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大沉吟片刻,道:「我們七人之間,雖然沒見過彼此的真面目,但氣息還是有所不同的,我能確定,沒找到的那個兄弟是老六。」

嵐塵煙和小青蛇依舊隱藏著,等待著狼群的出現。

可狼群還沒等到,就聽到那七翼蝠的老大說:

「收起帳篷,離開此地吧,既然我們有可能被盯上了,此地就很危險,而且,我彷彿感覺到了危險的訊息。」

這老大不愧是老江湖,在危險即將發生之前,他就產生了警覺。

這種對死亡的本能,也只有經常行走在生死邊緣的人才能夠體悟。

龐潛對沒有找到嵐塵煙不死心,可他不敢和這七翼蝠中的老大分開,他清楚,那樣的話,他又要利用這金刀了。


可這金刀是用來殺嵐塵煙的,自己還能發揮出兩道的威勢,所以,他不願意再次使用。

小青蛇望著那即將離開的三人,道:「小混蛋,這下該怎麼辦?」

嵐塵煙也變得有些急切,那些妖狼怎麼還不來呢。

只見嵐塵煙握緊了拳頭,堅定的道:「絕對不能讓他們走掉,看來,只有以身犯險了。」 嵐塵煙原本想著坐山觀虎鬥,直接見證一場妖狼橫掃龐潛和七翼蝠的畫面,可妖狼遲遲沒有出現。

此刻,他不得不現身,冒險將龐潛和七翼蝠中那兩人拖住。

這樣做實在是很危險,狼群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到時候嵐塵煙想逃都沒有退路。

可嵐塵煙不想放過這三人,這險,他覺得有必要。

嵐塵煙從密林之中走了出來,向著那三人而去,此刻,他依舊穿著七翼蝠的衣袍,帶著吸血蝙蝠面具,手握黝黑尖刀。

還離著幾十米,嵐塵煙就對那三人大喊道:「大哥,我回來了,怎麼不見其他人?」

嵐塵煙依舊模擬著那老六的聲音,他將特點抓的很到位,對面的三人都沒有聽出什麼。

對面七翼蝠的老大上下打量了嵐塵煙一番,他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可一時之間也說不出具體原因。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十轉強者來到嵐塵煙近前,道:「你是老六嗎?」

嵐塵煙想了想,這七翼蝠**有兩個十轉強者,那位是老大,這位就應該是老二才對,於是他很隨意的說了聲:「是我,二哥。」

可隨著這聲二哥的喊出,對面的氣息接著就不對了。

那七翼蝠中的老大來到嵐塵煙近前,冷聲道:「哼,怪不得我總覺得哪裡有些怪異,原來,你只是個涅槃境六轉的螻蟻,氣息收斂的不錯啊,只是,你以為能瞞得過我十轉靈者的感知嗎?」

嵐塵煙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可他還是鎮定的說道:「大哥,你說什麼呢,我是老六啊。」

那七翼蝠中的老大依舊冷聲道「老六?你會是老六?你若是老六,又怎會叫他二哥?」

「小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六轉修為就敢做這些事,可你終究還是對我們七翼蝠不了解。」

另外一位十轉強者接過那老大的話,道:

「小子,我並不是老二,我是老三,原本我們七翼蝠是有軍師的,軍師才是老二,後來,他離開了,老大就將老二的位置空了下來,哼,你沒有算計到吧。」

聽著這十轉強者的話,嵐塵煙知道自己真的暴露了,現在的生命已經危在旦夕。

龐潛興奮的狂笑起來,他對著嵐塵煙說道:「將假面摘下來,這假面之下會是我最想見的嵐塵煙嗎?哈哈,你一定是嵐塵煙吧,你一定算不到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龐潛想要殺嵐塵煙想到發瘋,現在聽著這假面下的人也是六轉,他如何能不歡喜到瘋狂。

權利與游戲 ,一邊聽著四面的聲音,面對這樣兩個十轉強者,他沒有一絲戰勝的可能,所以,他期待著狼群的趕到,他不得不繼續拖延時間。

只聽嵐塵煙道:「既然已經識破了,那我們就明人不說暗話,這樣,龐家給你們多少錢,我們嵐家出雙倍,怎麼樣?」


這話讓龐潛有些惶恐,他生怕這七翼蝠的老大變了心思,那他可就危險了,於是,在七翼蝠中的老大還沒有開口之前,他就匆忙說道:

「不,只要能將嵐塵煙殺掉,我們龐家願意將金額提到雙倍。」

嵐塵煙對龐潛的話感到可笑,他不齒的望著龐潛。

明眼人誰都能看出來,嵐塵煙殺掉了七翼蝠中的五個兄弟,這七翼蝠的老大怎麼會放過嵐塵煙。

嵐塵煙之所以提價,也只是為了拖延時間,可還沒等那七翼蝠中的老大開口,龐潛卻先開口了。

嵐塵煙輕輕一笑,他突然覺得,即便是就要死去了,能讓龐家心痛的破費一把,也算得上一件妙事。

只聽嵐塵煙接著道:「我將價格再提升一倍,你們看如何?」

他望著那七翼蝠中的老大,那老大一副淡然的樣子,死掉了這麼多兄弟,他本來就想要提價,現在有提價的好機會,他當然樂享其成。

龐潛咬了咬牙,當初他們龐家出價是三十萬兩黃金,若提價一倍,就到了六十萬兩,這已經令他很心疼了。

超級科技試驗田 ,那就是一百二十萬兩,這已經成了天價。

龐潛望了那七翼蝠的老大一眼,見那老大保持著沉默,他一下覺得心裡沒底,於是狠心說道:「我們龐家願意再加三十萬兩,出一百五十萬兩黃金。」

嵐塵煙望著焦躁的龐潛,眼裡那抹嘲諷意味更濃了。

他一直都在聽著四面的動靜,等待著狼群的到來,他知道那狼群會很兇險,可那是他最後的生機。

等待,漫長的等待,終於,當兩個人將價格攀升到兩百五十萬兩黃金時,地面之上有輕微的震動傳來了,聽著這震動,已經處於絕境的嵐塵煙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那七翼蝠的老大率先反應了過來,聽著地面之上的震動,這狼群足有三五十頭。

三五十頭妖狼,若修為均為涅槃境十轉,絕對不是他可以應付的,生死攸關的時刻,這七翼蝠中的老大也顧不得殺嵐塵煙,他對身邊那十轉強者呼喊一聲,沖忙朝著遠處遁逃而去。

嵐塵煙知道龐潛對他的憎恨,龐潛手上那把刀太過詭異,藉助著狼群到來的機會,嵐塵煙沒有猶豫片刻,他同時運轉著《納息九訣》的第二訣和第三訣,朝遠處遁逃而去。

妖狼的奔跑速度太快了,轉瞬之間就會來到這帳篷前百米開外的地方,望著已經朝四處逃竄的三人,龐潛意識到了危險的臨近。

為了保命,他也沒有再追擊嵐塵煙,因為嵐塵煙奔逃的方向太逆天了,那可是狼群的方向啊,嵐塵煙朝著狼群的方向逃去,這誰還敢追擊。

嵐塵煙知道若是和那七翼蝠或者擁有那古怪金刀的龐潛在一起必死,他只得朝著狼群的方向將他們甩開。

這是唯一的方法,這是向死而生。

在甩掉龐潛和七翼蝠中的兩人後,嵐塵煙陡然頓住了腳步,他一轉身,朝著左側的樹叢中狂奔而去。

狼群已經來到了他前方百米左右的地方,奔騰的狼群如浩蕩的江水,地面之上的落葉紛紛被帶了起來。

那妖狼每一頭都足有四五米高,黑壓壓一片如城牆一般,所過之處,那些樹木紛紛被撞斷,那些樹木如長矛一般被拋飛。

嵐塵煙向著一旁奪路狂奔,這狼群的氣勢,若是被它們橫掃而過,絕對不會有生還的可能。

狼群不斷朝嵐塵煙靠近著,地面之上的震動越來越劇烈,那些狼群隊伍站的很整齊,宛若壯士出征一般。

狼群距離嵐塵煙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嵐塵煙發現,自己根本跑不過那些妖狼,即便是將《納息九訣》的第二訣運轉到極致都不行。

妖狼天生就會奔跑,這是它們的種族特性,也是它們在這聖域中生存下去的本錢。

狼群已經來到了嵐塵煙的三十米處,那些被撞斷的樹木不斷朝著嵐塵煙這邊砸來,他不斷躲避這那些極速飛來的樹木,奔逃的速度一下被拉低下來。

嵐塵煙的處境已經相當危險了,待那狼群來到二十米處時,嵐塵煙都顧不得躲避那些砸來的樹木。

他天魔識海中的銘鼎不斷撞擊著,如水紋一般的聲波一圈圈蕩漾開來。

加上《納息九訣》第二訣的運轉,他的身體表面宛若金石,一顆顆樹木撞擊到嵐塵煙的身體后斷裂,嵐塵煙的內臟被那些樹木撞擊的都在顫抖。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這一刻,嵐塵煙已經做出了必死的準備,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狼嚎響了起來。

