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來了,我感覺的到。”龍宇頭也不回,這個時候回頭就等於拉短了距離。

不用望也可以知道,剎德利所化的巨鷹應該距離自己不過千米的距離。

帶着一個人,自己的速度己經降到每秒36米,而剎德利的速度現有足有每秒六十米。一千多米的距離只不過是一分多鐘的時間。

龍宇距離城牆還有一小段距離……

歐陽長天對着龍宇一笑,轉身向着別一個方向躍去。

擾敵,救人,歐陽長天己經功成身退,剩下的,可就不是自己能夠對付得了的。殺殺小兵還可以,但這裏己經沒有那種小兵了,剎德利隨便一下子就夠自己飛昇的。

身後剎德利尖銳的鷹鳴響起,那尖銳的叫聲劃破夜空,在空中振盪着,呈現着海浪般的波紋似向着龍宇壓下。

一波強似一波,一波快過一波。

氣血在聲波之下變得雜亂無章,不停的翻騰起來,嘴角滲出點的血絲,這纔是超雙S級的真正實力,跨越一千米的距離,聲波的威力照樣將龍宇震傷。

望着地平線盡頭的城頭,龍宇咬着牙摧動着體內因爲時間領域所剩不多的能量,連續的十餘次閃現,也終於如願以償的到達的城牆的邊緣。連續的瞬移可並不像喝口水似的簡單,要知道瞬移相當於空間異能一種,而空間異能所消耗的能量就不比時間異能少。瞬移每次連閃的時候,所消耗的能量比前一次都會加大一倍。連續十餘次的閃現足夠榨乾龍宇己經爲數不多的體力。

身後那數百正舉着武器向自己衝過來的魔人,絢麗的魔法己經從武器頂端的水晶中冒出頭來。

“怎……怎麼辦?”鄭月華臉立刻變得蒼白無色,頭一次看到這麼大一羣氣勢洶洶的魔人,不由的摟着龍宇更緊。

“計劃之中……”龍宇神祕的一笑。

隨即一聲清嘯從龍宇的口中發出,龍吟似的清亮。

戰場上,正在操控的巨大的水浪,猶自同克爾特戰鬥的太子哈哈的爆發出戲謔的怪笑,道:“本大爺沒空和你嘰裏呱啦,看本大爺的無敵天遣吧。”

對於太子來說,操控着水就跟小時候過家家一樣容易,根本沒有浪費體力的說法。只要還有思想那麼念力就永遠可以控制着水。

一道道的水龍從水雲中飛離出來,從四面八方向着克爾特壓下。

剎德利捨棄龍宇,巨大身軀猛的擋在水龍之前,口中吐出一道道火焰將水龍融化成霧氣。

龍宇會心的笑了,看來克爾特對於剎德利來說還是比較重要啊。

計劃的最後一步就是當龍宇被追的無路可逃的時候,太子就會發出最強的一擊拖住剎德利。除非剎德利完全不關心克爾特。

而太子的實力也是首次表現出可以輕易殺掉克爾特的樣子。克爾特到是也挺配合的,最後一擊一出,打了個克爾特措所不及,整個人一下子就被水雲吞沒,身體被壓在城牆上發出哀嚎。

地面轟隆隆的顫抖,龍宇的腳下,一道水柱沖天而起,護着龍宇和鄭月華向着人類區的方向衝來。

“驚喜吧!”龍宇看着懷中的少女,露出慵懶的笑容,雙足在水面上一用力,化成一道流光衝向人類區的城牆。


耳邊呼嘯的風聲帶着絲絲的涼意,躲在赤祼的胸膛裏邊,鄭月華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着。

如果……如果可以一直這樣子抱着這個人該有多好。

“我的天啊,真的把人救出來了。”人羣中爆發出一聲聲的驚呼。

“看啊,那隻火焰巨鷹是誰?”

“剎德利,一定是他,我的上帝。原來他的原身居然是火焰巨鷹。”

說歸說,人羣己經開始後退,靠近鄭月華就等於要面對剎德利。吶喊和戰鬥永遠是兩回事。

喘着粗氣,龍宇將鄭月華放在地面上。

看着半空中的巨鷹被一條條的水龍牽制的連動都無法動。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聲尖鳴。

