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陣輕風吹來,帶來了一陣陣的血腥味,漸漸的血腥味越發濃重起來,刺鼻的令人作嘔。

「要不要過去看看?」風玄似乎很好奇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在這個時候提議向前。

幾人沉默,拿不定主意,清瑩和雲戴戴兩人把目光放在了清靈的身上,詢問意見。唐嫣思考著,緣峰赤興緻勃勃,劍天面無表情,靈冰襲毫不在意。大家各懷心思,卻安奈不動。

「那就去看看吧,我想在這十萬大山外圍區域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住我們的隊伍。」清靈做下了最終的決定。

大家想想也是,於是就跟著向前了。

越往前走,血腥味越重,獸吼的聲音也越來越響,清靈知道,自己一行人離前方所發生的變故已經不遠了。


幾人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穿梭在密林之中,前方樹木明顯了比之前的灌木要高的多,樹與樹之間的空間也越來越大,漸漸的看不到天空,頭頂只有層層加疊,重重壓下的樹冠,如同是森林大棚一般的存在。

『嗷吼~~~~~』一聲如獅虎般的狂吼聲傳來,高傲的如同是這片森林的王者,向別人宣告這裡是它的地盤一般。

清靈腳步不停,繼續向前走去,身邊一顆顆巨大的樹木,僅樹榦都有三四人拉手環繞粗細,每顆樹榦之後躲上四五個人不成問題。

八人自動的分成四組,兩人一組,相互照應的隱蔽身形,清靈自然的和靈冰襲一組,惹得緣峰赤和風玄埋怨的看了靈冰襲一眼,又幽怨的看了清靈一瞬,兩個怨男組成了一組。

雲戴戴和劍天一組,兩人相互默認了這一分配,清瑩和唐嫣一組,兩人的配合也是相當合適,一個擅長近身,一個擅長遠程。

一棵足有一米直徑粗細的大樹之後,清靈探出頭來,視線容納之內的景象看到了之前那聲狂吼聲音的主人。

一隻巨大的猛獸,足有四米長,兩米高,四肢走獸身上一身灰色短毛,身形如獵豹般完美、纖瘦,卻讓人不能忽視他全身上下所展現出的氣勢,和爆發力。整個看起來就如同是一隻加大版的灰色豹子。

此時,它正站在血泊之中,身邊四周屍橫遍野,全部都是魔獸的殘骸,卻零散的看不出是什麼魔獸。似乎是發現了別人窺視的目光,猛獸剛好轉身回頭,一對黑紫色的瞳孔佔據了整個眼球,晶瑩剔透,卻閃著寒光。它的雙目之間,眉心處長著一律金色的毛髮,異常顯著。

『嗷吼——』一聲吼叫聲響起,宣告著猛獸已經發現了敵人,但是卻沒有立即撲上來,似乎信心滿滿,自己看上的獵物不會逃得出自己的爪牙之下。

看到猛獸,清靈一愣,這種魔獸她認得,六級魔獸魔皇豹,身形大小和摸樣都和她在書上看到的資料相吻合。

魔皇豹,魔獸六級,相當於分神期修真者的修為,而且這種魔獸在六級魔獸之中數量稀少,又因為它高傲,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生活,速度極快在六級魔獸之中也是特例,因為沒有多少修真者能夠親眼目睹它的樣子,所以它的屬性沒有記載在書中,在魔獸之中魔皇豹也是神秘的存在。

傳說魔皇豹眉間的那屢金色毛髮,如果成長為三屢,則可進化為七級魔獸之列。七級的魔皇豹憑藉速度,足以和八級的魔獸相對抗。這只是傳言,至於是真是假就沒有人清楚了。

「大家小心,這隻魔獸是六級魔獸!擅長速度!」反正已經被發現,清靈也不在乎隱藏身形了,乾脆利落的出聲提醒同伴們。

六級魔獸,實力不弱,又擅長速度,即使自己對上,也沒有多少勝算。

…………………………… 心語沒有說話,輕輕的敲了敲門,葉寒連忙鬆開林夕瑤,我去,被偷窺了啊。

林夕瑤倒沒啥,滿臉笑嘻嘻的走到心語面前,說道:“心語姐姐,等會跟我們一起去吧!”

心語點了點頭。

“那我們先去吃早餐,等會就過去看看我們的新家。”葉寒瀟灑的甩了甩頭髮,說道。

吃過早餐,三人前往西湖別墅區,一路上,林夕瑤嘰嘰喳喳,跟葉寒東扯西扯,葉寒微笑着迴應。

林夕瑤對新家很是期待,不知道裝修公司會將自己的家裝修成什麼樣。

在經過門衛檢查後,葉寒三人終於來到了別墅門前,葉寒打開門,一進門就傳來了一陣薰衣草的香味。

葉寒嗅了嗅,還挺好聞的嘛。

“哇!”林夕瑤跟着走進別墅,傢俱神馬的早就有了,天花板上塗滿了藍色的星空圖案,這是林夕瑤最喜歡的。

葉寒讚歎的點了點頭,這兩千多萬,值了。

“我去把我們的行李搬進來。”葉寒觀察了一下週圍後,對着林夕瑤說道。

“恩恩,我去挑我的房間。”林夕瑤往樓上走去。

心語默不作聲的跟着葉寒,葉寒將車尾箱的行李全部拿了出來,還有副駕駛座的行李,葉寒的行李不多,只是一個旅行箱而已,但林夕瑤的足足有三個旅行箱那麼多,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哈!

