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是吳國與陸雲國的交界處,因爲陸雲國是大陸上的三大帝國之一,比吳國都要大上數倍之多。陸天城作爲與吳國鄰近,因此比較繁華。

而此刻陸天城的城門邊有着大量的血契殿高手,血契殿在陸雲國是幾大勢力之一,城衛們都非常配合血契殿高手,每一個入境陸雲國的普通人都要經過嚴厲的檢查,才能夠放行。

尤其是像旭日商行這樣與血契殿有過恩怨的商隊,更是非常的苛刻,每一個人都要仔細的檢查。萬遷倒還慶幸烈禹沒有混在車隊中過去,要不然,指不定會被查出來。 三日後,萬遷回到了旭日商行的家族中。

萬家如今的家主,也就是旭日商行的行長—-萬兆豐,他對自己這個六兒子可算是無比的欣慰,雖然萬遷在家中排行老六,但這些年,隨着萬家的衰落,萬遷不但讓萬家沒有繼續衰落下去,而且這兩年,旭日商行在吳國的商行在他的經營下,變得慢慢回升,因此這位萬家之主有了退位的想法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哈哈,想不到血契殿這次吃了個硬虧”萬家老爺子聽着萬遷把聽說烈禹與血契殿當日的大戰內容給他時,老爺子高興的猛拍桌子。

“想不到這血契殿也有吃虧的時候,咦,你不是說那個姓烈的小子是玄武學院的學生嗎?他怎麼會有這等能耐,十幾個先天強者,三個先天尊者,一死兩傷,除了那位院長,就算是那位大長老也不可能吧!”

對於大陸頂尖學院之一的玄武學院,以旭日商行的能耐,早已經調查的清清楚楚的了。

萬遷繼續道“父親,我認爲那烈禹應該是有什麼依仗,要不然,他一個先天聖者的修爲,怎麼可能斬殺血契殿那麼多高手。”

“你確定他只是先天聖者?”萬兆豐仔細的盯着萬遷。

萬遷點了點頭道“千真萬確,我親自見過他,先天聖者實力,善於隱匿修爲,這點如傳聞一般,沒錯!”

“呼~”萬兆豐吐出一口氣,沉默半響後,對着萬遷凝重的道“這等天才,就算是他有什麼依仗,就他那份天資也是我們能夠拉攏的對象,要是能夠拉攏他,對我們商行也是一大助力。

“可他不願意加入任何勢力!”

看到父親眉頭皺了起來,萬遷接着笑道“但孩兒已經給了他一塊客卿長老令牌。”

客卿長老屬於那種以客人的身份加入旭日商行,一般不用聽從任何吩咐,只是商隊有難的時候,客卿長老要給予幫助。


“讓他做我們客卿長老?”萬兆豐暗自的點了點頭“也好,遷兒遠見,這次你做的不錯。”

…...

烈禹早在那天夜裏便離開商隊,進入了萬獸森林中,通過萬遷給予的地圖,開始在萬獸森林前行。

對於萬獸森林,烈禹非常熟悉,從小時候開始,烈禹便與父親前往萬獸森林獵殺妖獸,所以那些低階的妖獸,烈禹大多都認識。

萬獸森林很大,這條山脈連接吳國、陸雲國和楚國,而北邊便是北海。

蓋因爲手中的地圖或許年份久了一點的原因,因此當初的路線上,也有着不少實力強大的妖獸,其中還有兩頭先天期的妖獸。

沒有禹皇強大的神識探測,烈禹根本不能遠遠的就感覺到前面有妖獸,每次都是離得比較近了,感受到了先天妖獸的氣息後,烈禹才恍然。甚至,烈禹還跟其中一頭先天妖**過手,那頭先天妖獸大約在先天聖階中期,實力與先天聖者後期的武者相仿。

烈禹與那妖**過手後才知道,先天聖者之間差距也很大,那日要不是出於偷襲,因爲‘暗夜星辰’和烈火焚天這一強招的原因,要擊殺血契殿那個執事也很難。這頭先天聖階的妖獸防禦特強,攻擊也很敏捷,在沒有使用烈火九式時,根本就不能給其太大傷害。

