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你先看着去辦,目前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先找到證據,然後打起官司再說了。”墨湛森說到這裏的時候,心裏依舊盤旋着一股怒火。

要不是衝着眼前的人不能發火,他肯定要狠狠發泄一番。

“對了,還有白漱寧那邊一定要注意一下,她現在懷孕了,千萬不要讓她再看到任何的刺激性照片,有個人今天給她發了那樣的照片該怎麼處理,你該知道。”墨湛森說到這裏的時候,眼裏閃過一抹暗色,甚至隱隱的閃過一抹狠厲。

成九一知道他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們的。

對着他點了點頭,也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手段去對付那些人了。

白漱寧以前是一個多麼讓人羨慕的人,現在就是一個多麼讓人唾棄的人。 或許人都有那種落盡下石的想法,何況是以前那個讓他們這麼羨慕的人呢?

夫妻恩愛,婚姻美滿,甚至現在還懷着孩子,家境富裕,嫁入豪門。

從前這些是多麼讓人羨慕的詞彙。

但是自從出軌的事情暴露出來以後,一切東西都不了。

白漱寧看這網頁上面居高不下的爆料,上面有着打碼的那兩個人在一起的姿勢。

至少可以看的出是墨湛森的臉。

甚至還有不少的人制作了動態圖私下傳播,都是一些實際性的墨湛森和那個女人在牀上做那些事的圖,甚至墨湛森露出了沉迷的神色。

而且下面的評論也是要多齷齪就有多齷齪。

除了感嘆豪門之間的夫妻感情實在是虛僞的可以,不僅開始抨擊墨湛森,甚至開始抨擊他們公司的產品。

而且下面大多數都是對白漱寧的同情,但是也不妨帶着奚落和嘲笑的。

“嘖嘖,從前的豪門貴婦還是逃脫不了老公出軌的宿命,我就說豪門之間怎麼可能會有真感情。”看到這位網友的評論以後,白漱寧狠狠握緊了雙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相信有真感情的,一開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她是相信的。

可是經過了昨天發生的事情以後,她自己都不敢肯定了,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不知道什麼時候,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以後,白氏和墨氏已經成爲了輿論的中心。

許多的記者都覺得這件事情有跡可循,所以把所有的目標都對準了這兩家。

現在這個時候,墨氏集團的外面已經守着不少的記者。

除了明面上的,還有不少偷偷的。

墨湛森得知這件事情以後,臉色非常的難看。

立馬讓成九一去處理這件事情。

白漱寧這邊還不知道這件事情,但是當她處理完工作要回去的時候就發現了。

白氏集團下面早就已經守了好多的記者,看到她過來以後,立馬一個兩個全部都圍了上來。

“你好,白總,請問一下,你對於你丈夫出軌的事情你是怎麼看待的呢?”一個兩個恨不得把話筒直接塞到她的嘴裏,把她圍得沒有絲毫的空隙。

白漱寧聽到這些記者的提問以後,就覺得自己的心上被砍了一刀。

心裏難受得緊,也不想回應他們的任何話。

“不好意思,請你們讓一下啊,我現在要回去了。”白漱寧勉強保持住冷靜,對着他們說了一句。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又有一團團圍了上來。

“聽說白總現在已經懷孕了,你的丈夫在你懷孕的時候出軌,你們是不是會離婚?”

“白總對這件事情是怎麼看待的,你相信他嗎?”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接踵而來,讓她煩躁的不行。

白漱寧這時候顧忌着自己的肚子,萬一被他們磕着碰着了可不行。

於是直接喊了保安過來,讓保安護送着自己先回到了辦公室。

下面的人沒有權限,不能上來,但是那些記者雖然被趕出去了,也不甘心。

一個兩個都蹲守在外面,大有一幅她不出來,他們就不離開的勢頭。

白漱寧從高處遠遠看到這一幕以後,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自從新聞爆料出來以後,連自己的出行都成了問題。

前門是不可能走了,她現在只能從後門偷溜出去了。

白漱寧在心裏面嘆了一口氣,然後在助理的幫助下。

她從後門偷偷走了出去,所幸她已經經過了一番裝扮,看上去就像是出來的兩個普通的員工而已,成功地騙到了一大片的人。

所以並沒有記者跑到這邊來。

助理把她送出去以後就離開了。

白漱寧拿着自己的東西,嘆了一口氣,打算走一段路程以後再回家。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看上去是個比較瘦小的男孩子,一看到自己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一下能夠進入一下你的電話嗎,我走丟了,我想跟我的父母聯繫一下。”這個男孩子說到這裏的時候,似乎也不好意思,都不敢擡頭看他的臉。

