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初境!

道之本初,感悟之始。這個境界,可以初步感應天地大道,隱約間體悟法則,利用法則增強功法威力,加速心法修煉,對靈氣有更加通透的明悟與掌控,並且大幅度壓縮,提高靈氣的質量,完成一種質的蛻變,掌握神識探查,可以更細緻入微的探查自己周圍的環境,避免許多麻煩。道初境的修士不再像吞元境一樣,強行掠奪天地間的靈氣,而是開始隱隱的融於大道間,被天地初步認可。

唐凱身周,有道音流轉,靈元波動,無比濃郁,洗刷而下,衝開了身體的禁錮,頓時豁然開朗,體內竟有光澤閃現,星星點點,神異非常,將經脈聯結,仿若一副星辰圖,有道蘊呈現。唐凱的神識則如魚躍大海,翱翔於天際,衝破了身體的枷鎖,騰躍高天之上,順暢自如,四面八方,盡收眼底,整個世界,都被拓寬了一般,與道初境相比,吞元境便像坐井觀天,太過窄小。

“這就是道初境嗎?”

唐凱揮拳,身體靈動而輕盈,充滿無窮活力,靈元濃稠馥郁,力量激增,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思感清晰而敏捷,彷彿能夠在一瞬間,洞察一切,參悟大道。

“真是不錯的感覺!”

唐凱欣喜不已,心境突破,先前的諸多煩惱竟煙消雲散,一切在他眼中,都舉重若輕,這是一種大自在,大突破。

“既已得罪,何須顧慮太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爾!”

***

“是誰,將少爺傷成了這樣!”歐陽露掏出傳信玉簡後不久,幾道人影迅速的趕赴現場。

“報告閣下,小女子也並未看清那道人影,因爲小女子爲了保護夢少爺想要的千年木靈果,一直與旁邊的灰衣男子戰鬥,後來突生變故,那敵人不只用了什麼功法,竟直接將我三人重創,隨後摘下了木靈果與我三人的須彌戒,就此走掉了。”歐陽露繪聲繪色地講述了當時的“情況”,並露出自己鮮血淋漓的手指,看那樣子,是被硬生生的剝下了須彌戒,導致受傷,還有肩膀那處幾乎前後通透的指痕大洞。

爲首一名中年男子,面色陰沉,一甩袖子,將歐陽露砸了出去。

“你這賤人!應當用你的性命來保護少爺,如今卻讓少爺受到如此重創,實在是…”

“夠了!”一名,美婦人看不下去了,扶起歐陽露,給她塞了一粒丹藥,“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趕緊將少爺帶回去,好好養傷,我們來追查兇手,你在這裏爲難一個小姑娘,又有什麼用!”歐陽露對那婦人感激地笑了笑,擡起一隻手指着一個方向道:

“那人是從這裏離去的,速度極快。”

這正是與唐凱離去時相反的方向。

“可是我剛纔分明感受到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這裏過去。”另外一名老者道,懷疑的看着歐陽露。


歐陽露淡然一笑,伸手捋了捋髮絲,“若是您老人家都覺得此人強大,那麼他必然不會留下活口吧?”

夢家三人沉默,若真的是剛纔遇上的那股強大的氣息,那麼夢澤林三人肯定是早已屍骨無存了,而此人依據歐陽露的描述,屬於突然爆發,後繼無力型的,根本不能持久戰鬥。卻不知他們來時的路,正是唐凱離去的路,唐凱突破時的強大氣息,被他們誤認爲是有高手途經此地,所以並未敢打擾,遠遠繞開。

“好了,我們先回去吧,少爺受傷不輕,需要調理,另外,這個灰衣男子以及那個敵人的身份,我們還需要調查。”美婦人扶起歐陽露,定了結論。

“哼!算你走運!”中年男子重重一哼,一抹火熱的目光隱晦的從眼底閃出,掃過了歐陽露的身體,歐陽露頓覺渾身冰冷,如墜冰窟。

美婦人厭惡的看着中年男子,伸手輕輕一拂,驅逐了歐陽露身上的寒氣,歐陽露輕輕地對美婦人笑了笑,若盛開的冰蘭,毫無瑕疵。

“真是個好姑娘,若是能嫁給我家那個,唉,那個不爭氣的東西。”美婦人慈愛的看着歐陽露,想讓她做兒媳婦,只是又想到了什麼,輕輕一嘆。

“謝謝夫人的厚愛。少爺只是不懂事,等他懂事以後,必然會看不上小女子這副醜陋容顏的。”歐陽露微微一笑,婉轉拒絕。

美婦人沒有再說什麼,中年男子揹着夢澤林,一行人迅速離開了此地,回返帝都。

***

“這是您的酬勞,請您拿好!”接待員職業化的笑容並沒有給唐凱帶來多麼舒暢的感覺,即使這笑容完美無比。

扔下了十顆木靈果,唐凱也拿到了第一份報酬,100藍晶幣和兩個貢獻點。他並沒有再接任務,而是快速回返練武塔,老頭子並不在這裏,又不知道跑去哪裏瀟灑了,唐凱緊閉房門,拿出了兩個須彌戒。

