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的點了點頭,凌逸的雙眸中透射出兩道堅定,彎曲的手指猛地一握,發出巴拉的聲音。

“放心吧老師!魔雲殿欠您的,我要他們花百倍代價歸還!”

……

接下來的日子裏,凌逸就是一心一意的呆在虎泉峯峯頂,忍受着狂風冰雪的煎熬,注視着弱小的聖靈果,一次又一次的蛻變。

第三天了,也是延陵說的最後一天,聖靈果呼之欲出。

雪地裏,原本晶瑩剔透的植株,在根莖之上,已經是染上了一層乳白之色,枝葉也已經完全轉化成了嫩綠,一個只有大拇指那般大小的白色果實,掛在其上。

守候在雪地裏已經過了兩天,凌逸的形象也是略有些狼狽,坐在一旁,注視着每一秒每一刻都在發生變化的聖靈果,凌逸差點就耐不住要將那還沒完全成型的聖靈果摘取下來。

整天在這冰天雪地裏,只是與一顆聖靈果爲伴,任誰都會受不住。

不過凌逸還是忍住了,雖然這小小的一顆聖靈果的確有不小的藥力,但是與完全成熟的聖靈果相比,則是天壤雲泥之差,醫治一些輕傷者倒還可以,不過要想讓重傷垂危的南天仁,恐怕這點兒藥力還不夠,所以他也忍住衝動,默默的等待聖靈果成熟的那一刻。

苦澀一笑,凌逸坐直身子,緊閉雙眼,經脈之中的魂氣開始迅速的調轉,正準備開始進行魂氣修煉,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極爲細微的聲音,卻是傳入了凌逸的耳中。

狂風依舊肆無忌憚的怒吼,捲起來一層層碎雪,能見度不足十米,凌逸耳尖微微聳動,便是仔細聽出了那道細微的聲響。

“咔哧!咔哧!”

那是人行走在雪地裏發出的聲音,而且聽聲音,人數還不少,起碼應該有八九人的樣子。

聲音越來越響亮,看來是向這裏走來,凌逸也不知道是敵是友,只好隨手一揮,手掌上涌起的魂氣,捲起地上的碎雪,將矮小的聖靈果完全遮掩住,這樣,來者就不會發現聖靈果的存在。

而他,則是敏捷的縱躍彈跳幾步,來到遠處好好的將自己隱藏起來,注視着場中發生的一切變化,只要有人發現了聖靈果,他就第一時間出手,以雷霆手段將之擊殺!


“該死的程謙,居然敢威脅我們!”白雪茫茫的十米開外,幾個模糊的身影,漸漸出現在了凌逸的視線中。


“別罵了,小心有人聽見!”聲音很熟悉,微眯起眼眸,凌逸發現,那人竟是張家的張霖濤。

心中一凜,凌逸眼中暗放殺機,張霖濤會出現在這裏,說明張家三兄弟都在,這張家三人,還真是陰魂不散!

“哼!這裏還會有人聽見,我說張家老大,你也太過小心了吧?”一道模糊的身影,完完全全暴露出來,一張青色左臉,正是虎泉派的二當家!

“小心點,總歸沒錯!”張霖永略有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們是來找聖靈果的,你們則是負責收拾凌逸那臭小子,奶奶的,如果敢和我們搶聖靈果,可別怪我們不客氣!”青臉男子對突然在半路上出現的張氏三兄弟,還是有着不小的戒心,陰沉的威脅道。

“自然!”張霖永賠笑了一聲,頗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

“只是這白雪茫茫的峯頂,哪裏去找聖靈果啊!”張霖永緊接着道,看似無心,卻又實則有意,眼角時不時的瞥向青臉男子,觀察者他的神色變化。

“這個你就別擔心了!”青臉男子哈哈一笑,對着身後的手下使了個眼色。

那名手下立馬遞上一物,凌逸順着看過去,那個物件通體發黑,其貌不揚,但是卻給人一種厚重充滿靈氣的感覺。

“這是探尋寶物專用的靈器!”凌逸立馬就看穿了那個黑色物體,殺意橫陳,眼中精光綻放,只要青臉男子一找到聖靈果,就迅疾出手!