白漱寧看他這副樣子也確實覺得可憐,就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給他。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這個人忽然搶過了她的包,然後一溜煙就跑了。

“喂,有人搶劫呀,我的包!”不僅是包,就連手機都沒有了。

“我裏面真的有非常重要的東西,我求你把我的包還給我。”白漱寧這個時候甚至放下了架子,周圍也有人想要幫她追,但是沒追上。

白漱寧看到這一幕以後,嘆了一口氣想要追上去,但是跑了沒幾步以後,她就覺得氣喘吁吁了。

要知道她現在是懷有身孕的,是不能夠跑太快的。

而且萬一對上那個搶劫犯的話,傷到自己的孩子了也不好。

白漱寧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妥協了。

挪回了腳步。

那裏面雖然有很多的錢,但是並沒有其他更重要的東西。

自己還是先早點回去吧。

白漱寧打定了主意以後,還是拖着懷孕的身體裏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她當然沒有發現離她不遠的地方,那幾道偷偷的目光。

那個小偷搶到東西以後,看到她沒有追上來還覺得她很傻。

覺得自己肯定幹了一票大的。

等到徹底安全了,他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然後把包打開了。

看到裏面的錢以後,他立馬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啊,這是真的搶了一個土豪啊,竟然有這麼多錢,可惜這銀行卡不能用,不然的話還可以更多,看樣子手機也是個好貨色,回去的時候看能賣多少錢吧。”這個小偷,一邊翻着這裏面的東西,一邊估算着自己拿到的價值。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後面忽然出現了幾個人。

穿的西裝革履,都是一身黑色,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混社會的人一樣。

看到這幾個人強健的體魄,那個小偷一下子就慫了。

很明顯,這幾個人就是衝着自己來的。

爲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首先就把包遞了過去:“各位老大,你們是不想要這包,這包我就給你們了,我今天搶到的錢都在這裏了,請你們放過我吧。” 就在這個時候,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人示意了一下後面的人後面的人把包拿了過來檢查了一下。

發現裏面的金額並沒有出現任何的差錯以後,對着他點了點頭。

小偷看到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直都不敢看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最前面的那個男人說話了:“好了,我們這一回過來就是讓你知道,你搶了不該搶的人的東西。”

小偷聽到他這麼說以後,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合着剛纔的那個人,自己搶錯了,這些人很有可能是她的保鏢或者私自保護她的。

自己會不會搶到社會大哥的頭上了。

“大哥,對不起,都是我的不對,我也只不過是一時糊塗而已,求你們了,你們放過我吧,我會把這個包立馬還回去的,你們放過我吧。”小偷不愧是演技派,立馬就跪在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搶她的東西的,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是缺錢纔會這麼做的,求你們放過我吧。”那個小偷說到這裏的時候,露出了極其虛僞的神色。

黑衣男人一看這一幕就覺得噁心。

直接移開視線,對着後面的人打了個招呼。

那些人心領神會,立馬就衝了過去。

小偷看到這幾個男人衝過來了,心裏覺得害怕,立馬轉身就跑。

但是他這樣的小身板怎麼可能會是這幾個黑衣保鏢的對手呢?

不一會兒,這個小偷就被後面的一個人給追上了。

那個人把她追上以後還直接來了一個過肩摔,將他狠狠地摔在地上。


“不要,我求你們了,你們放過我吧。”那個小偷看到這些人惡狠狠的眼神,立馬就求饒了。

“還敢跑,實在是不適擡舉,你們都給我好好打一頓,只要給他留一條命就好了。”這個時候,那個黑衣首領直接吩咐了這麼一句。

少奶奶超甜超強的

但是這個人到最後都心存僥倖,甚至覺得能夠耍到他們的話。

那他們也不會手下留情了。

就在這個幽暗的小巷裏面,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傳來一聲暴打聲和痛哭的聲音。


不過他們畢竟不是殺手兇手,所以也不會打的太過嚴重。

等到把這個人打的差不多了以後,那個首領走到他的面前,對着他冷淡說了一句:“這次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警告而已,你要記住我那個人的東西不能搶,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就不是打你一頓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小偷聽到他這麼說以後,立馬點了點頭,跟小雞啄米一樣點頭。

“我知道了,不會有下一次的,我有見到她就像見到我姑奶奶一樣,再也不幹去招惹她了。”那個小偷一邊說着,一邊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傷口,嘶了一聲,捂着自己的嘴。

他這一次是真的碰到鋼板了,沒有想到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看來這一次他要吸收好這個教訓。

反正以後靠近這一帶的地方還是得好好琢磨一下才行。

看到這個小偷是真的悔悟了,而且也是真的不敢了。

那個首領又把手上的包遞給了他。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