他把夢澤林的放到一旁,首先拿起了灰衣男子的。

“噗”

伸手在灰衣男子的須彌戒上一抹,禁制就完全煙消雲散了,打開一看,唐凱差點沒把哈喇子笑出來。

“喵的,這下子老子發財了,哈哈哈!”唐卡得意忘形,幾乎把持不住自己了,一堆堆閃爍着紫色光澤的晶幣,衝擊着他的眼球,讓他快要暈眩了,更有十幾枚紅得耀眼的赤晶幣,要亮瞎他的雙眼!須知一枚赤晶幣等於一百枚紫晶幣,一枚紫晶幣等於一百枚藍晶幣,唐凱細數之下,手都開始發抖了,這一夜暴富,竟是如此容易!

“十六枚赤晶幣,六百二十枚紫晶幣,一張十萬藍晶幣的晶卡,共有…三十二萬兩千枚藍晶幣!”唐凱快笑抽了,這還只是一個人的須彌戒,如果把夢澤林那個打開,想來只會多不會少!所謂晶卡,乃是全大陸通用的一種晶石卡片,靈氣極爲充裕,是用各色晶石中的極品製作的,可以拿來直接修煉,當晶幣達到十萬,就可以用晶卡來代替。

隨即,唐凱稀里嘩啦的把灰衣男子的須彌戒倒了個乾淨,把錢收拾得一乾二淨,然後開始細數這堆財富。

“這是,靈級上品的長劍!”

唐凱伸手撈起那把灰衣男子使用的長劍,長劍劍身閃爍着微微的寒光,鋒利無匹,有股森森寒意涌出。

“好劍!”


唐凱愛不釋手的撫摸着,把它放到了自己的須彌戒當中。他的須彌戒中除了一些藥材、丹藥和一株千年木靈果,其他什麼都沒有,實在少得可憐,那枚奪自白衣人的戒指,至今也未能打開,老頭子則是連看都不看,只是神神叨叨的說,機緣不可輕易示人。

無奈之下,唐凱只能用那枚初級須彌戒,好在這枚戒指外表看起來樸實無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靈氣波動,能很好地隱藏。

“斷雲劍!”

這是一本劍譜,靈級中品武技,修至大成,可斷雲穿天,又能婉轉回旋,妙用無窮。唐凱將它牢牢背了下來,然後扔進了須彌戒中,必要的時候,可以拿出去換錢,靈級中品武技,還是很有價值的。

剩下的,都是一些瓶瓶罐罐和金屬、藥材,並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取出丹藥以後,唐凱連自己的藥材、還有那鐵卷軸、手環一起,都放到了灰衣人的須彌戒中,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

拿起夢澤林的須彌戒,掌心靈元吞吐,打破禁制,眼睛一掃,唐凱不禁大失所望。

“這難道就是夢家所謂小公子的須彌戒嗎?”唐凱面色陰鶩,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面前的須彌戒中,只有寥寥數千枚藍晶幣,以及一些丹藥,藥材和金屬,都不是什麼珍貴貨色,窮的一清二白。

“嗯?這是…”唐凱忽然看見一個黑乎乎的金屬盒子,靜靜地躺在角落中,還有一個粉色的玉瓶、一枚雲朵形狀的玉簡。首先拿起玉瓶,打開一看,裏面是一撮粉末,輕輕一聞,唐凱面色古怪起來。


“這不是用在女人身上的麼……”想起某些少兒不宜的事情,唐凱偷偷將其放到了懷裏的須彌戒中,做賊心虛。隨後,他拿起那個黑乎乎的鐵盒子,非常之沉重,盒子密閉也非常好。掀開盒蓋,一排黑色的圓不溜秋的小鐵丸映入眼簾,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一起,唐凱大爲震驚。

“烈焰彈!整整六顆!”

