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十分寬大,有石頭做成的石桌、石凳、石牀,但最爲顯眼的,卻是一塊墓碑,與火家的石碑很像,只不過這一塊小了很多。

一見到它,獨孤嘯的身體就忍不住的匍匐了下去,這塊石碑上散發着一種超然的力量,高高在上,就如同有一個王者盤坐在那,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跪拜。

“哎呀,我忘記說了,大哥哥你不要對着它”周玲慌忙的開口,在無才懷裏掙扎着去觸碰獨孤嘯。

無才蹲在身子,讓周玲能夠觸碰到獨孤嘯,但隨着周玲即將脫離了她的懷抱,無才也一下子癱倒了下去,好巧不巧的是,正好壓在了獨孤嘯的身上,一時間三人都倒在了一起。


周玲最先反應過來,從獨孤嘯身上爬起,然後分別抓着二人的手,突然,那種難以抗拒的力量便又消失了。

獨孤嘯緊盯着這塊石碑,它又是什麼來頭?與火家那塊石碑有什麼聯繫?

“這是我族獸王大人離世之後身軀化成的,可以庇佑我獸族的安寧,非我獸族之人,力量全部都會被獸王大人的意志所鎮壓,渾身修爲動用不得,見到我王,需行跪拜之禮,方能安然無恙”

一個聲音突然響徹,似乎是聽到了獨孤嘯心裏的疑問,然後一個滿頭金髮的中年男子便突兀的出現在了石碑前。

他的菱角分明,身材稍胖,臉色剛毅,滿頭的金髮披散開,顯得十分粗獷。

“爺爺,我成功的把客人帶過來了呢”周玲歡喜的跑到男子身邊,邀功般的說道。

“嗯,玲玲果然沒讓爺爺失望”男子抱起周玲,寵溺的將她護在懷裏。

聽着男子的聲音,獨孤嘯感覺很熟悉,想來應該就是當初那個救了自己的人,於是一步上前,開口道“終於見到你的真面目了”

男子聽後,不再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周玲身上,轉頭對獨孤嘯點了點頭,嘆氣道“如果不是怕再也見不到你了,我真的不想現在就見你”

獨孤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那你應該知道我來找你的目的吧,我廢話不多說,你幫我恢復力量,我轉頭就走,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萬死不辭”

“我已經幫過你一次了,爲什麼還要幫你?”男子笑着,一雙充滿威懾力的眼睛緊盯着獨孤嘯。

獨孤嘯得意的笑道“因爲你不希望我死”

男子瞪着獨孤嘯,目光攝人,一股上位者的威壓陡然出現,此時的男子,在獨孤嘯眼中就是一頭來自洪荒的野獸,狂暴、高貴。


獨孤嘯悶哼一聲,忍不住倒退了兩步,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不是被壓迫和嚇的,而是一種生命階層上的差距,讓身體生出的本能反應。

即便如此,獨孤嘯的目光也沒有退縮,始終與他對視着。

男子瞪了獨孤嘯一會兒,最終妥協道“我可以幫你,但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否則對未來的影響太大,那種因果,不是你我可以承擔的”

獨孤嘯得意一笑,男子道“過來坐吧”

幾人來到石桌前坐下,男子緩緩開口道“你的功法源自一個十分神祕的人,與我也有過一面之緣,她將功法散佈出去,爲的就是找一個能繼承她的人,所以,我不能直接幫你恢復力量,這是你的劫難,我若出手,不僅對其他人不公平,也違背了她的意思”

獨孤嘯不明所以,直接開口道“你告訴我恢復靈力的方法也行”

“其實很簡單,只要你突破到破靈境就可以了”男子說完,不經意的看了眼無才,

獨孤嘯一愣,在來之前確實想過向他打聽破靈境的祕密,可是自己已經失去了靈力,就算靈海境的底子還在,拿什麼來突破?

男子見到獨孤嘯的疑問表情,淡笑着將頭轉向了無才,“小丫頭,你半隻腳踏進破靈境那麼久,可有什麼感悟?”

