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經過我的深思熟慮,我還是覺得,我的臉應該紋,老婆大人,就再麻煩麻煩你了好麼?”

“可是這樣好累的,你都不心疼心疼我!”公孫薰兒嘟着嘴,一副不願意的樣子。 龍十兒壞壞一小,聳了聳眉毛。“行,待會兒啊,老公肯定好好心疼心疼你!”

公孫薰兒的眼神有些閃爍,有些不滿,本身就在肉體接觸之後幫龍十兒紋身,現在已經身心疲憊,龍十兒還想着做。

龍十兒哪兒管那麼多,趁勢一把將公孫薰兒拉進了懷裏,他身上的墨水已經風乾了,不過也差點兒染得公孫薰兒一身,龍十兒伸手去撓她的腋窩,她癢得哈哈大笑起來。“紋不紋?紋不紋?”

“哈哈…我紋…我紋…”公孫薰兒求饒似的看着龍十兒,可憐巴巴的樣子龍十兒都忍不住放開她,然後在公孫薰兒的臉上親了一口。“啵”

“這是你的獎勵,做好一點兒哦!那個,老婆啊,你想在我臉上紋什麼啊?”

公孫薰兒忽然被龍十兒親了一口,變得有些呆滯,聽到龍十兒的問話,過了一會兒這纔回過神來。

“紋龍珠啊。”

“算了吧老婆,龍珠需要的面積太大了,這樣吧,你幫個在有疤痕的地方紋上就好了,也不管它什麼樣了,只要擋住疤痕就好。”

紋身之痛龍十兒可是深有體會,他可不敢想在皮肉很薄的臉上紋身是有多麼的痛,覺得還是紋少一點兒痛一回兒就好了。

公孫薰兒用手摸了摸龍十兒的右耳耳根下的疤痕,側頭看了眼,然後問道。

“可是這樣的話紋上去有些像蚯蚓哎,老公你確定要這麼紋麼?”

“恩,管他什麼呢,反正一般是看不到的。”

龍十兒無所謂的說道,既然要在自己憤怒的時候才能看到,那大不了自己憤怒的時候不要在大家眼前就行了。

說得容易做起來難,龍十兒這會兒說憤怒的時候能夠控制自己,可要真到了那會兒,還不知道能做出啥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兒呢。

公孫薰兒稍微想了想,隨後點頭,其實她的想法是和龍十兒差不多的,只要平常時間看不見傷口,要是紋身現形了,那龍十兒上哪兒躲着就行了。

“行,那你忍住啊!”

龍十兒點點頭,公孫薰兒拿出那根已經被燒的黑乎乎的針,發現針已經快要斷裂了,於是將這根針放回了盤子裏,從自己儲物戒拿出來的那個盒子中取出一根銀針。

運氣真氣,將自己手中的真氣輸入龍十兒耳根下,於是這次用火苗將銀針燒紅,對着龍十兒的耳根小心翼翼的刺去。

臉上不同於其他地方,臉上穴位血管非常之多,所以每一針公孫薰兒都需要特別注意,將自己的真氣注入紋身出有兩個好處,一個是減緩疼痛感,還有一個是幫助公孫薰兒找到容易下手的位置。

這個步驟,用的時間非常之久,從半夜到白天,這才完成,當最後一針完成之後,公孫薰兒盯着龍十兒的疤痕看了一下,沒有冒出什麼鮮血,龍十兒的表情也沒什麼異常,便大功告成般說道。

“好了,這條小蚯蚓可真難紋啊!”

龍十兒轉過頭,鄙視的看着他。“就那麼像個蚯蚓嘛?說話好聽點兒啊,就算像蚯蚓你也不能當着我的面說不是。”

“行行行!”公孫薰兒站了起來,打了一個哈欠。“哦……好累啊,老公你去洗澡吧,我先在牀上躺一會兒。”

“恩,那你好好休息吧!”龍十兒從牀上站了起來,他一直沒發現自己的身體都是赤 裸的,直到起身之後感覺陣陣涼風襲來,這才清楚,感情自己是把紋身當成衣物了呀。

公孫薰兒也的確夠累,她往牀上一趟,閉上眼睛,看樣子就睡着了似的。


龍十兒動作很輕,等到把那碗不知道什麼東西的血端到了澡桶旁邊,想起一個重要的事兒。

澡桶裏的水涼了,可是這會兒自己又不能穿上衣服出去,轉身一看,又不忍心叫醒公孫薰兒,龍十兒兩隻手交纏在一起,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有了!”

