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戰他要贏的漂亮,十招之內必須分出勝負,但卻只能用與耀陽等同的修爲,這是蕭落羽傳音告訴他的,也算是考驗他這十年來的修爲吧!

雖然,蕭落羽之前與西門北寒和西門北冰對戰過了,卻還是忍不住要考驗一下,雖然他相信北冰做的到,可是相信是一回事,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好,既然你們兩個人都準備好了,那麼現在挑戰開始。”

龍崖見到此時已經開始散發氣息的兩人,知道他們都已經準備好,隨後便宣佈了開始,也不見他怎麼動作,幾十仗寬的擂臺之上已經升起了一個透明的巨大防護罩,將西門北冰和耀陽緊緊的扣在了裏面。




隨着龍崖的宣佈開始,西門北冰和耀陽的身軀之上,瞬間爆發出猛烈的氣息,兩人的氣息如同兩條蛟龍一樣,在空中瀰漫升騰。

耀陽的氣息,顯然是修煉火系的能量,只見他周身一抹抹火紅出現,身體之上瞬間燃起了熾烈的巨焰,火熱的氣息開始逐漸的逼向了西門北冰,雖然尚未動手,但是在氣息之上也要佔盡優勢,這纔是高手動手之前必備的,因爲只要氣息之上佔了優勢,勝利的天平自然會傾向於他。

而西門北冰卻截然相反,只見西門北冰周身氣息冷白色,一股無形的寒氣也開始向着耀陽蔓延而去,寒氣所過之處,地面紛紛開始迅速結冰,而後結冰的速度越來越快,寒氣也開始涌向耀陽的氣息所在。



“吱吱——”

兩人的氣息升騰瀰漫逼向對方,看似漫長,其實也不過是一瞬間就完成的事情,而在兩股氣息砰然接觸的時候,一聲巨響響起。

而後,不斷水霧升騰,吱吱聲也不斷響起,正是源於火與冰的接觸,耀陽所發的火之氣息, 嬌軟美人[重生]

“什麼?怎麼會這樣,居然能與大哥分庭抗爭…..。”

競技場之下,觀看兩人戰鬥的洪峯中人,一個與耀陽有幾分相似人驚呼出聲,此人正是耀陽的弟弟,天榜第八的耀天。 不只是耀天震驚,就連其他洪峯天目峯還有競技場上的學員,也都是一驚,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有可能闖進前十的西門北冰真的能硬抗耀陽。

要知道有可能闖進前十,就像耀陽說的那樣,有可能,可不代表一定能夠闖進啊,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觀戰的學員震驚莫名,西門北冰的這一下,不僅證明了自己能進入前十,更能與排行第五的耀陽硬抗而不落絲毫下風。

隨後,除了洪峯的學員瞬間臉色變得難堪外,其他學員都是一陣興奮,天目峯的學員自然不用說,自然興奮自己的主峯上真的有可以進前十的人,何況,還不止一個,要知道西門北冥和西門北寒可絲毫不弱於西門北冰。

而其他學員,則是興奮,今天真的有場勢均力敵的大戰,要發生在眼前了…..。

“吱吱”

水霧還在升騰,烈焰依舊猛烈,而此時的耀陽臉色卻並不好看,本以爲會雖然不能以壓倒勢的氣息打倒西門北冰,但是至少也應該佔些優勢纔對,萬萬沒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聽着場外的議論聲,耀陽心裏更是有些着急。

“——呼”

好在,耀陽有着這麼高的修爲,也非等閒之輩,雙眼微閉,深呼吸了一聲,瞬間壓制住了有些起伏的心情,調整好了心態,使心態又恢復了平靜。

Wшw✿ тt kán✿ C〇


“既然,氣息無法壓倒你,那麼就直接動手打敗你吧。”耀陽心裏暗暗道。

旋即,耀陽雙眼猛的睜開,雙眼一道精光閃過,而後氣息猛的收斂,雙腳一蹬地,已經對着西門北冰直射而去。

在耀陽氣息收斂之時,西門北冰就知道耀陽所想,自然也是收斂了氣息,他可不能釋放全部的氣息,那樣還打什麼?光是氣息就足以壓垮耀陽了。

看着耀陽飛馳而來,西門北冰嘴角笑容不斷,而後也是一蹬地,對着耀陽爆閃而出。

“轟”

一聲巨響,兩人猛烈的撞到了一起,耀陽燃燒的拳頭和西門北冰的一掌也瞬間相接處,霧氣霎時間瀰漫,一時間看不清兩人的情況。

此時,場外觀戰的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目光盯盯的看着兩人的第一次交鋒之處,看看到底是誰才能佔據上風。



一道人影倒飛而出,直到數十丈之遠才落到地上,可是這還沒完,只見那道身影瞬間暴退,一連在地面之上退了數步才停留下來,而地面之上卻留下了一排清晰的腳印。

衆人望去,豁然,那人竟然是內院排行第五的耀陽….!

