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瘋子,你自己看機會啦!”蕭明遙遙一喊。把那發呆的酒瘋子給驚醒過來,他大有深意的看了蕭明一眼,然後也是大笑出口:“痛快,痛快。今日得見這位,此生無憾。此生無憾!”

“這,這是,呂,呂,呂……”米羅走到蕭明身邊。指着那威武將軍結結巴巴的半天沒說出個字來。

蕭明知道米羅是三國迷,而且最喜歡的幾人中就有眼前這位,他對着米羅擺了擺手,微微一笑:“猛將兄,保密哦!”

米羅張大了嘴看了一眼蕭明,又看了一眼那衝殺而出的威武將軍,咂了咂了嘴,然後嘴越咧越大,越咧越大,最終化成無聲的大笑。

葉從夢神色變化萬千的看着蕭明和那威武將軍,久久不能言。至於夏沛嵐,早已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

如此強援出場,場中戰局頃刻變化。 那威武的將軍縱馳赤馬衝殺而上,身上紅黑色的氣息捲起高高的龍捲,一尊戰神幻影從那威武將軍身後幻化而出,比那青面魔怪還要高大幾分。戰神幻影發出暴喝之聲,如同九天驚雷響,實質的聲波化成海浪向那青面魔怪殺了過去。

那青面魔怪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十雙手臂全都收了回來,四雙交叉於胸前和小腹前進行防禦,剩下六對手臂或拳,或指,或掌全力出手,想把那威武將軍給擋在身外。

威武將軍眸中神光電射,手中長戟高高一拋,那畫杆長戟化成與巨大的戰神相匹配的神戟,持於戰神手中。戰神大喝一聲,神戟舞出漫天戟影,殺向青面魔怪。

炮陣一樣的轟隆之聲炸響,雙方交手的餘波衝得黑三和紫九不得當退回到了原處,連酒瘋子都不得不把自己的飛劍給收回來,唯恐遭到池魚之災。

衆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雙方的交手,心中咋舌不止。

蕭明抽了抽眼角,發現自己有點玩脫了,心裏苦笑一聲:“溫候還真是太久沒出來了。此時戰意己起,怕是根本阻止不了他了。我的靈氣怕是支持不了太久。不過以他的實力,對付這個破樹也不需要太多的時間。先收回一部分的靈魂煙吧!”

打定主意之後,蕭明手一抓,那本來在綠五身前幻化成盾牌的金煙被他收了回來,此時青面魔怪已經全力的在和戰神幻影大戰,哪還有心思顧得上綠五。

“酒瘋子,一會時機到了你就出手。紅一,準備了。只要酒瘋子切開樹幹,黃六和紫九就衝上去救人,他們一離開,你馬上就要攻擊。”蕭明再一次囑咐衆式神道。

衆式神現在看蕭明的眼色已經完全的變了。一開始和陰魘附魂戰鬥的時候,他召喚出來的軍隊和白馬將軍到還罷了,因爲那些小鬼子武士不給力,根本沒體現出來那些軍隊和白馬將軍的厲害。而現在那威武將軍一出,一人就揍得食人鬼柳不得不全力防禦。

那沖天而起的肅殺戰意,把衆人都帶到了那戰火瀰漫,旌旗招展,鮮血四濺的戰場之上。衆式神只覺得熱血沸騰,心頭戰意飆升。同時心中也明白了蕭明的恐怖之處。想起當初和蕭明之間的衝突,可以說,當時巧兒的爆發反而是給了他們生存下來的機會。如果當時是蕭明和巧兒兩人同時出手,怕是實力受到限制的他們沒有一個能逃過蕭明的追殺的。

還好他是盟友,最好不要成爲敵人!

衆式神心裏都生出這樣一個念頭。

窮兇極惡的敵人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蕭明這樣的,你永遠不知道他的底限,每一次當你認爲了解他的時候,他卻會再一次的打破你對他所有的認識,再一次刷新你對他的所有評估。

“吼!!!!”

