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秋雪冷哼一聲,手中氣刃隔空怒斬。在況連赫絲毫沒有防備之下,立時將他捲入其中。

嗤嗤嗤嗤……..

劍氣纏身,不斷地發出這等級內身被刺的響聲,讓眾人立時心驚膽顫。

繼而從那況連赫的口中傳出那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況連赫敗了,敗得太過自信。

他以為將自懷的眼睛閉起來,道秋雪的魅惑之術對他就起不了作用。

當他的被水元之氣包圍之時,他就已經在道秋雪的掌控之中,他接下來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他心中的完美設想而進行著。

他所擊中的不過是一道心中的幻象,這一切還是因為他沒有一顆強大的心。

結界中的一切散去,只見況連赫周身血痕倒在那地面上,看信慘烈無比,但不過是些皮外傷,養幾日就應當無礙了。

況連赫算個男人,緩緩爬起來,硬撐著站得筆直,朝道秋雪言道:「多謝師妹手下留情!」


因為他知道,方才道秋雪只有一絲殺念,況連赫就難逃一死了。

離元聖主首先起身,為他二人這精彩的一戰而喝彩,四周立時響起歡呼聲。

連軒嘯與君霓的臉上也洋溢著溫暖的笑容。

君霓問道:「她先前看你那一眼,你說是真情還是假意?」

軒嘯搖搖頭,「不管真情還是假義,你要知道我我來這個世界可不是為了兒女私情。唯一讓我吃驚的是,她也有善良的一面吧,至少沒鬧出人命來!」

道秋雪或勝之後,沒有如預期的那般開心與興奮,在通傳弟子道出此戰勝者之時,她徑直朝山下走去,一刻也不想在這山上多待。

眾弟子立時將這一切歸咎於軒嘯之過,立時大罵不已。

正當時,通傳弟子亦報出了下戰的二人。


我用餘生紀念你 ,軒嘯之名一出口,噓聲四起,因為道秋雪的緣故,因為君霓的緣故,因為…….他已經成了眾多弟子的公敵,不論是誰,只要能擊敗軒嘯,他便是眾人心目中的英雄。

軒嘯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讓眾人為之唾棄。念及於此,軒嘯真是欲哭無淚。(小說《軒嘯》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軒嘯》更多支持!

元界,四方古雲剎,此地乃是凶獸聚集之地。

在靠近溪流之外,突然先後落下兩道身影,居然是杜甫高與游宏明二人。

二人風塵僕僕的模樣,顯然是趕了多日的路。

初到秘境的他們,極不適應這從頭來過的感覺,好在二人當初都是至聖之境的仙君大能,重修一次不過是輕車熟路,何況沒人礙著他二人,幾日間實力便已恢復至聖元境初期,能與這古雲剎之中凶獸肉搏一番,絕對不會落在下風。

杜甫高用手捧起一捧水來,猛灌了幾口,終於緩過勁來。那游宏明跟他差不了多少,又飢又渴,一次半喝了個半飽。

再將收藏著的食物取出與杜甫高分食,靠在大樹上終於出了一口長氣。

原來他二人是被人盯上了,惡戰三日,方能脫身,一口氣狂奔了十萬里,方才停下。

杜甫高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修者這麼猛,實力先不說,關鍵在於他們不講道理,看他們二人不順眼,說動手便動手,連一點商量的餘地也沒有。

當初杜甫高至聖之境時,也沒這般蠻橫過。想到此處,便氣不打一處來。

游宏明不快道:「聖主讓我們來秘境中,分明就是讓我們來送死,這裡本就是三界未分的世界,廣闊無邊,如何找得到竺之罨那該死的藏在這一界的東西?」

杜甫高嘆道:「誰說了讓你找,我們只需要等到軒嘯就夠了,他一定會帶我們找到的!」

游宏明冷哼一聲,想到軒嘯就來氣。他的後人本就是因為軒嘯才死的,沒想到離開這個世界的希望卻要寄托在敵人的手中,當真是倒霉到了家。

游宏明吃飽喝足之後,心情似乎也沒那麼差了,問道:「你說軒嘯現在在什麼地方?」

杜甫高言道:「這我倒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我們接下來去的地方,他也一定要去,群雄齊聚,這等熱鬧,他怎麼可能不來湊。到時,我們只要跟著他,幫他找回當初忘記的東西就可以了!」

游宏明道:「我都懷疑他根本就沒忘,那小子分明就是竺之罨托世,怎麼可能會將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忘記了。」