霧氣散去,西門北冰站在原地不動,臉上的笑容不減,只是目光平淡的看向此時嘴角已經有了一絲猩紅的耀陽,這平淡的笑容,如果有人熟悉蕭落羽的話,會發現這時西門北冰的笑容,何等的像蕭落羽,簡直如出一轍。



衆人一會望望西門北冰,一會又望望現在嘴角有着一絲血跡,流淌而出的耀陽,都是一片譁然。

本來衆人雖然看到了西門北冰的氣息能與耀陽相抗衡,已經驚訝莫名了,即使兩人交戰,衆人雖然也期待結果,但是心裏還是暗暗偏向耀陽取勝的,畢竟,天榜第五的地位,可不是那麼輕易動搖的。

要知道,內院天榜長久的威壓,早就深入人心了,更何況已經踏入前十排行第五的人呢,此時衆人看見結果,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相比衆人的驚訝,此時耀陽的心中卻更是震驚非常,心裏簡直亂到了極點,只是簡單的第一次交手,他就已經知道,他不會是西門北冰的對手了。

正應了那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的話,在西門北冰出手與他接觸的霎那,儘管西門北冰壓制自己的修爲與耀陽持平,可是這些年來多少次生死掙扎,還有那格鬥場每場的生死之戰,所歷練出的殺氣,豈是學院內這些學員所能承受的?

雖然西門北冰很小心的壓制了,可是動手間,還是不免泄露了那麼一絲氣機,就是這麼一絲氣機,直接就讓耀陽的心神混亂起來。

無盡的殺戮血腥瞬間包圍了他,即使修爲一樣,在那股氣息包裹中,他還是感覺自己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沒有絲毫抵擋之力,而西門北冰卻如同屠夫一樣,屠刀已然揮起,就差臨頭落下了。

“唉,是我忽略了,耀陽敗了,本來倒想再考驗一下北冰的,可是我卻忘了,雖然那耀陽也算天才,但是沒有經歷過血腥生死的天才,卻也只是溫室的花朵罷了,遇到北冰這樣冬天裏承受過嚴寒和暴雪的蒼松,是無法比擬的,耀陽敗了。”

蕭落羽心中一嘆,多少有些興味索然,雖然內院學員經歷的戰鬥並不少,殺魔獸或者在外出時候與人戰鬥,或許也經歷過生死之戰,可是要與從小到大,每場都是越級生死之戰的西門北冰相比,又豈是差距兩字可言?


“我敗了,我認輸。”

耀陽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緩緩的道,可是就是這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卻彷彿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般,吐出的極爲艱難。

是啊,一個一直在內院中都算頂尖強者的存在,一個一直在衆人面前都拼命追趕的存在,此刻卻只是被一招打擊的沒有絲毫反抗之心了,這是何等的屈辱。

不過,耀陽知道,即使在交戰下去也沒用,十招之內也是必敗,那還比什麼呢?耀陽灑脫的認輸了,可是眼中的暗淡卻是濃烈的讓人感到一股刻骨銘心的悲傷。

同樣的修爲,居然就是一招,就是一招就讓他沒有再戰的信心了,他很想再衝過去大戰幾招,哪怕輸了也沒有什麼,可是他卻始終無法提起那種與北冰對戰的信心了,他只要一看到西門北冰,就彷彿看到了張口大嘴,露出獠牙的猛虎,而自己卻是那嘴下的一隻…獵物。

嘩嘩

這一次底下的衆人,更是一片譁然,如果剛剛耀陽與西門北冰交手,在他們眼裏是落了下風,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震驚,那麼這一刻,他們震驚的已經不知道去用什麼詞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在他們眼裏,即使耀陽落了下風,但也應該去戰鬥的啊,反敗而勝的典例多去了,而耀陽也不是被重創到無法戰鬥的程度,爲什麼就這麼認輸了呢,要是他們,他們一定會奮戰到底的啊!

