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聲音大笑起來,「你這小子有點意思,不過如今的你還是太弱,我給你點十天時間2C若能贏我,這九聖螭龍璧我就給你。」

「十天?你在開玩笑嗎?」秦石大聲說道:「給我十年我也未必是你的對手。」

「呵呵,十天時間很短嗎?應該很長吧。」那聲音說道。

秦石愣了一下,卻聽墨凌霄道:「笨蛋,還不拜謝。」

「謝天眼武尊……」秦石忽然反應了過來,拜倒在地。

天眼武尊笑道:「我不過是一具石人而已,有什麼好拜的,如今你去提升武道,讓我看看你的天賦和本領,然後再看如何教你。」他那冷冰冰的手掌一翻,不知何時裡頭已經躺著一顆碩大的血魔晶。

這血魔晶看上去和之前那些不太一樣,玲瓏剔透,整一個透著一種淡然的感覺,裡頭卻裹著無比強大天地靈氣。

「先說好,若是你天賦比較差,讓我玩的沒什麼意思,那我就直接下殺手了。」天眼武尊話鋒忽然一變,似乎有些冰冷,聽的一旁小山猛的一個寒顫。

秦石哪裡有時間肯浪費,急忙拿起這血魔晶坐到了一旁角落。

「師父,這該如何煉化?」他焦急的問道。

墨凌霄沉默了一會道:「血魔晶帶在身上能持續提供給你天地靈氣,這一塊血魔晶又純凈異常,一下子就煉化掉也著實可惜。」他聲音有些無奈,顯然是覺得這樣太過於浪費。

只是此刻的情勢容不得秦石慢慢吸收,墨凌霄思量了一下說道,「吸收血魔晶必須要用血為媒,它吸收的鮮血越多,效果就越好。」

「你讓小山煉製一些回血的丹藥。」墨凌霄繼續道:「你坐定之後用刻刀劃開手掌,任由鮮血被這血魔晶吸收,我會幫你看著你身體的情況,如果不行了會立馬提醒你。」

秦石會意,急忙跟小山交代了幾句,隨後找了個角落盤坐下來。

吐納幾口,他猛的掏出刻刀,在手掌之上驟然一劃。

鮮血頓時湧出,卻並沒有滴落地上,而是盡數被那血魔晶吸收,一滴不落。

傷口不大不小,鮮血湧出的速度也是不快不慢。只是這血魔晶卻猶如永遠不知道飽為何物的嬰兒,不停的吸收著秦石手中湧出的鮮血。

那本有些晶瑩的血魔晶,此刻吸收了秦石的鮮血,忽然變的暗紅起來,樣子有些詭異。也不知過了多久,秦石竟然覺得自己有些頭暈目眩,應該是失血過多,估計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師父,我看我們是不是……」

「別說話,還沒到時候……」

秦石剛要問話就被墨凌霄打斷,他似乎也頗耗精力,此刻聲音果斷堅決。

鮮血湧出的速度明顯慢了,也不知是那血魔晶吸收的夠了,還是秦石的血液已經為數不多。

秦石心裡漸漸有些恐慌起來,正常人若是流出三分之二的鮮血,必死無疑,不知道九聖大陸的武者會如何。

正這時,六道輪迴盤卻想起了墨凌霄的聲音。

「好了,用力吸,把那些鮮血都吸回來……」

這話讓本有些昏昏沉沉的秦石猛的精神一震,他急忙用盡全力去吸,開始將血魔晶上頭的那些暗紅色一寸寸的往自己手掌上的傷口處吸來。

一吸之下,果然有些效果,只是吸回來的卻不是鮮血而是濃濃的天地靈氣。秦石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濃郁的天地靈氣,簡直要讓他後腦的龍根有些忙不過來了。

「果然是好東西!」秦石大喜,他甚至能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身體里的力量在逐漸增強,武道在提升,甚至根骨也在發生著細微的變化。

「吸……特么繼續吸,這感覺真好。」秦石大吼一聲,酸軟無力的身子猛的再次用勁,幾乎要將吃奶的力氣使將出來。

吸了一陣,他後腦的根骨漸漸顫動,這竟然是要突破的徵兆。

煉魂期的突破可不比煉脈期,四層到五層有些天賦較差的武者甚至一輩子都無法達到,可是這血魔晶在如此短短的時間裡面就讓秦石輕鬆突破。更不可思議的是,這突破似乎還沒有結束,那上面的暗紅只是稍稍褪去了一些,大部分卻依舊存在血魔晶的裡頭。

