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故意的!

除此之外沒有其它更合理的解釋。

爆炸的彩光頃刻間將白問神的半張臉炸爛。

自然王回劍再攻,然而劍剛遞出就已經被白問神抵住,預備的攻勢根本沒有施展的機會。

「你——」白問神到底在想什麼?自然王不知道,但這一劍分明顯示出她的近身攻擊手段白問神根本不放在眼裡。

就這麼片刻功夫。白問神被炸爛的半張臉已經恢復痊癒,身上被彩光掃過造成的身體外表的肌肉損毀的傷勢也已經痊癒。

白問神仍然面掛微笑,手中的劍卻緊緊抵住自然王的法劍,劍上的吸附力量讓自然王竭盡全力而不能分開。

這一刻。自然王意識到了危險,如果劍不能分離,那麼將處於彼此真氣劍勁不停對碰的處境。自然對她很不利,最具備優勢的閃移絕技也無從施展。

這。難道就是白問神故意挨打的意圖嗎?


劍動了!

白問神的劍驟然迅快的旋動,那股強大的吸附力量讓自然王仍然無法回抽法劍。手裡的劍反而完全被白問神的劍帶著動。

劍刃,在頃刻間不知道多少次的貼著自然王的法袍外表飛閃而過,偏偏沒有傷著法袍分毫。

不過片刻,在觀戰者眼裡就是兩劍緊貼,瞬間一起揮舞出大片璀璨劍影的情景而已。

只有置身其中的自然王心知肚明,這個瞬間她已經完全喪失反抗之力,白問神如果不是刻意留手,就已經能夠在她身上留下遍布的劍傷。

『神速劍果然名不虛傳……』事實上本就沒有輕視白問神實力的自然王這時候已經變成凝重以待。

不過瞬間,白問神的劍又停了下來,他笑著,注視著遮擋自然王面容的那面彩光道「現在這麼打下去美女一定沒有辦法脫離我的劍勁力場控制,不過這麼贏了你太不夠爺們,只會讓你覺得我是陰謀算計取得勝利,那可不是我的初衷。剛才讓美女打幾下是因為——如果不給美女機會,一直到敗給你未來的男人時也沒打不出有效的攻擊,那未免讓你太沒顏面。」

「狂妄!」自然王被這番話徹底激怒!

白問神卻仍然語氣從容的微笑道「美女記住,我白問神註定是那個讓你無力反抗的男人!」

話音落下的同時,白問神的劍驟然發力,原本的吸附力量突然變成推力,頓時將自然王震退!

然而,白問神卻沒有利用這個機會追擊,仍然懸浮虛空,微笑道「美女,我來了。」

當白問神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一直掛著的略顯輕佻的笑容突然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認真嚴肅的專註,這一刻,在自然王眼裡面前的對手好像終於全力以赴,化身為真正的戰士……

直至這時,依孜姿才恍然明白白問神的用意,不由輕笑道「白問神在追求女人的本事上比神君高明很多。」

恆毅微笑點頭道「也是戰鬥的一把好手,同時能多倍放大心理戰的效果,挨幾下換來這種一舉兩得的奇效,真虧他想得出來。」

主動攻擊的白問神的第一劍毫無懸念在自然王的閃移絕技中落空,可是,就在落空的同時白問神的身體瞬間被幽暗的綠光包圍,頃刻間化作一團綠光,一閃掠過虛空的距離,撲到了才剛現身的自然王面前!

驚人的飛移速度,帶著氣勢洶洶的兇猛劍光,毫不留情斬在自然王肩頭——

縱然全力以赴的招架,卻仍然慢了些許,以至於被白問神的劍刃砍入骨頭半寸時才架住。

神情冷峻的白問神一聲低喝,身上剛消失的幽綠色光芒又在亮起,劍勁殺傷力突然倍增,頓時粉碎了自然王防守的招架之力,輕易斬斷了自然王的左臂!(小說《我即天意》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即天意》更多支持!

彷彿,他根本不需要通過眼睛看到,不需要通過感覺捕捉,直接就能預知自然王閃移后所在的方位。

這當然不是預知能力,而是神速劍達到某種境界后形成的一種特殊力量,靈魂劍印。

劍印在自然王的身上,始終跟白問神的感知能力保持不間斷的連接,無論自然王的閃移發動多少次,白問神都能知道她閃移后的方位。

自然王剛閃移、瞬間發動天賦力量被幽綠光芒包圍的白問神已經連人帶劍斬到!

這一擊不出自然王的意外,然而其迅快速度卻仍然讓自然王來不及抵擋,殺傷力的差距也決定了即使擋住仍然會受傷。

戰鬥經驗豐富的自然王也果然沒有選擇被動招架這種一定會陷入被動絕境的反應,而是——很痛快的直接揮劍反擊!

