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林慶一臉的愁苦,幫人不成凡害己。

“咦,我怎麼沒發現,你竟然還有這個心思?”

孫傲雲神色不變,鄙視的看向林慶。隨後,又轉爲一臉的喜意,“而且,我想不到,你竟然對本大小姐如此依戀,連吃個飯都想挨着我。這還不簡單,你和劉賀換一下位置,不就行了嗎?”

“呃……”

林慶一愣,想不到,還有這一出,早知道,自己就該直接說讓林嵐和劉賀換位置了。這事鬧的……

林筱柔似乎已想到了林慶想中所想,只是微笑不語。

好吧,我傻帽了。

林慶無語中。

劉賀在林慶剛開口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此時連忙招呼衆人吃飯,並找服務員點了瓶上好的法國紅酒,使的飯桌氣氛融洽。

在劉賀的招呼下,林慶的‘不軌之心’也悄然在無形中消散。期間,劉賀以婉轉的方式與林筱柔談話,藉以瞭解一下對方的信息,並講一些笑話娛樂大家。

林筱柔倒是也夠給面子,都一一作答,俏臉上笑容不斷。

見狀,其他人若是還不明白劉賀的心思,那簡直就是白活了二十多年。

藉着一次上廁所的時間,孫傲雲將林慶拉走,弄的林慶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大姐,洗手間就上洗手間,你拉我弄啥?

孫傲雲在洗手間的附近停下,美眸注視着林慶,直到把林慶看的有些心虛的時候,這才道:“說吧,你想幹什麼?”

“什麼幹什麼?我咋不明白你的意思呢。”

林慶乾笑一聲,故作不解的道。

孫傲雲瞪了林慶一眼,輕斥道:“還裝呢,是那哥們是不是對小柔有意思啊?而且,你還有撮合的徵兆呢。”

見孫傲雲說破,林慶只好道:“男未婚,女爲嫁的,林筱柔是漂亮,我承認。可我那哥們咋了?又不差的說。論人品、學識……”

孫傲雲直接打斷林慶的話,叱道:“你還不明白嗎?他們不是一路人。你這樣的做法,不過就是小柔爲難,而且,就算以後小柔真的在你朋友的攻勢下落敗了,然後喜歡上你哥們。可是你知道結局嗎?那註定是沒戲的,背景不同。你以爲是安徒生童話故事啊?你最好讓你哥們收了心,免的以後大家都不好看。”

林慶皺了皺眉,卻也明白孫傲雲說的話都是實情。如果劉賀真的大膽追求,林筱柔倒是真的會因爲林慶的關係不會直接拒絕。可想象是想象,現實是現實。

拋開這點關係不說,就算是家庭背景,那也絕對是懸殊的存在。雖然林慶還不知道林筱柔的家庭背景是什麼,可就衝她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五玄層次,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的。

“難道,我錯了?”


林慶皺眉,隨後又笑道:“你也不用那麼擔心了,再說了,戀愛自由嘛。年輕人,就該有點激情。” 時間一晃又是三天過去了,衆人開始了準備上海之旅。其實,從杭州到上海,並不需要多少時間。

而這一次,對於同行的劉賀,孫傲雲頗有微詞。不過,卻也並沒有多說什麼。至於心思縝密的林筱柔,更不會對這件事情發表任何看法。

孫傲雲唯有送了幾個白眼給林慶,理由很簡單,你就折騰吧!

林慶卻是無所謂,反正上次他就說了,戀愛自由嘛。到底會怎麼發展,就看本身。而自己,不過就是提供一個認識的平臺而已。

臨走之際,林慶也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不管如何,自己妹妹這裏與宋彪那裏都是要交代一些。並通過胡欣兒暗中派了個人保護林嵐,對於這一點,胡欣兒自然是沒有話說,當下應允。

其實,這些事情林慶原本可以直接交代給宋彪來辦。可是想到宋彪本就是見不得光的勢力,手下更是什麼類型的人都有。最重要的是,他還真的怕自己的妹妹知道了宋彪的這些事情。所以,猶豫再三,還是直接放棄了這一想法。

