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煩悶的旅途一直持續到進入德蘭亦爾非亞國界才有所改觀。

=================================================

已經走了一天的路程,多錸裁商隊終於來到了亦拉艾爾平原,距離他們的第一站凱內亞已經不是很遠了。

按說,這裡不是大陸魔獸最密集的死魔森林,也不是啊貝亞沙漠本該沒有太多的怪物,但隨著傍晚的來臨,除了蟲鳴之外,魔狼的叫聲讓剛在小山丘上露營的商隊開始恐慌起來。

「潭前斯爾會長,我們被包圍了。」

商會的雇傭兵很快就發現一個不好的消息,他們遇上了大量的魔狼。

數量眾多的魔狼一直是亦拉艾爾平原上最讓商隊畏懼的怪物之一,群體行動的習性讓即便是有傭兵保護,還是難免會有死傷。

「怎麼會有魔狼呢,這裡已經接近凱內亞城,按道理在平原的邊緣地帶,魔獸是不會出現的。」

潭前斯爾有些慌神,這次運送的商貨極為珍貴,是從西大陸轉道通過水路才運過來的,要想從成群的魔狼手下逃命,負責託運的馬匹就不得不捨棄,可要是丟下這批商貨,商會的損失將是無法估量的。皮路克城主和凱內亞城主都下了定金,要是有什麼差錯……

結果不論是逃跑失去大批商貨后如何面對兩個城主,還是為了保全商貨與魔狼進行戰鬥而喪生,都不是潭前斯爾想得到的後面結果。「完了,當初要是多雇傭幾隊傭兵就好了。」

不停的在心裡抱怨著的潭前斯爾忽然想起商隊里的三十名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騎士,但是,潭前斯爾看到不斷逼近的數量眾多的魔狼后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即便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騎士,也不可能對付成百上千的魔狼,他們雖然是勇敢的騎士,但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明知道會失敗的戰鬥,理智的人都會選擇撤退而不是應戰。

看到四周數量眾多的魔狼。鳳白有些膽卻的退到了羅雲雅的背後拉著她的胳膊「怎…怎麼辦?小羅雲雅你…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看到四周數量眾多的魔狼。鳳白有些膽卻的退到了羅雲雅的背後拉著她的胳膊「怎…怎麼辦?小羅雲雅你…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看著自己背後的鳳白,羅雲雅輕輕的拍了下拉著自己胳膊的手后,從自己的空間手鐲中拿出一個裝有紅色液體透明的小瓶子交到了鳳白的手上「把裡面的液體灑在手上就可以了」說完還向鳳白眨了眨眼睛。

看了看手中裝滿液體的瓶子,又看了看滿臉寫滿了自信的羅雲雅后,鳳白把瓶子中的液體倒在了手上。

紅色的液體一觸及到皮膚,瞬間就消失了,鳳白看到液體消失抬頭看了看羅雲雅又看了看手說「小羅雲雅這個。沒有什麼用啊?魔狼一隻也沒有少啊。!」看到羅雲雅只是笑笑。並不回答,鳳白又將注意力集中到商隊前面的魔狼上,忽然魔狼群中好象發生了什麼事,大批大批的魔狼在不住的後退併發出驚慌的低嚎,沒過多久魔狼群漸漸的在眾人的視野里消失了。

忽然的變故讓商隊的眾人都稍稍獃滯了一下。

回過神來的潭前斯爾看見魔狼都退去后,急忙催促大家上路,現在的他只想趕快到達凱內亞城,只要到達了凱內亞城他和他的商貨就安全了。

因為魔狼的出現,讓本應在這裡露營的商隊重新集結起來趕路,現在眾人的想法都是趕快到達凱內亞城,萬一魔狼再折反回來…。。那樣的事誰也不願意讓它發生。

走在隊伍中間的鳳白摸著手上剛剛液體滲透進去的地方,覺得很奇怪,「剛剛液體碰到手后便消失了,可是自己並沒有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的感覺,那麼。那個液體究竟是什麼呢?」想了很長時間也沒有得到答案的鳳白決定去問羅雲雅這個液體的主人「小羅雲雅剛剛你給我的液體是什麼哦。怎麼滴到手上就消失了呢?」

