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問出來,張禾也有些慚愧。

少帥你媳婦又不聽話了 ,在圓明園居住,還得了咸豐帝許多好處,現在居然幫着太平軍破了江南大營,本來已經對人不地道了。

現在倒好,張禾又要投奔清廷,對於連剛剛幫過忙的太平軍,也要不地道了。

兩邊你都背叛了,你到底想幹啥?

張禾沉聲道:“我本來就是清廷出來的,我幫太平天國,是因爲清廷腐朽,我幫清廷,是因爲洋人欺負中國。眼下,我也沒什麼打算,只是現在,已經是咸豐十年了。你知道咸豐十年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劉愛國道:“咸豐十年發生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哪件?”

張禾道:“咸豐十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圓明園被燒。”

劉愛國默然:“你要去救園。”

張禾道:“我不能讓圓明園毀於烈火。當時候大火燒園,人們很遠就聞到了濃煙的味道,那個時候,那座園子正在烈火中走向毀滅,人們就這樣等着、看着它,煙味充斥着鼻孔,黑雲籠罩着北京,卻又無能無力,我不喜歡那種無能爲力的感覺,我想做點什麼。”

豬八戒道:“你要做成了這件事,讓後人見到圓明園,總是功德無量的。”

劉愛國道:“這事確實,清廷雖然腐朽不堪,但是白白燒了,真是禽獸所爲,想去你就去吧。”

張禾道:“你去不?”

劉愛國道:“我就呆在南京。”

張禾又向豬八戒道:“你去不?”

豬八戒道:“算老豬一個!”

李鳳向豬八戒使了個眼色,豬八戒便改口道:“我確實想去的,但是我還得照顧四個師妹,卻是有些走不開。。。”

劉愛國道:“你儘管去,師妹我幫你照顧。”

張禾看豬八戒,豬八戒臉有難色,便道:“不必了,你們出入清宮也不方便,我一個人去,反而比較好。”

劉愛國道:“是了,你說你是清廷出來的,不過這次你幫太平軍攻破江南大營,萬一有人知道你。。。”

張禾道:“不妨,我擅長象形之術,可以變化不同的面孔,我在圓明園國士苑居住時,一直以小男孩的形象示人。”

劉愛國道:“好,要是過了今年,圓明園還在,我一定去北京看你。”

豬八戒道:“我帶着四個師妹去。”

張禾道:“有你們這句話,我一定不惜造下殺孽,好生看管好圓明園,到時候,神擋殺神,佛擋**,不論是洋人還是太平軍、清軍,哪怕是百姓,但凡燒園的,全殺!”

張禾和劉愛國、豬八戒告別,和李鳳四姐妹也道了別,儲物袋裏帶着四把寶劍,獨自北上,本圓明園去了。


當然,路上張禾是飛的,張禾自結成煞丹以來,妖力無窮,晝夜飛行,過了還不到24個小時,也就飛到北京了。張禾落了地,再次變成小男孩的樣子,奔圓明園去了。 張禾回到北京,直奔圓明園,但是入園的時候,守衛卻不是原來的守衛。張禾不認得守衛,自然想得到守衛也不認識自己,這時候心念一動,萬一咸豐皇帝讓自己打太平軍咋辦?自己可是剛剛幫太平軍打了清軍,難道這就幫清軍打太平軍?


轉念一想,卻是好久沒有回去看看梅梅、二梅、三梅、四梅他們了,索性折身回了曾經住過的村子裏,等想好了再說。

張禾回到村口,看見三梅正抱着五梅在遛彎,張禾一招手,三梅立刻認出了張禾,抱着五梅跑過來,差點跌倒。

“你到哪裏去了?我媽媽說你進了皇宮,是真的麼?”三梅眨着眼睛道。

“是啊,我來幫你抱五梅。”張禾道。

“你還抱不動,皇宮裏好玩嗎?”三梅道。

我怎麼會抱不動?張禾看看自己變的小孩,果然還沒有三梅高,也難怪了,向三梅道:“宮裏面什麼都好,就是沒人跟我一起玩啊。”

說話間到了三梅家裏,大家見到張禾,都顯得十分開心,跑過來問東問西,連三梅的媽媽都表現出非常高興的樣子。

張禾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我到底做了什麼好事讓你們這麼喜歡我?

