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古羅馬風格的石雕,是一個半裸的美女,她的右手上托著一個蘋果,左手則拉著衣裙。她那豐腴的胸部,半隱半露,而下面的小腹則飽滿挺實,薄薄的紗衣正好穿過下身,遮住了隱秘部位。那雪白的大腿,更是透出青春的活力。這石雕的女子雖然是個歐洲人的面孔,但這容貌姣好,看上去,真是讓人又愛又憐。

丁當的眼睛都看直了,他沒想到,這樣一個沒有生命的石雕居然會對他有如此的吸引力。

「丁當,你看什麼呢?」青青白了丁當一眼。

「沒什麼,欣賞藝術,欣賞藝術。」丁當只得轉過頭來。

雖說這只是一尊石像,但好歹它也是一尊半裸女子的形象,在自己的女神面前,還是不要顯得自己太色迷迷才好。

不過,眼睛是轉過來了,可丁當的心裡頭卻安靜不下來了。

想起來,自己沒釋放那多餘的能量也好久了吧。對了,上次和前女友嘿咻是多久的事情了?啊,好久遠了吧?真是想念嘿咻的感覺啊。

丁當的心裡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他甚至幻想著今天晚上就能和青青共浴愛河。別忘了,青青可是說過,要和他丁當成真正的女朋友啊!

真正的女朋友,當然在一起嘿咻是必須的,否則,叫什麼女朋友啊?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個裸女石雕,竟然喚起了丁當的慾念。

獨孤宏也看到了這石雕,他抬起頭,認真滴看了看,不禁唏噓了起來。

「獨孤大哥,怎麼,你也喜歡這雕像啊?」丁當問道。

「哦,是啊,這石雕就是美神維納斯啊。」獨孤宏道。

「維納斯?不對啊?我記得維納斯是沒有手的啊,她不是殘疾人嗎?」丁當裝作自己是個傻帽,說道。


「噗嗤」一聲,青青笑了起來。


「傻瓜,人家維納斯怎麼是缺胳膊的殘疾人呢?你看到的,那是被挖出來的維納斯雕像,雙手已經斷裂不見了。」

「青青小姐說的沒錯。」獨孤宏點點頭,「維納斯是古羅馬神話里的美神,不過,現存的那副著名的維納斯雕像是缺了雙臂的。這個石雕,應該是現代藝術家根據自己的想象,雕刻出來的。你們看,她那手上的蘋果,傳說中就是她送給自己情人戰神阿瑞斯的禮物。」

「哇,獨孤大哥,你怎麼對這些神話這麼了解啊?」丁當吃驚地看著獨孤宏。


獨孤宏笑了。別看他是鬼王,他可是學識淵博的鬼王,與他那些只懂得打打殺殺的前任截然不同。

「這維納斯還有情人?這麼說,她是有丈夫的女人,又和別的男人偷情了?」青青也充滿好奇地問道。

三個人都忘了去預訂房間,竟然就在這酒店的大堂上聊起了維納斯。

「沒錯。維納斯的丈夫是又老又丑的火神赫菲斯托斯,她也是被迫嫁給他的,應該算包辦婚姻吧。但維納斯喜歡戰神阿瑞斯,就和他偷情,生下了愛神丘比特。當然了,維納斯的情夫還不只阿瑞斯一個。」獨孤宏嘴角微翹,說道。

「啊,又是一段血淚的包辦婚姻史啊!」丁當也唏噓道。

「維納斯是美神,愛上戰神,生下了愛神。這可真是很有意思啊。」青青也感慨道。

「是的,美女和戰爭,鮮花和鮮血,就成就了愛。」獨孤宏看著這維納斯雕像,說道。

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青青的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好在她的動作很輕微,丁當和獨孤宏都沒有注意到。

「哦,你們大概還不知道這維納斯除了是愛神,還是**之神吧。」獨孤宏繼續說道,「要是你們知道了維納斯是怎麼出生的,也許,你們就不會只是以這麼膜拜的眼光看著她。」

「呃?她是怎麼出生的?難道,不是從她娘肚子裡頭生出來的嗎?」丁當疑惑地問道。

青青也不了解這段傳說,也眨巴著眼睛,看著獨孤宏。

獨孤宏也看過來了,當他和青青的眼神一交流的時候,他突然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個叫青青的女子,似乎身上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特別韻味,就跟維納斯一樣。

