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喜歡。”蕭雨搖搖頭,似乎不太擅長應付這些問題。

聶天明:“……”

我靠啊,一個多嘴愛講話的八婆,一個不講話的美女,這不是折煞老子嗎?早知道老子就把葉婉婷調來就好了。聶天明心裏想着後悔,那個難受啊,就跟失戀了似得。

不過好在聶天明性格開朗,花樣多,從口袋中掏出了兩張趙虎給自己的紅鈔子,“兩位美女,初次見面,爲了表示本人的誠意,下課以後跟我一起吃飯如何啊?”

“想追我?”吳倩倩嘟着嘴,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本小姐可不是那麼好追的。”

聶天明差點暈倒,他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想了想,打算將其中一張紅鈔收回口袋。

“不過,我還是可以給你這個機會的。”眼看着這聶天明就要改變主意了,吳倩倩蠻不講理的收下那張紅鈔子。

最廢女婿 蕭雨,你去不去?”聶天明有些無奈吳倩倩的做法,只希望蕭雨可以答應。可別讓自己和這個小妖精獨處了,不然真的會死翹翹的。

“既然倩倩去,那我也跟着去好了,不過我對吃的不怎麼感興趣,我們還是傍晚去玩好了。”

“去玩什麼好呢?”聶天明忽然心裏對蕭雨好感了許多,還是蕭雨好啊,知道吃飯花錢,特意給自己省錢。

“去遊樂場吧?那裏比較好玩。”蕭情笑着說道。

“好呀好呀!”吳倩倩連忙拍起手掌來,“遊樂場多刺激啊,那我們就去遊樂場吧!”

聶天明欲哭無淚,這蕭小姐不是給自己省錢啊,敢情真把自己當做銀行來砸啊!

“對了,乾脆把方靜靜和劉霞也一起叫去好了,多幾個人一起熱鬧。”蕭雨突然提議道,全然不顧聶天明這個請客人的感受,只是略微有些靦腆的側頭問那聶天明:“可以嗎?”

“這個。”聶天明用力攥着手中紅色鈔票,硬着頭皮道:“當然沒有問題了,既然都是女生,那就多多益善啦。”

“就知道你爽快!握個手吧!”吳倩倩主動伸手,聶天明也不猶豫伸出手和吳倩倩的手握在了一起。不一樣的體溫融合在了一起,吳倩倩那嫩滑的雙手心貼在聶天明的掌心上,給聶天明一種別樣的享受。就像嫩滑的奶油,滴在手心一樣。

吳倩倩詭異一笑,抽掉了聶天明手中僅有的一張紅色鈔票,疼的聶天明揪心的痛,合着吳倩倩是爲了那張錢才和自己握手的。

“我叫蕭雨。”就在聶天明還在傷感時,蕭雨主動和聶天明握手,之後放手,聶天明嘴角洋溢出幸福的微笑,飄飄欲仙,心想:還是上學好啊!上學可以看美女,上學還可以泡妞,關鍵是這樣的日子還不用自己花錢,想想聶天明就愜意。

“我們出去吧,10班的男生們在等着我們呢!”陶醉之後,聶天明終於說了重點。兩個美女認同得淡了點頭,剛纔和聶天明聊上了天,還真的忘記了去班級集合的事情呢,興許10班的班主任也該着急了。

聶天明七彩護光,從教室內走了出來,一條道理再次被讓開,7班所有的男生全都依依不捨的哀嚎起來。

“倩倩,蕭雨,你是我心中的神,我們永遠守護你!”7班的一個男生情緒失控的喊道。

“倩倩,蕭雨我們時刻記得你,記得常來看我們。”又一個男生抽風的喊道。吳倩倩拉着蕭雨的手,就當做沒有聽見這些粉絲的話,從容的從人羣中穿過去。

李猛望着聶天明滿面吹風的走來,越發不爽,明明是我來當英雄的,卻被你搶了先,暗暗在心裏打下主意: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讓你難堪!