無才搖頭苦笑道“哪有什麼感悟,完全是在無意之中踏進去的,否則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每隔半年靈力就會消失一次”

獨孤嘯一聽,終於明白她隱居的大山爲什麼會每隔半年出現一次了,原來是靈力消失造成的,世人對那個情況進行了無數種猜測,到頭來的原因竟這麼簡單。

“那你在突破之前,自己可有什麼與往常不同的嗎?”男子繼續問道。

無才的臉色瞬間僵了起來,臉上帶着淡淡地失落,似乎勾起了心裏哀傷的回憶。

獨孤嘯沒來由的心中一痛,急忙催促道“你就別賣關子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就直說吧”

男子驚訝的看向了獨孤嘯,顯然是沒想到獨孤嘯的反應會這麼大,隨後笑着道“世人都覺得修煉是一種可以讓人變強的途徑,可是隻有修煉者自己才知道,擁有了靈力以後,給自己帶來了多少的困擾”

獨孤嘯一愣,馬上就想起了不斷變強以後,靈力所帶來的副作用:發達的感官讓耳中一直充滿着雜音,甚至懼怕大叫聲,夜晚,只有睡在能夠隔絕外界聲音的屋子裏才能安睡;精神越來越強大,意識越來越清醒,以至於自己喝酒時,怎麼喝都不會覺得醉,偏偏那種酒後喝醉的感覺卻愈加清晰,難受的自己不得不用靈力來驅逐酒勁兒,才能好受一些;而且痛感更加明顯,雖然身體變強了,但只要受到強大的攻擊,那種疼痛,幾乎是要深入骨髓,以至於一場大戰過後,明明沒受多重的傷,只是捱了幾下,都要修養上好幾天。

經男子這麼一說,獨孤嘯突然感覺,自從擁有了靈力以後,對它的依賴太大了,好多副作用都是需要用靈力去壓制才行。

男子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正色道“其實破靈境的祕密很簡單,就是要學會試着去放棄自身那強大的靈力,迴歸本心,破靈境的桎梏將會不攻自破”

無才聽後驚訝的道“竟是這樣,難怪我那時只想着去做一個普通人,力量卻越來越強了,一定是在我擁有了那種力量以後,就迫不及待的動用它去改變山貌,所以纔會一直停滯不前”

無才的眼中爆發出神采,迫不及待的便坐在了地上修煉起來,弄清楚了破靈境的祕密,想必她用不了多久,就能真正達到破靈境了。

獨孤嘯也有些感慨,沒想到破靈境的祕密真的如此簡單,也難怪,世人只想着不斷的變強,拼命的增加自己的靈力,甚至連凝聚第二顆靈力的方法都想出來了,殊不知,這樣只會對靈力的依賴越來越嚴重,與破靈境也就漸行漸遠了。

這倒有點像是一個人經歷過浮華之後,決定放棄一切,卻因此而返璞歸真,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那般。

這麼說來,自己雖然失去了靈力,但畢竟是靈海境的底子,與破靈境應該相差不遠,自己在最初失去靈力之後,也沒有特別想要恢復它,直到最近才瘋狂的想要擁有力量,爲何還是沒有突破?

“那我應該怎麼做?”獨孤嘯不解道。

男子再次看向了無才,只見她身邊氤氳着天地靈氣,已經彷彿與這山洞融爲了一體,身邊環繞着桃花,全部都是自身的靈力所化,已經成爲了實體。

“你誤解了我的意思,雖然破靈境是要打破靈力對人的束縛,但絕不是讓你放棄靈力,畢竟,修煉的本身還是要依靠靈力”

獨孤嘯有些發懵,這句話雖然不難理解,但究竟要怎麼做?