這是非常強力的物品,用的好了,一顆足以炸死一名道初境後期的高手。它不僅引發爆炸,更會有強烈的燃燒,那並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極具腐蝕性的“化蝕火”,人體只要沾上一點,就會產生巨大的傷害,很難用靈元完全消滅,十分棘手。

唐凱看到這盒烈焰彈,頓時明白爲什麼夢澤林會這麼窮了,原來他購買了六顆烈焰彈。這個東西造價不菲,非常珍貴,就是那化蝕火就很難弄到,何況還要煉化到一枚小小的鐵丸當中,煉器師煉製的時候非常消耗精氣神,所以導致這種東西越來越少,也彌足珍貴。

至於那塊雲朵形的玉簡,則是風雲學院專門用來存儲貢獻點以及學院弟子用來互相聯絡的傳信玉簡,老頭子也曾給過唐凱一枚。

“還有五十幾個貢獻點,不錯不錯。”唐凱把夢澤林玉簡中的貢獻點毫不客氣地劃到了自己玉簡當中,這可是風雲學院的硬通貨,見到了就不能放過,現在他已經有了六十個貢獻點。

“這一盒烈焰彈,就頂的上灰衣人的須彌戒了,再加上幾十個貢獻點。今天的收穫還真是豐富啊。只不過那灰衣男子不是學院中人,太過可惜。”唐凱砸吧砸吧嘴,有些意猶未盡。

此刻,他已經有了四枚須彌戒,若是說出去,鐵定會有無數人眼睛要泛紅。須彌戒這種東西屬於大家族與高手的標誌,能夠弄到須彌戒的人,本身要具有高強的能力可以護住須彌戒,又有大家族財力購買,纔可以保存下來,唐凱並沒有打算炫耀自己,裝着武器和丹藥的那一枚戴在手上,其他的三枚貼身收好,若是有機會,可以賣出去,換些東西。 唐凱心滿意足,開始盤坐恢復自身。打劫果然是發家致富的捷徑之一,只不過若是踢到了鐵板,倒黴的還是自己。唐凱打算休息過後,就去任務所再去接任務,雖然他現在肥的流油,然而坐吃山空並不是他的性格,他需要賺更多的財富和提升實力,歐陽露的慘淡笑容一直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深深地刺激着他。

回味着這場戰鬥,唐凱發現了自身太多的不足,沒有好的兵器傍身,沒有強勁的功法,雖然依靠碎虛指戰勝了敵人,然而過長的蓄力時間和僅僅初入門的理解,並不能完全熟練的應用到戰鬥當中,一旦敵人進攻迅猛,不給他快速反應的機會,那麼唐凱便會陷入險境。

調息過後,唐凱來到練武場,取出了那柄靈級上品的長劍。按照等級劃分的兵器衣服等,都直接以等級命名,靈級的兵器,便直接喚作靈器。這柄長劍,便是上品靈器。

腦海中浮現斷雲劍的功法,唐凱按照軌跡緩緩地划動起來,長劍帶着奇妙的軌跡,劃出不同的劍勢,彷彿在攪動着什麼,溫柔而和緩。突然,唐凱劍勢一變,劍法橫生撕裂之感,要攪碎周圍的一切,劍勢再變,一道狂猛的劍氣暴射而出,直接刺入蒼穹,穿過了幾片雲彩,留下一個不規則的大洞。

“不對,不是這種感覺。”唐凱喃喃自語,“再來。”

斷雲劍的劍勢很是奇妙,剛柔兼有之,必須要掌握好力量,並不是光有雄渾的靈元就可以發出。

“呼”

又是一道澎湃的劍光射出,足有十幾丈遠,才慢慢消散。

“這回的感覺不錯。”唐凱略感滿意。“那麼,今日,就把此劍法練成好了。”

揮動着長劍,唐凱開始不斷練習斷雲劍,一道又一道犀利的劍光射出,唐凱彷彿感覺不到疲憊一般,機械的重複着一種動作,很快,他的汗水就流淌了下來,他顧不得擦拭,沉浸在劍招的領悟當中,一式斷雲劍,奧妙無窮。每一部功法,都凝聚着前人的心血,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創作。

***

翌日清晨,唐凱從打坐中醒來,走出練武塔。外面喧鬧的聲音與寧靜的清晨格格不入,氣氛熱火朝天,似乎點燃了這片充滿了無窮活力的淨土。唐凱加入了其中,做了一組鍛鍊,目光掃視間,他看到了那幾個千斤石鎖,靜靜地躺在一旁。

以目前唐凱的實力,舉起千斤石鎖已經不成問題了,那是在使用靈元的情況下。然而單憑純肉體,唐凱還沒有嘗試過,他不知道純肉身的實力能夠達到什麼地步。因此,他走向千斤石鎖。

“嗨!”