在聶天明的帶領下,李猛就像個小跟班,10班就在附近的位置,所以有什麼動靜,他們也會知道,剛纔就有幾個10班的探子跑到了7班觀看戰況,並且早就彙報了狀況。10班的人用既是羨慕,又是嫉妒恨的目光目送聶天明的到來。這聶天明一進班級就呆了十多分鐘,可想而知,和班花說了多少話?換做別人,想和她們說一句話都很難呢!

“去,一個大男生,接兩個女生,有什麼好看的。”就在這時,堵得有些擁擠的大門角落,一個長得別樣靚麗的女生說話了,說話時滿是不屑。

這話說的不巧,被聶天明聽到了。他很不爽的瞪着那個少女一眼,那個靚麗女生正好看到了聶天明在瞪自己,眉頭皺了皺,又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那個,聶同學,很感謝你今天幫我們迎接來了兩個班花!”那個班主任激動的擋在了聶天明的面前,介紹道:“同學們,這位就是花錢請班花來我們班級的聶同學,我們大家一起鼓掌歡迎他好不好!”

“好!”同學們一致鼓掌,掌聲濤濤,如海如江,聶天明再度體會到了萬衆擁護的感覺,側眼一看對門的7班全體成員早就進了班級。

聶天明看了一眼李猛,又響起了趙虎,美滋滋的一笑,這學校真的越來越有意思了。

全體班級的成員在班主任的帶領下,進了班級,聶天明被老師分配到了一個角落一邊的位置,他的旁邊坐着一個有些瘦小的男子,而後邊的位置上,是蕭雨和她的死黨王霞,至於對面,則是最具暗殺力的吳倩倩,她的同學叫做方靜靜。

更有意思的是,李猛這個大塊頭,居然做到了自己的前面,聶天明苦笑,這個座位的安排,是想整死自己啊! “喂,你叫什麼名字啊,看你剛纔接送這兩個班花的時候,可氣派啦!對了,我叫王大柱。很高興認識你。”坐在聶天明旁邊的瘦子問話了,豎着大拇指滿懷崇拜的問道。

“額,我叫聶天明。”當聶天明聽到了王大柱這個名字,不禁皺起了眉頭,沒想到還真有這麼給力的名字,相比王大柱這個名字,聶天明的反而就有些遜色下去了。

“哦,那你好像得罪了李猛,你可得小心點。”王大柱偷偷的湊到了聶天明的耳朵旁邊,好意的提醒道。

聶天明擺擺手,回答道:“切,我怕什麼?我這輩子還沒怕過誰呢?”

也許是說話的聲音太大了,那個李猛往後看了看,白了聶天明一眼,低聲道:“安靜!”

之後,那個之前被聶天明瞪得那個少女,也投去了異樣藐視的神情。

聶天明冷笑,這學校的高傲之人還是不少啊。想要是自己在做傭兵那會,誰還敢這麼瞪自己呢?這不是明擺着虎落平原被犬欺嘛!

教室儘管是有班主任老師在那裏震場,但仍舊是亂的一團糟,同學們就好像忽視老師的存在似得,就跟下課一樣打鬧起來。

“好好好!同學們安靜,接下來我們先來一個個的做自我介紹。”女班主任推了推自己鼻子前的鏡框,豆大的汗水順着兩鬢流下,果然新生還是棘手,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都TM安靜下來!”李猛大吼一聲,全場總算安靜了,這一吼,包含了對於聶天明搶功勞的不爽,聶天明嘴角一勾,低聲喃喃道:“神氣個什麼啊,不就嘴巴大一點!”