青面魔怪在戰神海嘯一般兇猛的戟法打壓之下,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硬着頭皮來硬擋,不斷的被戰神手中的神戟給削去大片大片的能量。終於他再也承受不住大量的傷害,發出絕望的咆哮,全身的能量化爲一把鬼頭大刀從天而落,準備畢其功於一役。

威武將軍臉露不屑神色,身上的紅黑戰氣又濃郁了三分,戰神幻影身上神光大放,那神戟化爲一條獨角蛟龍的模樣,在戰神手中沖天而起,向那鬼頭刀衝去,兩者在半空之中相撞。

衆人只覺得眼前的景色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樣一下子破碎,但是在一秒之後,一切都又恢復正常,但那雙方交擊的中間,一個像是黑洞一樣的洞口出現,周圍的靈氣旋轉的被吞噬下去,然後在十分之一秒之後……

衆人只感覺到那交擊之處一下子塌陷下去,跟着猛烈的爆發了出來。絕大部分的能量被戰神雙掌一拍給拍上了天空之中,但是還是有一部分能量衝了下來。漆黑的森林裏就像是颳起了十二級颱風一般。周圍的樹木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的倒下。

幾個式神乾脆直接躲回到了式神空間之中躲避風暴。而不能動彈的藍二和紅一,被綠五,黃六,還有蕭明保護在身後。葉從夢躲到了酒瘋子的身後,而酒瘋子則召出了劍輪,擋住了風暴。

風暴瞬間出現,剎那消散,要不是周圍一片狼籍,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然後衆人再擡頭看時,卻發現青面魔怪已經消失不見,露出食人鬼柳的本體。而威武將軍身後的戰神幻影也消失不見,他自己卻馬不停蹄的繼續衝向食人鬼柳。

事實上剛纔所有的交鋒之中,威武將軍都一直在衝鋒之中,從來沒有停下,整個交手過程不到十秒。一切動作都快得如同閃電一般。

食人鬼柳再一次露出了本體,此時它已經黔驢技窮,無奈之下,無數枝條再次纏繞攻擊而上,卻被威武將軍手中長戟給輕鬆破解,根本進不了威武將軍一丈之內。

剎那間,威武將軍殺到了食人鬼柳面前。

那食人鬼柳樹幹上化出一張蒼老醜陋的老臉,張開大嘴咆哮的怒吼:“你不過是一段意念而已,憑什麼與我作對?”


威武將軍不屑的冷笑一聲:“某做什麼,還要與你這樣的垃圾通報?笑話!去死!”

手中長戟快如閃電的刺出,食人鬼柳所有的枝條迅速的回援,卻根本擋不住威武將軍的一擊,所有的枝條在威武將軍這一擊之下,全都像是夏日的泡沫一樣破碎,根本沒有給威武將軍這一擊造成任何的阻礙。

眼看着那食人鬼柳就要死在威武將軍這鬼斧神工的一戟之下,但是突然那威武將軍不滿的皺眉撇嘴,戟尖在最後一釐米就刺入食人鬼柳的樹幹之時停了下來,他回過頭,看向蕭明:“你爲何虛弱成這般?居然連某三成之力都無法承受足夠的時間?”

蕭明無奈的苦笑,聳聳肩:“下次再與您解釋如何?”

威武將軍再次不滿的哼了一聲,但很快又豪爽的笑了笑:“罷。某久不出來,一時興奮用力過大也有過錯。那某先去,且等你的解釋!”說罷,也不再多說什麼,整個人化爲紅黑星光,消散不見。

食人鬼柳見自己大敵一去,死裏逃生的狂喜讓他哈哈大笑起來,正要說點什麼,卻猛得發現一把巨大的天劍從天空猛得落了下來。

此時食人鬼柳所有的防禦都被威武將軍給破了去,想要恢復過來,最少也要幾分鐘的恢復時間。但是很顯然,酒瘋子不會給他這個時間,天劍猛得落下,直插入樹幹之上的大嘴之中,然後狠狠一切,把那樹幹給完全的撕裂開來。

“休想救人,除了剛纔那人,你們誰都不是我的對手!”食人鬼柳不甘的咆哮。身上光芒再起,強行的以損失修爲的手段催生自己的枝條,緊緊的纏上了玉色天劍,不讓天劍再有半分挪動的餘地。而他大嘴之上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蕭明,怎麼辦?他比我們想象中的強大太多了!”夏沛嵐見蕭明的計劃沒有起到作用,焦急的問。

蕭明微微一笑:“別急,這顆笨樹死定了。他真以爲酒瘋子這一招是絕殺嗎?嘿嘿……”