怕引起更多的先天妖獸前來,烈禹不敢與他相戰,交手片刻後便使出天涯行遠遠遁去。

隨後便按照着圖紙上的路線,開始在萬獸森林中繼續行走,圖紙上除了有陸雲國到吳國的路線,更有楚國連接陸雲國和吳國的路線。

雖然楚國這條路線比較危險一點,因爲要稍稍深入森林內部一點,其實烈禹完全可以選擇吳國到陸雲國這條路線,然後再通過陸雲國走尋常大道前往楚國,但出於小心,烈禹還是選擇了這條比較危險一點的路線。

走在這條崎嶇的山路中,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個山谷。

烈禹懵了,原本這條路線上明明沒有標明這裏有一個山谷,而此處卻出現了一個山谷,那就說明了一件事,自己迷路了!

現在已經進入了萬獸森林的內部,裏面強大的先天妖獸數不勝數,隨時都會遇到危險,要是脫離了這條路線,那自己就很難走出這萬獸森林了。

幾天時間,烈禹帶來的乾糧雖然還剩很多,但水已經沒剩多少了,前方那個山谷之中應該會有水源,烈禹便朝那山谷走去。

山谷很大,讓烈禹感到有些不安的是,越往山谷中前行,山谷之中竟然沒有一頭妖獸。這一現象讓烈禹不禁想到了在玄武學院後山的森林中,那頭妖獸的山谷中同樣沒有一條妖獸,但後來卻出現了一頭後天巔峯的妖獸。

一般實力強大,且又性子孤僻的妖獸是不允許其它同類生活在它的地盤,看這樣的情況,裏面顯然定有一頭實力強悍的妖獸。

想到此處,烈禹差點掉頭離去,不過想到自己的實力與天涯行,就算是遇到強大的妖獸不敵,逃跑總沒問題吧!於是還是一邊無比小心的向裏面慢慢靠近,一邊神識外放查找水源。

當烈禹小心的踏入這山谷的時候,山谷之中的一處洞穴中,有一雙瞳孔猶如金子一般的眼睛徒然睜開。

烈禹不知道他此時踏出了一個實力非常強大的妖獸領地,此刻他正找到了一處清泉。

水如涓涓細流般的流到這條小溪中,波粼閃閃,溪水清澈見底。


烈禹拿了好幾個水袋出來,先是喝了好幾口後,再一袋袋的把水裝滿,放入空間戒指中。

空間戒指微微一閃,手中的水袋消失不見,戒指上一陣靈氣波動,那小溪不遠處一茂密的叢林中,隱祕的身影徒然看到那枚戒指,毛茸茸的臉上露出貪婪之色。

一切準備好了之後,烈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心裏卻想到,不知道這裏面有沒有妖獸,隨即搖了搖搖頭,雖然有點想要知道這山谷中有什麼強大的妖獸,但烈禹可沒那個膽量去引它出來,說不定出來一個就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還是先走爲妙。

突然,烈禹耳根一動,神識猛的探了出去。感覺到身後不遠處有個什麼東西盯着自己似的,烈禹心中發毛,真是想到什麼來什麼。

神識探出去之後,密林中,果然有一頭妖獸。烈禹隨眼望去,一頭體型身高兩米左右,長的猶如一個大漢的妖獸正在偷偷看着烈禹。

那妖獸看到烈禹發現它後,頓時跳了出來,一身毛茸茸的金色皮毛,全身包括臉部都是。而最讓人奇怪的是那妖獸的手臂比大腿還要粗,全身除了金色皮毛外似乎全是肌肉。

“金臂猿髦!”烈禹幾乎是驚呼出聲。 金臂猿髦,先天妖獸中實力比較強大的妖獸,身體強橫,雙臂力大無窮,再加上那鋒利的雙爪,就是巨石都能被它撕碎。而成年的金臂猿髦身高達到一丈多,看眼前這頭金臂猿髦只有兩米左右,顯然還是一頭並未長大的妖獸。

金臂猿髦跳出來後,警惕的看了看烈禹,又看了看烈禹手指上的空間戒指,頓時嘴裏吐着烈禹聽不懂的獸語。

“吖!吖!吖!”