雙手握住千斤石鎖的把手,唐凱用力上提,石鎖竟然被他提了起來,看起來毫不費力的感覺,就連唐凱自己都嚇了一跳,力量竟然提升到了這種地步,而且僅僅是膂力。想當初揹負起五百斤的巨石都頗爲費力,而今雙手竟能輕鬆地拎起千斤巨石,變化不可謂不大,實力的進步肉眼都能輕鬆觀察出來。

活動了一下筋骨,唐凱感覺頗爲滿意。

“小子,聽說你惹禍了?”老頭子突然不知道從哪蹦了出來,老臉幾乎貼到了唐凱臉上,差點把他嚇死。

“老頭子你不要嚇人,否則後果很嚴重。”唐凱毫不猶豫就是一拳砸了出去,用盡全力。

“實力提升的不錯,很好很好,老子**弟子的本領日益見長。”老頭子自吹自擂,一根手指頭輕鬆抵住了唐凱的拳頭,而後飛速一腳“咣”地一聲把唐凱踹進了練武塔。

“臭小子,竟敢對老子動拳頭,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訓教訓你!”老頭子嗓門太大了,練武場的子弟都被他鎮住了,而後幸災樂禍地看向練武塔,這唐凱也是夠倒黴了,大清早就要被教訓一頓。

一分鐘過後,衆人看到一個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從練武塔大門飛了出來,而後一個敏捷的鯉魚打挺,又捂着臉飛快的衝了回去,就像火燒屁股一樣,那叫一個猴急。

“這小子是不是臉腫了。”有人疑惑。

“好像…是的。”另有人喃喃自語,有點呆愣。

“攤上這種極品師父,真是可憐。”

“管他的,我們練我們的,抓緊時間,學院大比就要開始了。”


“嘿,這回一定讓那小妞看看老子在擂臺上的威風!”

“得了吧,就你?可別遇上核心了。”

“滾!閉上烏鴉嘴!”

***

“老頭子,最近來無影去無蹤的,都在搞些什麼?”唐凱揉着自己的臉,漸漸消腫。

“老子做什麼還用你來管麼?”老頭子斜睨唐凱,“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唐凱和老頭子講述了那日在林間發生的事情,老頭子根本不在乎,只是叮囑她小心。他沒打算爲唐凱扛下來這個事,有些東西,唐凱必須要學會自己去面對。當然,排除一些老怪物不要臉的情況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管他作甚,來一個我打一個,來兩個我打一雙。”唐凱也不在乎,既然惹上了,那麼解決掉就好。

“小子你的進步很大,可以進行下一步修行了。”老頭子打量着唐凱,怎麼看怎麼不懷好意。

“怎麼,終於捨得教我一些功法了嗎?”唐凱瞬間雙眼放光,垂涎三尺,就差哈喇子差點流出來了。

“非也,非也。”老頭子搖晃着手指頭,“老子如今正在忙,沒空教你,所以準備…送你去學堂。”

“學堂?”唐凱有點懵了,老頭子可是明擺着告訴他不讓他去的,可是這次怎麼又改變主意了?

“不錯,一人之力終究有限,老頭子我最基本的心法並不適合於你,”說到這裏,老頭子意味深長地看了唐凱一眼,“況且你所面臨的問題太少,根本不足以發現自己的不足,所以讓你去學堂,是爲了能夠開闊視野,掌握更多的東西。”

唐凱明白,老頭子的用意是對的,唐凱雖然經歷過生死戰鬥,然而終究缺乏戰鬥的經驗,包括一些常識性東西,老頭子不可能事無鉅細的給他講個明白,更多事情需要自己去了解。

“也好,那麼,什麼時候去?”唐凱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其實他很嚮往學堂的生活,這對他來說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明日開始。”老頭子掏出一張羊皮卷塞到了唐凱手裏。

“中級一年六班入班許可?”唐凱看到這張紙,有些迷糊。

“不錯,中級班是目前比較適合你的等級,風雲學院五個檔次的子弟,核心,精英,高級,中級,初級,雖然從明面上來講你屬於核心弟子,擁有諸多的權限,然而老頭子我即將離開,不能護你周全,以你的實力,直接對上核心,會非常危險,所以你需要自己慢慢磨練,切忌好高騖遠。”老頭子語氣嚴肅。

“我明白。”唐凱鄭重說道,捏緊了手裏的羊皮卷。老頭子說的沒有錯,如果他在這裏,有些人多多少少會有些顧忌,若是老頭子離開了,那麼很快就將有些麻煩找上門。唐凱目前的實力,想要在學院頂層立足,完全不可能,那些突破了道初境,衝進下一個大境界的子弟,隨便拎出拉一個最弱的,就能打得唐凱滿地找牙,這是現實。

然而唐凱戰意十足,這所學院中強者林立,不管是核心還是初級弟子,都是憑藉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個腳印走上去的,既然他們能夠走上去,唐凱相信自己也決不會輸給任何人。進入學堂,唐凱能夠接觸更多的年輕一輩,接觸導師、長老等前輩,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經驗,能夠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一絲東西,那就是收穫,那就是進步。

“爲了不讓你拖慢修行的腳步,也作爲你中途進入學堂的代價,你必須要接受我的要求,達到我的要求,我纔會傳授你我海殤真正的絕學,若是達不到…”老頭子身上散發出了危險的氣息,“嚴懲過後,即刻將你逐出師門,轟出學院!”

唐凱亦危險的眯起了眼睛,嘴角掛上了深不可測的笑容:

“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