「轟……」突破成功,秦石的手卻並沒有停下,那血紅色的氣息已經源源不斷的灌入到秦石的掌心,似乎這修鍊還遠遠沒有結束。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三更,下周2開始每天加更一章,為期一個星期。請各位道友加大鍋書友群,想要加更,想要角色,來找大鍋吧,大鍋歡迎你。


QQ號碼234146043大鍋唯一書友群。

感謝不夜懷宇_手機童鞋Zzy090122童鞋和td71377045童鞋的打賞,謝謝。 小山一早就煉好了一枚金色的丹藥,這回血的丹藥竟然是三階,別說回血了,簡直可以起死回生了。

他拿著那金色丹藥一臉緊張的站在秦石身旁,似乎自己這個石頭哥的武道提升,比他自己的事情還要重要。

「喂,胖子,別緊張嘛,來我這裡坐坐,那傢伙還早呢。」伽靈拍了拍身旁的地面,一臉輕鬆的說道。

二人並排等著,無聊的攀談了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洞里是沒有白天黑夜的,伽靈已經靠著小山肥厚的肩頭呼呼睡了,而小山依舊是一臉焦急看著秦石。

「轟轟……」空氣中微微的震動聲音再次傳來,讓小山緊張的肥軀一顫。

只見秦石身上白光一閃,氣勢頓時增強了很多。

「石頭哥,你又……」小山話沒說完,卻見秦石猛的站起,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無法抑制。他猛的睜開雙眼,眸子里滿是神采。

「嘿嘿,一次性晉級兩層,好久沒有那麼爽的感覺了。」秦石咧開嘴笑了起來,只是他的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是失血過多,還沒來得急補回去。

小山小心翼翼將伽靈扶倒在地上,隨後急忙跑上前去,將手中金黃丹藥遞了上去。

秦石將丹藥吞下肚裡,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他徑直走向那一動不動的石人面前,恭敬說道:「前輩,如今我已經將那血魔晶吸收完了,您可以開始指導我了嗎?」

那石人一動不動,秦石等了片刻才聽到聲音。

「小子不錯,看來是極品根骨,怪不得那丫頭會把你帶來。」天眼武尊道。

一聽這話,秦石訝異的轉頭去看伽靈,此刻她正呼呼大睡,絲毫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來,打我一招試試。」


「前輩,得罪了。」秦石抬手就是一招元陽九重浪,層層的真氣朝著那石人而去,到了第七重的時候石人似乎有些堅持不住,身形微微后傾,差點就要後退一步。

只是招數落下,石人卻依舊還是沒動。連升兩級,秦石本來是無比自信,可是如今一來,他卻大失所望。眼前石人真的是堅如磐石,只怕就算自己用上皇階功法,也不一定能打的過他。

「你根本就沒有認識到自己強大的地方在什麼地方,武道的提升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對於戰鬥的領悟。」天眼武尊說道。

「戰鬥的領悟?」秦石不解。

「戰鬥如博弈,並不是以力拚力,更多的是要取巧,要從高一個層次的角度來戰鬥。」

秦石依舊不解,臉上一片焦急。

「來,你再打一次給我。」

聽到天眼武尊的教誨,秦石急忙再次抬手,一招元陽九重浪使了出來。

「轟轟轟……」正當秦石一招打出的時候,那天眼武尊額頭的玉佩忽然發光,光芒猛的罩住了秦石。

秦石忽然感覺自己像是靈魂出竅一般,升到了半空,只見他自己的身體此刻正使用元陽九重浪打向那石人,而自己卻在半空之中觀望。


他心裡大為詫異,能夠從外人的角度看自己的戰鬥,這機會實在太過難得。

此刻秦石兩眼死死盯著自己施放功法的手,只見那元陽九重浪強大的氣息猛的撲向那石人,石人不動,氣息卻朝著它的軀體狂涌過去。

石頭的頭部,身軀,手腳紛紛被攻擊,這真氣巨浪雖然猛烈,可是如此分散幾乎無法對這石人造成任何傷害。招數落下,石人依舊一動不動。

下一瞬間,秦石猛然回到了自己身上,卻聽天眼武尊沉聲說道:「怎樣,看清楚了嗎?」


秦石也沒說話,閉著眼睛沉思起來。他的元陽九重浪威力非凡,猶如真氣波濤,層層浪涌。只是這威力強大的招數,猶如一個巨大的鎚子,力量雖大,卻因為太過於分散,所以並沒有給防禦極為強大的石人造成傷害。