「那個是龍之精華」看著鳳白一臉的迷糊,羅雲雅用手指點了點她的額頭「龍之精華是從龍血里提煉出來的,也可以說是珍貴的龍血,一滴龍之精華需要大量的龍血才能提煉出來。」

「那。龍之精華。和魔狼有什麼關係啊?」鳳白聽了羅雲雅的解釋還是找不出為什麼魔狼會撤退的原因。

「龍之精華能讓接觸到它的人短時間內產生『龍威』,而魔狼就是因為感覺到了龍威才逃跑的。不過龍之精華所產生龍威的強弱是根據接觸到的人的實力而定,好象主人你吸收了龍之精華后,只能釋放出讓魔獸感覺到的『龍威』,而我們商隊的人則沒有一個人感覺到」羅雲雅也知道鳳白現在畢竟只是個見習牧師,不能對她有太大的期望呢。

「哦。?那小羅雲雅你的意思是說我很弱了。?」聽出羅雲雅話中意思的鳳白微微的撅起了嘴,表示自己的不滿。

「哪有。哪有」看了下鳳白好似小孩子式生氣的摸樣,羅雲雅微微的笑了笑便繼續跟著商隊趕路。 「哪有.哪有」看了下鳳白好似小孩子式生氣的摸樣,羅雲雅微微的笑了笑便繼續跟著商隊趕路。

=================================================


就在剛剛商隊所處的地方,空氣忽然扭曲起來,扭曲中逐漸形成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哦.很厲害嗎,居然趕走了一群魔狼」黑色的身影站在剛剛商隊所在的位置竟自的說著。

「恩.?這個.這個感覺是.龍?」黑影來到剛剛鳳白所站的地方,蹲下身子將手放在地上好似在感覺著什麼。

「果然.果然是.哈.哈.沒有想到.這個商隊里.居然還隱藏著龍,怪不得魔狼都跑掉了」黑影站起身後,注視著商隊消失的方向「安妮公主,看來你想要的東西很快就能到手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過後,黑影也隨之消失了,輕輕的一陣夜風吹過,彷彿這裡從未有人來過一樣。

臨近清晨時商隊終於來到了凱內亞城,連夜的趕路讓所有人都感到疲憊。

「大家先去休息把,我們會在凱內亞城停留一段時間」進城以後潭前斯爾長舒了口氣,讓眾人去休息,而他則驅使著奴隸把商貨送到傭兵工會中。

傭兵、冒險者們在潭前斯爾宣布完休息以後紛紛的向城裡的旅館走去。

在去旅館的路上,鳳白想起昨夜大群魔狼違反常規的行動,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小羅雲雅,你覺不覺得昨夜大群魔狼出現在亦拉艾爾平原邊際有點奇怪?」

「可能把.畢竟我不是很了解那些魔獸的習性,主人你覺得有問題么?」羅雲雅如實的說著。

稍稍想了下鳳白說出自己的想法「真的很奇怪呢,首先魔狼雖然在亦拉艾爾平原生活,但是都只在中部,從不在邊界活動,因為邊界距離凱內亞城並不是很遠,魔狼又不是很喜歡在臨近人類和人類較多地方活動。雖然偶爾會有冒險者們在平原邊際碰到魔狼產生戰鬥,但是數量都較少,好象這次大群魔狼出現在平原邊際還從未發生過呢!!!」

「那主人你的意思是?碰到大批的魔狼並不是偶然了?」羅雲雅知道如果是人為的話那麼這次和商隊一起行動可能會有些麻煩呢,如果是有人專門針對商隊的話,那她們就必須要儘快的脫離這個隊伍以免麻煩。可是現在還沒有打聽到自己所需要的消息這個讓羅雲雅稍稍有些為難。


