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人陡然被這股氣息籠罩,都是表情微微一變,顯然他們都沒有想過,自己又被這等咬人給鎖定了!

「卧槽,你們都沒有……」絲印機一名少年,突然失聲道,不過,他的話音還沒有說完,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來他,他永遠也沒有機會說丟開!

因為孤芳雪的夢魘刀已經刺中了他們的喉嚨! 這三人陡然被這股氣息籠罩,都是表情微微一變,顯然他們都沒有想過,自己又被這等咬人給鎖定了!

「卧槽,你們都沒有……」絲印機一名少年,突然失聲道,不過,他的話音還沒有說完,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來他,他永遠也沒有機會說丟開!

因為孤芳雪的夢魘刀已經刺中了他們的喉嚨!

這三人,在死的時候,都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事實,他們都是已經的非常的小心謹慎了,可是,還沒有逃過死亡!

斯……

不少新生,在此刻都是驚詫的望著那倒地死亡的三人,顯然,他們也不願意接受眼前這個事實,這三人過來還沒有經過一分鐘,就全部死亡,並且,切風那麼快捷,彷彿是沒有存在一般。

這樣的死法,感覺那叫一個詭異!

隨後,他們都是眼神靈器的望孤芳雪,畢竟,殺死他們三人的人,卻是古盪哦,他們也只有去看孤芳雪。

只見得,出來了的孤芳雪,並沒有多少的變化,它的掌中,也並沒有夢魘刀,顯然,夢魘刀此刻已經被她隱藏到了衣袖之內。

殺死他們三人,孤芳雪並沒有絲毫的變化,或者說, 傾情之清

只有往往把殺人到後面是一件提升自己的事情,方才殺人快。

顯然,孤芳雪就是這樣做的,它就是想要吧殺死別人,拉姑到後面是自己提升的一種速度。一種展露。

孤芳雪目光陡然朝著周圍冷冷刷了過去,古盪哦的目光,就彷彿如同是下班刷子,只見得,孤芳雪目光所望之處,便是引起來了巨大的波動,顯然,對於孤芳雪這樣的眼神,他們都是非常的畏懼。

每當孤芳雪眼神所望之處,那些新生,都是不由自主後退一部,甚至,還有一些新生,連抬頭的動作,也歡呼班的將軍,他們出來了竟然是不敢抬頭。

「哼?」孤芳雪冷哼了一聲,然後目光收回,孤芳雪的目光收回之後,所有新生,便是只感覺,你心裡無形之中的壓力,在此刻卻已經消失。

「好強大,真的好強大,沒想到此人的一個眼神,都是如此的可怕!!!!!」在孤芳雪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的時候,有著新生,突然也是感嘆道,看的出來,之前那一雙眼睛,給予他們多大的壓力。

「這種眼神,我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其中,也不乏一些狡猾的熱鬧,他們可是啊你剛剛孤芳雪的目光之中,感覺到了之前在杏花村的時候,那妖女!

那妖女,竟然在當地,公然殺人,全然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裡,並且,那個時候,他們所有人都是盯著孤芳雪,畢竟,當時的孤芳雪也著實太樂派了些,而只有極少部分之人,才回去主意孤芳雪的眼睛。


而剛剛呢有所白衣的新生,便是當時,為數不多的一人。

這人,當時,正是盯著孤芳雪的眼睛。

這人他非常清楚一件事情,若是想要深刻的記住一個人,就必須蕭焱記住此人的眼睛,而唯有記得這人的眼睛,下一次再找,或者,再次相見,就不會陌生!

就不會不長眼睛的去找死!

「一定就是他!」這名新生,望著那此刻儼然已經是被蒙面給盟主的孤芳雪,表情頓了頓,心中卻是越發的還怕,最終,8部還是打消了自己之前的那個念頭,若是此人不是孤芳雪那還好些,或者,他還敢去搶奪,但可惜的卻是,此人就是孤芳雪。

既然此人是孤芳雪,就不好出售!

要知道,孤芳雪殺人,可是很厲害的啊!