這話被李猛聽得清清楚楚,李猛就當做沒有聽到,做了下來。

趁着安靜,那班主任趕緊講話:“那好,現在同學們開始進行自我介紹吧,就按照位置來吧,等介紹完了,老師再領人去拿書本,拿完書本呢……”

乍一看,大部分同學基本上都快要睡着了,那班主任趕緊改口,直接進入主題:“那麼,現在先請前排的同學做介紹吧。”

“我叫沙之比,很高興認識各位。”前排一個靦腆的男生回答道,很害羞的做了下去。

有了沙之比的帶頭,自我介紹一個做的比一個簡單。

輪到36號時,突然卡住了,一個學生在那激動的完成憤怒的小鳥。一拉,一隻小鳥撞牆了,居然啥也沒有撞死,這遊戲對他來說顯得有些複雜了。

“36號,輪到你了。”老師點名道。

“哦,我叫蔣濤,來自FJ市,很高興認識大家。”他手中還捏着限量版的貴族手機,着實驚亮了在場同學的眼球。

“48號。”班主任被迫再開金口。

“我叫黎米明,來自HK市,很高興認識大家。我們北方有很多新鮮的東西,誰以後要去那裏玩的話,記得來找我啊。”黎米明還算人性一點,介紹時絲毫一點都不緊張。聶天明眼神不禁掠過那黎米明一眼,這黎米明那雙眼睛給了聶天明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卻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黎米明也在這時看着聶天明,只是一臉的平靜,這反讓聶天明覺得是自己多想了,黎米明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健朗的體魄,一個小身板也是看起來沒咋的出衆。

“60號。”

“我叫郝爽,很高興認識大家。”郝爽羞澀的低着頭,她這一介紹引來了一些齷齪學生的起鬨,有些害羞的她趕緊坐在座位上。

“68號。”

“李猛。”李猛大幅度的扶着椅子站了起來,激動的跟什麼似得,大着嗓門道:“曾經當過幾年的兵,住在本市附近。學過幾年的搏鬥術,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和我切磋切磋。”他特意強調了搏鬥術三字,又特意回頭看了一眼聶天明,聶天明無視的插着雙手,李猛得瑟的笑笑,心想這聶天明終於知道鬥不過自己,學乖了!很派頭的坐下。

“69號。”

“王大柱,王八的王,巨大的巨,柱子的柱。來自KL市,我家養了很多的王八,大家如果想養王八的話,記得來找我哦。”王大柱笑着介紹完了自己,這才慢慢的坐下。

全場無語,王大柱這名字本來就夠吸引人了,沒想到這自我介紹還說的那麼給力。

“70號,聶天明。”

“我叫聶天明,很不巧,我和前面那位仁兄一樣,也學過幾年的搏鬥術,是本市的人,這次來讀書,完全是爲了提高個人修養而已。”

聶天明故作優雅的坐下,心裏叨唸着,這下裝13裝的真不懶啊,這樣子那些女生又要對自己崇拜了吧?哇哈哈哈,那麼自己離把妹泡妞的進程不就更近一步了嗎?

“他叫什麼?沒聽清楚?”角落傳來了一個女生的問問。

“沒聽清楚,我就知道他是賣王八那個的同桌。”一個女生回答道。

“對呀,以後賣王八可以找他跟王大柱要啊!”又一個女生附和道。

“好主意。”一個女生讚道。

聶天明真想找個空子鑽進去,要是王大柱還沒自我介紹還好,偏偏王大柱是在自己之前做介紹的,他給人留下的映像可比自己的多。無奈啊,自己那狠心老爹怎麼不給自己娶一個更給力的名字呢。

“71號。”

“我叫蕭雨。住在H市,請多多指教。”蕭雨簡單的做了介紹,害羞的坐下。引來一陣喧鬧和起鬨聲。果然美女就是美女,隨便說幾句話就能造成那麼大的反響。


“72號。”

“我叫劉霞,和蕭雨曾經是同班同學哦,對了,我的愛好是唱歌跳舞,彈琴……”劉霞相比蕭雨,可就要開放許多,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推,這才滿意的迴歸座位上。

相比蕭雨,劉霞並不顯得那麼受歡迎,但依然有新生拋之親睞的眼神以示支持。

“80號。”

“洛。”一個女生面無表情的站着,又面無表情的說道。雙手擦在褲襠,做着一副拽拽的姿勢。這個女生就是適合被聶天明瞪眼的那個女生。看這作風,完全就是吃力不討好的那種。衆人心中不免有些不歡迎這樣的女生。