鳳白點了點頭「很可能呢,剛剛一進城我就有種不好的預感,從小到大我的預感都很準的!!」

「這樣啊….」稍稍想了下羅雲雅道「不過也沒有關係,如果真的出了問題我們就脫離隊伍好了,但是消息要抓緊打聽下呢,希望這個隊伍里有能提供給我們的消息」畢竟她們的主要目的是想知道「種子」的相關消息才加入隊伍的。

「恩.也只好這樣了,不過現在有個很重要的事需要做呢.」鳳白側身向羅雲雅笑了笑后猛地轉過身沖向旅館「那就是睡覺……」 「恩.也只好這樣了,不過現在有個很重要的事需要做呢.」鳳白側身向羅雲雅笑了笑后猛地轉過身沖向旅館「那就是睡覺……」

看到沖向旅館的鳳白,羅雲雅習慣性的笑了笑「這個主人還真是很有趣呢」想完便跟著鳳白衝進了旅館。

在旅館要了一個普通的雙人間,兩人簡單的梳洗后連早餐都沒吃便回到房間沉沉的睡去了。

臨近黃昏時,羅雲雅從沉睡中醒了過來,看著有些發紅的天空又看了看仍在熟睡的主人,羅雲雅決定自己去商隊打聽下消息,晚餐的時候再叫醒她。幸好商隊的其他人都在旅館休息,不然因為契約的限制(契約生物只能在距離自己的主人1000米以內活動)羅雲雅就不能打聽消息了。

獨自來到樓下餐廳看到商隊的傭兵、冒險者、騎士們都在餐廳或三個或五個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從來沒有過打聽消息經驗的羅雲雅現在覺得很迷茫,根本不知道如何開口,也不知道怎麼才能順利的加入和大家談話的行列。微微有些鬱悶的羅雲雅獨自來到角落的一張桌子上,看著仍在互相攀談的眾人出神。

「哦.這個不是.強大的羅雲雅小姐嗎?」

一個被羅雲雅認定是蒼蠅的聲音響起,不用看向說話的人她也知道這個人是誰,這個就是號稱和風冒險團中最健談的人——艾藍。

無視艾藍煩人的招呼,羅雲雅仍將注意力集中在其他正在喝酒交談的傭兵身上,希望能聽到一點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真是無情呢…強大的羅雲雅小姐,啊.你的強大讓戰神在你的面前都自嘆不如…啊你的強大…。。」

「艾藍先生,不知道你有什麼事呢?」及時的打斷了艾藍的話,因為羅雲雅實在無法忍受他繁瑣的「讚美」

「嘿嘿.沒什麼.只是看到羅雲雅小姐獨自坐在這裡,想來陪你說說話而已,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呢?」微微正了下神色,艾藍略顯恭敬的說。

「沒有什麼好說的,你既不是消息靈通的吟遊詩人,也不是擅長講故事的中年婦女」乾脆利落的拒絕了艾藍,羅雲雅可不想在讓蒼蠅圍繞在自己的身邊。

聽到自己被說的一點價值也沒有,艾藍憋的滿臉通紅,微微舒了口氣后說「羅雲雅小姐,雖然我不是吟遊詩人但是我的消息很靈通,雖然我不是中年婦女但是我也很擅長講故事呢!!」

「哦.?是么?」對他所說的抱有懷疑的羅雲雅斜眼打量著艾藍

「哦.呵呵.放心把.羅雲雅小姐,艾藍說的是真的」隨著聲音傳來和風冒險團的女祭祀卡林娜走到羅雲雅的身邊坐下湊到她耳邊小聲的說「艾藍的情報消息可不比吟遊詩人差哦,不過他的故事就很是糟糕了,我們團里都知道,打聽消息找他,如果要聽故事的話千萬不要找艾藍!!」

聽完卡林娜所說.羅雲雅稍稍的有點相信艾藍所說的話了,畢竟在和風冒險團里除了團長凱特外,就只有卡林娜說的話比較真實了「艾藍先生,那麼我想請問你,既然你的消息這麼靈通,你知道德蘭亦爾非亞帝國的皇族塞菲締娜家族的事情么?」 聽完卡林娜所說. 農園醫錦 「艾藍先生,那麼我想請問你,既然你的消息這麼靈通,你知道德蘭亦爾非亞帝國的皇族塞菲締娜家族的事情么?」