所以,他們都是畏懼了孤芳雪,畢竟,孤芳雪之前所傻的人,在他們的眼中,已經成了最顯明的對此。

有了這種想法,所有新生,都是不由自主的後退幾部,有的雖然沒有看的出來端倪,可是,那種還怕,乃是通過從剛剛孤芳雪的藉機鋒網上面體現出來的。


他們夜拍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屍體。

「哼?不知死活,若是再有人過來了我保證不打死你們!」蕭焱囂張的望著一群新生,目光不屑,然後,抬起了步伐,朝著前方走去。

蕭焱所說的話,實在是太令人難以接受,可是,再難以接受的話,他們都必須忍耐,因為他們不得不忍耐,不忍耐,他們也不好出手!

靠這等駕駛,眼前這三人,那張是已經受了重傷的人,分明就是精力充沛到了極致,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傷害。

「媽的,這盤人實在是太囂張了,竟然這麼……」有著新生,面色陰沉,他們在沒有進入迦南學院之前,那一個不是赫赫有名的天才,縱使不行,但也絕對不會差到哪兒去的,可是,此刻,他們幾十人,竟然是不敢為毛眼前這三名蒙面人!

這三名蒙面人,必然就是迦南學院的人,此地,出來迦南學院的人,很少有別人,就算是別人,也算不得什麼,這三人的年齡,分明不比他們大多少,可是,卻總有如此手段,這對於他們之前同樣是被慣於天才光環得0他們;來說,豈會不憤怒。

不過,憤怒歸根於憤怒,他們還是不好朝著眼前這三人出手!

不出手,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倘若出手了,就勢必會死!

要麼,就是他們如有的新生,系統出售,不然的話,想要滅殺這三人,根本就沒有機會,可是,他們這些人,又怎麼敢一起出手。

一起出手,難道就不死人了嗎?

之前孤芳雪的手段,已經深刻的告訴他們,孤芳雪可以殺人於無形之中,之前被古盪哦所斬殺的三人,修為可都是六星的斗者,這樣的修為,已經算是新生當中的佼佼者,但卻不料,竟然不夠孤芳雪的一招!

一招無形的攻擊!

去了,必然有人死!

誰都知道,那樣一來,只不過是給了別人更好的機會罷了!

自己一死,或者別人就有了可以搶到異水,或者落日神箭的機會。

蕭焱與月神殺還有孤芳雪三人,此刻都是在走路,他們走路,可是卻又四五十人在一旁靜靜地觀看,這樣的常麗麗,別提有摩多的骨灰。

「這一條路,不知何時可以到頭???!」蕭焱望著已經走出的一段距離,頓時嘆了一口氣,。這一路只強,所殺人的淑女,並不在於少數,不過,蕭焱已經感覺自己都似已麻木了下來。 這一條路,不知要何時才可以走到頭?

蕭焱此刻雲淡風輕的走在返回的路途之中,月神殺此刻冷冷的凝視著周圍的一切,包括這裡的植物,孤芳雪此刻走的最慢,但是,她卻走的非常用心,她沒走一步,就彷彿下定了很多的決心。√∟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三人眼前的場景,頓時為止一邊,因為到了此刻,已經不是在原來的綠油油的森林,而是,一處山崖。

抬頭望著山崖,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蕭焱的感覺,非常莫名其妙,月神殺的感覺,同樣也是莫名其妙,但唯獨孤芳雪的表情,卻是微微失神,她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失神,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麼失神。

這裡,就是孤芳雪搶到了異水的地方!

在這裡,曾經有異常大戰!