輕輕摸了摸手上的黑色物體,青臉男子將一股魂氣灌輸進入其中,那黑色物體上,突然突起一個指針,急速旋轉着,搖擺不定。

片刻之後,指針旋轉的速度方纔降慢了許多,直到最後,指針停留在了某個位置。

“就是那!”青臉男子大手一指,一步跨上前去。

“該死,被他找到了!”凌逸心中暗罵,拳頭一握,雙腿並曲,就要以閃電之勢,出手擊殺青臉男子。

就在這時,一道亮光卻是在凌逸動手之前劃過半空。

“聖靈果這般好東西,我張家要定了!”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手中一柄細劍,在虛空中連點數劍,飛射起一道道亮光,籠罩住了跨向臉色劇變的青臉男子。

“張霖永,你敢出手阻止我,去死!”青臉男子面色一狠,手臂一震,一柄銀槍出現在雙手之間。

頂天一刺,一道雪白色的光亮,便是從槍尖處爆射而出,將所有籠罩而來的攻勢盡數化解。

“好寶貝!這東西,我張霖永也要定了!”張霖永鬚髮盡張,哈哈狂笑,又對着地上的張氏二兄弟喊道:“二弟三弟,我負責阻止他,你們負責搶奪聖靈果!”

“好!”張霖超與張霖濤氣勢盡放,巨大的威壓,便是讓青臉男子帶來的六名手下連退數十步,一口鮮血便是從口中吐出。

“搶!”見六人被瞬間逼退,張霖濤眼眸微眯,身形飆射向聖靈果所在的位置,而張霖超則是很有默契的站在六人之前,攔下六人。


“想搶聖靈果,我還沒答應呢!”一聲輕狂的大笑,從迷濛蒙的白雪之中飄蕩而出,一抹藍色的劍光,便是帶着驚人的氣勢,席捲而來,捲起的碎雪,猶如一條處於怒火中的巨龍,張牙舞爪,似要將天地吞滅。 卷帶着風雪的風暴,幾乎是以一種鋪天蓋地的姿態,衝殺向張霖濤。

面色劇變,張霖濤想也不想,伸出去搶奪聖靈果的手觸電般的收回,旋即雙手交叉,向前一推,一柄精鐵長戟,便是憑空出現。

“砰!”

巨響震天動地,凌逸的那抹劍光,與長戟兇猛對撞,驚動起驚天巨響。

劍光湮滅,而張霖濤的那柄長戟,卻是聲勢不減的爆射向凌逸。

目光一凜,凌逸手中長劍格劍一擋,一股巨力便是從亂雲劍上傳來,震得他雙臂發麻,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成一道弧線,從天空中重重的摔落在雪地裏。

“噗!”

身體整個嵌入雪中,發出噗的一聲,與此同時,一股腥甜,也是涌上了凌逸的喉嚨。

望着臉色陡然煞白的凌逸,張霖濤笑了笑,“臭小子,當日在滄印城,要不是有公孫啓幫忙,你早就死在我的手裏,如今公孫啓被困在滄印城裏不能出來,看誰還會來救你,今天,我就爲我兒報仇!”

拳頭猛握,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張霖濤咬牙切齒的衝上前來,速度如同閃電,用盡全力轟出一拳,氣勁翻滾,魂氣盪漾,浩蕩的一拳襲殺,中此一拳,絕無活命之可能。

眼瞳暴縮,凌逸急忙催動起全身上下的雷電之力,一個閃爍着銀光的雷電光球,便擋在了凌逸與張霖濤之間。

“轟!”還不等雷電光球上雷龍涌現,張霖濤的拳頭,便是轟擊在了雷電光球上。

張霖濤的面容,在此刻變得扭曲之極,猙獰的笑意,惡毒的眼神,卻在下一霎陡然變色。

“嗤嗤嗤!”

那閃爍着絢麗光芒的拳頭上,竟是侵入了一絲雷電之力,本來以張霖濤雄渾的魂氣,擴展而出的魂氣罩籠罩住拳頭,不應該有任何雷電侵入,這也是他爲何確信凌逸必然死在這一拳之下的原因,但是結果卻出乎他的預料,雷電之力,似乎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雷電之力本就是世間最爲可怕的存在,換做普通人,在天雷轟頂的情況系下,絕對是灰飛煙滅的結果,可想而知,雷電之力究竟有多麼的恐怖,如果能夠完全的操控雷電,已轉化爲己身的攻擊,必是威力無窮。

凌逸擁有雷電之力,但是卻無法做到將雷電之力轉化成攻擊,能夠用於防禦,並且產生這樣強大的防禦能力,也算是充分發揮了雷電之力的威力,星魂之下,休想破除凌逸的這種雷電防禦。

縈繞的魂氣中,一絲絲細小的雷電閃爍其間,在張霖濤的目光注視下,開始漸漸衍生出更多的雷電。

“轟!”