艾藍想了想后.說「知道一些,不過不知道羅雲雅小姐想知道的是什麼呢?而且羅雲雅小姐為什麼要打聽塞菲締娜家族的消息呢?」一個歐哎德藍帝國人居然想打聽德蘭亦爾非亞帝國的事,而且還是皇族。這個問題讓艾藍稍微有點疑惑。

「這個需要為什麼么?只是純粹的好奇罷了.」看了滿臉寫著不相信的艾藍羅雲雅繼續說「前幾天在伊爾城的時候,聽到一個吟遊詩人唱的詩歌,內容很有趣,詢問以後他便給我們講了這個詩歌的故事,據說和塞菲締娜家族有關係,不過太詳細的他也不是很清楚,我只不過想多了解一下而已,畢竟一個沒有結尾的故事誰也不願意看下去把.?」再次看了看艾藍,見他點頭羅雲雅說「據說.塞菲締娜家族以前曾經被神眷顧而贈送了他們家族一個神物,不過到底是哪個神送的還有送給了誰.為什麼要送給他那個詩人也不是很清楚,我想打聽的就是這個而已」羅雲雅編了個謊言,因為那個詩人說他並不知道「種子」傳承到底給了誰.之所以說是塞菲締娜家族只不過是羅雲雅在回憶法陣的影響中隱約看到死老頭的口型分析出來的。

「這樣啊.也對呢.誰都對傳說有興趣,尤其是女性呢對這類神啊什麼的都比較好奇」剛剛說完的艾藍就發現兩股冰冷的視線在自己身上掃過,看了看正冰冷的看著自己的羅雲雅和卡林娜,艾藍咽了下口水后說「傳說塞菲締娜家族的西亞。塞菲締娜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在一次冒險的過程中來到了死魔森林,機緣巧合的來到了一所神殿後受到了一位偉大的神眷顧,不過具體是哪個神我到真的不是很清楚,不過在那之後一年內她便從祭祀.提升至紅衣主教呢,要知道在短短的一年中就能提升兩個階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呢。而且傳說的那座神殿我們還去過呢,所以大家都說西亞。塞菲締娜因為神的眷顧和自身的………」

聽到艾藍說.塞菲締娜家族的西亞。塞菲締娜曾經受到主神的眷顧,羅雲雅現在已經基本上可以確定「種子」就在塞菲締娜家族,而西亞。塞菲締娜就是當初那個得到「種子」的女祭祀。

已經確認了想法的羅雲雅看著眼前依然不停的說著「傳說」的人.她選擇了直接忽視掉,而身邊的卡林娜則因為那過於長的「催眠曲」趴在桌上睡去了。

稍稍吃了點東西的羅雲雅起身看了下依舊在說,而且沒有一點要停下來樣子的艾藍,羅雲雅選擇直接無視掉他,向侍者點了幾個小菜交代他等下把飯菜送到房間后羅雲雅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因為過於激動的說著自己所知道的傳說的艾藍,根本沒有發現自己的聽眾已經睡了一個走了一個。 稍稍吃了點東西的羅雲雅起身看了下依舊在說,而且沒有一點要停下來樣子的艾藍,羅雲雅選擇直接無視掉他,向侍者點了幾個小菜交代他等下把飯菜送到房間后羅雲雅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因為過於激動的說著自己所知道的傳說的艾藍,根本沒有發現自己的聽眾已經睡了一個走了一個。

=================================================

回到二樓自己的房間,羅雲雅看著仍然在睡夢中的鳳白苦笑了下,看來連夜的趕路,對主人身體造成的疲勞沒有那麼容易消除呢。

輕輕的敲門聲把羅雲雅從思緒中拉回,打開房門,從侍者手裡接過飯菜放回到桌上,羅雲雅走到鳳白的身邊推了推她「主人.起來吃晚餐把.」

「恩…。。」微微發出一聲后,鳳白用一隻胳膊撐起身體,一隻手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睡眼「哦.小羅雲雅啊……已經晚上了呢.」