不過轉念一想也對,要是每個武者都想過要放棄靈力,那破靈境將不再是祕密了,也不會所有人都被卡在這個關口。

“具體怎麼做我也無法指點你,畢竟每個人對靈力的理解是不一樣的。你的靈力被外物所侵蝕,那是一件擁有自我意識的法器,在被毀掉之後,會自主的選擇與毀滅者同歸於盡,現在,它已經與你融爲一體,不讓你再次擁有靈力。但是你修煉來的東西,並不會因它的存在而真正消失,只看你如何將被抑制靈力激發出來”男子開口道。

獨孤嘯若有所思的低下了頭,自己的靈力全都被那個石鐘的碎片侵蝕沒了,甚至連身體也回到了褪去凡塵之氣前的樣子,可以說徹底廢掉了。

它會在自己的體內,不讓自己再次擁有靈力,功法將無法運轉,靠天地靈物得來的靈氣也全都無法出現。

但自己還是靈海境的修爲,靈力還是能夠出現,只看自己能不能突破石鍾碎片的意志,將靈力激發出來。

這就是一種詛咒,詛咒自己無法擁有靈力,不過只要自己的意志可以突破這個詛咒,詛咒本身就沒有意義了。

獨孤嘯也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對不對,但這樣想來,還是可以激發出自己體內的靈力的。

“現在你可以跟我說說,到底爲什麼不希望我死了麼?”獨孤嘯開口對男子問道,神態很平靜。

男子看了眼獨孤嘯,眉毛一挑,道“看來你想出辦法了?”

獨孤嘯點了點頭,“有個方法可以試一試”

男子笑了,解釋道“每個人在突破到超脫境的時候,都能看到一幅與自己息息相關的場面,那或許是過去你十分在意的某件事,也或許是未來會危及到你的某件事,而我看到的,就是在未來,你出手救我一命的場面”

獨孤嘯深吸口氣,超脫境,神境之下的最後一個境界,果然夠神祕的,竟能洞察到過去或未來的一角。

男子搖頭嘆道“雖然我看到了未來,但卻不知道那一天到來之前會發生什麼,所以我不希望你死去,但我也不想過多的干預你的人生軌跡,害怕會改變未來”

獨孤嘯笑道“我們知道歷史,但如果能回到那一天,卻無法真正改變些什麼,或許還會推波助瀾,無意中促成歷史;我們知曉未來,但卻不知道那一天何時會到來,也許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爲那一天做鋪墊也說不定,至少,如果沒有你救我那一次和幫我這一次,我不能保證未來真的會出手救你”

男子也笑了“我一直在擔心,告訴你實情,會讓你覺得未來可以成長到超越我的那一天而停步不前,期待日後會有奇蹟發生,看來,是我多想了”

獨孤嘯搖了搖頭,未來可怕的點就在這裏,如果有人說你未來會成神,你就覺得反正我會成神,修煉與否都不重要,整天什麼也不做,只等着那一天到來,一切,就真的成笑話了。

“最後,告訴我你的名諱吧,也不枉你幫了我這麼多”獨孤嘯開口道。

“你可以叫我天命蛛王”男子回答。

“好,再會了,蛛王前輩”獨孤嘯抱着拳拱了拱手,然後轉身就走,心中已經想好了讓靈力出現的辦法。 獨孤嘯轉身就走,閃過一絲決然之色,天靈蛛王突然在身後叫道“雖然我不確定你想出的是不是這個辦法,但我還是要勸你一句,不要因知道了一角未來,而去做什麼危險的事,這命運二字,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獨孤嘯笑着,頭也不回的道“我不會因知道了未來的一角而竊喜,只會痛恨自己爲什麼會活到那麼久遠的一天,沒有早點結束自己這毫無意義的一生,不過你放心,我現在還不想死,還有件事等着我去做,所以,我有分寸”

獨孤嘯聽到身後的天命蛛王站起了身子,甚至能感覺到他有所猶豫,回過身,果然發現他有些欲言欲止,於是開口問道“你怎麼了?”

天命蛛王嘆了口氣,道“其實,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恢復靈力”

獨孤嘯喜上眉梢,迫不及待的問道“什麼方法?”