杜甫高沉吟片刻,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亦不得不說游宏明講得很有道理。

杜甫高言道:「聖主交待的事我們一定要做,他既然說秘境之中才有希望,而且關鍵在於身懷祖源之人。不是軒嘯又會是誰?我們只能豈求老天爺,他軒嘯沒那麼快找到自己留下的東西。」

游宏明點頭道:「想來那小子動作也沒那麼快,來到這個世界還要尋那狗屁的道根,我跟你兩人都這般困難。更何況是他。」

一說到這道根,杜甫高就苦笑不已,來到秘境內所受的苦可比他在仙界之中多了太多。

此刻他只想等到軒嘯,因為他更加確定。軒嘯就是那個他要等的人。

當他想得出神之時,游宏明問道:「你猜此次隅田之中傳說中的天地聖物會是什麼?」

杜甫高搖了搖頭,半個字也不肯說。軀體一緊,面色大變,立時與游宏明二人潛伏起來。

有大批人馬正朝這片山林中進發。

…….

烈日當空,肅靜一片。

軒嘯與畢方之間的對視居然已經持續了近一個時辰,眾人雖然等得心中叫苦連連,卻沒有一個人發出不耐煩的場聲音。

因為他二人之間的對決雖然還未過招,但卻緊張得讓人窒息。

軒嘯氣定神閑的模樣惹人生厭,但是卻沒有一人敢噓他,怕影響其心境之後,讓大家不能看得一場精彩的比試。

再看那畢方,額角一滴汗不經意間划落,他眼角的輕微的抽搐並沒有逃過軒嘯的雙眼。

就在汗珠落地的那一瞬間,畢方挺不住了,暴喝一聲,似將這一個時辰之中被制壓的怒火一口氣全部發泄出來一般。

這個每場比試都沒盡全力的人,終於在這一刻忍不住,將自己的真實實力展露出來。

只見其朝軒嘯狂掠而來,風元之力繞身,使其輕盈無比,接連數刀風刃連斬。

只見那藍芒一道接著一道,連同軒嘯立時捲入,場中頓時炸響。

眾人瞧的分明,軒嘯竟然一動不動,卻讓那風刃沒有一道斬在他的身上。

其實不然,軒嘯動了,只不過動作極是細微,面對那密不透風的風刃斬來,他動作過大反而不好,腳下靈動,來回挪動著那半步,速度之快,讓眾人皆以為是長時間直視所造成的模糊感。

就就在這時,軒嘯將那風刃連斬躲得乾乾淨淨。

畢方先前被軒嘯氣勢所壓制,一直憋悶得慌,出招之時,便如那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見軒嘯輕易化解他引以為傲的風刃斬,心有不服,白芒元氣狂旋而出,論其威力早過了仙元之境,引得結界之中大亂。

比試多日,終於出現了第一位仙元之境,可是他明明沒有渡劫啊,眾人立時醒司過來,他應當就是傳說中的仙元聖體!

而軒嘯,這個讓眾人一次又一次吃驚的師弟,始終立於原地,任憑那風刃如何狂轟,亦無濟於事。

這讓眾人的心中不禁打起鼓來,七上八下,軒嘯究竟到了哪一步。

這時,不禁有人離君霓丈許開外,小心地問道:「君霓師妹,請問軒嘯師弟如今到了哪一步?」

君霓微微一笑,其實她也不知道,但是卻對軒嘯有絕對的信心,淡淡道:「仙元?玄元?誰知道呢!」


此言一出,周遭的弟子立時炸了鍋,怎麼可能,軒嘯入道修行才多少日?就算他天賦過人,那有人不渡劫就能達仙元之境? 英雄聯盟之傳奇歸來 。可誰都知道他原來就是個廢物。還說什麼玄元之境,這與痴人說夢有何區別!

凡聽到這話的人,似乎立時將軒嘯當成了一個笑話,君霓鍾情於軒嘯不會只是她個人對軒嘯的完美幻想吧?

