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剛施展完法術絕技退下來的神魂族頂尊們也都疑惑不解的回頭張望。

因為這不應該,這片虛空不該有人經過,更沒有知道的星系軍團編製的戰鬥,這星系干擾符的發動,是為什麼?

許問峰也故作詫異的住手,回頭。

圍攻黑月的外圈神魂族頂尊們,包括李狂和鄭飛仙在內,看見一條條的身影,正呈包圍之勢高速圍攏過來。

這一刻,鄭飛仙不由自主的搜索人群中的許問峰,卻見他一臉錯愕之態,不由難以確定事情是否跟他有關。

「有人想當黃雀!」鄭飛仙暗暗咬牙,卻想不到這是哪裡來的戰鬥力。

儘管還有些距離,但是他們卻可以肯定不是人類文明和辛德文明的戰鬥力,如今宇宙中除了兩大文明還能有誰?

「黑衣人。」李狂眉目低沉,已然推測出這幾乎是唯一答案的答案。

在行動前夕,突然有人散布謠言說聯盟要屠戮所有擁有暗影族殘魂的人,李狂就知道有人在趁機坐大,想團結那些擁有暗影族殘魂的人形成一股力量。

那時候他第一個疑心的是許問峰,但長久暗中觀察發現許問峰的行舉和日常活動一切如常。

後來又聽說這個組織的勢力首領被稱呼為黑衣人。

於是從情況上推測,這很可能是某個野心勃勃的新興頂尊製造的事端。

卻沒想到這個人竟然能夠掌握這次的行動,在這種時機面前發動。

必有內應!

這是一定的事情。

「是誰?」

「必是許問峰!」李狂十分肯定,鄭飛仙就要發作,李狂卻低聲道「不可!」

「為什麼?」鄭飛仙憤憤難平。

「如今他仍然偽裝毫不知情,是不願意留下把柄,所以不到十拿九穩他就不會動手,還會假裝跟這些人戰鬥。你此刻揭破等於徒增壓力而已。」

鄭飛仙這才不甘心的罷休。

這時候圍過來的那些人,讓圍攻黑月的所有神魂族頂尊都清楚的知道,對方的惡意。


然而,李狂仍然很冷靜的下令道「二十人分兩隊輪番繼續攻擊冰璃月,絕不能讓她活逃。剩下的人結成圓陣,防禦抵擋,解決冰璃月後再行突圍。」

蜂湧而至的人群在黑袍帶頭下,一個個手握法器,用齊整而憤怒的聲音不停高呼——

聲音越來越清晰響亮的傳了過來。

「李狂無道,不問是非!殺殺殺!」

李狂冷笑道「我李狂在這裡,有本事就來。」

為首的黑袍黑色披袍突然揚起,從披袍下驟然飛射出一碰黑色的劍氣——

飛閃的速度之快簡直讓人咂舌!

頃刻間射到李狂和鄭飛仙面前,只見一拳擊出——

爆發的黑色拳勁頓時將一大蓬射到的劍氣盡數擊潰!

黑袍一聲大喝「殺!這些都是李狂為首的爪牙,不殺盡他們,死的就是我們!」

「殺殺殺——」

許問峰心裡高興,但表面上卻不顯露出來。

他很放心,時間很充裕。

這次秘密圍攻冰璃月的行動就只有今天參與的人知道,即使現在有人突圍報信,等到聯盟調集戰鬥力過來的時候也已經是三天三夜之後了,那時候,只能替李狂他們收屍。

他很高興,但表面上仍然跟周圍的其它人一起行動,一副視突然出現的人為敵模樣。

因為他一直最擔心不能留下的人就是真言,為了真言他有特意的準備,難的是時機,只有一次機會,一旦失手今天就不可能留下真言!

