟子,到時候我趁著送紫仙茶的時候,趁著這機會去參加。」紫青雲眼裡閃過一絲精光。

紫青雲在短短几天里,身體得到了極大地改善,現在飛奔起來的速度讓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呼呼!

半個時辰之後,紫青雲來到了紫仙茶莊,還未踏進這紫仙茶莊,掌柜的便是氣勢洶洶的樣子,像是要把他給吞了一樣。「紫青雲,你這個死小子,跑哪裡去了?這個月扣你一半的工錢。」

紫青雲卻是沒有發怒,修鍊到聚元一層的他再也不是掌柜的這般凡人可以比擬的了。

掌柜的見紫青雲發愣,立即喝道:「今天下午,立即送兩箱紫仙茶去林家。」

午時三刻,紫青雲駕了一輛馬車前往林家宗族的府邸而去。

馭!紫青雲下了馬車,細細的打量著這林氏宗族,果然是氣派無比。林府,佔地數百畝,兩座高達數丈的石獅子像是紫府的護院神獸,震人心魄,讓人不敢直視。紫青雲看了看那一對石獅,心中升起一股畏懼之色。

「來者何人!」一道宛如天雷般的聲音在紫青雲耳朵旁炸響,紫青雲的雙耳之中頓時嗚嗚作響。

紫青雲連忙上前拱手道:「我是來派送這紫仙茶的。」

「進去吧。」壯漢點了點頭說道。

紫青雲踏進了林氏宗族的大門,便是被一個管家帶到了後方。因為離得不遠,紫青雲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管家身上散發出來的元血很強大,至少是聚元一層頂峰的高手。

紫青雲交付了紫仙茶,準備回到紫仙茶莊。但是就在要踏出紫仙茶莊的時候,突然轉頭看向管家,道「林老管家,這林府是不是要開始招收弟子了嗎?」

老管家瞥了了紫青雲一眼,道:「嗯,下個月就開始招收弟子,對每個參加的人都會進行測試。」

紫青雲連忙從懷裡取出了一張銀票遞給了老管家,笑道:「老管家,你知道林家招收弟子的要求嗎?」

老管家笑眯眯的接過了銀票,不動聲色的放進了袖口裡面,眯著雙眼笑了笑,那樣子看上去跟一個奸商沒有什麼區別,說道:「這個嘛,要看每個人的天賦,只要天賦到了,就會被林家培養成為重點弟子。以後前途無限,可惜啊,整個無雙城,每年到是來參加測試的人不少,但都是三品以下的天賦。」

「三品以下?什麼意思?」紫青雲問道。

老管家抿了抿嘴,道:「想要踏入武道,每個人都會有相應的屬性,根據自己的屬性來選擇適合自己的功法。屬性又分為了十種,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冰,每一種的屬性天賦又分為了一至六品。」

「天賦越高,修鍊的速度就越快。比如,你是五品金系的天賦,一個月突破聚集元一層,三個月突破聚元二層,那麼是二品金系的話,則是需要兩倍的時間來突破。」老管家說完,笑嘻嘻的摸著自己的鬍子。

紫青雲認真的理解老管家的話,雖然他現在已經是聚元一層初期頂峰,但是對於武道還是一無所知。

「老管家,有沒有人同時擁有幾種不同的屬性呢?」紫青雲問道。

「幾種不同的屬性,哈哈,我看你是想多了,一個人可以同時張兩個腦袋嗎?」老管家諷刺的笑道。

紫青雲回到了家裡,坐在了木床上,吸收著天地之間一絲絲的元,然後轉化為金系元力,對於一個月之後的林氏宗族招收弟子,他還是很嚮往的。畢竟林氏宗族家大業大,單是靠著自己,連修鍊的藥材都買不起,又談何成為武道強者。