「哦嗚···」

聽著這聲狼嚎,嵐塵煙朝狼群方向忘了過去,這一看,嵐塵煙直接震驚在了原地。 就在嵐塵煙愣住的那一刻,那些妖狼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一眼望去,這些妖狼清一色的涅槃境十轉,可以輕鬆的將嵐塵煙撕咬碎。


可奇怪的是,它們並沒有那樣做,它們只是朝嵐塵煙看了一眼,毫不停留的朝著前方奔襲而去。

嵐塵煙依舊愣在原地,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在狼群後方的虛空之上,正飛著一隻目光犀利的鷹隼,在那鷹隼的背上,正坐著一個瘦小的少年。

那少年的指甲很長,就像鷹爪一般,他正冷冷的望著嵐塵煙,那聲狼吼,就是從這少年的嘴裡發出的。

那鷹隼轉眼間就飛到了嵐塵煙的身邊,鷹隼之上的少年伸出手來,一下將嵐塵煙拉到了鷹隼的後背上。

嵐塵煙認識這個少年,這少年正是在望風樓與嵐塵煙打鬥的寒秋。

與望風樓時相比,寒秋依舊冰冷的像一座萬年不化的冰山。

寒秋也沒有回頭,冷聲說道:「想不到這麼快就再次相見了。」

嵐塵煙坐在寒秋的背後,望著那瘦小的身影說道:「是啊,想不到你竟然會狼嚎。」

寒秋冷冷的答道:「故鄉那裡狼多,所以,會一些狼語。」

嵐塵煙感到一陣無語,他想著:「這寒秋也太古怪了,不僅懂得鷹隼的語言,還能御狼,而且還是涅槃境十轉的妖狼。」

隨即他就想到了某蛇,想來,某蛇若是知道人家寒秋,一個人類就可以駕馭十轉的妖狼,而他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騰蛇邪君,卻只能馴服一些低境界的小蛇,真不知道它那張蛇臉該往哪裡放。

嵐塵煙想著在望風樓與寒秋分離時的話,他記得當時發生的畫面。

當時,自己在關鍵時刻改變了發力的角度,既避免了小青蛇被重傷,也留下了寒秋一條命。

記得當時寒秋說:「你都沒有重傷,我怎麼會死。」

他回答道:「下次相見,我定然會將你重傷。」

只是,造化弄人,沒想到再次見到寒秋,他嵐塵煙竟然被寒秋救了一命。

嵐塵煙記憶最為深刻的還是寒秋離開時最後那句話:

「我會變得更強大,從今天開始,這條命,不再只是我的。」

嵐塵煙明白寒秋是個好勝之人,自從那次敗在他的手上,就一直想要贏回來。

感受著面前寒秋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雖然他的身材依舊的瘦小,可他整個人的確更加鋒芒了許多。

寒秋不使出自身修為,嵐塵煙就不能看出他的修為等級,畢竟,在上次望風樓時,寒秋就已經七轉了。

嵐塵煙坐在鷹隼之上,俯瞰著下方狂奔的狼群。

在狼群前方的不遠處正,有三個人在奔跑著,嵐塵煙看的真切,那三人不正是龐潛和七翼蝠中的兩人嗎。

嵐塵煙望見,狼群已經一點點朝著那三人逼近了。

龐潛跑在最後面,他成為了第一個被狼群包圍的人,七翼蝠中的兩人畢竟是涅槃境十轉,狼群距離他們還有一些距離。

龐潛環顧四周,望著那些面目可憎,一個個如小山一般的妖狼,他的兩條腿不聽使喚的顫抖起來。

那些妖狼用那冷漠的眸子望著龐潛,兩顆獠牙暴露在空氣中,寒風吹過,不斷有熱氣從妖狼的嘴裡呼出。

龐潛已經握緊了手裡的金刀,圍困著他的妖狼有十多頭,他不確定能不能突出重圍。

就在這個時候,嵐塵煙坐在鷹隼的背上,來到了龐潛身邊。

望著鷹隼之上的嵐塵煙和寒秋,龐潛震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

這太過不可思議了,嵐塵煙不是應該被狼群撕碎了嗎?怎麼會好好的呢,這寒秋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