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龐大的五行大陣居然和他佈置的這個小五行陣維持了平衡。

二話不說,蕭天閃身進了那個寶塔之中。

裏面的情況和這個寶塔的外形簡直是扯不上任何的關係,寶塔的裏面居然是另外一片世界。在寶塔的第一層,看起來像是一個山洞,一個流動着暗光浮影的山洞。

有蔥蘢的花草生長在裏面,還遍佈着奇形怪狀的假山,竟然還有淙淙的流水聲。在這假山之中,有一條青石鋪成的小路,蕭天小心翼翼的順着那條小路往裏面走去。

在裏面繞來繞去,入目的都是一樣的東西,忽地,蕭天眼前一亮,一個池塘出現在了蕭天的面前。往前走了兩步,一看,竟然是一池岩漿,通紅的岩漿正冒着沸騰着,冒着氣泡。

蕭天脖子往前一探,一股炙熱的氣息頓時撲面而來。忽地,一道影子猛的朝着蕭天抓了過來,情急之下,蕭天猛的一個閃身,跳到了一邊。

定睛看去,那池塘還是十分的平靜,什麼東西也沒有。

難道是自己眼花了?蕭天不由得想到,但是,沒理由啊!他剛剛明明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險,而且明明就是有一個影子朝着他撲了過來的。

蕭天不死心的再次走到了那池塘邊上,他的腳剛剛在池塘邊站定,忽地,一股岩漿濺起,就在蕭天躲避這些岩漿的時候,一個火紅色的爪子朝着蕭天抓了過來。

這一會終於看清楚了,的確是有東西在作怪,蕭天手掌猛的在那東西的爪子上一拍,藉着兩股力量相撞的力度,蕭天的身體迅速的朝後移去。


那個東西的全貌終於在蕭天的面前呈現了出來,身似長蛇,麒麟首,鯉魚尾,磨盤般大的臉龐上掛着兩條熾白色的長鬚,長着兩個如同鹿一般的犄角。

——龍!

居然是龍!蕭天擦亮了雙眼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蕭天早就猜到這個寶塔肯定有神獸看守,但是他怎麼想也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塔居然是上古神獸之王的蒼龍看守。

蒼龍,乃是四靈之首,是整個華夏民族的圖騰,自黃帝授命於天,威澤四方,龍就成爲了整個華夏民族的象徵。

在這個地方看到傳說中的龍,蕭天還真是有些受寵若驚。

看這情況,這頭傳說中的神獸是準備要跟他幹一架啊!蕭天身體貼着牆壁,慢慢的向外邊挪了出去,開什麼玩笑,這是神龍啊!上古神獸,蕭天這點水平擺在人家的面前都不夠人家看的。

蕭天所想的是三十六計逃爲上計,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同時默默的用神識聯繫起來小火和金面人,他們兩個本來是蕭天準備好對付陰風門的,結果沒有用到。

對付陰風門,蕭天倒是有一絲的把握,但是現在面對這個龐然大物,蕭天可是沒有一絲的信心。

蒼龍的鬍鬚在空中悠悠的飄蕩着,兩個如同門洞一般的鼻子中噴出一股白色的霧氣,燈籠般巨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蕭天。

突然,蒼龍的巨首猛的往前一探,朝着蕭天撲了過來,一股炙熱的氣息就朝着逼了過來。

蕭天心中一驚,暗叫一聲,這畜生還真他媽要吃老子啊!

不容蕭天猶豫,他一個翻身一腳踩在蒼龍的鼻子上,穩穩的落在了蒼龍的頭頂,伸手抓住了它的兩個犄角。

“你這畜生,作爲神獸要有神獸的傲氣!媽的,隨便吃人是什麼道理。”蕭天開口罵道。同時,馬上抽出了身上唯一帶着的那一把彎刀,毫不猶豫的就朝着蒼龍的腦袋上砍了下去。

叮——

彎刀砍在蒼龍的腦袋上,只發出叮的一聲,然後蕭天無奈的看到的彎刀的刀刃捲了,而蒼龍的腦袋上連個小縫都沒有砍出來。

這凡器根本奈何不了像蒼龍這種上古神獸。

雖然,蕭天沒把人家給砍成什麼樣,但是卻徹底把那大傢伙給惹惱了。

蕭天猛的感覺到腦袋後面一股勁風襲來,忙轉身看去,只見一條赤紅色的龍尾橫掃了過來。

慌亂中,蕭天身體緊貼着蒼龍的身體倒了下來,同時雙手凝聚起一團九幽玄火狠狠的拍在了巨龍的尾巴上。

湛藍色的火焰在龍尾上洶涌的燃燒了起來,一瞬間就包圍了蒼龍的整條龍尾,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在九幽玄火強悍的能力之下,蒼龍也有扛不住了,身上的鱗片被烤的翻了起來。