紫青雲丹田裡面的元力沒有增長多少,不過他的身體素質卻是提高了不少,整個人變得健碩了很多,不再像是以前那樣彷彿是風一吹就倒的人了。


紫青雲停止了吸收元力,下了床,從木枕下面取出了一個小布袋,裡面是他這一年存的銀子,現在他準備用這點銀子去藥鋪裡面購買一些藥材,供自己修鍊。

紫青雲來到了無雙城最大的一處藥鋪,裡面珍貴藥材應有盡有。紫青雲仔細瞧了一會,最後鎖定了一株靈芝。

那靈芝,有著臉盆大小,通體發紅,就跟血一樣,看上去極其妖異, 江山禍,易江山 ,走上前對著老闆問道,「老闆,這靈芝多少錢?」

掌柜是一個大胖子,約莫四十的年紀,看著紫青雲,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很是不屑,「不賣,看你這樣子,你買的起嗎?兩百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買不起就趕快離開,別打攪爺的生意。」

紫青雲冷眼看了一下這胖乎乎的掌柜,走到櫃檯前,啪的一聲,一錠錠白銀出現在了櫃檯上。

掌柜兩眼放光,連忙收起了銀子,轉過身去取下了那朵臉盆大小的血靈芝。

「慢著。」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了紫青雲的耳里。王家王子龍帶著幾個手下走了進來,看著老闆,眯著眼睛笑道「老闆,你那株靈芝呢,我要帶回去。你開個價吧。」

這掌柜的點頭哈腰的來到了王子龍身旁,道:「王少爺,這靈芝可是大有來頭,是一位武道高手從千里之外的燕山尋得的,但是我已經賣給這位兄弟了。」

王子龍轉過身去,看了一眼紫青雲,沒有在意,猛然再次回頭,看著紫青雲,驚訝地叫道:「是你?」

「我出三百兩,你把靈芝給我。」王子龍豪氣的道。

紫青雲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你是誰?我不喜歡和畜生做交易。」

「你……你。」王子龍手拿著扇子,直徑的在空中發抖。「來人,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紫青雲怒了,以前因為沒有實力,他不敢惹王子龍,但是現在,他不怕了。

啪啪!王子龍的話音落地,幾聲清脆的響聲在藥鋪之中擴散開來。砰砰啪啪!又是幾聲慘叫聲!

在眨眼之間,王家的幾個護衛竟然被紫青雲打在地上如同狗一樣爬不起來。

王子龍此刻有些害怕,而紫青雲的眼神如同地獄來的惡魔。「你……你敢打我的人?」

啪!一聲巨響,王子龍被紫青雲一巴掌抽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大街上,「告訴你,最好別惹我,不然就是死。」

紫青雲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幾人,冷聲道:「滾!」

幾人扶著王子龍站了起來,周圍的一些人紛紛的看著紫青雲,有的是幸災樂禍,有的則是同情。因為王家是無雙城的一霸,而且王子龍的哥哥王烈可是武道高手。

「你等著,小子,我會讓你後悔。」王子龍冷聲道。

紫青雲看著王子龍,眼裡閃過一絲殺機,但隨即就被壓制了下來,「不服的話,來找我,我接著就是。」紫青雲甩了一句話就離開了。

王子龍站在原地楞了一會,愣是沒有想明白這紫青云為什麼在短短的時間內變得這麼厲害了。

三天之後,紫青雲來到了林氏宗族的校場,此時校場已經是人山人海,人聲鼎沸。

紫青雲換了一套衣服,穿上了一件黑色長袍,目光望著校場上的石台,眸子中的神色更加堅定了幾分。今天要是能夠進入林氏宗族,那麼對他以後修鍊就有著很大的好處。林氏宗族不缺乏天才,更不缺乏資源,裡面的高手眾多,不管是劍道,還是武道,隨便拉一個出來就能夠碾殺他。 紫青雲在藥鋪無疑是得罪了王子龍,而王家有著強者撐腰,所以他必須進入到林氏宗族內修鍊,這樣才能夠自保。以他聚元一層初期的實力,對付普通人是沒有問題,但是要對付王烈這種高手,無疑是雞蛋碰石頭。