心語拿過兩個,轉身就往別墅走去, 將行李搬進別墅後,林夕瑤蹦蹦跳跳的跑下樓,對着葉寒說道:“哥哥,我已經選好房間了,快跟我上來。”

不等葉寒說話,林夕瑤拉着他的手往樓上走去。

別墅很大,房間也很多,林夕瑤選了樓梯右手邊的第二間房,房間裏的窗戶正好對着西邊,太陽下山的方向,

“哥哥,我幫你選了,在對面,剛好是太陽升起的方向哦。”林夕瑤指了指自己房間的對面。


一間是面對着太陽升起的方向,一間是太陽下山的方向,不得不說這樓盤的設計師真的很牛,能設計出這麼好的房子。

葉寒滿意的點點頭,能看日出還是很不錯的。

“心語姐姐。”林夕瑤滿臉笑容的看着剛剛從樓梯上走上來的心語,“你的房間在我的隔壁哦,可以嗎?”

心語點了點頭,她並不在意這些。

葉寒打開自己的房間,房間裏顯然也是裝飾過的,天花板依然是滿天星空的裝飾,大牀已經有了,還有一個電腦桌,不錯。

“話說。”葉寒對着心語說道:“你那張牀真心應該搬過來,嘿嘿。”

心語沒有理會葉寒,走進去看自己的房間。

“叮咚。”葉寒的手機響了一下。

葉寒拿出手機,發現是一條短信,短信的內容很簡單,“羅浩已在東海。”

微微一笑,葉寒把手機放回口袋裏。

“哥哥。”林夕瑤蹦蹦跳跳的跑到葉寒面前,“我準備去買一些小傢俱,哥哥你看怎麼樣。”

葉寒笑道:“好啊,讓心語姐姐跟你去吧,哥哥有點事,就不陪你了。”

“啊。”林夕瑤嘟起嘴,“那好吧,不過哥哥你答應了我下午要陪我去拍照的。”


“放心啦,我做到的,等會呢我就讓心語姐姐陪你,你想買什麼她都會跟你一起的,她會保護你的。”葉寒連忙哄好這小妮子,可不能讓她哭啊。

“知道了啦。”林夕瑤表面上依然一副很不滿的樣子,但林夕瑤知道葉寒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也沒有鬧小孩子脾氣。

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

這時心語從房間裏走出來,葉寒連忙叫住她,“心語,我有事出去一下,等會夕瑤她做什麼你都得跟着,要保護好她。”

心語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葉寒親了親林夕瑤的額頭。

“恩恩,哥哥拜拜。”林夕瑤對着葉寒揮了揮手。

葉寒走好,林夕瑤收起那一副不開心的樣子,滿臉笑容的來着心語的手,說道:“心語姐姐,你陪我去買東西吧,我要把整個家裝飾的漂漂亮亮的。”

“好。”心語同意了。

剛纔葉寒可是下了死命令的,林夕瑤不能有什麼意外,這是葉寒不希望看到的,也是心語不希望看到的。

半個小時後,葉寒開着自己的法拉利458來到了東海的星巴克咖啡廳。

葉寒走進咖啡廳的那一刻,就有一名侍者走了上來,恭敬的說道:“請問您是葉寒先生嗎?”

葉寒愣了愣,想不到這都認的出來。

“請跟我來。”侍者對着葉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寒點了點頭,一路跟着侍者,最後來到了一個包廂裏。

侍者打開門,對着葉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寒笑了笑,走進包廂,侍者把門關上後,葉寒對着面前的西裝男子笑了笑,“你這傢伙,好牛的樣子。”

西裝男子連忙單膝跪倒在地,“羅浩參見主人。”

“行了。”葉寒揮了揮手,“起來吧。”

羅浩招呼葉寒坐下,聲音帶着一絲顫抖的說道:“主人您要喝哪種咖啡?”

葉寒擺了擺手,“你難道忘了我是不喝咖啡的嗎?”

羅浩一驚,咖啡壺差點掉到地上。

“好了,我說過你不必這樣的。”葉寒給自己倒了杯水,淡淡道。

“主人您是我的救命恩人,還幫我報了仇,我發過誓,這輩子都誓死效忠主人您。”羅浩從沙發上站起來,恭敬的對葉寒說道。

葉寒額頭上冒出三根黑線,這人怎麼就不聽勸了,算了。

“好了好了,都是男的,至於麼,如果你是女的恐怕我還會開心點。”葉寒無奈的說道。

羅浩被葉寒的這段話給逗樂了,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在一旁憋着。

“話說。”葉寒喝了口水,“很久前我就下達了集團轉移的命令吧,怎麼拖了那麼久。”

終於到正事了。

羅浩聽到葉寒這樣問,頓時開始冒冷汗。

“怎麼回事。”葉寒微微皺眉,“你是2010年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前三名,金融界的泰山北斗,不可能一點點小事都搞不定。”

“主人,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羅浩擦了擦臉上的汗,即使包廂裏有空調,的面對葉寒的時候,他還是很緊張,“英國那邊捨不得,因爲如果我們一走,他們就會損失很多,經濟也會下滑,所以英國**想盡了一切辦法來阻攔我們,硬的軟的都來了。”

葉寒扭了扭脖子,“這樣啊,英國那邊這麼拽,我下令的他們都敢攔?”