而這場大戰,也是孤芳雪進入了逆天沼澤之後,的最後一次大戰。

之前,孤芳雪進入逆天沼澤的時候,一直踢個逃,並沒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再次來到此地,孤芳雪也是有種感懷,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再次5愛到此地。

「小雪,你便是在此地搶到杏花春雨的嗎?」」蕭焱的聲音,頓時傳入了孤芳雪的耳中,蕭焱一直凝視著山崖之上。

「不錯,我正是在這裡搶到了杏花春雨,與其說是搶,倒不如說是自己藉助別人的力量,獲得的。」孤芳雪當下把自己之前是怎麼搶到杏花春雨的事情,一點一點的說了出來,聽得孤芳雪一一道來,蕭焱與月神殺兩人的表情,都是同時變了變,顯然,之前孤芳雪所提到的什麼血靈之陣,在兩人的心中,已經有了跟心裡有的位置。

「血靈之陣嗎?」蕭焱喃喃自語著,回想起之前與獨孤破幾人戰鬥的時候,所遇到的血靈之陣,他們幾人當時所使用出來的血靈之陣,彷彿就是孤芳雪所說的這個!

「原來如此,怪不得!怪不得!竟然是這麼一回事!」蕭焱頓時恍然大悟,他也終於知道,為何以孤芳雪的行事作風,竟然還會被人跟蹤,並且,一直跟蹤到了禁地之內,原來,正是這血靈之陣的緣故!

能夠破處血靈之陣的人,必然也就是獨孤破,不然,獨孤破也不會使用出來血靈之陣,看獨孤破之前所使用出來的氣勢,那可是相當的牛逼。

獨孤破能夠察覺道孤芳雪的行蹤,必然是依靠了血靈之陣的氣息,杏花春雨雖然是被別人破處了封印,可是,杏花春雨上面所保留的封印之氣,是無論如何,也絕對不會在短時間抹除的。

這也正是為何, 誘妻上癮:老公,狠狠愛 ,別人還能夠感覺的出來,以至於,一直追殺他們到了死亡沼澤以內!

「獨孤破啊獨孤破,你費勁千絲萬縷,可惜,到了最後,不還是一樣為了杏花春是喪命?」蕭焱冷冷的自言自語,聽得虎膽龍威之前所說的,蕭焱好了已經有了想要去看一看那封印杏花春雨的地方!

「不過,你死了,也就算了,在你死後,我依舊還要感謝你,是你,是你讓我得到了杏花春雨!」蕭焱此刻面色欣喜,他來到了這個曾經封印杏花春雨的地方,孤芳雪與月神殺此刻也跟著蕭焱,一起開飯了這個地方,孤芳雪雖然不明白蕭焱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地方,但是,他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她只相信,主人來此地,必然有他的目的。

至於月神殺,那就更不用多說的,月神殺自然是相信,蕭焱來此地,絕對不是沒有目的,沒有目的的事情,蕭焱向來不幹。

而相信這一次,蕭焱也絕對不會例外,至於蕭焱為何要來此地,月神殺自然也不便多問,他自然知道,蕭焱來到此地,自然就有著他的用意。

「就是在這裡!」孤芳雪指著那石台,對著蕭焱恭敬的說到。

蕭焱聞言,目光對著石台一望,那熟悉的氣息, 醫道小王妃要逆天

之前,能夠破處杏花春雨封印的,必然就是獨孤破!

「獨孤破啊獨孤破,你竟然還想利用我??」蕭焱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她在之前,或者說,在獨孤破第一次找到他的時候,就是可以猜的出來這種結果,但是,沒有想到,自己最終還是被獨孤破利用了。


若不是自己擁有強大的底牌,自己必然會隕落於逆天沼澤之內!

「這氣息,竟然與獨孤破他們所施展出來的血靈之陣的氣息,一模一樣!!!」月神殺此刻也是大驚,雖然他並不知道之前的那些事情,不過,通過蕭焱也愛5檔的舉動,也是感覺的出來,獨孤破彷彿不是光光就埋伏在集美那麼的簡單。

「原來,獨孤破一直都在我身旁,我竟然還不知道,這人,真的好狡猾我竟然被他給表面上的外貌所迷惑住了!」孤芳雪出來了,也是顏公河那石台上面,感知著石台上面的那股氣息,那一股氣息,正是與之前他們斬殺獨孤破幾人的時候,那幾人所施展出來的血靈之針一模一樣。

可恨,她竟然不知道。

「這人卻是非常的狡猾,不過,狐狸再狡猾也終歸有死亡的一天,獨孤破也絕對不例外!」蕭焱望著石台,旋即一拳轟出,波浪的攻擊,頓時從蕭焱的斷頭周圍,朝著石台迸射而去,一股無形的颶風,在此刻陡然包圍著石台。

這石台,蕭焱已經感覺的出來,絕對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廢話,能夠做為封印杏花春雨的東西,屍體是一件平凡的東西?