更讓張禾感覺有些難爲情的是,楊桂堂回來以後,非要給張禾吃點好的,可是家裏又沒肉,揹着弓箭就上山去了。搞的梅梅他們都很興奮,跟張禾說沾了你的光。

幾個小孩就在院子裏完了起來,玩的遊戲叫做壘鍋鍋,就是一個小孩扮演媽媽,張禾扮演爸爸,五梅扮演小孩,其他梅們扮演叔叔阿姨等,假裝在家做飯,看小孩,洗鍋碗等等。

張禾其實已經不愛玩這個遊戲了,但是看到梅梅她們都還能興奮,也跟着瞎起鬨,梅梅的媽媽看大家玩得這麼開心,還難得地給了一小團玉米麪。

這讓梅梅她們都很興奮,以前玩揉麪只是用泥巴來玩,調料是用沙子來代替,現在有了真的面,怎麼不讓人興奮?

大家玩到天黑,那團面在每個人的手裏輾轉,後來已經變成一個黑乎乎的泥巴團了,大家還是捨得不扔,說第二天還要玩。

天黑不久,楊桂堂就回來了, 俠道至終 ,回來才知道,原來楊桂堂今天打了興奮劑,一口氣帶回來九隻兔子。

然後楊桂堂去洗剝兔子,大家都迫不及待等等着還沒下鍋的兔肉。

其實對於梅梅她們來說,兔肉做的好不好都是無所謂的事情,只要熟了,有鹽,就行了。兔子肉上桌後梅梅媽拿臉盆裝了一些,和楊桂堂去給鄰居家嚐鮮去了,梅梅覺得好玩,也跟着去了,家裏只剩下二梅爲首的小孩們。

大家吃着吃着,梅梅忽然跑了回來,興奮地跟大家喊道:“端上碗快走,看打架了!”

張禾還在納悶,打架有啥好看的,難道她們會喜歡?

二妹等人用行動告訴了他。姐妹們火速拿起碗筷,又從鍋裏夾了幾塊肉,就跟着梅梅出門了,二妹還招呼張禾:“夾上頭快走,打完就看不上了。”

張禾也連忙夾了幾塊肉,跟着梅梅出了門。

打架的地點在村子的另一頭,距離梅梅加有些遠,而且大晚上黑燈瞎火的,要是平時,幾個人肯定要害怕的,但是今天由於出了打架這樣精彩的事情,姐妹們興奮的連害怕都忘了,端着碗就着不是很明的月色走了七八分鐘,到了打架的地點。

“還沒打完呢。”二梅興奮地說道。

張禾等人來到的時候,人們早已將打架的兩人圍城了圓圈,楊桂堂在中間拉架,兩人對峙着,不時冒出一句狠狠的髒話,等兩人作勢要動手的時候,楊桂堂就在中間拉住。

“拉住幹什麼,打呀打呀!”三梅低聲道。

四梅不說話,挽着玩,笑得大牙都快掉了,一邊看打架一邊巴咂嘴,看上去別提有多幸福了。

其實豈止小孩這樣,大人也是,除了在裏面拉架的礙於面子,圍着看的大人,十有八九都希望兩人打架打得長一些,因爲晚上實在沒啥事啊,也不怕誤了電視,看打架多來勁啊!

事實確實如大家所願,本來打架的是倆爺們,看着有兩人拉架,也就想撤了,結果就在其中一人丟下一句狠話想撤的時候,另一家的老婆上陣了,那人的老婆衝動到中場就開始罵,罵的又流暢又連貫,而且那人常年參加田園勞動,經常鍛鍊身體,肺活量極大,換氣方式到位,罵了好幾分鐘都沒停。

小孩麼都樂得不行了,大人都憋着笑,張禾也覺得,罵的真好聽!

隨即,另一方的老婆也加入了隊伍,這個女人罵的雖然不夠流暢連貫,但是聲音又尖又高,是個出色的女高音,非常的震懾人心,張禾簡直覺得,應該帶着她上戰場,然後兩軍交鋒的時候,然她大喝一聲,敵將就嚇得慌了手腳。

兩人的對罵,遠比一個人的獨唱精彩,兩人都想着要壓過對方,因此各出奇招,有的是提高聲調,有的是增加用詞的犀利度,有時候又在短暫的間歇後突然爆發,反正一波一波的聲浪特別好聽而已抑揚頓挫,重音雖然不規則,但都運用的非常巧妙。

張禾簡直在心中大呼可惜,要不是手機沒電,把這錄下來帶回去,配上樂器,就是一首出色的搖滾歌曲啊!

張禾頓時明白爲啥大家都愛看打架了,就一個詞:精彩!

