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大的水流怎麼洗!等下把我衝下去!”

周浩來到水邊,從水中的倒影看到自己現在的形象,跟野人沒什麼區別了,一個月沒有修整的他,的確該好好洗漱一番,不然回去自己光輝的形象就毀了,不過周浩還在生白狼的氣,胡亂找個藉口好好出出這口憋在心中的惡氣。

“你都能自如的控制水元素了,還會被水沖走,別鬧了,趕緊洗完,早點下去,說不定還能趕上你們的人開午飯呢!”

。。。。。。。。。。。。。。。。

周浩洗漱完以後,藉着異能在手中凝結了一把冰刀,照着水面修整了長滿臉龐的鬍子,都有寸許了。然後用手把頭髮在後面聚成一團,找了身上一處破送的布條,紮在了一起。

滿意的照了照充滿男性魅力的自己,周浩跟着白狼從捷徑下去了。

自己離開一個多月,也不知道隊友們怎麼樣了,聽白狼的意思好像沒出什麼大問題。

僅用了一個多小時,一狼一人就從山後面的一個地方走了出來,周浩暗暗記住了這裏的位置,說不定給自己那天還用的上,山頂上的瀑布的源頭周浩還沒有發現,只知道是從一處深邃的洞中流出來的,如果還有機會自己還是得上去再看看,這裏還有很多自己學習的地方!

白狼把周浩送到這裏,就跟周浩分手了,用它的話說,兩個人的目標不一樣,不宜走在一起。

回到營地,隊友們一開始都沒有認出周浩來,負責看管營地的守衛攔住周浩,一臉警惕讓周浩待在原地不要動。

然後一個人趕忙跑回營地,通知跟周浩一字之差的張天浩出來,張天浩一看外面站着的人,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不是隊長嗎!雙眼頃刻間通紅了起來,不管隊友詫異的表情,上去緊緊抓住周浩。

“隊長,你回來了!愣着幹什麼,這是隊長呀,都不認識了!”從一開始周浩都沒有解釋自己。他也明白自己的變化很大,看到隊友們如今這樣進退有度的表現,周浩也是非常滿意,而且他發現張天浩的異能級別居然達到了C級中期! 見到一旁的人都愣着,周浩也暗自發笑,自己看來這麼多天變化也是非常巨大,不過周天浩能夠認出自己來,周浩還是有點小小的意外。

被周天浩前面這麼一喊,待在營地中的所有人都趕忙衝了出來,一起把周浩迎到了營地中。所有人一臉激動的看着眼前的隊長,隊長消失了這麼長時間,他們都非常擔心,有一段時間一些衝動的隊友想要違背周浩臨走時候留下的囑咐,想要去瀑布附近去看一看,都被臨時的隊長死死的攔下。

“我不是說了嘛,就是去閉關一段時間,你們這幫小兔崽子搞的我都有點想哭!”周浩笑罵起衆人來,一個個都紅着眼睛,搞的像自己死裏逃生一樣。

衆人被周浩這麼一搞,都轟然大笑,沒錯,還是那個隊長。除了衣服破了點,人也黑了點,周浩站在這裏隱約已經給了大家一些壓力,這都是周浩鍛鍊的成果。除此之外,那個耍混的周浩並沒有變。

好不容易把這幫人安頓好,周浩把臨時隊長叫進了自己當初的帳篷裏。自己的一應物品還跟自己臨走時候一個樣,沒有動過,周浩也算放下心來。

“我走後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你們爲什麼實力進步的這麼快?”隨手把自己跨在後背的行囊扔下,就對跟在自己身後的張天浩詢問起來。

“報告隊長,並沒有發生什麼情況,只是大家都覺得隊長你這麼努力,大家也不甘落後!每次出去狩獵都很拼命,不過隊長放心,除了一些皮外傷,全員都非常安全!”

周浩聽到這裏,對於這幫可愛的隊友自己還能說什麼呢,拍了拍眼前人的肩膀,略帶激動的腔調說道;“好,辛苦你了!好好下去休息吧!這段時間你做的非常好!”