那金臂猿髦越說聲音越大,而且手腳不住的晃動,烈禹不禁有些好笑,索性不走了,站在這裏看那猴子表演。既然這頭金臂猿髦沒有成年,看樣子也就後天巔峯的實力,那還有什麼好可怕的。


看着烈禹不爲所動,小猿髦怒了起來,呲牙咧嘴的朝着烈禹奔了過來,雙臂揮舞着,鋒利的爪子閃爍這寒芒。

小猿髦瞳孔中閃爍着淡金色,雙爪向烈禹抓來,速度居然非常敏捷。

“靠,這小猴子的力道還真大!”烈禹閃躲不及,手臂上的衣服被抓破,留下了一道抓痕,一絲鮮血隱隱滲出。

要知道,烈禹修煉的是上古練體功法,本身的身體也是相當的強橫。一般的攻擊很難在他身上留下傷痕,這廝居然有這麼大的力量。

“吖!吖!…”烈禹剛一閃身,躲到一旁,那小猿髦立刻怪叫一聲,追了上來。

“你還來勁了是吧?”受了剛剛那一抓後,烈禹不敢再給他抓到,立刻閃身躲開。

小猿髦似乎不依不饒,發狂的向着烈禹追來,烈禹怒了,一個後天巔峯的妖獸居然這麼霸道。於是腳下一轉,趁着小猿髦追過來的時候向後一蹬。


這一腳之力蘊含了先天之力的力量,小猿髦被一腳踹飛十多米遠。

懸崖下方的溶洞中,一雙眼睛突然睜開,瞳孔猶如金色一般。憤怒的低吼一聲,便向洞外爬去。

小猿髦咕嚕的被踹飛滾了兩圈後,又爬了起來。雙掌使勁的捶胸,憤怒的朝着烈禹怒吼幾聲,再度的衝向烈禹。

烈禹眉頭一皺,這小猴子真是纏人的緊,看來不給一點狠的怕是不行。

在小猿髦衝過來的一瞬間,烈禹雙手成掌,身體微微向左邊移動一下,隨後在小猿髦的胸口上猛的一拍。

噗~

再隨腳一踹,小猿髦頓時又被踹出了十幾米遠,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了。

烈禹呼出一口氣,還沒來得及轉身,便聽到不遠處一聲震天怒吼。

“吼~”

聲音是從那懸崖邊傳來,緊接着一頭體型龐大,身高越麼丈許的妖獸出現在烈禹的視線。

“這…金臂猿髦!”烈禹臉頓時黑了起來,原來這山谷還有一隻金臂猿髦,而且還是一頭成年的金臂猿髦。

這下惹**煩了,烈禹心裏一陣發毛,因爲他發現,這頭金臂猿髦氣息比自己還要強,約摸先天君階的實力。

那頭體型龐大,跟剛剛那頭金臂猿髦一模一樣,但體外的毛髮卻更加密集,顏色呈金黃色,一雙瞳孔如黃金一般。而且體型也要比那頭未成年的金臂猿髦要龐大的多而已。那氣息讓烈禹臉色大變。

眨眼間,那頭金臂猿髦就已經奔到了身前,停了下來。

“吖!吖!…”推了推沒有動靜的小猿髦,金臂猿髦轉過身,發怒的瞪着烈禹吼叫兩聲,隨即,便向烈禹瘋狂的衝了過來。

烈禹正愣神的看着金臂猿髦,發現自己惹了禍之後,連忙向山谷外逃去,先天君階的妖獸,自己怎麼可能是對手。

金臂猿髦不僅力大無窮,而且速度也是奇快,十幾米距離,金臂猿髦瞬息趕到。

“吼!”一雙眸子盯着烈禹,喉嚨發出刺耳的吼聲。雙爪鋒利無比,甚至還能看見那閃爍的寒芒,猛的向烈禹抓來。

砰!