她,真的很特別,怎麼說呢?讓人看不清,摸不透,非常神秘。

獨孤宏努力讓自己的大腦保持無欲無求的狀態,然後,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在傳說中, 三國之蜀漢再起 。恰恰相反,她的出生,是充滿暴力的過程。」

「啊?充滿暴力?」丁當愣了。

青青則疑惑地看著獨孤宏。如果說之前她是懷疑這個男人的話,那麼,現在,她則對這個男人有了一種很驚嘆的感覺。

這個男人有點冷,是的,這是一個很冷的男人。

可是,這個男人在笑起來的時候,卻有一種別樣的味道。這種味道,確實是很能吸引純真的少女們。

怎麼說呢?他就是那種讓女人從心裡想去融化的男人。他是一塊寒冰,卻能讓人奮不顧身地撲上去,用自己的體溫和一切,去融化他。

我在想什麼呢?青青感到有點羞愧,馬上低下了頭。

可是,她這微妙的表情變化,還是沒有逃過獨孤宏的眼睛。

「獨孤大哥,你怎麼不說話了?」丁當催促道,「你趕快說啊,我想知道維納斯是怎麼出生的啊?」

「哦。」獨孤宏趕緊將目光從青青身上收了回來,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其實,維納斯的出生,是因為一個人的受難。「

「受難?」丁當眼珠子一轉,「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耶穌啊?耶穌受難,這個我知道。」

獨孤宏笑了,「維納斯誕生的時候,耶穌還沒出生呢。我說的那個人,是神話中的一個大神,叫烏拉諾斯。「

「烏拉諾斯?他是誰啊?不會是維納斯的父親吧?」

「一定程度上是這樣。烏拉諾斯是天空之神,他是從大地之神蓋亞的指端生出的,可以說,是蓋亞的兒子。可是,這個兒子是天空,卻和代表大地的蓋亞發生了關係,生出了很多子女。」

「什麼?」丁當大叫了起來,「兒子和媽媽發生那種關係,靠,這不是亂*嗎?」

「這只是古老的傳說。在傳說中,是沒有我們現代的這種倫理觀念的。你只需要記住,烏拉諾斯是天,蓋亞是地,天和地孕育萬物就好了。」獨孤宏面無表情地說道。

「獨孤大哥說的對,神話代表的是原始的狀態。在原始社會,人和人之間是沒有嚴格的親屬關係的。父女、母子、兄弟姐妹交配而生下子女,是很普遍的現象。再說,那時候,除了天與地,就沒有其他東西了。天地交合生出萬物,也是最正常不過的。」青青說道。

「咦,青青,你怎麼會知道這些啊?」

「哦,我曾經到圖書館借過一本書,裡面就有談到人類的婚姻史。最早的人類就是雜婚,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婚姻,因此,男女之間都是動物狀態,是沒有太多的血緣禁忌的。」

「是的。」獨孤宏道,「不過,烏拉諾斯成為這天地的統治者后,卻殘暴地對待蓋亞和他們所生下的子女,甚至將自己的子女都吞進肚子里。終於有一天,蓋亞和她的小兒子克洛諾斯密謀,在烏拉諾斯在和蓋亞交歡的時候,由小兒子克洛諾斯將他父親烏拉諾斯的生*殖器閹割掉!」

「啊?」丁當和青青都嚇得叫了起來。

「血腥,真的好血腥啊!」丁當叫了起來。

「哼,烏拉諾斯這樣的畜生,把自己的親生骨肉都吞進肚子里,活該他被自己的兒子閹割了!」青青卻咬著牙,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當她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是冰冷而殘酷的。

看到青青的眼神,獨孤宏卻不由地倒吸了口氣。

這個女人,怎麼會有這樣的一種眼神呢?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28章空蕩蕩的酒店

「那,那後來呢?這件事跟維納斯的誕生,又有什麼關係呢?」丁當繼續問道。

「當然有關係。烏拉諾斯的生*殖器被閹割后,就他的兒子給被丟到了大海里。可沒想到,丟到大海里的這東西竟然掀起了海浪,海浪之中,就誕生了美神維納斯。」獨孤宏道。

「啊?搞了半天,那維納斯是,是那玩意兒掉進海里變的啊?」丁當吐了吐舌頭。

這個傳說不僅血腥,而且,還,還有那麼一點味道。

「是啊,這美神竟然是從血腥和性之中誕生出來的,這不是很有哲學的意味嗎?」獨孤宏看著那雕像,「不過,將自己父親烏拉諾斯閹割的克洛諾斯,最終也沒有得到好結果。」

「這話怎麼說呢?」丁當越發好奇了。

「克洛諾斯最終成了眾神之神,可是,他也學著自己的父親烏拉諾斯,將自己的孩子也吞進了肚子里,就是怕他們之中將來會出現一個比自己更強的人。因為,他的父親烏拉諾斯曾經詛咒過自己的兒子,說克洛諾斯的後代中,還會誕生一個比他更強的大神。」