剎德利那原本己經十分龐大的身軀猛然間再次爆漲一倍。

“熔岩之心”龍宇全身肌肉一緊。

克爾特將熔岩之心送進了剎德利的體內。那等於什麼?一隻武裝到牙齒的老虎居然被裝上了一對翅膀,這不等於搖身一變,成了超級無敵太空虎了。

“失算了,看來這次任務註定失敗!”龍宇無奈的苦笑着。

除非……龍宇皺着眉頭,那一招應該可以。但……

“打的很過癮是不是?”人影從空中躍下。

水雲和火焰盡數被人影收入手腕的一隻圓環中。

剛毅的臉龐,高大魁梧的身軀,背後斜揹着一把不比剎德利的火焰劍差不太多的巨劍。

“你是誰?”剎德利在對方出現的時候,感覺到對方身上強大的力量絕對可以和自己抗衡。

“凱文,咒樂園的執法隊長,我十分高興您的到來,可是您的到來嚴重破壞了咒樂園的規定。”凱文看着空中的火焰巨鷹禮貌的回答着。

“低賤的人類,以爲殺了我焰魔族人你以爲我會放過他嗎?”憤怒讓剎德利身上的火焰劇烈的跳動着,


“這裏殺人本來是不犯法的,報仇也是不禁止。可是剎德利先生的能力己經嚴重的影響了這裏邊的平衡。如果不出來制止的話整個咒樂園都可能會毀在你的手裏。”

“我現在擁有熔岩之心,難道你還想和我戰鬥?”

“執法隊的人不會參與私鬥,但是剎德利先生如果繼續下去我將動用空間禁錮。”說着凱文擡起手晃了晃腕上的圓環。

空間禁錮,是校長斯德克爾空間能力的變形,可以將任何的生命禁錮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之內。

除非對方同樣是三S級的能力者,空間禁錮纔會失效。

剎德利又怎麼能不知道這招,張了張嘴剎德利還是忍住了。

“好,既然這樣,那麼我看我需要讓公爵大人親自來處置敵人。”剎德利說着抓起克爾特轉身向着魔人區的內部飛去。

“宇陽。”凱文轉身看着身後的太子:“咒樂園的規定,你難道不知道,爲了平衡。沒有同你實力相同的魔人出來之前,你不允許參加任何對魔人的戰鬥。你己經……”

“啊,不,哈,你看,天上有個會飛的鴨子”太子打斷凱文的話,也不管凱文的反應,說完轉身就跑。

凱文一怔,想起剛纔似乎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好像在那裏見過,可是現在轉身打量的時候卻發現人己經不見了。


龍宇早在凱文出現的時候就跑掉了。

按照龍宇以前的說法。

那個變態,靠啊,從來沒見過肌肉控制一百三十六倍的傢伙,媽的和他打簡直就是惡夢。光拖也能拖死你。

黑暗中……一雙黑暗的眼睛盯着龍宇離開的方向,露出陰狠的笑容,“哼,龍宇,哈哈,終於被我找到了。”

×××××××××

大家好,今天有些不好意思,小弟提前將晚上的一章先發了出來,因爲晚上可能要和單位的同事去飯店腐敗一頓,怕回來晚了影響大家休息,所以先發了。

有建議的可以留言,我會認真吸取教訓的。 己近午夜,銀色的彎月揮散下點點的銀光,銀白的絢麗景色讓整個咒樂園披上一層神祕的色彩。

特維亞飯店的豪華餐廳內,悠揚輕快的音樂,輕鬆愉快的歌曲。

菜餚的香氣彌散在空氣中,讓人更是欲罷不能。

人己經救出來了,鄭國安十分高興的安排了一頓豐盛的宵夜宴請功臣們。

逃跑和嘴皮子比較厲害的李峯聞聽立刻變得眉開眼笑,多少年來自己夢想的不就是今天這個樣子,美美的吃上一頓最好的飯菜。嗯,當然了,這只是一個願望,可不是最後的晚餐。

一桌子的各式佳餚擺到面前之後,李峯更是二話不說,就像一頭被餓了幾十天的餓狼,跳起來衝着桌子就撲了過去。

結果自己的一張臉就那麼準確,就像瞄準了一般落在一張腳底上。接着李峯就化爲一顆炮彈被蹬到了一邊。

準,真他孃的夠準的,無比鬱悶的李峯摸了摸有些發熱的鼻子,還好沒流血,不然,就算是神仙也不會原諒那個兇手的所作所爲,那個兇手一定會遭到報應的,被扔到十八層地獄等着油炸,要不就火燒,最好是萬劍穿心然後風乾。