以傷還傷,擋不住白問神的劍,但出劍速度的些許差距難道還不能讓她反傷對手嗎?

這漂亮的反應讓觀戰的人無不暗暗叫好。

可是,自然王的反擊一劍落空了……

白問神的劍刺穿了她的咽喉,而她的劍的劍刃根本就是貼著白問神的法袍落空過去!

白問神彷彿早就料到,甚至能預知她這一劍的軌跡,就在攻擊中的身形些微扭動,就輕輕鬆鬆的實現了這種最完美的迴避!

無疑。這就是白問神心戰所必須的條件實現,而此刻的自然王的自信也的確遭受沉重的打擊!

對手願意挨打就挨打。不願意挨打的時候她連換傷的反擊都無法做到?

那是種什麼樣的實力差距?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之間的實力即使有差距。也絕對沒有這麼大。

自然王無法相信。

當她在白問神回劍的瞬間又發動閃移、瞬間在千丈外現身的同時,拖著綠色光尾的白問神在下一個瞬間殺到!

這一次,自然王憑藉片刻交手中絕技吸收的能量直接掃擊!

眼看著挺劍刺過來的白問神的飛移速度突然再度加快,前沖之勢驟然變成下移翻旋,身體同樣是貼著能量光掃蕩的邊緣迴避繞過,閃過自然王身邊的同時,法劍毫不留情的在自然王的腹部留下很深的劍傷。

避開了!

自然王那吸收能量化為攻擊的法術絕技再次被白問神以最創傷對手自信的方式避開了!

戰況發展到這一步的時候,依孜姿不由長鬆了口氣。

一直以來白問神沒有機會跟如自然王這種威名赫赫的人物交過手,原本如自然王這等威名的人宇宙中也數不出來多少個。

可是今天白問神用事實證明了自己。智勇的完美結合創造了眼前這樣的戰局!

依孜姿設身處地的推敲,不知道白問神天賦力量其實是在燃燒靈魂之火得到強大的力量提升的奧秘,即使今天她是自然王,也同樣會在這一連串的打擊下自信遭受嚴重創傷,如此一來自然王的對拼求勝意志會越來越薄弱,這會伴隨著應變能力更差,氣勢上則演變為此消彼長,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種被事實震撼的認知——白問神太強大,是一種壓倒性的、絕對優勢的強大!

一旦被這種心理認知主導。自然就會喪失冷靜,那麼,自然王也就很難有贏的可能了。

如今的局勢對白問神來說是一面倒的優勢,但還不足以確定最終的勝利。因為這需要看決戰中後續的發展。哪怕一個細節的出錯都會讓自然王本來消沉的自信陡然恢復一大截。


而且,如果自然王的自信徹底崩潰的太晚,又或者白問神沒有能夠在靈魂之火的燃燒影響到正常狀態的保持之前就獲得致勝的局面。那麼失敗的極可能還是白問神!

畢竟自然王的法術絕技優勢明顯,其吸收敵人、周圍環境的能量化作能量掃擊的攻擊手段雖然單調。卻基本不耗費自身的真氣,精力的耗損也極低。相較之下白問神絕沒有長久消耗的優勢資本。

因此,決戰過程中每一刻的戰鬥情況,仍然讓依孜姿十分認真的關注,些微差錯就必定會葬送白問神好不容易促成的大好局勢。

……

自然王跟白問神在決鬥。

與之同時,聖王負責的對神魂聯盟的戰鬥情況也走入了新的階段,這是聖王決定促成的階段。

神魂聯盟的崩裂早已經不可阻擋,如今局面已經不比花園精靈族好到哪裡去,大多數的領地都隨著管理的族神和系主的脫離而失去,曾經威勢赫赫的黑龍族和武神族如今只剩下原本十分至二三的領地。

雪上加霜的是繼席林族脫離之後,阿卡斯族也脫離了神魂聯盟,遷居到空寂的宇宙虛空區域,並且在跟人類文明方面洽談加入的事情。

宇宙局勢的變化讓曾經野心勃勃的阿卡斯族神也不得不絕望的意識到,爭奪宇宙之主的鴻圖偉業已經不可能是阿卡斯族能夠實現,已經不存在高速擴張發展自身的可能。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對無雙神族的進攻戰鬥失敗所導致,倘若順利入侵了無雙神族,那麼阿卡斯族一定能夠迅速壯大自身,那時候的宇宙局勢也會被改寫,成為更多勢力並存的形勢,那麼阿卡斯族的未來就還有值得期待的希望。

而如今的宇宙局勢,兩大超級文明,在被圍攻的戰鬥中不但領地沒有喪失,反而因為神魂聯盟、花園精靈族、不敗戰神族內的人投降而更龐大的無雙神族,這三個龐然巨物的存在已經徹底宣判了花園精靈族和神魂聯盟的任何念想。