“哦,等等。這個女生的確是叫洛,單字嘛,很有個性呢!”原本老師也覺得洛很不討人喜歡,做個自我介紹也都不乾脆,但一看登記表上那個顯眼的洛字,班主任才知道原來真有這個名字啊,害怕引發學生的不滿,趕緊打和。

洛依舊面無表情的坐下。

“85號。”

“方靜靜。”方靜靜介紹道,眼睛卻不自主的飄到了蔣濤的座位上,神奇的是,她的手中也拿着一臺貴族手機。

“86號。”

“大家好,我叫吳倩倩,我喜歡熱鬧,喜歡玩,歡迎大家來玩我。”吳倩倩一出場,就語出驚人。

“哈!大小姐一早上就在醞釀啊!”聶天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吳倩倩這才知道自己太過於激動了,白了聶天明一眼,馬上改口:“歡迎大家來找我玩。”說完,吳倩倩的臉更加紅。這些狼們,哪裏還會往純潔方面上想去呢?來玩和來找我玩全完沒差嘛!

“都是你!”吳倩倩手長,氣憤之餘捏在了聶天明的手心上,聶天明就揪心的痛叫,這小姑娘手勁還真是大,拉開衣袖一看,一塊部位紅腫了。

看着那塊紅腫的部位,蕭雨捲起眉頭,而吳倩倩則是解氣的笑了。

“接着,輪到老師介紹了。”見同學們做完了介紹,老師道:“我叫楊化笙,你們可以叫我花生。”

同學起鬨,當真一口齊叫:“花生~ ~”

“好了好了,同學們,現在選舉班委,選完了,我們就去拿書本。”那老師也覺得在這麼鬧下去不好,犀利的在黑板上劃上一條粉紅色的線,上面寫着班委的名字。

所謂的班委競選,評判標準完成爲了審美標準。 “那好,你們現在拿出一張紙條,分別寫上你所希望的那些人的職業,然後我們再來一統計。”揚化笙熱情的說道,拿出了一本本子開始記了起來,有了班委自己的事情可就不用在這麼擔心了。

之後各處有選舉意向的人員紛紛動用自己的能力,討好身邊的人。

“喂,大家選我啊!隨便當什麼都行啊!”吳倩倩站了起來,顯得相當活躍,比了一個翻身農奴把歌唱的姿勢。

“選你都有什麼好處啊?”一個同學不懷好意的問道。

“剛纔吳倩倩同學不是說了嗎,可以找她一起玩啊!”聶天明插話道。聶天明這一起鬨的回答,引得全班的男生鬨堂大笑,一個個笑得差點鬧翻了肚子。

雖說吳倩倩是班花,但是她的類型卻不是很受人的喜歡的,許多人反倒是衝着蕭雨而來的。

“選我當班長,我可以天天請你們吃好吃的!”蔣濤高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好!”有同學起鬨,天天有免費的白食誰不要呢?要是一張紙條可以換來一年的吃喝,那倒也不錯。

“各位!請選我當班長!我李猛要是當了班長就可以保護你們,如果你們被人打了,或者被人欺負了,那我李猛就會出頭在最前面!另外,我還可以教你們一些防身術!”必要之時,李猛也搬出了殺手鐗。

聶天明發現,班級裏喜歡當班委的人還挺多。

“果然是幼稚的學生們啊!當班委有什麼好的?不就是打小報告,收作業,乾重活,以及各種坑爹!”王大柱在一邊評價道,看來他對班委的選舉也是一樣沒有興趣。

“各種坑爹?”聶天明被王大柱這麼搞怪的說話被疑到,問道:“什麼是各種坑爹啊?”

“哎呦,這你都不懂啊!就是回家擺給自己的老爹看得,不就是各種坑爹?”王大柱笑着答道。

聶天明輕嘆一口氣,自己這同學還真是給力,不但名字取得犀利,就連說話也都是如此給力。他還發現坐在自己隔壁組上方那個叫洛的少女,和黎米明做的很低調,只是盯着桌子發呆。


“美女,想什麼呢?”聶天明走到了那個少女的身邊,問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