送走這個臨時隊長,周浩打算就在帳篷裏好好把自己這一個多月的收穫總結一下,那些感悟都是非常寶貴的東西,抓緊時間再回頭想想,說不定還能體會到一些其他的妙用。

。。。。。。。。。。。。。。

繁星滿天,月色如皎,難得今天晚上暮色林地裏能夠見到難得一見的天空,周浩吃過晚飯以後,獨自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躺在草地上。

身邊站着一隻被月光照的通體發亮的白狼,這個異象周浩以前沒有見過,白狼的祖先看來也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吧。

“你覺的我真的能夠突破成功?”躺在草地上的周浩含着一顆枯草,含糊的對白狼說道。

“怎麼,你不想突破?”白狼好奇的回答。

“恩,我以前聽我的一個好朋友說過她父親當初獨自突破,差點丟了性命,要不是她爺爺研製出了晉級的藥物,恐怕她們早已天人永隔了。”回憶當初方穎那含哭帶淚的講述,周浩內心又一陣絞痛。

“晉級的藥物?這是什麼東西,你們人類現在都墮落到搞這些旁門左道了?要知道晉級是自己修煉的感悟以及積累,憑藉單純的藥物就想突破!那這些人的以後將再無晉級的可能,或許短期內你們能見到好的效果,可要知道,越往後修煉,就越艱難,前面都沒有基礎,怎麼可能在造就高手呢!” 魅骨生仙:寢了,神君 ,事實也是這樣,方穎的父親恐怕永遠只能停留在僞S,再難突破一步。

“對了,你說在以前無論人族還是你們妖族都有那麼多高手,後來雖然戰死了一大批,那爲什麼我見到的最厲害的人只有僞S級別,難道這麼長時間都再沒有產生一個高手?”

周浩把自己一直以來的疑問說了出來,白狼的傳承可是一直都保留下來,周浩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問一問。

“你想知道?”白狼並沒有直接回答周浩的問題,而是問了他這麼一個問題。

“你這不廢話嘛!我不想知道爲什麼要問!”沒好氣的周浩黑着臉,不過對於現在的周浩來說,黑不黑都沒什麼關係,白狼根本沒看出來。

“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這些,你還沒有到那個階段,想知道反而增加心理不必要的負擔,等到了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你一定要記住,修煉一圖只能循序漸進,絕對不能爲了快而快!否則你白白浪費了上天給你的這副身軀!”

“說了等於沒說!是不是你們妖族都喜歡這樣賣關子,我可是要拯救你們一族的人,這都不能透漏點?”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只是這傢伙就當沒有聽到一樣,也開始數起了天上的星星。

沒辦法的周浩也不想在這裏呆了,跟這傢伙待在一起,周浩就有一種抱着百科全書卻打不開一樣,白瞎自己的求知慾,說不準自己忍不住就過去掐住它脖子,嚴刑拷打了,不過周浩能夠想到結果就是自己反被白狼虐一頓,這傢伙的實力周浩到現在都看不出來。

“你去哪?”白狼看到周浩起身,回過頭來問道。

“回去!跟你待在一起悶!”

“你該找個合適的地方嘗試突破了,以你現在的實力,突破起來問題並不大!難道你就一直想這樣困在這個階段?”白狼看着周浩的後背,希望能從他的動作中看出周浩的心態。

只是周浩擺擺手給了白狼一句;“我考慮考慮!”

說完,周浩頭也不回的返回營地去了,留下山坡上的白狼獨自站在星空下。

“哎,現在不告訴你也是爲你好,你可能不知道你身上到底肩負着怎麼樣的命運吧,這一切都是命!你躲不掉的!”在坡上又帶了一陣以後,白狼也離開的山坡,以它這些日子對周浩的瞭解,就是一個嘴硬心軟的傢伙,白狼倒是不擔心周浩不去突破境界。

呆了小一陣子以後,白狼也離開了,從遠處的一處隱蔽的地方,周浩鑽了出來。

“這傢伙!本來還想聽聽你能自言自語說點什麼!白耽誤我一番心思!” 周浩心裏其實早就考慮清楚了,這種事情自己必定要經歷的,以前莫名其妙的就實力大增,周浩內心都有點飄飄然。這次聽白狼的口氣,也不像有什麼太的危險,能夠增加實力有什麼不好。

只是當初方穎給自己講述她父親突破的時候天地異象,還有心魔的出現,周浩擔心自己沒有經歷過這些,應付不來。只是有這個白狼在旁邊給自己護法,它一定不會見死不救!

最終周浩把目標定在了瀑布頂層的那處平臺上面,除了自己跟白狼知道那條隱藏的路以外,別人想上來就沒那麼簡單。有這麼絕佳的地方,周浩也就不考慮其他,不過這還得詢問白狼的意見,外一人家不同意在自己祖先的聖地胡來,自己不空歡喜一場,再者自己一向都是非常民主不是,總得參考下民衆的意見!