如此一來,上海之旅,便就是林慶、孫傲雲、林筱柔與劉賀四人。至於黑玫瑰,則是留在杭州市。樑餘飛這個頂尖的殺手,很明顯也不能夠動用,對於他,林筱柔可是不知道的。

孫傲雲依舊招搖的開着她的法拉利,林慶則選擇了開自己那輛黑來的寶馬。孫傲雲載着林筱柔,林慶哥倆自然一輛車。

衆人反正也不感時間,不快不慢的在路上奔走着。

因爲林慶從來沒有上過高速,更沒有駕照。當然,這對他來說,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就算有導航儀,他也有些搞不清那些縱橫交錯的道路。

所以,開車的大任自然是交給了劉賀。

車內,劉賀點燃一根菸,同時遞給林慶一支,嘆了口氣道:“唉,兄弟,你說實話,是不是哥太……不咋地了?”

林慶笑道:“怎麼這麼問?”

劉賀苦着臉道:“林筱柔,壓根就沒把我放在心上過。完全是油鹽不進啊,和我以前碰到的女孩子完全是兩個世界的。”

那是當然。

林慶心底暗道,林筱柔可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人物,背景也非同一般。哪裏是平常女子能夠比擬的?如果拿孫傲雲與她相比,孫傲雲還算好對付。林筱柔那絕對是高智商,高審美。


只是,這些話林慶也只能爛在肚子裏。只好笑道:“只要功夫深,鐵桿磨成針嘛。繼續加油吧。”

劉賀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只能這樣,但願這一次能夠有進一步發展。”

頓了一頓,又道:“對了,你和那個孫傲雲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你們不像是男女朋友關係?”

林慶哈哈一笑,反問道:“那麼,又是誰和你說她是我的女朋友呢?我之前就和你說了,她只是我的房東。你偏偏不信,現在知道了吧?”

劉賀驚異的道:“不是吧你?和這樣的美女同住一棟樓,竟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林慶聳聳肩膀,無奈的道:“的確,雖然我也有些不太相信。不過,事情就是這樣。”想了想,又解釋道:“不過,還有一點就是,現在林嵐住進來了,更麻煩了。”

“不對,”

劉賀想也不想的反駁道:“肯定有其他的原因,那孫傲雲,坦白的說,恐怕是我認識中,最漂亮的女孩了。當然,排除林筱柔。”

聞言,林慶笑罵一聲,“我靠,你小子不是吧?還不是你女朋友,你就護起來了?”

劉賀哈哈一笑,神色自然的道:“這叫戀前培養。”隨後又正色道:“說心裏話,孫傲雲那樣的女孩,就算是聖人和她住同一棟樓,也肯定會動心。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啊,怎麼會這麼問?”

林慶一頭霧水。

劉賀道:“廢話,如果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早就幹才烈火一點就着了。哪裏還會耗到現在?不會是兄弟你不喜歡女的了吧?” 水滸任俠 ,身軀一歪,想要與林慶拉開距離。

“我靠,你腦子能有點正常的思想不?”

林慶一臉不忿,“哥是那樣的人嗎?哥們我如果性取向有問題了。那這個世界的男人,恐怕就沒有正常的。”頓了一頓,不等劉賀繼續問,便坦白的道:

“哥們給你說實話吧,我看不透孫傲雲,另外,她應該已經有男朋友了。”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腦海裏悄然浮現起上次胡欣兒送自己回來的時候,在門口看到的那位青年。

“呃?不可能吧!如果她真的有男朋友了。怎麼可能會容忍你和她住一起?我相信任何男人都不會大度到這個地步。”

劉賀連連搖頭,又道:“而且,你說看不透?這話是什麼意思?”

然而,林慶卻被他上一句話所吸引,仔細一想,的確是這個道理。如果換做是自己的話,也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和別的男人同住一棟樓。難道說,是自己誤會了?

忽地,渾身一個激靈,暗道,莫不是自己真的已經喜歡上了孫傲雲?

想到此處,連忙一掐大腿,並在心底暗暗提醒自己,可千萬別做這種飛蛾撲火的事情啊!雖然現在的自己也是一名實力不俗的異能者,可與孫傲雲這種異能家族,卻差了一大截子!

最重要的是,孫傲雲做的事情,留給自己的謎團太多。想要進一步發展,那就必須把這些謎題解開。

“怎麼了?想什麼呢?”