可是李峯也只能在心裏YY一下,對面那個讓自己無比準確的捱上一下子的小子,自己就算是一千個捆在一起也不夠人家一指頭宰的。

光是那一點耽誤的時間,太子己經把桌上三分之二的好菜全部劃拉到自己的面前。

苦着臉的李峯就像丟了一千萬似的,要死要活的抓起一隻烤雞就往嘴裏塞,又被太子搶去了雞大腿和翅膀。

相較起來龍宇就比較斯文的多了,餓了一天加上劇烈的運動還帶着強大的精神上的消耗,依然保持着幽雅的風度,慢慢的品味着食物的美味和美酒的香醇。

鄭月華就淑女得多了,同樣是折騰了一天。卻還是小口小口的一點點的吃着食物,對面坐着龍宇。一想起被一個男子**着上身抱着,鄭月華的臉立刻就變成一隻熟透的蘋果。

“咦,漂漂姐姐的臉好紅哦。吃到辣椒了嗎?可是樣子不像啊,牛排裏沒有辣椒啊?”太子揮舞着吃剩下的雞骨頭敲在李峯的頭頂,因爲李峯正在盯着一盤太子也在盯着的菜。被敲到之後李峯只能乖乖的縮回手。

“啊,有……有嗎?我的臉很紅嗎?”不說還好,一說鄭月華的臉更紅,放下餐具雙手捂着雙頰掩飾起來。狠不得地縫鑽進去。

“嗯,我李峯,以我最最最最……呃,沒什麼了?呵呵,吃飯!吃飯。”

本來還想多嘴的李峯,看見鄭月華那殺人似的目光之後馬上閉上嘴,開始努力的和桌子上的一支豬肘子拼起命來。

擡頭的瞬間,正好看到龍宇正盯着自己的臉。鄭月華迅速的低下來了頭,拿起餐具拼命的戳着盤子裏的一塊牛排。

“哇,要戳爛了,不吃不要浪費啊。”太子一把搶過牛排撕扯起來。

“爲……爲什麼老看着我?我身上那裏不對嗎?”

小心的擡起頭,發現龍宇還是在盯着自己看着。鄭月華慌亂的檢查着自己的衣服。

龍宇微笑着,品嚐了一口紅酒,“鄭小姐,根據我和你父親的協議,我必須保護你平安的離開咒樂園。兩天之後,等你休息夠了,我們就動身闖死亡迴廊。”

“嗯,這……這個,我……我不知道?” 極品幕後 。對於龍宇那驚人的提意一點也沒有聽進去。

“哇,大哥,好勇敢啊,想獨闖咒樂園,佩服,佩服啊!爲了大哥您的偉大夢想幹杯。”太子抓起一杯藍色夢幻仰頭灌進嘴裏,接着一抹嘴巴將一隻水晶蝦放進嘴裏,咬的咯吱咯吱響。


李峯的腦袋埋的更低,嘴裏的食物塞的更滿,一雙眼睛己經開着掃描屋內那個位置更容易逃走。

“夢想……這怎麼說?”龍宇不解的看着太子。

“通過老師認證的等級是超S級,而死亡迴廊現在把守的是第一執法隊隊長凱文,新四大魔神,還有咒樂園第四的一個魔人SS級的。”

叮噹,龍宇手中的酒杯順着手指滑落到地上,摔得粉碎,鮮紅的酒液在水晶鋪成的地面上留下一塊污漬。不大不小的一塊,十分悠閒的躺在那裏,彷彿是在嘲笑着龍宇一般。

狠狠的攥着拳頭,龍宇差點擡頭對着自己的臉上就來上一拳。

帶着鄭月華想出去連門都沒有,那隻老狐狸居然給自己的女兒找了一個長期的保姆。

凱文,第一執法隊隊長,當年龍宇幾個少數無法戰勝者當中的一人。

也許別人不瞭解這個人,自己這輩子最忘不了的就是這個傢伙。一百三十六倍的肌肉控制、重力領域。

對別人來說,肌肉控制只不過是提升力量和速度的一種能力,卻很少有人知道,當肌肉控制超過八十倍之後,它的別一項用處就是肌肉的硬度化。

九十倍的時候,硬度達到石化的硬度。

一百零五倍,硬度己經超的鋼鐵肌膚。

至於一百三十六倍,實在對不起,這個世界凱文是第一個達到一百三十倍以上的肌肉控制的異能者,所有資料不詳。

如果凱文鎮守死亡迴廊,就像幻想即將變爲現實,卻實然間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李……峯。”龍宇咬着牙看着埋頭正和食物奮鬥的某人,一字一頓的說着。

“啊,老大,大哥,不關我的是啊,和我沒關係。我只是嚮導,其它的我一概不知道。我,我發誓,我以天神的名義發誓,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喝水嗆死、走路累死、玩的時候困死、回家讓門擠死。”

“你知道我要問你什麼嗎?發誓發的這麼順口,看來你還真聰明啊。那就說說你還知道什麼吧?”龍宇看着李峯微笑着,眼中掠過一絲冷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