好在這傢伙這幾天老是蹲點在這裏等着白吃白喝,自己找它也不是太麻煩,等到午飯時間,周浩特意在自己帳篷內弄了一大鍋的肉食,等着白狼駕臨,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不是?


也好趁白狼高興的時候,事情也好商量很多。

不出所料,午飯時間剛到,白狼就屁顛顛的閃了進來,一看到周浩早已準備好的肉,白狼愣住了,這小子平日裏可沒有這麼勤快,都是自己死氣八咧的求他,才懶散的給自己處去弄一鍋回來,今天這不對勁啊。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強忍着衝動,白狼覺得還是問清楚比較好。

周浩一看白狼發現了自己的異常,也就不瞞着它了,搓着雙手,一臉殷勤的笑着看向白狼,就彷彿自己纔是那隻想吃小白兔的狼。

“嘿嘿,昨天不是說到突破的事了,經過我慎重考慮,我決定試一試了!怎麼樣夠意思吧。”


“哦,那對你來說確實是好事,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這鍋肉是你自己留着慶祝的,我說嘛你怎麼可能這麼好心!”

周浩一看這白狼人家不買自己的帳,走上去摟着白狼脖子,繼續誘惑道:“你看你,我周浩是那樣的人嗎?這確實是給你準備的!我只是有點事跟你商量商量!"

“果然,你小子,又什麼事就說!不過想問昨天的問題,我只能回答你四個字–無可奉告!”

周浩趕忙一手舉向天,立誓保證跟這件事沒有關係。

“那你說說看!”聽到周浩不是爲了昨天的事情,白狼這才掀開鍋蓋,迫不及待的叼起一塊帶肉的骨頭,咀嚼了起來。

“我這不要突破了嘛,我想了半天沒個合適的地方,就想到了。。。你。。那個聖地。。就是瀑布上的平臺!”

周浩小心翼翼的盯着白狼的神情,深怕它突然就拒絕自己。

“這事啊。。我都想過了,我也覺得那地方合適!沒問題!”

周浩說完話的嘴還沒有來的及閉合就被白狼這隨意的回答給愣住了!留在空中一直木在那裏。自己沒聽錯吧!搞了半天自己白忙活一場!

“你早就定好了,爲什麼不通知我!”抓起地上的鍋蓋,一個閃身就爬到了白狼身邊,咣噹一身巨響,周浩蓋住了白狼眼前的鍋。

這聲巨響把白狼跟周浩都嚇了一跳,前者沒想到周浩能有這麼大的反應,後者是發現自己還在營地中,這麼大的動作,一定引起了營地中其他隊員的注意,到時候他們進來就不好了。而且自己剛纔的聲音好像也非常大。

一手扒拉開白狼,周浩從帳篷裏探出頭來,果然隊員們都一臉詫異的看着周浩。

“沒事,沒事!我在練習臺詞,你們忙。。呵。。忙!”說完就把頭縮了回去。

“你這藉口這夠可以的,傻子纔信!”白狼在一旁及時的補充着風涼話。

“那還!。。。不是因爲你?”周浩的音量由高到低的極快速的轉變着,惡狠狠的看着白狼,他這個場子看來一下是找不回來了,唯一讓自己可以做的就是死死的壓着鍋上的蓋子!

意思就是老子心裏不爽,你看着辦吧。


“好了,我不跟鬧了,讓我吃完,好有力氣今天晚上給你護法!”

這才向句話,找到臺階下的周浩,鬆開了手中的蓋子,坐在一旁靜悄悄的看着白狼吃着。

白狼的消滅速度真不是蓋的,周浩還在愣神的功夫,鍋裏已經見底了。

周浩湊上前去,正對着白狼再次坐下來。

“你跟我說說,今天晚上我該做點什麼準備!注意點什麼地方!”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得老實回答我!這很重要!"

見到周浩點頭,白狼才接下來問道;“你心中可有什麼執念沒有?”

執念,要說自己一直想讓方穎當自己的女朋友,不過這好像算是願望,不能當做執念吧,還有就是自己一直想要得到仇天真的晉級藥方,不過這好像在白狼給自己解釋了修煉的意義,也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周浩搖了搖頭,似乎自己並沒有什麼執念。修煉這種事周浩向來順其自然,從來沒有強迫自己,也就算不的執念了。

見到周浩認真的思考了自己的問題,鄭重的回答以後,白狼把第一個擔心放下了。

“那你的父母還健在嗎?如果你父母在你突破中突然出現讓你做一些你並不想做的事情,你會怎麼辦?”