如果不能留下真言,他的行動就只能算成功了一半而已。

他必須繼續偽裝,等待那個十拿九穩的機會出現的時候。

至今為止從真言的紫星施展的情況觀察里,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機會。

真言的紫星施展速度非常迅快,畢竟是變異的暗器類法術絕技,出手速度本不用說。

他需要在足夠久近的距離,在真言沒有防備的時候施展紫星連續攻擊的那一刻,突然出手突襲才能成功。

這個時機,絕對不可能太刻意,只有在混戰中等待到那一刻的出現才能動手。

因為許問峰很清楚,現在李狂,真言,鄭飛仙必然會疑心自己,但又難以肯定是否是野心勃勃的新興頂尊的作為,所以任何刻意的接近都會讓真言更戒備猜疑,反而會導致更蓄意的防備而讓他喪失機會。

許問峰的黃雀行動,終於展開……

而另一頭,恆毅主動落入追神軍團的陷阱后,局勢仍舊處於僵持階段。

雖然局勢僵持,但是恆毅至今還沒有存亡危機。

相反,在黑暗領域裡的顛情劍的壓力反而越來越大!

因為,他已經在黑暗中被恆毅偷襲催成了血霧超過一百次!(未完待續。。) 黑暗領域中的追神軍團又一次按照在黑暗領域中安排的節奏默默計算時間,一起發動法術絕技的齊攻!

然而,在恆毅的黑暗領域中一次次錯亂的方向感影響下,他們施法的方向各種混亂。

有的吵著暗影領域邊緣的方向施展,有的法術絕技飛向其它同伴,每一個人卻都還以為攻擊的是恆毅被限定的異空間區域。

法術齊攻發動的瞬間,恆毅如之前每一次那樣,一劍刺穿顛情劍的腦袋,爆發的龍魂之力自內而外,瞬間將根本沒有反擊辦法和對抗能力的他又一次催成了一團血霧!

如果時間允許,這麼下去顛情劍早晚必死。

只是,恆毅知道時間來不及。

一種種的法術絕技都無法空間的無形牆壁。

恆毅對空間法術了解很淺顯,自然不可能是從法術絕技的基礎上思謀出破解之法。

然而他知道任何法術絕技的最終都離不開能量,追神軍團的女精靈能夠把空間法術維持到現在,還能夠支持多久?

恆毅想到顛情劍的半個時辰之說,不由推想那很可能也是空間法術絕技維持接近極限的時刻。

在這種特殊的空間里,恆毅很清楚的感覺到雖然他被切斷,但是空間里的自然能量仍然非常充沛,跟在原本的宇宙虛空中一樣。

這意味著,能量並沒有因為空間而被切斷。

正常途徑這樣的空間法術本不能持久……

『難道這女精靈是通過利用自然能量的流轉補充空間法術的持續不斷的能量消耗?』

產生這種推測后,恆毅決定試試。

倘若如此。那麼他對空間無形牆壁的攻擊沒有明顯作用的問題就能夠解釋,因為無論他的耗損空間無形牆壁多少能量,抵消的其實都是宇宙中流動的自然能量。這種情況下當然不會對施法者造成多少影響。

反而用激烈擾亂自然能量的方式很才可能讓施法者的消耗增加,甚至能讓空間法術超過能夠維持的穩定能量狀態而崩潰。

恆毅想到就做,深深吸了口氣,身形驟然在黑暗中高速旋動了起來!

以極限能量耗損催動的死亡劍舞劍氣伴隨恆毅身形的旋動頃刻間滿滿的充斥在三百丈被限定的異空間區域。

巨量的能量從恆毅身體里飛快流出,流出的能量在攻擊無形空間壁的同時,爆散成性質激蕩,短期內無法穩定融入自然能量的狂亂能量;與之同時殘魂神訣又以最大化的速度瘋狂的吸收空間的自然能量。

瞬間恆毅猶如變成了吸收能量的黑洞。巨量的自然能量源源不斷的流入他的體內,又以死亡劍舞最大化的狀態不絕的朝外釋放!