日月神燈的即將,此刻已經被蕭焱生生抽出了一些,在蕭焱還不值班要錢這石台的厲害之處的時候,蕭焱還是做好了虛擬號的打算!

蕭焱的最好打算,就是謹慎再謹慎,小心再小心,小心駛得萬年船!

蕭焱可不再是當初的菜鳥,了,若是連這種謹慎小心的心思都沒有,豈非白白殺了這麼多的人!

蕭焱砂鍋人不嘉,可是,蕭焱並不是意味的殺人,他沒殺一個人,都彷彿一粒粒從這人的身上,學到了許多自己沒有的東西!


蕭焱傻的三越多,相反,他學的的東西,也就越多! 蕭焱殺的人越多,相反,他就學的越多,若是可以把殺人作為一項鍛煉來說,蕭焱還是非常厲害。

蕭焱冷冷的望了周圍一眼,只見得,此刻周圍的場景竟然是詭異至極的靜,就彷彿是什麼也沒有存在一般,蕭焱一拳轟出,什麼也沒有留下。

蕭焱的拳風,已經擊中了那石台。

但是,在這一刻,石台並沒有絲毫的變化,石台巍然不動,蕭焱之前明明感覺到了自己那一拳是多麼的實在,自己那一拳究竟是多麼的強勁,可惜,卻沒有擊碎眼前這小小的石台。

他之前可是利用了日月神燈的力量,此刻,竟然連個石台都是擊碎不成!

「這究竟是什麼品質的石台??????」蕭焱詫異的望著沒有絲毫變化的石台,他之前早就料想到了,能夠作為杏花春雨被封印的東西,怎會是一件見到的東西,可是,當事實擺在眼前的時候,想讓他小紅紅都是有點難。

「這東西,好硬!」孤芳雪開班了蕭焱的身旁,芊芊玉手在此刻陡然揚起,對著石台一拍,雖然看似沒有任何0的公積金,可是,蕭焱卻是能夠感覺的出來,那上面的力量,究竟是何等的強大!

「啪!」

一聲巨響頓時響徹而起,只見得,那奇怪彷彿是請9滴的晃動了片刻,不過,最後也是沒有任何的動靜,石台,依舊沒有碎裂而開。

「讓我來!」眼見孤芳雪與蕭焱儘是束手無策,月神殺頓時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他還真的不相信,自己三人0竟然連一個小小的石台都擊碎不了!

月神殺話音剛落,長劍已經出手,一道銀光閃閃的劍光匹練,頓時從月神殺身旁掠出,朝著石台狠狠的斬殺而去!

轟~

一聲聲巨響,頓時從月神殺的耳朵旁邊傳出,月神殺都可以0聽得出來,這聲音是多麼的響亮,然而,他傾盡全力的一劍,最終還是沒能起到作用。

那石台,此刻依舊沒能破碎!

這劉莉莉是怎麼樣的一塊石台?

蕭焱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奇,他不可思議的望著那沒有絲毫變化的石台,忍不住朝著甚是趴下好走去,這一次,他直接是趴在石台周圍,仔細的觀看起來。

「沒有什麼書豆的啊!」蕭焱不接,不過,他還是沒有用手去觸摸這石台,之前蕭焱你以後從這石台上面感覺0到了血靈之陣的氣息,當然,也一定知道,這石台裡面,必然有著血靈之陣的威力。

聽孤芳雪說,之前杏花春雨被封印在此地的時候,幾人破處這血靈之陣的封印,也是稿費了很大的一段時間,還有就是,孤芳雪之前也是說過,獨孤破在破處血靈之陣的時候,曾經收藏了數十滴血液。

「血液?那是什麼血液?」彷彿是想到了什麼希望,蕭焱頓時扭首,然後問孤芳雪。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