鎚子打不破這石人因為面積太大,那麼自己換成面積小的釘子,用小榔頭一下下朝著裡面釘,釘子接觸面小壓強就大,肯定能打穿這石人。

秦石恍然大悟,心悅誠服說道:「戰鬥必須審時度勢,無所不用其極,小子知道該如何給前輩搔搔癢了。」

「哦?」似乎是對於秦石如此迅速的理解表示懷疑,天眼武尊疑惑的笑道。

「得罪了!」秦石一聲大喊,抬起手指,一記天幽劍朝著那石人的脖頸之上猛的射去,「咚」的一聲,撞在上頭。

「呵呵,這一招似乎依舊很弱啊。」天眼武尊說道。

「嘿嘿,走著瞧嘛。」秦石抬手又是一下,隨後也不停歇一下下的狂射起來。

「前輩你雖然厲害,但是繩鋸木斷水滴石穿的道理不知動不動,我就不信我這天幽劍射出幾萬下前輩你還抵擋得住。」他邊說邊狂射起來,這天幽劍的威力與元陽九重浪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它也並不是沒有可取之處,消耗少,威力集中,在此刻卻能很好的利用起來。

幾百下射完之後,那石人忽然一動,手掌攤開擋在身前。

「好小子,果然機敏,被你這東西射幾萬下只怕我頭都要掉了,這一陣算我輸了。」

秦石本就不傻,而且現代人的思維方式比起九聖大陸的當地土著來說自然是活躍了不止一個層次,此刻聽到這表揚聲,他心裡也並沒有過分得意。

「請問前輩,那我現在可以拿玉佩了嗎?」秦石問道。

「嘿嘿,你打爽了,輪到我打了。」

這話一出,石人忽然暴動起來,只見它雙腳一踮,忽然動如脫兔,那身形似箭一般,猛的朝秦石躥來。

秦石大驚,連連後退,卻見那剛猛的拳頭迎面而來,根本容不得他躲閃。

剎那間,這拳頭已至胸口,秦石瞬間用出地龍戰衣加犀角獸魂氣附身,將防禦力用到最大,隨後猛的用出磐石盾牌,想要抵擋這石拳。

「嘭……」

盾碎,地龍戰衣也猛的消散,秦石的胸口猶如遭遇重鎚突襲,整個身體朝後猛的飛去,重重摔在地上。

「少爺……」小山頓時慌了手腳,甚至連平日里的稱謂都喊錯了。

「我沒事!」秦石翻身而起,用力揉著心口,他臉色漲的通紅,顯然身體里氣血翻湧,頗為難受。


這一拳頭雖然沒用上全力,但是應該和煉魂期層的武者差不多實力。要說接下這一拳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如今時間倉促,要想在這麼幾天里接下如此生猛的一拳,只怕也有些難度。

「怎麼?犯難了?」天眼武尊笑道。

秦石向來不服輸,眼珠一轉,笑道,「給我兩天時間,我一定能接住你一下。」

他心裡已經初步有了計劃,如今自己兜里還有二三十塊魔玉,用這些魔玉去升級自己的地龍戰衣,應該可以升級到兩層。

這兩層地龍戰衣的實力秦石並不知曉,只是如今無奈之際,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

「兩天時間,好,你去吧,我跟那小胖子說兩句。」天眼尊者說道。

「小胖子?」小山用手指點了點自己,雙眼眨巴看著那石人。

「就是你,小胖子,跟我過來。」

說完這話,那石人自顧自朝著一處角落走去。小山頗為無奈看了一眼秦石,秦石微微點頭示意可行,小山才跟了上去。

「小胖子,你如今煉丹修為到哪裡了?」

「我叫小山,現在是三階頂峰。」

「馬上突破了呀。」天眼武尊停頓了一下,「打算學巫丹還是毒丹呀?」

小山愣了一下,「之前彩螟前輩也問過我這個問題,巫丹毒丹都是害人,我打算做普通丹藥,可以幫人。」

「沒出息。」天眼武尊冷冷吐了一句,「這九聖大陸,強者為尊,你只是幫人,如何自保和保護他人?」

小山無言以對。

「也罷,我正愁這傳承沒人能接,如今傳給你魔丹之術,你可願意?」天眼武尊道。

「魔丹之術?」小山不解。

「不錯,魔丹之術能讓你能像武者一般戰鬥,你要不要學?」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