「哎,兄弟,你也是來參加林氏宗族徵選弟子的吧。」一個黑臉漢子笑呵呵的問道。

紫青雲點了點頭。

「嘿嘿,俺叫黑三,交個朋友,兄台怎麼稱呼?」黑三果然很黑,伸出了那黑黑的手掌。

紫青雲露出淡淡的笑容,「紫青雲。」

「那我們一起過去吧。」黑三道。


紫青雲打量了一下這黑三,黑三看上去有些憨厚老實,不過倒不失為一個好朋友。紫青雲深知,能多交一個黑三一樣的朋友絕對是很好的。

兩人走到了石台下面,上面站著幾個老者主持著局面,其中一個老者看著石台之下的人,說道:「大家先行進簽到吧,然後再進行測試。」

黑三和紫青雲到石台邊簽了到之後,站在一旁,靜靜的等待著測試的開始。

就在這個時候,紫青雲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在紫青雲十來米之外,站著一個年輕女子,與他的年紀相仿。女子長得很漂亮,不過當她看見紫青雲的時候,不由得驚訝了一下,隨即就是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女子正是柳絮兒,紫青雲和她有過一些交集。柳絮兒的父母與紫青雲的父母在多年前都已經為兩人定下婚約,定下了娃娃親,但是紫家在十年前卻是家道中落,所以這柳絮兒很看不起紫青雲。

柳絮兒走到了紫青雲身前,冷笑道:「哼,你這樣的下等人也想來參加林氏宗族的選拔嗎?滾回去吧。」

「你是誰,幹嘛對我兄弟這麼說話。」黑三站了出來,擋在紫青雲的身前。

「哼,本小姐是誰要你管,紫青雲我告訴你,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下等人始終是下等人,終身是翻不起身來。」柳絮兒說完,便是轉身離開。


紫青雲眯著雙眼,看著柳絮兒的背影,心中冷笑道:「我就讓你看看到底是誰是癩蛤蟆。」

「下面,開始進行測試!凡是被選入族中之人,由這邊的師兄帶領,去後院領取木牌,之後便可以領得相應的房間和服飾。」台上的一個老者緩緩道。

就在這個時候,三個林家弟子抬出來了一塊人高的鏡子。

「第一個,萬飛!」

萬飛是一個長相比較斯文的男子,不足二十歲的年紀。但緊握的雙拳出賣了他內心的緊張,每走出一步,都要深的呼吸一口氣。

萬飛把手貼在鏡子上,石鏡子突然光芒大盛,顯示出來兩道木系元力。

長老看了萬飛一眼,然後道:「十八歲的年紀,聚元一層,木系二品天賦。不錯,不錯。」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萬飛已經是激動不已,整個人直接癱軟了下來,最後被林氏宗族的人扶了下去。

接下來是一個叫王鐘的少年,少年與那萬飛截然相反,而是一臉的歡快,健步如飛,騰空而起,就到了石鏡前。伸出那手掌貼了上去。

一絲絲的元力從掌心中噴發了出來。

呼吸之間,石鏡發出了金系元力。一道!

兩道!

三道!

「哇,聚元一層中期境界,金系三品的天賦,好好培養一定能夠成為一代強者。」台下的人一陣喧嘩,皆是羨慕的看著王鍾。

林氏宗族的幾個長老都是露出了讚賞之意,雖然說金系武三品武者的天賦並不是很高,但是在整個無雙城來說,能夠收到這樣的弟子,已經實屬罕見,這樣的弟子將來好好培養,一定能夠成為大器,而且金系武者的修鍊速度遠遠快於其他屬性的武者。

王鍾自始至終都表現的風輕雲淡,彷彿一切都是在他掌握之中。

接下來的卻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女孩三尺青絲如瀑布直下,精緻的五官如同瓷娃娃一樣,白如玉的肌膚很難想象此女是人間之人,就是跟天上的仙女也有得一拼,所有男性的目光都隨著這女子的步伐而移動。

女子看了看林氏宗族的長老,恭敬地行了禮,緩緩的抬起那手掌放在了石鏡上。


一秒!二秒!三秒之後!石鏡中散發出來了一道柔和的元力。

水系元力!台上的長老喃喃道。

一道!

兩道!

石鏡中維持了兩道光芒,然後漸漸的出現了第三道光芒。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