一陣狂暴亂響,地面便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深坑。

“這麼厲害!”烈禹向谷外迅速逃去,此刻他的衣服破爛不堪,胸口上也有幾道抓傷。

要不是自己身體強橫,單單這幾爪就會讓自己開膛破肚,也難怪這金臂猿髦能夠輕易的撕開那同是先天境界的紫光蛟龍。

吼~

又是一陣刺耳的吼聲,金臂猿髦猛的撲向烈禹。

“滾開!”烈禹臉色凝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那把巨劍,猛的來了一個回馬槍,巨劍化作一道銀色光電,拍向金臂猿髦的頭頂。金臂猿髦任由烈禹敲在他身上,鋒利的一雙爪子劈來,顯然要把烈禹撕裂成兩半。

烈禹一陣發寒,揮出去的巨劍猛的收了回來,同時擋在了自己胸前。


砰!砰!砰!

劇烈的碰撞使烈禹噴出一口鮮血,跟着便順着這強橫的力道拋飛出去。

見沒能殺死烈禹,金臂猿髦雙腳一蹬,撲向烈禹。

“暗夜星辰!”烈禹在使出這一攻擊後,體內的相先之氣突然運轉,巨劍猛的在速度減下來了後的金臂猿髦身上一拍,金臂猿髦頓時怒吼一聲。

烈禹臉色一變,暗夜星辰居然沒多大效果,那暗虛掌用在金臂猿髦身上僅僅也只是讓得前者一顫,再一次的向烈禹吼叫的抓來。

“蓬!”

烈禹腳尖輕點,身子翻道空中,右臂衣服撐得鼓起,強勁的一拳砸在那金臂猿髦的利爪上。

“蓬!”宛如爆炸的聲音轟然響起,強烈氣壓令勁氣四處逸開,先天境界那恐怖的碰撞。這一對碰,烈禹隨口就砰出一口鮮血,要比力量,自己可不是這金臂猿髦的對手。

烈禹被震得飛出去,而那倉促應付的金臂猿髦被一拳砸地也是連後退三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爪印。

而烈禹雖然被砸飛出去,本身又被這一碰撞,震得受了內傷。因此他藉助這一拳砸地反彈力,身體在空中一個空翻!

落到地面上之後,而烈禹也只能偶爾回過頭抵抗一擊後,便又再度狂奔而逃,向南方而去。 而那金臂猿髦在後退三步之後,再一次的向烈禹狂追而去,以先天君階的速度,與自身的敏捷,金臂猿髦很快就追了上去。

烈禹施展的天涯行至極致,雖然快速,但先天君階的金臂猿髦卻比他的速度還要快。

身後那不依不饒,卻又無比強大的妖獸,自己停下來,必死無疑。 黑夜中,一個人影一邊踉蹌的走着,一邊警惕的看着四周,不時的便回頭看看後面。

被那發狂的金臂猿髦追了大半天,交手了無數次,烈禹只能靠着暗夜星辰和強悍的身體來抵抗金臂猿髦那鋒利的雙爪。

先天君階的妖獸的確厲害,連一絲贏的機會都沒有,烈禹估摸着,可能尋常的先天君者境界的武者都不是這妖獸的對手。而自己卻被追了大半天,那妖獸卻不依不饒。到後來,烈禹甩了一點距離後,就隱匿身子,等到金臂猿髦向前追去了,自己才從另一個方向逃遁。

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是萬獸森林的哪個地方了,反正不要惹到那暴露的發狂的金臂猿髦就行了。

烈禹全身被金臂猿髦抓傷了無數處,鮮血已經滲透了全身,看起來慘不忍睹。整個人精神緊繃,已經到了極限了。

再一次往嘴裏扔了一顆丹藥,看了看周圍並無任何妖獸氣息,烈禹緊繃的身體鬆懈下來,不及反應,已經暈倒在地,整個人氣息不穩。

……

清晨,空氣無比的清新,樹葉在微風中吹得發出沙沙的聲音。

在這一大片森林中偶爾有傳出一聲聲清脆的鳥叫聲,突然,鳥叫聲啞然而止。隨即,便聽到一聲鶯鶯燕燕之聲從遠處傳來。

“小灰,你又調皮了,不給你玩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