「是啊,晚餐已經讓侍者送上來了」羅雲雅將晚餐放到鳳白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食物,鳳白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肚子早已經發出憤怒的「咕。。咕。。」聲。接收到肚子的警報聲后鳳白不顧形象的快速解決著自己的晚餐。

沒有注意鳳白樣子的羅雲雅,想了下說「剛剛在你睡覺的時候,我向商隊的人打聽了一下消息,現在已經有80%確定了塞菲締娜家族就是那個得到死老頭贈送種子的家族」說完自己得到的消息后,轉身看到鳳白吃飯的樣子羅雲雅一楞。

匆忙咽下嘴裡的食物,鳳白頭也不抬的說「…哦…。然…然後呢…」

見鳳白正在迅速的消滅食物且沒有一丁點淑女的樣子,羅雲雅丟給她一個衛生眼「然後,就是你慢點吃…別噎到…。」

聽羅雲雅說完,鳳白咽下嘴裡的食物后,吐了吐舌頭「呵呵…。因為太餓了,所以.」

羅雲雅也知道鳳白一天沒有吃東西,所以沒有繼續追究「現在我們消息也打聽到了,如果商隊發生什麼事的話,我們也可以馬上脫離…」不想惹麻煩的羅雲雅選擇了最簡單的方法,有問題就跑。

「恩.」成功的結束了和食物的戰鬥,鳳白站起來滿足的伸了個懶腰「那小羅雲雅我們出去逛逛魔法商店把。」吃飽了的鳳白打算把逛商店來當作飯後運動。

「恩…。也好. 農女當家:獵戶夫君不要撩

「啪啦…。嘩…」忽然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黑色的身影竄進了房間,迅速的跑到了羅雲雅的旁邊並用手扣住她的脖子。

莫名其妙被人扣住脖子的羅雲雅已經無奈到了極點「誒.討厭什麼來什麼…。麻煩…。麻煩…。」想到這裡的羅雲雅想起自從她被死老頭報復后,好運就從來沒降臨到自己身上過…

「尊敬的….厄…盜賊?殺手?先生?不知道您抓著我的脖子幹什麼?」沒有一點作為人質覺悟的羅雲雅彷彿聊天一樣問著將手扣在自己脖子上的人。 「尊敬的….厄…盜賊?殺手?先生?不知道您抓著我的脖子幹什麼?」沒有一點作為人質覺悟的羅雲雅彷彿聊天一樣問著將手扣在自己脖子上的人。

「嘿嘿.小姑娘.還滿鎮靜的嘛!不過只要我手輕輕一扣.你的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示意性的稍稍將手緊了緊,看著羅雲雅有些扭曲的表情「知道了把.好了不說廢話了,我知道你們這藏著一條幼龍,告訴我龍在哪裡?」

「幼龍?」聽完黑影的話,羅雲雅和鳳白同時叫了出來,滿臉寫著疑惑。

「.沒錯.幼龍,你們不用隱瞞,我能感覺的到,雖然很微弱但是的確是龍的氣息…好了.快點告訴我那條幼龍在哪.?」黑影施恩似的說

「小羅雲雅怎麼回事,他所說的龍?莫非?」鳳白用心靈對話的方法詢問著羅雲雅「龍之精華?是龍之精華讓他感覺到龍的氣息?」鳳白忽然想起羅雲雅給自己用來軀趕魔狼的龍之精華,既然能產生龍威那麼就很可能也會產生龍族的氣息。

「恩.沒有錯,是因為龍之精華,不過按主人的實力來說即便有龍族的氣息人類也是無法感覺到的啊,那麼剩下的就只有一種可能!!!」羅雲雅悄悄的望了下扣著自己脖子的黑影「這個傢伙不是人類哦.!!」

聽到羅雲雅說黑影不是人類鳳白略微一楞「不是人類?那他為什麼要找龍呢?」

「為什麼要找龍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人類」羅雲雅又想了想.道「我有個辦法可以知道他為什麼要找龍,不過需要主人配合一下,計劃是這樣的………」羅雲雅將自己的想法用心靈對話的方式告訴了鳳白。

「喂.想沒想好,小姑娘你在不說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黑影有些焦急的等了半天以為這兩個小姑娘考慮好了,結果還是不說話,莫非是嚇傻了?