「哦?那後來呢?」

「後來,克洛諾斯果然被他的兒子推翻了,他的兒子,就是那個著名的眾神之神——宙斯。」

「宙斯啊!啊,總算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你剛才說的那些什麼斯的,名字真拗口,我都記不住。」丁當搖了搖頭。

「在古羅馬傳說中,眾神的歷史,不過就是暴力加**,欺詐和掠奪,沒什麼其他的。」獨孤宏笑了,「就跟我們現在的這個人類社會一樣。」

他的話里,透著一種看破一切的味道。

青青怔怔地看著獨孤宏,她不僅為獨孤宏的博學所折服,也被他這麼冷血的性格所震撼。

「是啊,暴力加**,欺詐和掠奪,獨孤大哥你可說對了。」丁當點點頭,「這神和人都一樣。哎,這神仙有什麼好當的啊?」

獨孤宏微微一笑,也不說什麼。

可他心裡卻想:是啊,丁當,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既然你不想重新變回神仙,那我還有什麼好怕你的呢?

對於獨孤宏來說,一個無意於修真成神的凡夫俗子,對自己是不會有威脅的。這丁當雖然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但只要他不願意認真修鍊,是不足以對抗他幽冥鬼王獨孤宏的!

不過,獨孤宏並不會因此就放棄除掉丁當的念頭。不管怎麼說,那個關於陰陽王和地藏王的預言,還是他心頭的一根芒刺。

「好了,這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神都說完了吧?我們還是趕緊先住下吧。」青青開始打起了哈欠。

「好啊,青青,我們過去訂房吧。」丁當笑著,就拉著青青要走過去。

沒想到,青青推開了他的手。

丁當愣了一下,他也只好老老實實地跟在青青身後。

兩個人就朝著酒店的住宿服務台走去。

「兩位,你們是要住宿的嗎?」一個皮膚黝黑的女服務生問道。

這個女服務生可能是黑人和這裡的華夏族人的混血兒,皮膚雖然黝黑,但還不是那種純種黑人的焦黑,模樣長得倒還可以,兩隻眼睛顯得特別明亮,那牙齒也顯得特別潔白。不過,她看到丁當和青青走過來,卻反而有點吃驚。

「是啊,小姐,你幫我們訂一個標準房。」青青道。

「哦,好的。標準房一個晚上是380元,請付押金500元,謝謝。」這女服務生道。

「380?不貴呀,這摩羅國的酒店,怎麼跟我們江南市一般的酒店差不多啊?」丁當撓了撓頭。

青青卻有點疑惑。來摩羅國之前,她就打聽過這裡的住宿價格,一個晚上都要五六百以上。可是,這家酒店看上去並不算太差,還有點規模,怎麼這房價會這麼便宜呢?這不太正常啊?

「兩位,你們現在就要訂嗎?」這女服務生見青青有點猶豫,說道。

她現在最怕的,就是這顧客突然改主意了。

這酒店經常鬧鬼,生意並不好,雖然房價一降再降,卻還是沒幾個人願意住在這裡。除了當地那些膽子大一點的當地人,或者就是這些不明就裡的外國人,還真是找不到幾個住宿的客人了。

「給我們訂兩間,最好要挨在一起的。這是我的信用卡。」這時候,已經走過來的獨孤宏遞過來一張信用卡。

「好啊,好啊。」這女服務生接到信用卡,笑了笑,肩膀也鬆弛了下來,「你們放心,我給你們訂在八樓,那上面的房間都還沒人訂呢,你們要哪一間都可以。」

青青越發迷惑了。

這酒店怎麼整個八樓的房間都還沒人訂呢?這都是晚上幾點了啊?

她不安地向四周掃去。

酒店的大堂里,空蕩蕩的,除了他們和這女服務生,就只有一個在拿著拖把掃地的老頭了。

奇怪,天到這個時分,這酒店裡怎麼還沒有客人呢?難道,他們都已經回房間了,或者,都已經出去了?

偌大的大廳,卻只聽到那女服務生敲著電腦鍵盤,以及那掃地老頭拿著拖把「嘩啦,嘩啦」的聲音,安靜得讓青青越發不安了起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