就像是要證明蕭明的話一樣,不等他的話音落下,那食人鬼柳樹幹之中衝殺出一道銳利的劍氣,跟着又是三道劍氣飛起,一下子就把食人鬼柳努力修復的傷口完全的撕裂,如同雪上加霜,百上加斤一般,這四道劍氣成了最後壓死駱駝的稻草。

食人鬼柳本來就已經是強弩之末,要是給他足夠的休息時間到罷了,可是他一直都沒有休息的時間,爲了擋住酒瘋子的天劍,更是以自殘的方式催生枝條,這已經是他最後的手段了。要是普通的攻擊他到是不怕。但是這四道劍氣來自他的體內。

在最要命的時間裏,從最要命的位置發出的攻擊,一下子擊潰了食人鬼柳所有的防禦。他發出痛苦的慘叫,身上的枝條噼裏啪啦的根根爆裂開,樹幹裂開巨大的裂口,讓人牙酸的撕裂聲密集響起。

“此時不動,更待何時!”蕭明大喝一聲,聲震全場,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紫九帶着黃六化爲閃電衝殺而出,突破了食人鬼柳已經崩潰的防禦,衝到食人鬼柳樹幹邊上。正好,有幾道人影從那樹幹之中衝出,他們模樣狼狽,步履蹣跚。紫九和黃六見狀衝上前去,扶住那幾個人影帶着他們快速的撤離,而酒瘋子則將玉色天劍縮小收回。

緊跟着,早就準備多時的紅一控制着自己的金烏炎火飛入到食人鬼柳的嘴中。

沉默的爆發之後,食人鬼柳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而他想控制湖水去滅火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剛纔在他這被威武將軍壓制住的時候,藍二終於把整個湖水都給凍結了起來。食人鬼柳只能控水,當水變成冰之後,他就無法控制住了。

“啊啊啊!我記住你們了。你們以後不要被我碰上,我會吃了你們,吃了你們!”食人鬼柳發出怨毒的詛咒。在這九黎仙陣之中的食人鬼柳只是一個不完全的分身而已。這食人鬼柳的真身是在別的未知之地之中。


想想,單只是一個分身就這麼厲害,那他的本體的實力,肯定不可小覷。

不過這食人鬼柳的威脅對於衆人來說根本等於沒有。食人鬼柳是植物系超自然生靈之中少有的完全無法化人形的類型。不能化人形就意味着它不能移動,不能主動的來尋找衆人。而以食人鬼柳的稀少程度來說,衆人這一生還能遇到他的機率已經無限等於零了。

但是蕭明似乎並不喜歡被威脅一樣,他突然掏出了自己的數碼相機,笑道:“笨樹,你說我撕裂你一半的靈魂之後,你還能這麼囂張嗎?”

食人鬼柳那在身體被毀滅之後都沒有變色的臉龐一下子變了顏色:“你,你……”

“嘿,看來你並沒那麼視死如歸嘛。來,笑一個!”蕭明舉起了相機,嘴裏吐出金色的煙霧。

“啊啊啊,求求你,放過我,放……”

分身已經被毀掉的食人鬼柳半點反抗能力都沒的被蕭明的相機給封印了起來。它留在分身之中的一半靈魂被撕裂,他的修爲會大受損失,以後就算是真的再遇到蕭明等人,怕是也沒有現在這般囂張了。 蕭明從相機裏拿出了那張醜陋的鬼柳照片,看了看,心頭暗道:“有點虧啊。這傢伙居然最後還是逃掉了三分之一的靈魂,算上他留在本體上的,最少能存在五分之三的靈魂。我才收穫五分之二。有點虧了!”