龍十兒將那碗血放在地上,閉上眼,左手呈爪狀,掌心朝天的伸出,丹田內的能量快速翻滾,漸漸的,隱藏在真氣中的火丹露了出來。

龍十兒調動火丹的能量,控制着能量從肩膀處的經脈來到自己的掌心,龍十兒的手緩緩朝澡桶靠近,然後一推。

一點兒三昧真火的火苗便沒入了澡桶之中,龍十兒睜開眼一看,這火苗正在水中飄着,龍十兒樂呵了。

好多人一輩子都不能看到水中央能夠有火,沒想到這樣子的感覺這麼好,哈哈……

用三昧真火將澡桶裏的水熱得差不多之後,龍十兒又把那三昧真火收了回去,這可是好東西,這會兒還是不浪費的好,難得恢復呢。

當龍十兒從血漿似的澡桶中再次跳出來的時候,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格外光滑,白嫩個,原本的紋身全都不見了,只是龍十兒摸着那些地方還有些痛罷了。

愛顯擺的龍十兒跑到鏡子前,看着自己完美的身體。“真是完美啊,這皮膚,好多女人都夢寐以求的啊,簡直和自己老婆們都有一比了,還有這臉蛋,這也太帥了,以後走到那些自認爲很帥的男人身邊,他們估計再也不敢這麼說了吧,哈哈……”

興奮的龍十兒差點兒把公孫薰兒吵醒,聽到公孫薰兒翻身的聲音,龍十兒轉過頭一看,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


走到公孫薰兒旁邊,輕輕的在公孫薰兒臉上吻了一口,心想。“老婆,你真是太厲害了,我代表千千萬萬女衆感謝你替我恢復原貌。”

這麼長時間的折騰,龍十兒也感覺有些累了,看了眼屋外,這會兒還是大早晨的,覺得時間還早,就隨便套上件衣物,在公孫薰兒旁邊,抱着公孫薰兒睡着了。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兩人是被一陣一陣敲門聲給吵醒的,紋身完成以後,龍十兒就已經把結界撤去了,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公孫薰兒先行醒來以後,發現門外徐容容一羣人帶頭都快撞門了,用勁兒的推着熟睡中的龍十兒。“老公,快醒醒,容容姐來了。”

龍十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薰兒,你說誰來了?”

不等公孫薰兒說話,龍十兒只聽到自己身後遠處的門“砰”的一聲打開了,一羣人浩浩蕩蕩的闖進了屋子。

科娛之王 ,尤其是龍十兒,身上還只套着一層衣物,亂糟糟的樣子。

龍十兒立馬就給驚醒了,有些不滿的轉過頭一看,發現徐容容帶着小炎孫迪等一大幫子人衝了進來。

看到龍十兒和公孫薰兒之後,一羣人都愣了愣,但硬是沒走。

龍十兒轉眼看着公孫薰兒,發現她的臉已經不知道紅成啥樣了,正低着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看到這樣子,龍十兒就給怒了,體內的真氣在龍十兒的控制下狂涌而出,兩手憤怒的一揮。“出去!”

衆人就感覺巨大的能量朝自己襲來,也不管是有多高的修爲,就連小炎在沒有任何防備之下,就與大家一起,被巨大的能量直接衝擊得倒飛出房門。

龍十兒一揮手,將房門關上,屋子裏,頓時就剩下徐容容了。

“老公,薰兒,我不是故意的,是小炎它們老告訴我,說你們已經在房間一天一夜了,神識也查探不了,我們怕出了什麼事兒,這纔會撞門的。”

徐容容都這麼解釋了,那龍十兒還能說些什麼呢,不過龍十兒有一個疑問。“那剛剛你們撞門的那會兒,神識可以進入的啊,爲什麼沒用呢?”

“因爲之前我們用的時候被阻擋了,所以剛纔就沒想着繼續用。”

徐容容唯唯諾諾的解釋着。

龍十兒朝徐容容說道。“你過來!”

徐容容愣了愣,也不知道龍十兒想要幹嘛,不過看龍十兒的臉上,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徐容容小步小步挪到龍十兒身邊。

龍十兒一把將她拉倒在牀上,然後手指對着她的身體,當然是那些能夠讓人發癢的地方一陣狂轟濫炸,徐容容一時間被癢得樂了起來,哈哈的笑個不停。

龍十兒也被逗笑了,一邊撓着徐容容的癢,一邊轉頭看着公孫薰兒。


“薰兒,快來懲罰她,讓她害得我們倆丟了這麼大的臉。”

公孫薰兒也被逗笑了,跟着龍十兒一起撓徐容容的癢癢,徐容容欲哭無淚,求饒害得笑着說。“我錯了,哈哈…你們放過我吧…我受不了了…哈哈……”

兩人看徐容容乾眼淚都快出來了的時候,這才放過徐容容,龍十兒看着自己懷中巨大的胸脯吞嚥着口水。“容容老婆,最近發育不錯哦!”

