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當然養魂五階的實力便可戰八階的鬼獸。如果有兄臺你的加入,我們必定會如虎添翼。”

“沒興趣!”蘇然直接否決。

鐵不換一急,說道,“道友有說不知,若獲得隱世令最多者,便能向所有隱世宗門提幾個要求。更能得到一枚“追魂丹””

追魂丹……

蘇然一聽,眼中頓時射出一絲幽光…… 追魂丹,可憑藉死亡之人殘留下來的一絲痕跡,探找其魂!

蘇然一直以來,對復活劉若雪只是心存一絲幻想。就算從萬年前的古修奧古口中,得到死人可以復活的話語,也不敢妄求。

“追魂丹……”

蘇然低沉,眉頭緊鎖。

或許得到這追魂丹,尋找到劉若雪消失的魂魄,倒真有一絲復活之機。


驀然,他將頭轉向那紫膚修士鐵不換,輕聲說道,“這盟,我結了!”

鐵不換聽言,自然高興異常。

“王兄,有你加入,我們這次萬魂戰場之行,就多了一分把握。”

萬魂戰場?

蘇然微愣,這萬魂戰場, 相傳是一塊萬年前的戰鬥之地。裏面單說古代強者的意志,就有無數。稍不留神,就是隕落之境!

沒想到這些隱世宗門還真是膽大包,竟把這裏當做門下弟子當成歷練之地。

鐵不換也露出無奈的表情,“若不是去那個鬼地方,我們也不至於聯合保命了。”

商量罷後,蘇然便和這鐵不換和青霞分別。這合歡宗,還是得去一次。

一則蘇然並沒有隱世令,不具備這奪令的資格。而配發這隱世令的,只有這些宗門宗主。

二則那萬魂戰場之行還有一段時間。

單單在這路途之中,蘇然就體會到了這奪令的兇險。

拜別了鐵不換和青霞,蘇然和冷芳菲又踏入空中,朝何歡宗飛馳而去。

蘇然情緒深沉,細細思索着自己還未完成的事。

距離天位宗的大比已經不遠,自己大爺又不知所蹤,此爲一事。

自己如今又成爲了那預言裏的宿命之子,冥冥之中擔負着爲整個傲來境復仇的的使命。

實力,蘇然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太弱!

又過了兩天,蘇然與冷芳菲二人,終於來到了合歡宗門前。

合歡宗的山門設置在一個巨大的瀑布後面,極其隱祕。若不是有心之修,絕不會發現它的痕跡。其中更是禁制密佈,一不小心,就會被禁制吞噬。

這隱世宗門的名頭,倒也有其實形。

在冷芳菲的帶領之下,倒是有驚無險的通過了這合歡宗的山門。

一進入其中,蘇然就感覺得燥熱無比,虛脈之中的勁氣,都難以平息。

而空氣之中,處處都瀰漫着緋紅色的能量,不時,更傳來幾聲哼咦之聲。

蘇然不是初哥,自然知曉這聲音代表了什麼。他心思一沉,儘量使自己心靜起來。

而旁邊的冷芳菲,臉上早就紅霞滿是,更銀牙緊咬着薄薄的朱脣,眼中閃着幽光的看着蘇然。

冷芳菲雖性子淡雅,不喜這合歡宗的修行之法。但畢竟自己從小就生活在這裏,耳濡目染間,必定會有所影響。

淡許,冷芳菲看着自己心儀之人就在眼前,莫名的身子一軟,便傾倒在了蘇然的懷中。

“冷道友……”

蘇然輕喚,手掌用力,想要推開冷芳菲。

可冷芳菲卻是雙手一攬,順勢的抱住了蘇然,感受着兩人傳來的溫暖,她輕吟,“王平,我喜歡你!”

蘇然低沉,隨即搖頭苦笑,在天位宗還有一個李清婉,現在又有一個冷芳菲,這……

“冷道友,你知道,我是有……”

“沒關係!”沒等蘇然說完,冷芳菲就打斷說道,“我可以等,等你復活你妻子,我再詢問她的意思,追求於你。”

修之強者,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

不過蘇然卻不是那種人,旋即,他再度搖頭,推開冷芳菲,“冷道友,此事以後務要再提。”

冷芳菲一怔,淚水嫋嫋的看着蘇然。

“冷師姐,你不是出宗參加隱世宗門的試煉了麼?”