周浩這次撓了撓頭,要說聽父母的話好像從小自己都沒聽過,自己雖然一向都很懼怕老媽,不過周浩也知道,老媽不過是嚇嚇自己,自己依然我行我素。

“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周浩肯定的說道。

“好了,今天晚上你帶點你們人類補充異能的靈液在身上,帶幾件衣服,其他的就說明都不要帶了!今晚說明都不要吃,以免濁氣影響突破。我就在上面等着你過來,自己記得路吧,你小子離開的時候我可是知道你偷偷的留了記號!”

也不管周浩尷尬的表情,白狼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帳篷外面。

按照白狼的吩咐,周浩準備好一切,就等着夜晚的到來! 如約周浩來到瀑布的平臺上,白狼已經這裏等候多時了,看到周浩一露頭,就走到周浩的身邊。

“你現在去河流中心的那塊小空地上去,以你現在的能力,多儲備點異能面對接下來的考驗。對了,你是不是服用過改變樣貌的東西?趁現在還有時間,你趕緊恢復過來,否則等下一旦突破,你將忍受雙倍的痛苦!”

周浩一驚,自己改變樣貌多少人都沒看出來,難道漏什麼馬腳了?

白狼一副早知道你這樣的表情,冷哼道:“這種小兒科的東西,也就騙騙沒見識的人,行了,趕緊的吧,錯過時辰就不好了。”

“可是,我恢復了樣貌,就變不回去了!到時候回基地裏面,他們可就要對我不利了!”周浩猶豫起來,他不擔心這些隊友,只要他給他們點解釋,問題是不太大的,可自己是仇天真苦苦追查的人,一旦已真面目示人,絕對會引起他們的圍攻,自己還得靠着基地的傳送法陣回去呢!


“哼,等你突破了,他們哪還是你的對手!你太高看他們了!”白狼一想到基地的那些人就非常生氣,要不是看在周浩的面子上,自己早就橫掃了他們,輪得着他們在這裏撒野!

等自己突破到僞S,這些人還真不是自己的對手了,現在自己就算不服用異能靈液,只要他們不攜帶大殺傷性武器對付自己,貌似還真沒有什麼好怕的。

乖乖的聽取了白狼的意見,周浩坐在河流中的那處小空地上,穩了穩心神,心無旁騖的開始調動身體吸收周圍的水元素轉化成進自己體內。

這個方法就是好,以前沒有了靈液以後周浩無疑是一個廢人,現在多出這麼個手段出來,自己以後不會向以前那麼依賴全屬性異能了,而且還有一個優勢就是自己異能耗損完以後,可以很快通過很多途徑得到補充。

周浩全神貫注的吸收着身邊豐富的水屬性異能,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積累,周浩感覺差不多快要達到飽和了,就把閉合的雙眼掙開,看向河流邊的白狼。

“不要停,繼續吸收,就算身體內異能飽和,也一直吸收,你要讓天雷感受到你的存在爲止!”一直緊緊盯着周浩的白狼,在周浩睜開眼的一瞬間指引道。

周浩聽到白狼的話,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這個時候也不敢大意,趕忙入定繼續吸收起異能。

有一個先行者在身邊,一切就不需要周浩費心思去考慮其他,乖乖聽話就是最明智的選擇。

很快周浩身體內異能就達到了飽和,有了白狼的吩咐,周浩還在吸收異能,疼痛刺激着身體的每一處器官,脹的周浩冷汗直流,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上空也開始出現了異變!

大批的雷雲開始聚集起來,黑壓壓的一片,蓋住了整兒山頂,整個空間內頓時漆黑一片,就連閉眼的周浩都可以感覺到,眼皮中的黑暗濃重了起來。

白狼望向天空,緊張的盯着天空中的變化,來了!

“不要停,繼續!現在還是試探階段,你停下來就會讓這片雷雲消散的!"白狼及時的提醒周浩。

本來打算停下來的周浩聽到這裏,只能咬牙繼續,這個身體早已被異能脹的受不了,每一寸的皮膚都時不時的開始鼓動起來,隔着皮肉在周浩身體內四處竄動,局面已經讓周浩控制不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