“主人,您忘了嗎?您是我們董事長的身份,還沒公佈呢,我只是個CEO。”羅浩說道。

“對哦。”葉寒醒悟過來,“那好吧,等會我給麥克米蘭打個電話,你快點給我搞定集團的事情。”

羅浩被葉寒的這段話給嚇到了,麥克米蘭是誰,英國軍方最頂尖的存在,麥克米蘭將軍! 聽清靈這一聲提醒,同伴幾人也立刻警惕起來,沒有從巨樹後方走出,而是各自按捺不動,蓄意待發。

前方魔獸碎屍遍地,猩紅滾燙的血液淌了滿地,這時候,有一隻魔皇豹傲然立於屍橫遍野之間,讓幾人暫時沒有了對鮮血和碎屍的嘔吐感,全神貫注的默默觀察起眼前這隻六級魔獸魔皇豹來。

全身灰色的魔皇豹動作緩慢而優雅,在鮮血中漫步,一對暗紫色的眸子眯起,危險性驟然而發,它不緊不慢的動作一步步的向前走來,憑空的給人增加了心中的恐懼,氣氛也跟著凝重起來。

忽然,魔皇豹後肢猛然蹬地,以一種劍離弓弦的速度首當其中的向著清靈和靈冰襲的方向先一步撲來。

『鐺——』空中憑空而起一道土牆,試圖擋住魔皇豹的撲來,可是在下一秒土牆轟然崩裂,如切豆腐般變成碎屑傾瀉而下,沒有阻擋住魔皇豹的一瞬衝刺。

『砰——砰——砰——砰砰砰……』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清靈拉住靈冰襲的手臂,就迅速後退——前一刻魔皇豹撲起的瞬間,危急時刻清靈使用了無符咒法術,升起土牆的同時就拋出了一大把暴雷丹,因為她知道,土牆的抵擋是沒有多少作用的,一連串的動作,恰到好處的配合,剛好讓清靈和靈冰襲躲過了魔皇豹的撲沖,驚險之極。

但下一秒,撲了個空的魔皇豹迅速轉變動作,對於讓它首次捕捉失敗的『獵物』使它心中憤怒,略過了其他人,再次向著清靈和靈冰襲兩人撲去。

『砰——砰砰砰……』暴雷丹再度響起,在前方起到了對魔皇豹混淆視聽的作用,清靈正欲拉著靈冰襲再度後退,可是身邊的人卻正面衝擊,手握天器等級的灰白色長劍,英勇的向著魔皇豹刺去。

靈冰襲的舉動讓清靈暗叫一聲不好,立刻就要想辦法阻止,可是為時已晚,魔皇豹從暴雷丹轟炸而起的煙塵中竄出,和靈冰襲瞬間相撞!

一人一獸的殺招快的沒有被人看到,因為兩道殘影相互掠過,一邊魔皇豹落地,一邊靈冰襲舉劍和魔皇豹背對而立。

『叮叮叮叮……』一排銀針飛射而來,正落在魔皇豹前一刻的位置上,卻撲了個空,銀針飛射的速度比魔皇豹的腳力慢了一拍。

使用銀針做暗器的人正是唐嫣,在魔皇豹和清靈、靈冰襲交手的瞬間,唐嫣先一步回神過來,就立刻施以援手。

『砰砰——』三團幾乎已經凝成實體的淡金色火彈在銀針之後飛射而來,向著魔皇豹落腳的方向衝去,可是依舊被魔皇豹躲開,火彈落在立面上,迅速將泥土和碎石融化成三個拳頭大的小坑。能夠使用火焰質變的火彈,是雲戴戴,她在清靈之前烤魚的要求上已經初步的掌握了這種質變火彈的使用。

銀針和火彈的出現,暫時的打亂了魔皇豹的陣腳,一陣慌忙,看到了首要目標清靈之時,正欲再次撲去,卻被兩個人影左右夾擊而去,一邊是靈冰襲手握天器長劍,一邊是劍天手中執掌帶著凌烈殺氣的古劍,兩人默契的同時出手,勢要把魔皇豹擒拿下來。

可是不了解這種魔獸的實力,兩人終究是小看了魔皇豹,雙劍左右刺去的同時,魔皇豹灰色的毛髮瞬間豎起,一股強大的氣勁從兩人的劍尖處爆發起來,在空中肉眼可見的盪起一圈圈氣波,把兩人反彈了出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