徐容容條件反射似的猛然彈了起來,離開龍十兒的身體,快速躲到公孫薰兒身後,躲瘟神似的看着龍十兒。

“你想幹嘛!我可告訴你,還要正緊事需要你去辦呢!”

“啥正緊事兒?”

“三天之後,金凌門和歐陽家族都有動作了,你還得去部署呢!”

龍十兒想了想,這事兒的確是當下最重要的事兒,這可關係到花龍門千千萬萬弟子以後的路啊。


“哼哼,這次算你們走運,等下次,嗯哼,叫上鳳兒,咳咳,我就那啥了。” 二女鄙視的看了龍十兒一眼,不過也沒其他動作,奈何人家龍十兒的確能做到啊。

三人起牀收拾了一番,徐容容和公孫薰兒聊着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兒,當然,某些羞羞事件當然是要隱去的啦。

經過她這麼一提醒,徐容容這次驚訝的發現龍十兒的身體完好如初,皮膚甚至比當年還好,驚訝的叫了起來。

“哇!”

龍十兒還以爲她正驚歎自己多麼的帥呢,正想得意一句,不料她轉過頭對公孫薰兒說道。

“薰兒,你是用什麼東西給他洗的,快告訴我,我也要!”

“這種東西很簡單啦,只要在黃雞血里加上童子尿,就可以辦到啦!”

公孫薰兒無所謂的說道。

龍十兒和徐容容都異口同聲的呼了出來。“什麼?”

公孫薰兒低着頭,眼珠子快速的轉着,指着龍十兒身後說道:“小炎,你什麼時候學會瞬移了?”

龍十兒和徐容容下意識的轉頭一看,可身後就是牀啊,兩人知道中計了,再次轉過頭,這會兒公孫薰兒已經跑出了房間,徐容容朝公孫薰兒追去。“你別跑!”

龍十兒有些驚訝,這不是應該自己去追她的麼? 把妹妹養成絕仙女帝


高智商的頭腦立刻顯現出來了,感情容容這是找離開自己理由啊!

“唉!”龍十兒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事已至此,多說無用,龍十兒擡起手臂聞了聞。

不注意還不知道,這一聞才發現還真有一股子尿騷味,噁心的拍了拍鼻孔前方。

這天,龍十兒到了晚飯時間纔出了門,這段時間他洗了一個時間特別長的澡,總算用香味掩蓋住自己身體的味道。

晚飯,龍十兒與公孫薰兒徐容容孫迪,還有曉樂等獸族在飯廳裏。

大家都有意無意的看着龍十兒,他們離龍十兒的位置都有些疏遠,倒是龍十兒一點兒也不在意的吃着自己的東西。

吃完以後,發現大家碗裏還有很多飯呢,龍十兒起身,淡淡的說了一句。 超神修仙大師 我吃飽了,我出去逛一會兒。”

說完便走出了飯廳,這才輪到大家吃飯,龍十兒夾過的菜,甚至是摸過的飯勺,統統都換了一遍。

龍十兒一個人獨自走出花龍山莊,一路前行,區間轉過幾個小彎,走了很久,這纔出現在雪嫣樓門前。

看着熱熱鬧鬧的雪嫣樓,龍十兒踏了進去,一路上遇上好幾個女子,不過都被龍十兒推開了。

他徑直來到雪嫣樓後臺,老鴇早已注意到龍十兒,畢竟一個情緒不高,而且身邊也沒有美女跟着的男子,在這種地方是特殊的。

來到後院,身後的老鴇便叫住龍十兒了。“這位公子請留步!”

龍十兒轉過身看着她,知道她和赤夷雪的關係比較深,便微笑着看着她靠近,說道。

“大姐,我想見見雪嫣姑娘,您能幫我通報通報麼?”

龍十兒那日當衆拒絕了雪嫣,老鴇可是親眼看在眼裏的,所以看清龍十兒的樣貌後,臉色顯得有些不悅。

“我們堂主可不是你想見就見的。”

“那您說,我要怎麼才能見到她呢?”

龍十兒虛心問道,老鴇想了想,又道。

“如果你能當衆跟所有人表示,你能接受雪嫣,那你以後想見我們堂主就見我們堂主,我絕不會阻攔。”

“那你說,就靠你元寂初期的實力,能夠阻攔我嗎?”龍十兒顏不改色不變的說着。

在老鴇的眼裏卻驚起了駭浪,她的修爲是被隱藏的,沒想到卻被龍十兒這麼輕易的說出來了,不過一想到他是雪嫣喜歡的男人,要是沒點兒本事,雪嫣爲何會對他如此癡迷呢。

“你的意思,是要硬闖我們雪嫣堂嗎?”老鴇的聲音有些壓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