空間內的能量,漸漸失衡……

黑暗領域中。追神軍團的女精靈眉頭微皺。

空間內能量的變化她能夠知道,那為她帶來了很高的負荷。

她不由加速引動虛空中的能量流入異空間,然而在恆毅那消耗真氣量本來就是尋常劍舞千軍數倍的能量耗損程度下,這種加速仍舊讓女精靈感覺到明顯的危機。


但是。這樣的情況經常出現。

每一個被困在裡面的人都會絕望沒有辦法的攻擊無形的牆壁。可惜法術絕技的施展只是爆發性的,不可能持續的造成能量的異常缺失,當法術絕技施展完畢的時候,本來缺少的空間能量又會流入更多自然能量補充充盈。

這樣的情況女精靈遇到的太多。

但這一次,她卻明顯感覺到危機。


因為對比之前的情況,她發現這一次情況很反常。

因為,空間能量的混亂仍然在繼續!

劍舞千軍戛然而止的時候,極限劍華。威震天下,毀滅怒放。瞬斬幾乎同時發動,這些攻擊性法術絕技施展完的瞬間,恆毅身體的紅光驟然變的更濃郁!

殺神附體,殺神狂暴,結合神來之劍和龍魂之力在恆毅紛飛亂斬狀態下不停揮動的天意劍上不絕的爆炸開蔓延周圍十丈範圍的劍勁衝擊!

每一劍都能夠把恆毅吸收的最大化的能量完全耗盡,又在下一劍揮出前憑藉殘魂神訣吸收飽滿,再次釋放!

沒有法術絕技就無法大量耗損能量?

對別人或許如此,對恆毅來說,不是!

因為他有真正永不枯竭的能量!


此刻的恆毅猶如在平時修鍊的時候那樣,根本沒有片刻停下來的時候,身體周圍環繞的劍氣爆發劍氣,不停在他催動下以最快的速度生成,又以最快的速度四面八方的胡亂飛射出去,每一束產生的爆炸殺傷力都帶著全部真氣的耗損,產生的破壞力足可匹敵威震天下。

幾十股劍氣的不絕爆發,伴隨每一劍產生的恐怖殺傷力,在殘魂神訣全效率運轉下異空間的能量瘋狂的流入,又瘋狂的化成狂亂的非正常狀態能量!

女精靈原本感覺到的危機,已經變成全神貫注,竭盡全力應對的緊張。

緊張,因為從來沒有遇到過持續這麼久影響內部能量消耗的情況,縱然曾經空間法術同時困住五個頂尊的時候也沒有過!

只當修鍊那樣瘋狂施展法術絕技,不停揮劍的恆毅每一劍的力量都超過別的頂尊施展的殺傷力中等的法術絕技,這樣的耗損自然讓追神軍團的女精靈越來越擔心。

突然,揮劍中的恆毅驟然感覺到殺神附體,殺神狂暴,神來之劍和龍魂之力混雜的劍勁範圍大幅度提升的同時、殺傷力猛然又拔高一大截!

蔓延的黑紅色劍勁頃刻間蔓延了周圍百丈方圓!

『四十層境界神來之劍?』恆毅絕沒想到從三十九層到四十層境界會在這裡突破,更沒有想到神來之劍的突破竟然會反超劍舞千軍等使用更久的舊神書絕技!

這本來有些不可思議,但細想卻又理所當然。

神來之劍,殺神狂暴,殺神附體新三絕雖然開始修鍊的慢,其實都依賴於能量運用的掌握情況,受基本劍招的影響最多,除非純法術絕技類型的頂尊,否則任何頂尊在戰鬥中其實都使用基本劍招次數最多,而恆毅一貫在修鍊的時候從不忘記基本劍式的鍛煉,不受限於調息時間的基本劍式在修鍊始終使用的頻率不知道是其它攻擊性法術絕技的多少倍!

「痛快!」神來之劍的驟然突破,讓恆毅對殺神附體和殺神狂暴更充滿期待的心情。

照常理,應該不會差了多久。

一股股黑紅色、不停在恆毅周圍百丈範圍內爆發的劍勁造成的能量耗損其實沒有改變,因為每一次耗盡的還是恆毅能夠吸收容納的極限,在眼前並沒有什麼大的影響。

爆發沒有停止間歇的勁中突然產生了黑紅色的成片電光!

『果然!』恆毅既不意外,又十分驚喜。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