蒼龍吃痛,血紅色的眼睛猛的轉過來狠狠的盯着蕭天,大嘴一張,一股洪水就從它的嘴裏噴了出來。

蕭天沒有及時的反應過來,被那洪水澆了個正着,一股帶着腥味的黏黏的洪水。

奇蹟般的一幕發生了,這極其霸道的九幽玄火居然被蒼龍的一口唾沫給澆滅了,蕭天愣住了,急忙身體一個翻轉落在了地上,噁心的皺了皺鼻子,那一股子的腥味差點被蕭天給薰暈過去了。


蒼龍身體扭了一下,翻了過來,巨大的爪子帶着一股狂風向着蕭天抓來。

跟這個龐然大物,正面應對根本沾不到任何的便宜,蕭天腳步輕盈的點地,身體輕飄飄的一躍,躲過蒼龍大爪子的襲擊。

在空中,蕭天的身體一扭,又是一團九幽玄火打了出去,打在了蒼龍的手掌之上。

這一次蒼龍的反應快了不少,九幽玄火剛剛落在他的手掌上,他就一口唾沫噴了出來。

火勢還沒燒起來呢,就被它給掐滅了。

一人一獸跟玩捉迷藏一樣,打的不亦樂乎。

這樣子下去,蕭天遲早會因爲筋疲力盡成了這畜生的口中菜,着急的又聯繫了一遍小火。

小火傳來的消息是——已經到了!

在玲瓏塔之外,奇蹟般的忍者居然出現了潰敗的跡象,安倍這個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傢伙竟然被拗斷了脖子。

銀月悠揚的笛聲在空氣中飄蕩着,這笛聲讓人不由得想到了很多美好的東西,漸漸的放棄了抵抗。

而場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幾個全身裹在金甲之中的人,就是那幾個人合力將安倍的腦袋給擰了下來。

剩下的幾個天龍強者還在負隅抵抗着,但是看那情況應該也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陰風門的門主在丘傳言的護法下,忙着療傷。

忽地,天空中一道火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轉眼間消失在了玲瓏塔之內,這道光芒的出現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一直閉着眼睛療傷的陰風門門主,猛的睜開眼睛,忽地大喝道:“加快行動!有人進去了!”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有人進去的,還是把那道紅光砍成是一個人了。

在門主的命令下,陰風門的門徒們手上的動作加快了不少,尤其是那幾個金面人,更是如同猛虎一般,逮着人直接撕成了兩半,場面相當的血腥。

卻說,那股紅光直接飄進了玲瓏塔之內,在裏面幾個拐彎到了蕭天的面前。

蕭天一把抓住那紅光,急速旋轉的萬仞劍慢慢的停了下來,有了萬仞劍在手,蕭天的底氣足了起來。

“主人,外面那幫人馬上就要進來了。”小火鑽了出來叫道。

蕭天猛的一震,心頭大叫一聲壞了,他進來的時候忘記撤了自己佈置的陣法了,這不等於給他們做嫁衣嘛!

小火忽地感覺到頭頂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小小的腦袋慢慢的擡了起來,結果看到了一個足足有幾層樓高的龐然大物。

“臥槽!主人,快幫我看看,我估計眼花了,這是,這是蒼龍····大哥!”小火咋咋呼呼的叫了起來。

蕭天卻是一頭的黑線,罵道:“我擦你妹的個大哥,你這大哥準備吃我來着。”

“那,打死他!”小火憤怒的喊道,一個閃身鑽進了萬仞劍之中,頓時劍身之上一股洶涌的紅光流轉了起來,劍氣逼人。 一股沖天的血紅色光芒自劍尖沖天而起,濃烈的肅殺之氣,瞬間在洞穴之內肆掠了開來。



蕭天手握萬仞劍,身形一動,劃出一道殘影,在空中幾個華麗的拐彎,巨劍斜舉,一道如同長虹般的劍芒朝着蒼龍斬了下去。

恢弘的劍芒斬出之際,在蕭天的腳下猛的出現一個巨大的陰陽魚,陰陽魚快速的旋轉着。忽地,無數把萬仞劍自上直刺而下,外形是萬仞劍,但實質是劍氣。

無數道劍氣如流星般直墜而下,蒼龍巨大的身軀轉瞬就被這無邊的劍氣包裹了起來。

這狀況太過於突然,蕭天自己都愣住了,怎麼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蕭天連忙內視,一看,頓時喜上眉梢。