“大哥,你還沒輸,不就是一招有點落了下風嗎,你怎麼會認輸呢,這太不像你的風格了,剛剛迷霧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會讓你如此甘受侮辱,是不是他威脅你什麼了?”

耀天聽見大哥的話,也是一愣,旋即對着耀陽大喊道,不僅別人那麼想,就連他也是一樣的想法,在戰鬥中一時的落於下風是很正常的事,根本無法與戰敗扯上關係,翻盤的機會多的是,大哥爲什麼不去戰鬥呢,他現在根本還有着足夠的實力去戰鬥啊!

所以,耀天不自覺的就想到了,是不是西門北冰用什麼威脅了他大哥,這纔有此一問。

唰唰

耀天的話音剛落,那些還在納悶的學員,霎時間如同被點醒一般,齊刷刷的望向站在場地中央,一直微笑的西門北冰,目光之中都有着猶疑之色。

耀陽看見他們的表現,苦笑一聲,撇了一眼西門北寒,而後對着弟弟耀天道:“不是的小天,是我輸了,我輸的心服口服,這種戰鬥只要不親身體會,是無法感受到的,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多稚嫩,欠缺了多少風雨,我也同樣明白了,慕容連城,爲什麼會那麼快突破尊級,而我們卻沒有的關鍵。”

“大….大哥,你說的是真的?…”

耀天看見耀陽的樣子,感覺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而是大哥真的心裏認輸了,感覺十招內必敗的認輸了,這讓耀天有些不敢相信。

他並沒有感覺西門北冰有絲毫厲害之處,連氣息頂天也就跟大哥相仿,真正戰鬥起來輸贏都不一定,怎麼大哥一招之後,就認爲十招必敗呢??耀天迷惑不解,不過看到大哥的眼神,卻沒有再說什麼。

“龍崖老師,我認輸了,撤掉防護罩吧。”

耀陽望了一眼西門北冰,眼中有着一絲黯淡,隨後對着站在競技場邊緣,此時看向西門北,眼中不斷閃現精光的龍崖,恭敬道。

“呵呵,耀陽啊,不要灰心,人與人之間的際遇是不同的,如果感覺自己缺乏了什麼,那麼就去找回,我相信你可以的。”

龍崖笑呵呵的對着耀陽道,隨後手一揮,撤銷了籠罩在競技場上的防護罩。



競技場上的防護罩消失了。

“恩”

對於龍崖的話,別人聽不懂,可是耀陽卻是明明白白的,所以輕應了一聲,而後從競技場上躍下,望向王明,有些黯然的道:“王明,今天的事,我幫不了你了,我說道做到,不能再管了,我不是西門北冰的對手,今天的事,恐怕就要這麼算了….。”

“陽哥…..”

王明本來還想問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在看見耀陽黯淡的眼神後,身子一顫,只是輕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麼,他知道陽哥盡力了…..! 轟

不理會耀陽的黯然下場,西門北冰剛剛落下,就迎來了排山倒海般的熱烈呼喊。

“北冰學長好樣的….”

“冰哥太猛了….”

“太棒了,我們天目峯也有天榜前十的了….。”

競技場場底下的天目峯學員,都是熱烈的呼喚了起來,要知道原本他們天目峯可是十大山峯中實力最低的,如今突然出現一位能打敗天榜第五的存在,這是何等的榮耀與實力,連他們同在天目峯的學員也倍有面子。

這以後出去,誰還敢看不起他們天目峯,西門北冰都能打敗天榜第五的耀陽,那麼看上去比西門北冰還要強的西門北冥,和西門北寒呢?

由此一想,這些天目峯成員,頓時覺得,現在他們天目峯已經不是十峯中最弱的了,反倒隱隱是最強,這讓他們興奮莫名。

西門北冰並沒有在意這些呼喚聲,臉上始終掛在那暖人心意的陽光笑容,輕輕的回到了蕭落羽的身邊,彷彿剛剛勝利的不是他一般。

“呵呵,倒是我有些失策了,用他考驗你,倒真是便宜你了。”蕭落羽看見西門北冰的樣子,淡淡一笑道,確實,西門北冰如果真的因爲這場勝利而高興,那倒是奇怪了,因爲根本是沒有可比性的。

“好了,都停止吧。”

龍崖站在競技場上,雙手虛壓,止住了那強烈的興奮呼嘯聲,隨着他的動作,那些叫好聲也漸漸平息下來!