羅雲雅和鳳白對視了一眼,互相微微的點了下頭。

「這.這.這位先生,請.請不要殺我,我.我知道龍,她.她就是」稍稍醞釀了一下感情后,羅雲雅「驚恐」的伸出手,指著自己前面的鳳白。

看到羅雲雅表現的樣子和剛剛的鎮定完全不同,黑影單方面的認為,一開始羅雲雅所表現出的鎮靜完全是裝的。聽完羅雲雅說的話,再次打量了一下鳳白「恩…果然,雖然很微弱,但是的確是龍的氣息呢,哈哈.謝謝你小姑娘,那麼你就沒有用了」說完,黑影將扣在羅雲雅脖子上的手用力一握。

「喀嚓」骨頭斷裂的聲音從羅雲雅的脖子上發出,慢慢的羅雲雅的臉色變的慘白,失去了血色,黑影鬆開了扣著羅雲雅的手,認由「屍體」落到地上。

看到羅雲雅的「屍體」驚慌失措的鳳白被嚇的跌坐到了地上。

「那麼尊貴的『龍』小姐,為了我的主人您就把您的血液和你的晶核交給我把」黑影一步步的靠向鳳白,並伸出手慢慢的接近鳳白的脖子。

「這…這位先生…在我死前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我?」看著逐漸接近自己脖子的手鳳白用絕望的眼神看著黑影。 「這…這位先生…在我死前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我?」看著逐漸接近自己脖子的手鳳白用絕望的眼神看著黑影。

「……好把,那我就告訴你讓你死個明白」看到鳳白絕望的眼神,黑影猶豫的收回已經伸出去的手「我的主人,是個信仰魔族的魔法師,因為要準備一個繁瑣的召喚魔法而需要強大魔獸的晶核和血液作為媒介,而最好的莫過於龍的血液和晶核了,本來是想先拿到多錸裁商隊貨物中的龍之誘惑,引誘龍出來然後在捕捉的,沒想到啊,商隊里居然有龍的存在,這可真是節省了我不少工夫呢!」

「那大群的魔狼也是你做的了?」看見黑影點頭,鳳白終於解開了魔狼違反常規行動的原因了「就只是這樣么?多錸裁商會可是德蘭亦爾非亞帝國最大的商會,即使你的主人是信仰魔族的魔法師也無法與之敵對的」多錸裁雖然只是商會,但是因為在整個大陸上擁有眾多企業,魔法師、騎士等眾多工會也在金錢方面得到過它的資助,所以單憑一個信仰魔族的魔法師是無法與之抗衡的。

「哈哈.你認為我的主人會不清楚這個道理么?」黑影輕蔑的笑了笑「德蘭亦爾非亞帝國最大的商會,也無法和德蘭亦爾非亞帝國抗衡把。告訴你,這次主人之所以敢讓我來搶多錸裁商會的東西,就是因為這次召喚的東西是德蘭亦爾非亞帝國的長公主安妮。塞菲締娜需要的」


「安妮。塞菲締娜……」鳳白沒想到德蘭亦爾非亞帝國的長公主居然會做這樣的事,不過現在正好可以,用這個作為條件來接近安妮公主呢「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你的目的,這樣你便可以死的明白了」已染恢復平常表情的鳳白慢慢的站起身來,彈了彈落在身上的灰塵后直視著黑影「動手把.!!!」

黑影看到鳳白沒有半點驚恐的表情,心中閃過一絲疑惑,而過於相信自己實力的他也沒有聽懂鳳白所說的話。

依然是將左手伸向鳳白的脖子,可是就在要接觸到鳳白的一瞬間,一個白色的刀刃劃過他的手臂。「碰」的一聲,本應當抓住鳳白脖子的手臂掉到了地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