原來是《天樞》突破到了第三層了,卡在第二層已經很久了,終於算是突破了。

這段時間,蕭天一直卡在金丹初期和《天樞》的第二層,不管怎麼樣都突破不上去,今天居然不知道不覺的就給突破了。

華麗如流星般的劍氣打在蒼龍的身上,只是劃出了一道道輕微的劃痕,對蒼龍的傷害並不大。

但是,這卻把那尊龐然大物徹底的給熱鬧了,一聲響亮的龍吟之聲猛的響了起來,響徹雲空。

媽的,皮肉厚了就是好!蕭天狠狠的咒罵了一聲,揮劍直迎蒼龍。

縱身一躍,躲過蒼龍橫空抓來的巨爪,蕭天再次躍上了蒼龍的脊背。

處於暴走狀態的蒼龍,在這個小小的洞穴裏上下翻騰了起來,站在上面的蕭天卻是吃罪不少,這比可過山車可刺激多了,顛簸的整個胃都快到喉嚨了。

蒼龍的一雙燈籠般大小的眼睛怒睜着,大口一張,一股洶涌的火焰就從它的嘴裏噴了出來,火勢洶涌着在着洞穴裏燃燒了起來。

強烈的火焰,差點燒到了蕭天的身上,縱身一躍,蕭天直接騎在了蒼龍的脖子上,伸出一隻手抓住了蒼龍的犄角。

“畜生,還敢這麼囂張!”蕭天大喝了一句,一手抓着萬仞劍,就朝着蒼龍的脖子插了下去。

蒼龍雖然皮糙肉厚,刀劍不如,但是那是針對於凡器,這萬仞劍乃是上古神兵,雖然有些阻力,但是還是很輕鬆的割開了蒼龍的皮肉。

“停停停!我認輸,我認輸!”

就在萬仞劍剛剛劃破那蒼龍的皮肉的時候,蒼龍突然口吐人言急忙喊道。

蕭天愣了一下,原來這孫子會說人話啊!

“草,你會說人話,你早說啊!”蕭天手上沒有鬆,大聲的罵了句。

“老大,這不是我的罪,是白澤那孫子哐我!”蒼龍叫苦不迭的喊道,身體緩緩的趴在了地上。

“白澤?”蕭天疑惑的問了句,白澤同樣是上古神獸,傳說其守護崑崙山,渾身雪白,能說人話,通萬物之情,很少出沒,除非當時有聖人治理天下,纔會奉書而至。是一個可以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獸。

“這有關白澤什麼事情?”蕭天厲聲喝問道,同時時刻提防着蒼龍反攻。

有些神獸玩起心計來,可不比人差。

蒼龍從鼻子裏重重的呼出一股白氣,道:“是他讓我鎮守在這裏,等候老大您來的。”

“嗯?”蕭天納悶的輕嗯了一聲,這還真是個稀奇事情,難道說他要來這裏,這些神獸早就知曉了?

“你沒有騙我?”蕭天疑惑的問道。

蒼龍巨大的腦袋猛的搖晃了幾下,忙叫道:“沒有,沒有,我哪敢騙您呢!”

它現在擔心的是蕭天手上一個不小心把劍直接從它的脖子裏面插進去,那可真就悲劇了。

“白澤,白澤,你這混蛋給我滾出來,媽的,出的什麼餿主意老子的小命都快沒了。”忽地,蒼龍扯着嗓子大聲的喊了起來。

蕭天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圍,他要瞧瞧這個白澤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忽地,洞穴之內不知道從哪來冒出來一股濃烈的霧氣,白色的霧氣瀰漫了開來。

終於,蕭天看到在白色的霧氣中一個渾身雪白的東西,捧着一本書緩步走了出來。卻看那個東西,渾身雪白,毛髮成祥雲狀,頭生如同山羊一般的犄角,下巴一下的毛很長,垂在胸脯上。腦袋高高的揚起,背後還有一對翅膀。

的確和傳說中的白澤神獸是一個摸樣,白澤一步一步十分緩慢的走到了蒼龍的面前,看向了騎在蒼龍頭上的蕭天開口道:“拜見主公!”

“主公?”蕭天愣住了,他什麼時候成了主公了。

白澤忽地搖身一變,成了一個身穿漢服的翩翩佳公子,面容姣好,一幅書生氣質,手中橫抱一本書。

他躬身朝着蕭天做了一個揖,道:“驚聞神尊降臨凡塵,吾等甚是恐慌,特率八荒神獸前來覲見。”

蕭天前世乃是天機門門主,也是當時的五大神尊之一的玄天神尊。

白澤這麼一說,蕭天心下頓時瞭然,原來是這麼一個道理,遂說道:“我來凡塵,完全是出於偶然。”

誰說不是呢,他是被叛徒勾結妖魔搞的魂飛魄散才迫不得已的重生的,要不是這樣,誰會樂意這麼折騰來到的這裏。

白澤搖頭,道:“主公,這麼說就錯了,主公降臨凡塵,並不是偶然,而是天命。而今凡塵妖魔縱橫,看似太平盛世,實則已是四方狼煙,主公的到來正和天機。”

蕭天卻是一驚,這個他都不知道,要知道神尊可是最接近天的存在,天地之間的最強者,難道說還有比神尊更加厲害的存在?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