直到兩人罵累了,被大家苦勸回去,梅梅等人還沉浸在剛纔的場景中,就像是後人看了電視討論情節那樣討論剛纔的場景,說誰在哪個環節罵的好,誰出現了失誤,等等。

而楊桂堂和梅梅的媽回到家裏,也一掃剛纔拉架時的狀態,也跟孩子們一樣談論剛纔打架的情節。

張禾頓時明白了,原來拉架的也是奔着看打架去的呀!

在梅梅家住了幾天後,張禾還是覺得,應該去見咸豐皇帝,既然不能走門,那就變成鳥飛進圓明園,見了咸豐帝,他總認得自己。 張禾跟梅梅等人說又要進宮的時候,姐妹們都眨着眼睛問:“你還回來嗎?”在他們看來,張禾回來有很多好處:比如可以觸發他爹上山打獵的事件,比如可以觸發村裏打架的事件,另外宮裏有什麼好玩的,可以讓張禾帶回來。

張禾道:“還有回來的,下次我帶好玩的給你們。”

梅梅道:“帶點肉回來。”

二梅道:“帶把小刀回來。”

三梅道:“帶點綢緞回來。”


四梅道:“帶個聖旨回來,給我們都封大官。”

楊桂堂笑道四梅要是男的肯定能考中。

張禾在心裏記下了姐妹們想要的東西,除了四梅說的不大好弄以外,其他都是小意思。而那聖旨其實也可以跟咸豐帝商量一下,就拿破布寫上幾個虛銜,也不給實權和兵權,也不是沒有可能。

張禾出了村裏,走了二里地,到了一個相鄰很近的小村,然後再走五里地,看看沒人,變成飛鳥,入了圓明園。

張禾在裏面飛了幾圈,看着層層守衛,已經沒幾個認識的了,也沒好意思落地,後來直飛到了國士苑,國士苑的院子裏已經沒有當年的小桌椅等各種東西了,空空的像一個穀場。

張禾在院中落地化成人形,院子裏半天沒有動靜,過了許久,才探出個腦袋,正是有道和尚,和尚見了張禾,卻有些驚訝:“你咋回來了?”

張禾也不知和尚是不歡迎自己回來,還是咸豐帝已經不歡迎自己回來了,便道“我回來看看你不好?”

要是這時候和尚說:“看啥看,快走,皇上到處找你,想將你千刀萬剮呢!”張禾就會拔腿而逃,還好和尚並沒有這麼說,而是笑道:“小哥啊,你可回來了,這一陣都快把老衲悶死了!

張禾道:“院子裏的東西都哪去了?”

和尚道:“院子裏有東西?”

張禾道:“桌椅啥的,我記得以前好多東西啊,還有那麼大一盆花。花呢?”

“死了。”

“桌椅啥的都沒了?”

“哦,肅王府的人來搬走了,說是缺那玩意。”

“你就同意了?”張禾納悶。

“又不是我的東西,我幹啥不同意。”和尚摸着自己的光頭道。

“你大爺!”張禾不理和尚,進了自己屋裏,立刻大叫道:“我靠!”

“你咋了這是一驚一乍的?”和尚道。

“屋裏怎麼空了?”

“哦,那是肅王府來人說,他們短那玩意,就搬走了。”和尚一副沒啥大不了的樣子。

“你就同意了?”張禾皺眉道。

“啊,那玩意我又不用。。。”和尚道。

張禾知道跟和尚沒啥好說了的,便進了和尚家:“你家裏好多東西還是我從恭親王府要來的,現在我沒東西用了,從你這拿一點。”

“隨便。” 百夢游戲

“我靠!”張禾指着屋裏的一張太師椅道:“這是我屋裏的,你不說是肅王府的人搬走了麼?”

“也沒說都是啊。”和尚道:“還有一些是,我看在你家放着怪佔地方的,就幫你搬到我這裏了。”

張禾都快瘋了,自己家裏已經被搬到就剩下牀了,和尚還好意思說怕太師椅佔地方。

忽然和尚又想起了什麼,向張禾道:“對了,那啥,還有一些,我看着沒啥用,就便宜處理了。”

“啥叫便宜處理了?”張禾問道。

“賣了唄。。。”

“賣了?這可是圓明園啊,這裏的東西你敢拿出去賣?”張禾驚道。

“也不是直接那麼賣的。”和尚道:“你那幾張八仙桌我都是拆了桌子腿賣的。”

“那腿呢?”

“那腿,你看着不像柴禾麼?”和尚道。

“燒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