趕屍妖妃:神秘老公是妖神

這一點,老奸巨猾的阿卡斯族神看的非常清楚。

因此。他主動去莫西亞族拜訪同樣率領族眾頂尖戰鬥力撤軍回來不久的莫西亞族族神——大元。

「元族神!好久不見!一直都想拜會,奈何今天才有時間。」阿卡斯族神說的煞有介事。儼然是相識多年的老朋友那樣,對於曾經在阿卡斯聯合文明發生的那些不愉快。好像都跟他沒有關係。他邊說邊讓同來人取出儲物道符。「知道元族神並不缺少什麼,這些只是一點心意,還請笑納。」

大元的長夫人如今在無雙神族的復生花,距離出來還早的很,在莫西亞族取的前族神愛女,也是莫西亞族的第二夫人命人收下,那人帶去庫房取出回報,第二夫人通過歷練珠告訴了大元。

游龍西行紀 ,絕對不止是一點點。

五十億紫晶。一百件靈魂一體法器,此外還有十萬套星器。

如此手臂,簡直慷慨的讓人無法相信。

阿卡斯族神當然不是什麼慷慨的人,他的慷慨一定帶著能夠收穫更大價值的目的。

「阿卡斯族神客氣了,請——」大元沒有推辭,彷彿對阿卡斯族神帶來的重禮無動於衷,因為他本就能猜到阿卡斯這次來的目的。

例行的宴請迎接之後,兩個族神終於能坐在一起說話。


阿卡斯族神也不再隱藏來意。「莫西亞族也已經撤兵,卻還沒有遷居離開是非之地。不由讓我疑惑,不知道元族神在如今局勢下有什麼長遠打算?」

大元哂然一笑道「走一步見一步而已。」

阿卡斯族神暗暗一窒,重禮大元收了,此刻卻不開城交談。這當然不是應該的作風。

如果說拒絕跟他談論這些真實想法,那就一定會退回重禮,都是一族族神。誰也不可能為了便宜做這種對內對外都說不出過去的事情。


大元沒有退禮的話,阿卡斯族神於是明白了。也慶幸這次他事先準備的足夠充分,於是笑道「元族神還不知道。今天還有一位故人同來,早就想請元族神一見。」

「哦?」大元故作吃驚,實則早知道來的人是誰,如果不需要,阿卡斯族神不會把這人送過來,正因為意識到重禮不足以讓他元大開口,才會把這個人送上。

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當初在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時候,阿卡斯族神用以監視大元的愛女。

此刻,這個女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被請進來后,仍然穿著遮擋頭臉的披袍。

直到阿卡斯族神命令她脫下披袍,她才產生不詳的預感……

她來莫西亞族本就不妥,讓大元認出她是誰的結果根本可以預料。

可是,阿卡斯族神卻仍然這麼做……

她拽著披袍,猶豫不決,內心越來越恐慌驚懼……

阿卡斯族神不耐煩的一把扯掉她的披袍,然後微笑著對大元說「這個沒用的女人當初嫁給元族神期間不知道潔身自好,既讓元族神蒙羞,也讓阿卡斯族蒙羞!可惜當年我不知道,還聽信她的讒言以至於對元族神誤會了,自從查知真相一直都想給元族神交待,後來又想,還是等有機會的時候把她交給元族神親自發落,也算是阿卡斯族對元族神真摯的道歉。」

「不……不、不……」那女人因為恐懼而顫抖著,可是,她知道自己逃不掉。

她開始哀求的望著阿卡斯族神,可是發現自己的父親連看都不看自己,她知道了,求他是沒用的。此刻的自己已經被當作『禮物』放在阿卡斯族神權衡的天平上,為了達成目的,她已經成為犧牲品。(小說《我即天意》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即天意》更多支持!

「元族神、元族神饒命!當初、當初是我不知好歹,是我……」

她求饒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看見黑色的火焰!

短暫的愕然之後,黑色的火焰已經爬滿了她全身上下!

痛苦的哀嚎慘叫,查時間從那女人的嘴裡叫響。

她徒勞的催動真氣對抗,可是火焰卻燃燒的更旺盛,她在地上翻滾,嚎叫聲中夾雜了混亂求饒的話。

「元族神饒命……啊啊啊!我只是奉命行事,我只是奉命行事……」

大元神情平淡的喝著茶水,猶如聽不見;阿卡斯族神笑容滿面的注視著大元,也對一旁在地上黑火焚燒中痛苦嚎叫的、曾經替他立下許多功勞的『愛女』慘狀視若不見。

不過十幾息的功夫,燃燒的黑火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