見林慶不說話,劉賀詢問道。

林慶笑了笑,搖頭道:“沒有,只是想點事情,發呆了而已。”

劉賀苦口婆心的又道:“說心裏話,孫傲雲真的很不錯。我覺的她對你有意思,你信不?”

林慶苦笑一聲,“我說大哥,你自己的事情還沒操完心呢。又來管我的?我發現,你不當紅娘,簡直是糟蹋了一個人才。”

“靠,哥們這不是爲你的終身幸福着想嗎?”

劉賀不滿的道,同時也覺的林慶不願意在這個問題多做糾纏,只好道:“對了,那個林筱柔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比如背景,喜歡什麼和討厭什麼?你知道不?”

林慶搖頭道:“坦白的說,這些我還真的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是完全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她絕對不是一個物質的女孩,不屬於拜金主義。另外,她這個人非常冷靜、睿智,我想這一點,你應該明白吧?”

劉賀點頭道:“沒錯,和她說話的時候。就她那眼神,彷彿能夠把一個人看透一樣,很有壓力。”

林慶笑了笑,心底暗道:“廢話,在那麼一個精神異能者的注視下,沒有壓力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見從這一點問不出什麼,劉賀只好轉口問道:“對了,這一次你們去上海不只是玩吧?是不是要辦什麼其他的事情?”


聞言,林慶神色一凜,正色道:“對了,你不說,我都忘記提醒你了。關於這次的上海之旅,只要我們不說,你就不要問我們是來做什麼。”

“嗯?怎麼了?”

劉賀不解的問道。

林慶搖頭道:“說了不要問就行了,而且,特別是林筱柔,我怕她會誤會什麼,說不定還會煩你哦。”

一聽關切到自己的利益,劉賀連忙點頭。


便在此刻,一直開車在前方的孫傲雲逐漸減速,然後與林慶平行。

孫傲雲打開車窗,衝林慶喊道:“喂,林慶,你們敢開快點嗎?”

林慶直接回擊,“那你敢開慢點嗎?”

孫傲雲想了想,回道:“不敢。你呢?”

林慶道:“我也不敢。”

孫傲雲想了想,這才覺的兩個人的對話和白癡一樣,不由輕斥一聲,“要死了你,我是想說,你們兩個太慢了。”


林慶瞥了她一眼,在孫大美女要爆發的時候,這才道:“嫌慢,你怎麼不去坐飛機啊?”

孫傲雲柳眉一挑,嗔道:“姓林的,你和老孃唱反調是吧?”

林慶神色自若,嘿嘿笑道:“我喊你媽,你承受的起嗎?”

總裁你出牆吧 ,那架勢彷彿是在說,“你喊啊,你喊啊。”

林慶清了清嗓子,拉了個長音,“媽……”

始料未及的孫傲雲,俏臉頓時一陣漲紅,跑車一個拐彎差點撞向了路邊,還好旁邊有林筱柔注意着,這纔沒有釀成車禍。

見狀,林慶頓時得意的大笑起來,“小樣,我就說了,你承受不起,你還不信。還好咱們不是坐飛機,否則的話,你現在就已經墜機了。”

一旁的劉賀與林筱柔都不由莞爾,對這兩個傢伙感覺到很是無奈。好像,這已經是這一路上的第三次吵鬧了吧?

孫傲雲再次若即若離的在林慶的附近,嗔怒道:“你就得瑟吧,等到了地之後,我絕對要好好的‘伺候’你。”

“嘖嘖,不是吧?”

林慶神色故作害羞的道:“我說,小云雲,這些話題咱還是私下裏說比較好吧?當着這麼多人,你就說這麼露骨的話,人家會害羞的了。”

此話一出,險些沒把孫傲雲氣的吐血。同時,也清醒的認識到,和這個流氓辨理,簡直就是找不自在。 不過路上多麼無聊與枯燥,幾個小時後,也終於結束。

到了目的地,住處的問題,自然是交給劉賀來解決,畢竟,他在上海可是待了數個年頭。幾人爲了方便,要了兩個套房,至於人員分配,自然是林慶與劉賀,林筱柔與孫傲雲。

此時,林慶的房間內。

孫傲雲不忘林慶在路上對她的作弄,便道:“我說林大作家,好不容易來次上海,你難道就不想請大家好好的享受一下?”

林慶看了她一眼,絲毫不買賬的道:“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我一點也不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