而後,龍崖望向西門北冰,微笑道:“很不錯的小夥子,看來你經過了很多的生死之戰啊,真不容易,連我在感受你那氣息的煞那間都是一震,瞬間有些失神,就是我都沒有你那麼重的血腥之氣,真不知道你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才鑄就了這樣的血腥氣息,以後前途不可限量。”龍崖眼中滿是讚許之色。

“謝謝龍崖老師的評價,西門北冰愧不敢當。”西門北冰對於龍崖的評價只是淡淡一笑,而後恭敬回答道。

“氣息….?”

“什麼氣息?”

不同於西門北冰的淡然,臺下的學員在聽到龍崖老師的話後,都是一驚,連龍崖老師都讚譽西門北冰的氣息,可見一般?

新人到罷了,可是老人都知道,眼前這位掌管競技場的龍崖老師可是聖二階的修爲,能讓他都覺得自愧不如,這讓老人心中都是齊刷刷的一顫,而後看向西門北冰的眼神,瞬間都是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他們這一刻才知道,爲什麼耀陽會“輕易”認輸了,顯然就出在龍崖老師所讚譽的氣息上,而此時耀陽身邊的人也是恍然大悟,龍崖老師都自愧不如的氣息,那麼定然是有着驚人之處,他們看向耀陽,卻看到了耀陽臉上的不自然之色,他們頓時明白了關鍵所在。

龍崖聽見西門北冰謙虛的話,呵呵一笑:“西門北冰你到是謙虛,如果你能保住你的氣息一直這樣,我相信遲早有天你的修爲定然在我之上。”

臺下聞言的衆人,此時又是心中一顫,對於龍崖老師的話,他們可是清晰的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只要西門北冰能保住他那特有的氣息,以後的修爲最低也會是聖級二階以上啊,要知道他們這幫人,即使天賦很高,可是最終能達到聖級的又有多少呢?

可是,此時龍崖老師卻僅憑西門北冰現在的氣息,就出言西門北冰以後保住他的氣息,就能聖級二階,叫他們不信的同時,卻又有些震撼,即使真的不能像龍崖老師說的那般,也定然尋常可比。

畢竟龍崖老師都這般自信的說了,那麼自然就會有相應的道理,聖級的眼力可不是他們這羣最高修爲還在帝級的學員能夠比擬的啊,衆人心中紛紛一嘆,有些羨慕的望着西門北冰,一時間有些無語….!

龍崖看見其他學員不相信的表情,也沒在意,只是對着西門北冰繼續道:“老頭子這點眼裏還是有的,如此這般氣息可不是用低修爲者的生命鑄就而成的,都是用無數跟自己勢均力敵者或者超出自己實力者的白骨鋪墊而成,這種無數次的生死存活,豈是那麼容易的?能有這股氣息者無一不是強者。”

此時底下的學員聽見龍崖解說西門北冰的氣息,都是充滿了駭然,今天的驚訝實在太多了,可是卻沒有這一次來的這麼震撼。

無數次的與自己旗鼓相當者,甚至超常自己修爲的人或者魔獸生死之戰,最終存活下來,這才能鍛煉出西門北冰的那股氣息,這是一種怎樣的魄力,難怪龍崖老師會給那麼高的評價,那些學員都有些恍然。

而後就是一陣心寒,望向西門北冰的眼神更是看怪物一樣,這樣的事誰能做到?生死之戰啊,稍有不慎就是死亡,誰不是逼不得已或者無路可退的時候纔去拼命一戰,誰會閒着沒事去光明正大的獵殺跟自己實力差不多,或者高出自己實力的人呢?

那不是修煉,簡直就是找死,況且,即使他們去做了,也不一定能夠活下來,西門北冰卻偏偏這麼做了,並且活下來了,這種魄力,這種實力,也難怪會讓耀陽剛剛交手一招,就認輸了,他們這些平時自認爲天才的人,這一刻,也是自嘆不如….!

而龍崖說道這裏,眼中有些失神,彷彿想起了些什麼,隨後恢復了過來,似乎感覺自己今天的話有些多,而後對着西門北冰和耀陽道:“好了,廢話不多說,把你們的身份牌給我吧,按照內院規則,挑戰者勝利自然取代被挑戰者的排名,而被挑戰者要退後一名。”

西門北冰點了點頭,手一揮代表內院的身份牌已經飛向了龍崖的手中,而耀陽也沒有說什麼,同樣的動作,龍崖手一揮,便將兩塊身份牌抄在了手中,而後一股無形的力量瀰漫而出,落在兩塊墨玉精牌之上,似乎在修改什麼。

“那是…..”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