而這時,一個體態小巧的女修朝兩人迎面走來。

說話間,眼睛還不時朝蘇然看出,含着春水。

旋即,冷芳菲摸掉臉上的痕跡,頓聲說道,“我回來,自然是有事見師父。師妹,你去通傳一下師父,就說我帶了她的一個故人來相見。”

那女修本想拒絕,可聽到冷芳菲是帶了什麼師父的故人,不敢推辭,通傳去了。

冷芳菲低然,領着蘇然來到了一個偏殿之中,稍作休息。

兩人對坐,氣氛顯得極爲尷尬。

蘇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得氣息深沉,吐納起來。

數個周天之後,剛剛那通傳女子才趕了過來,告之合歡宗宗主傳見。

蘇然微微低沉,跟在了冷芳菲身後,氣息沉澱極低。而小左卻是蹦蹦跳跳的盪來盪去,引起了合歡宗的一陣騷亂。

不過沒有蘇然的允許,它並不敢太過放肆。

“到了。”

不久,冷芳菲停住腳步,來到一處幽靜庭深的院落,輕輕一吟。旋即,她雙膝跪地,頭深深的磕在地上。

“弟子冷芳菲,拜見師父。”

驀然,前方的一道古化的木門吱呀一聲打開來,露出一道清瘦的人影來。

這人影,顯瘦無比,幾乎都不成人型。她微閉着雙眼,每隔好久,才能聽到她呼吸一次。若不是感知到她身上傳來的生氣,蘇然都以爲她已然快要就木。

若細細一看,還是能夠發現這人影的美妙之處。

這就是那合歡老魔麼?

蘇然眼看着這道清瘦的身影,面色生疑。

合歡宗善修養顏之術,即使是上千歲的老魔,也會像雙十之華的的少男少女,可眼前這個人,哪裏有合歡老魔的半點樣子?

許久,這合歡宗宗主才睜開眼睛,輕語道,“小蹄子,不是讓你下山了麼。怎麼又跑回來了?是不是又想偷懶啊?”

語氣冷漠非常,不鹹不淡。

冷芳菲隨即傾身,指了指蘇然說道,露出難得的調皮之色,“師父明鑑,弟子這次可沒有什麼偷懶的心思。弟子這一次,是真的帶回來了你的故人。”

合歡宗宗主旋即一聲冷哼,“胡說八道,我那些故人,不是不聞世事,就是黃沙埋土。哪會有什麼故人會來拜訪於我。”

冷芳菲低笑,卻念出一首詩來:

紅塵一逍遙

望妾莫相笑

待我塵歸土

望妾莫相思

“師父,想起來了麼?”

驀然,那清瘦身影神情大變,身形一躍,就來到了蘇然的面前。

她用鼻一吸,然後猛的搖頭,嘴裏發出喃喃之音,“逍遙子……逍遙子……”

旋即,她一指蘇然,喝道,“小子,你和逍遙子,是何關係?和棄陣宗,又有什麼來往?”

蘇然愕然,全然沒有想到這合歡老魔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他雙手拱起,向這合歡宗宗主,輕輕一拜。 蘇然對這位修界老前輩,表示出了極大的尊敬。

一則這合歡宗宗主,實力怕是遠高於歸元境的超級強者。強者,就該受到尊重。二則她是冷芳菲的師父,聽剛纔言語,似乎和上一任棄陣宗宗主逍遙子,還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旋即,他才說道,“逍遙子算得上是我一位師父。而我,是現任棄陣宗宗主。”

她猛的一怔,又是一股綺麗的能量照在蘇然的身上,喝道,“你是棄陣宗宗主?那逍遙子呢?逍遙子那老鬼呢?”

“逍遙子前輩傳承我陣法之道之後,殘魂便已經消散。”

蘇然如是說道。

“消散了……消散了……逍遙子,你終究走到了我的前面!”


“死,死得好!逍遙子,你命該如此……”

合歡宗宗主聽言,沉默了許久,嘴裏才喃喃說道。

不時,她身形一散,消失在當場。

蘇然凝目,這合歡宗宗主和逍遙子的關係,還真是不一般。蘇然想起當時在祕洞石林看到的那絲殘魂,心中一番感慨!


合歡宗宗主這般離開,取得隱世令的機會又不由得擱淺。

又只剩下二人,相對無言!

許久,蘇然摸了摸頭,問道冷芳菲,關於這逍遙子和合歡宗宗主的事情,二人這才消散了之間的尷尬。

據冷芳菲所說,這合歡宗宗主原本並不是現在這般清瘦模樣,而是一位豔絕修界的大美人。那時的合歡宗也並未隱世,風姿灼灼,不可謂不是一位璧人。

一次,她去探索一處隱祕祕境,可沒想到,那裏危險萬分!正當她以爲自己將命不久矣之時,一個人卻救下了她。

而這個人,恰是逍遙子。

雖救下了她的性命,可還是被幽氣傷體,壞了容顏。

合歡宗宗主作爲豔絕天下之人,哪裏能忍受這般之境,當即就生出輕生之念。

可逍遙子哪裏允許,他邀合歡宗宗主攜手共遊天下。逍遙子也並未嫌棄她之容貌,一來二去,二人便結成了雙修伴侶。

那時,整個修界正在排斥合歡宗。不得已,合歡宗宗主只得和逍遙子分離,先行隱藏起來。

可當合歡宗宗主再去棄陣宗山門之時,卻看到棄陣宗已經破敗不堪,人去樓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