蕭明使用“真實幻術”可不是沒有代價的,不光要消耗他大量的靈氣,還有其他的消耗,而那些其他消耗就是從這些被封印的超自然生靈身上提煉出來的。

“算了,虧本買賣也不是沒做過。回頭多封印一點別的東西就是了,這個陣中還有大量的東西等我封印呢!”想通之後,蕭明的心情又好了幾分。

“兄弟。這位就是白大師。進陣之後就是他一直幫襯着我的!”這時米羅帶着一個青城派打扮,一身白色道袍的道人走了過來。

蕭明擡頭一看,這道人年齡不大,最多三十出頭,面如冠玉,頜下一須長鬚,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眼睛,如同孩童一般的純淨,正直。不用多打什麼交道,蕭明就可以知道這道人是真正的修行之人,典型的君子類型。


“見過蕭道友!多謝救命之恩!”那道人向蕭明行了個術法者之間的感恩大禮。

蕭明見對方有作揖的動作,急忙伸手扶住對方的手臂:“道長多禮了。我家兄弟要不是道長護着,怕是就要遇難了。而道長之所以被食人鬼柳抓住,也是保護我兄弟時消耗了大量的靈氣的原因。要是正常情況下,我相信道長不會被食人鬼柳抓住的。再者,出手救人的不光我一人爾,還有酒瘋子兄和葉家大小姐也都鼎力出手!”

“哈哈,是極,是極!白靈子,快來道謝!”酒瘋子哈哈大笑的走了過來,仰着頭,鼻孔朝天的看向那道人。

這道人正是青城派掌門青雲子的大徒弟,白靈子。在C市術法界,乃至華夏術法界都非常的有名。號稱純白之劍,是一個典型的謙謙君子。

白靈子見酒瘋子那囂張模樣,也不生氣,只是苦笑搖頭道:“欠誰的人情都好說,欠你這瘋子的可讓我頭痛了。這樣吧。回頭我那九花釀,再與你一瓶!”

“最少三瓶,不然我去你們青城山撒潑去!”酒瘋子卻伸出三根指頭道。

“你,你……”白靈子哭笑不得的看着酒瘋子。

“你認爲我訛你不成?我連千靈酒都用了。難道不值你三瓶九花釀?”酒瘋子瞪着眼睛叫道。

白靈子一愣,他當然知道酒瘋的千靈酒有多珍貴,那可比自己的九花釀珍貴太多了,心頭有幾分感動的道:“讓道兄破費了,白靈子心裏愧疚!”

“嘿,瘋子我看你順眼,再賣蕭明一個面子。不然瘋子可捨不得那千靈酒!”酒瘋子嘿嘿笑道。言下之意,白靈子最應該感謝的應該是蕭明。

白靈子再次感激的看向蕭明,然後又拱手對葉從夢道:“多謝葉道友相助。白靈子欠道友一條命,以後但有所需,定當全力相助!”

“不敢,白道長言重了。我只是出了應盡之力而已。大家同爲華夏術法同道。又同時前來破陣,自然要互相幫助!”葉從夢比起酒瘋子可客氣多了。

但也正是因爲這份客氣可以看出,葉從夢與白靈子最多就是個點頭交,大家互相認識而已。而白靈子和酒瘋子,雖然看起來似乎兩人完全格格不入,但是很顯然兩人不但是朋友,而且還是至交好友。

不然以酒瘋子那瘋癲的性格斷不會這樣對白靈子說話。

另外三個青城派的人也終於緩過勁來,他們有一人是白靈子的師弟,另外兩人是白靈子師弟的弟子。比起白靈子來說,自然是大有不如,尤其是那個白靈子的師侄,也就比夏沛嵐強些,要是和米羅單挑的話還不一定打得過。

雙方寒暄一陣之後,相互交代了自己的進陣之後遇到的事情。

蕭明和米羅那頭不談。白靈子正是幫米羅引開了小鬼子武士之後來到了這附近,正好看到自己的師弟和師侄與食人鬼柳交戰被抓,本來白靈子已經消耗頗大,正常情況下是要避開食人鬼柳的,但是他不願意放棄自己同門,這才勉強出手,但是沒想到的時候,被那一隊小鬼子武士殺回馬槍的偷襲,這才被食人鬼柳給抓了。

而葉從夢那邊比較簡單,她進陣之後就和葉龍和失散了,然後仗着自己的九大式神,一路殺來也沒遇到強大的敵人,然後就收到了蕭明的信號,來到了這裏。


至於白靈子的師弟和師侄那就是太倒黴了,一進陣就被送到了食人鬼柳的攻擊範圍之內,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休息一陣之後,衆人都恢復了差不多了。白靈子等人雖然被食人鬼柳給吞了下去,但是他們修行的都是正統的道法,根基深厚,那食人鬼柳一時半會兒也拿他們沒有辦法,再加上衆人救他們出來及時,所以他們除了損失了大量的靈氣外,其他方面到是沒有任何的損失。