而這時,畢方的風刃已令天地色變,他已經使了七成的實力,本以為不用一半的實力就可讓軒嘯敗下陣來。

可眼下的軒嘯連半分吃力的神氣也看不見,他不會是在強撐吧,可他再強撐,身體是不會說謊的。

畢方的底氣越來越不足。便在當時,狂風襲來,如一頭猛獸般將他包裹其中,怒嘯一聲,便朝軒嘯飛奔而去。

眨眼之間,那狂風立時便要將軒嘯襲卷。

軒嘯裂嘴一嘴,全場所有人心中一緊,知道必有大事發生,果然在那一刻。軒探手而出,與那藍芒猛獸般的風元之氣相觸。

本以為會那驚天動地的轟鳴爆響之音,沒曾想軒嘯的掌心之中如同有一個無底黑洞般,立時將那風元之力盡數吸入。

不光是離天派。就連離元聖主的一眾好友亦是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驚駭之情,驀地起身,驚恐無比地看著這一幕。

軒嘯還是人嗎?他才修行多久而久,竟將這等狂躁的元氣納入體內。難道他就不怕爆體而亡。

可軒嘯的身體並無任何異常,他依舊是那張笑臉,叫眾的面色大變。背心涼氣直冒。

而在這一刻,畢方周身的元氣被軒嘯一口氣拔了乾淨,這還不止,他體內的元氣亦不受控制,瘋狂朝軒嘯的體內涌去。

直到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靠在軒嘯的掌心之上時,他體內已被抽得精光,丹田之中已然枯竭。

畢方如同見鬼了一般,虛脫地言道:「師弟,師弟手下留情,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沒理由會殺我!」

軒嘯聞言,那吸扯之力立時消失不見,讓畢方重獲自由。

這時,軒嘯周身的淡淡紫芒讓眾人的下巴都快驚掉了,本來出了一個仙元聖體就夠讓眾人吃驚,如今軒嘯體表淡淡的紫影代表什麼?大多數弟子只有在他們的師父身上才能見得。

玄元之境,竟然是玄元之境,沒有任何徵兆,軒嘯便修入玄元之境。

東山之巔立時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沒人敢多說半個字,只呆若木雞地望著軒嘯,天才二字已不足以形容軒嘯的天賦,沒人能找到合適的話語來褒揚軒嘯,因為那都是多餘的。

這時,離元聖主見怪不怪般起身言道:「此次大比,軒嘯無需再比下去,他便是我離元派今年的魁首,隅田之行,剩餘弟子當唯他馬首示瞻!」

離元聖主此令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不過以軒嘯現在的實力,掌門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亦沒什麼可奇怪的。

在場之人沒人一人喝彩,更沒掌聲。就連君霓在迎接軒嘯歸來之時,亦平淡如水,似乎沒什麼好驚喜的。

君霓挽著軒嘯,只道了聲「辛苦」,便再沒多說。

軒嘯在道無痕跟前,朝道無痕施了一禮,言道:「師父,徒兒沒給你丟臉,為我青悅堂奪回了顏面。」

道無痕臉上的笑容就如同一個慈父,看著自己的兒子終於長大成人,出息了。

離元聖主沖軒嘯放聲道:「軒嘯,三閣之中你可各取一件看中的東西,當作此次奪魁的獎勵,待你選到中意之物時,來尋我,有些話需得對你囑咐一番。」

軒嘯在眾人羨慕、嫉妒、恨意十足的眼神中應聲道:「遵掌門令!」(小說《軒嘯》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軒嘯》更多支持!

離天派,煉器閣之內。

軒嘯已在這秘室中待了一兩個時辰,望著這琳琅滿目的兵器,卻遲遲不知選擇哪一件。

軒嘯善長用劍,不過藏器閣中尚無一把劍趁手,倒不是這些兵器的原因,而是他自己的問題。

既然選不到,那便不選吧。

他剛回頭想出去的時候,一把樸實無華的黑弓立時吸引了他的注意。

軒嘯來到秘境元界之中的時候,就如同一個新生兒似的,什麼都沒有了,包括他的兵器及對兩界的掌控,這種感覺讓他很無奈。

可當他看到這柄黑弓時,那熟悉的親切感,讓他迫不及待地將它握在手中。

情話終有主[娛樂圈] ,黑弓泛起微弱的光芒,似乎已認軒嘯為主,顯得格外的親切。這不正是他當年在地宮山門中意外得到的那張神秘的黑弓嗎?

軒嘯有種失而復得的喜悅,二話不說,將它裝進道無痕賞賜的乾坤袋之中,便朝藏丹閣走去。

他一直認為丹藥這類東西都是激發人體內的潛能,不宜多服,所以隨手選了一枚不起眼的丹藥放入袋中又馬不停蹄地去了藏法閣。

軒嘯來這裡的目的很明確,他希望得到一套更加利害的劍決。他自創的劍決已有五式,現在正處於清閑之時,希望能通過這段時這整套劍決完善,並修至大成,將來在面對強敵之時,就會更有把握。

當軒嘯一進入藏法閣之時,就被閣內的無數典籍給吸引住了,他來不及確定哪些是劍決。隨手拿起一本就開始翻閱起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