天命蛛王有些猶豫的將目光轉向了還在修煉中的無才,道“我可以教你一門雙修的功法,讓你得到她的感悟,憑藉她對破靈境的理解,你甚至可以直接達到破靈境”

獨孤嘯一愣,不由得看向了無才,修煉之中的她毫無往日間的邋遢,反而帶有着一絲聖潔,本就稱得上美豔的面孔,此時更加動人,心中那股莫名的想要去親近的感覺,現在尤爲旺盛。

多好的一個人啊,心裏卻帶着創傷,實在是可惜。

“我可以讓她無法反抗,甚至會順從你”天命蛛王繼續開口。

獨孤嘯不屑的笑了,連解釋都覺得是多餘的,轉身就走。

讓獨孤嘯沒想到的是,前腳纔剛剛離開,無才就睜開了雙目,天命蛛王對着她開口道“或許我說這些沒必要,但他對得起你這麼久以來一直沒對他出手了”

無才的眼中有些複雜,過了一會兒後笑道“就算不是他,換做任何人,我也沒打算在他活着的時候出手,我還是去盯一會兒吧,說不好,他馬上就會隨了我的心意也說不定”

說完,無才的身影便從原地消失了,周玲眨着大眼睛不解的對天命蛛王問道“爺爺,你們剛纔都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乖巧的周玲在去到天命蛛王懷裏以後,就十分安靜,連一點動作都沒有,生怕身上的鈴鐺聲會打擾幾人談話,現在二人皆是離去,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了。

天命蛛王看着洞口,目光深邃的道“這個世間好人有很多,但有好報的卻寥寥無幾,這些事,等你以後就明白了”

“哦”周玲乖巧的點了點頭,也隨着天命蛛王的視線,看到了洞外。

……

獨孤嘯出來後一路攀爬,直接爬上了洞口所在的山頂,然後才氣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休息起來。

山的另一面怪石嶙峋,連草木都很稀少,下面有一小塊沙灘,連接着大海,是一片不錯的地方。

獨孤嘯看着山下,突然涌現出了一股恐懼,終於,要在清醒的時候做這種事了。

曾經自殺時,自己喝了許多許多的酒,都說酒壯慫人膽,那時的自己已經不會思考那麼多了,直到耳邊風聲呼嘯,才知道害怕。



可穿越以後,即便自己經歷了那麼多,早已對這世間毫無留戀,現在依舊會感到一絲恐懼。

是還有放不下的東西嗎?

白勝雪從小就牽掛着自己,纔剛剛與自己重逢,許多話都沒來得及說,就突然遇難,是自己覺得對不起她,想要幫她復仇嗎?

如果沒與她重逢,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從這裏跳下去?

隨後獨孤嘯搖了搖頭,這世間真的經不起留戀,即便你吃了再多苦,對這個世界再絕望,只有還有一點念想,都捨不得散手人寰。

究竟是騾子還是馬,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顯現的出來。

曾經,只要自己即將受到一點的傷害,靈力都能自行護體,儘管有時運轉的速度不夠快,但那自主護體的意識還是存在的。

當獨孤嘯聽到刺激自己的靈力,讓它突破碎片的侵蝕後,獨孤嘯就想到了這個方法。

不能承受一擊致命的攻擊,那樣,即便是靈力可以出現,也已經爲時已晚,只能慢慢的折磨自己,才能讓它出現。

至於究竟能不能打破那道束縛,或許就是看自己求生意志的強弱,或者說靈力想要保護自身的意志了吧。

老實說,這一刻,獨孤嘯的求生意志並不強烈,雖然很想去幫白勝雪報仇,但只要自己死了,不僅可以和她團聚,還可以徹底告別這個自己痛恨的世界。

明明什麼知道,可爲何還是會害怕呢?

獨孤嘯痛恨自己的軟弱,但卻無能爲力,心中一直有一個念頭在響起,那就是逃離此地,找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平平淡淡的活着。

還有一絲理智在掙扎,平平淡淡的活下去又有什麼用,最終還不是要死,逃避,是躲不過一切的。

沒來由的,獨孤嘯想起了無才,那窈窕的身姿,那精緻的面孔,還有那雙疲憊的眼睛,耳邊不由得回想起天命蛛王說過的話,隨後自嘲的笑了起來。

自己在這裏一直被稱爲天才,即便自己不主動去做些什麼,都吸引了好幾個紅顏知己,可事實上,自己又配得上誰呢。

獨孤嘯嘆了口氣,將那些雜七雜八的念頭全部甩了出去,自己爲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又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擁有那部功法,爲什麼一直能夠站立在同齡人的頂端,身爲超脫境的天命蛛王又爲什麼會看到自己救了他。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