吃了靈藥,再打坐一段時間自然也就恢復過來了。

於是衆人開始商量接下來的行動。

“這九黎仙陣之中各區域的時間軸完全不同,如果我們分散的話,說不定會遇到更麻煩的事情。我認爲我們應該合力在一起纔對。”白靈子的師弟顏靈子開口道。

顏靈子是白靈子五個師弟之中最小的一個。在派中的內部評價是“天賦不足,但毅力極佳,根基深厚,也可堪大任!”意思就是說他這個人雖然天賦不怎麼樣,但是勤能補拙,他的根基非常深厚,在青城派之中也是實力佼佼者。

“師弟言之有理。我們在陣中相遇,自然是要集體行動纔是。但是也得有個方向才行。可惜這九黎仙陣太過深奧。雖然它只是殘陣,可是要找出它的陣眼卻並不容易。如果沒有方向的亂撞,我怕我們最終會不斷的在無謂的戰鬥之中消耗太多氣力!”白靈子一直都在擔心這個問題。

可惜的是青城派擅長的是御劍術和咒術,對於陣法並不擅長。

“蕭明,你不是說你很瞭解九黎仙陣嗎?你可以找到陣眼的,對不對?”夏沛嵐想起蕭明對自己說過的話。雖然當時還帶着一段什麼他已經活了一千八百年的忽悠,但是夏沛嵐本能的感覺蕭明說起九黎仙陣這部分的時候是肯定說的真話的。

蕭明還沒得來及說話,一旁一個極爲不屑的聲音響了起來:“就憑他,懂九黎仙陣?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還有你這女人,一身靈氣低成這樣,居然還敢進陣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帶你進陣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這人話音剛落,米羅直接就火了,他站了起來,怒視那個說話的青城派人,眼中兇光四射:“小子,說吧,你想怎麼死?我的兄弟和表妹是你這小崽子有資格說的?”

米羅本來就是幫派中人,身上的痞氣不少。只不過和蕭明和夏沛嵐兩人一起的時候,大部分都收斂起來,所以看起來才那麼憨厚。但他是真的只是憨厚的話,也不會得到暴龍這麼一個稱號了。

說白了,米羅其實是個典型的暴力狂。他的憨厚和溫柔,只在自己人面前展露的。

此時聽到有人說蕭明和夏沛嵐的不好,立刻就怒了。凶神惡煞一般的向那青城派中人走了過去,但馬上被夏沛嵐給拉住了:“笨蛋,現在不是起衝突的時候!”

“表妹,他罵你和兄弟啊!”米羅氣憤的道。

“一個無知者而已。你與他計較什麼?你認爲他的幾句話,真的能對大壞蛋有什麼傷害不成?”夏沛嵐本來就是警察,又知道蕭明的真正實力。在心態上自然與米羅不同,比米羅這個憨貨理智的多。

“復塵子,你閉嘴。蕭明道友的實力豈是你能看透的?”顏靈子不滿的看着自己的弟子。

復塵子是他的第二個弟子,天賦極好,比老實的大弟子丹塵子強得多,但是說起人品來,復塵子卻一直是顏靈子的一塊心病。本來這一次帶復塵子出來,就是想讓他見見世面,不要那麼張狂,但是目前看來效果還不是太好。

其實說起來,顏靈子的兩個徒弟,大徒弟丹塵子更像他自己,天賦不高,但是勝在勤奮。而復塵子的天賦極好,與白靈子有幾分相似,但是隻是天賦而已。人品方面實在是沒得比。

見師傅開口了,復塵子雖然不滿,卻不敢多說什麼。青城派的門規很嚴的,復塵子可不想回頭被收拾一頓。但是他看向蕭明三人的眼神又不善了幾分。

蕭明不着痕跡的露出一線冷笑,然後看向白靈子道:“要找到這個殘破的九黎仙陣的陣眼並不是難事。真正麻煩的是,如果這個陣法有人操作,那麼陣眼是會隨時變化的。而我們根本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在操作這個陣法。”

“哼,說了半天還不是不知道!”復塵子小聲的嘀咕。

但卻被米羅聽到了,米羅雙眼一瞪,又要開罵,卻再次被夏沛嵐給抓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