轟然產生的爆響,充斥在張霖濤拳頭上的一絲絲細小雷電猛地匯聚在一起,劇烈對撞,將張霖濤的一隻手臂直接炸斷!

“啊!”張霖濤發出一聲慘叫,雷電之力帶給他的麻痹感,足以讓他忘卻斷臂處的疼痛,但是見到雪地上掉落下來的自己的手,也是不由得驚恐慘叫起來。

“死!”抓住這次機會,凌逸奔如獵豹,倒提亂雲劍,瞬間逼近了張霖濤,劍光一閃,一顆人頭,滾帶着熱血,落在了素白的雪地上。

“王八蛋!”正在與青臉男子的六名手下對攻的張霖超憤聲怒喊,狂猛的魂氣從手臂上噴射而出,震推六人,猶如電光般衝殺向了凌逸。

“殺我兄弟,找死!”張霖超怒不可遏,隔空便是連續施展拳腳,拳影腿影,籠罩住了凌逸全身上下。

浮躁的魂氣波動,也是自張霖超體內傳出,震得空氣都是噼裏啪啦作響,足以可見張霖超究竟有多麼的憤恨。

面對張霖超如潮水般的攻擊,凌逸不敢輕視,面色微微凝重,手中的亂雲劍,帶着耀眼的光芒,飛射出數道劍光。

“砰砰砰!”

一道道劍光,全都在張霖超的拳影腿影中消散成碎裂的光點。


見狀,凌逸舉劍再度一斬,七彩琉璃之色,在他頭頂散射着美麗炫目的光華,一種肅殺之意,卻是隱藏在那看似美麗動人的光彩中。

千重光影!

萬千劍光,從亂雲劍中飆射而出,咻咻利響,撕裂空氣。

“破!”張霖超不慌不忙,驟然停止在原地,左手五指並曲,一道黑色光線,射向天際,萬千劍光,在黑色光線穿梭中,驟然變色,漆黑如墨,調轉方向,一股腦的朝凌逸飛射來。

心中咯噔一驚,凌逸面色沉着不變,雖然張霖超這種詭異的功法有些讓他出乎意料,但是他還是有應對之策。

“奪魂撕裂手!”

猛地向前推出一掌,兇猛席捲而去的詭異勁風,在空中形成一個一個巨大的漩渦,空氣抽取而形成的真空,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萬千黑色光劍衝入這詭異的勁風與漩渦之中,響起驚天動地的清脆聲響,就好比萬千鋼劍同時折斷發出的響動,震耳欲聾。

所有攻勢,全部湮滅在天空之中。

天空難得的出現了一次平靜,就連張霖永與青臉男子也會不知不覺的停下了手。

“有些本事!”張霖超黑着臉,從牙縫中蹦出了這幾個字。

“多謝誇獎!”凌逸理所應當的抱拳一笑。

“凌逸,我們之間的仇恨可以暫且放下,只要你幫助我張家奪取聖靈果,我張家必有重謝!”張霖永笑意溫和的說道,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好像是沒有發生過似的。

張霖超的心,頓時涼了半截,“大哥,三弟的死,又要怎麼算?”

“那是死得其所,只要得到了聖靈果,我們就可以和皇甫家族聯合,到時候剷除炎宗,成爲滄印第一大勢力,三弟的死,也是有價值的!”張霖永冷聲道,對於這個有些死板的二弟顯然沒什麼好臉色給。

“哈哈哈!原來你們搶奪聖靈果是爲了與皇甫家族聯合啊,我也是,不如咱們一起把凌逸殺了,得了聖靈果,投奔皇甫家族去,只要皇甫家族答應,我們就可以滅了炎宗,到時候,你我把滄印城一分爲二,如何?”青臉男子笑着道,目光中閃現着狡黠。

凌逸在一旁冷眼旁觀,心中冷笑連連,真是一個比一個精明,我的聖靈果,還能讓你們搶了去?

目光移向張霖永,之間張霖永面色變化多端,見此,青臉男子面色一喜,笑道:“兄弟們,還不快把凌逸這臭小子圍住,殺了凌逸,也算是給張大哥一份見面禮啊!”

衆人點頭應諾,成一個包圍圈,將凌逸圍在圈中正中心。

“既然二當家願意與我們張家站在一起,那我們就一同殺了凌逸,再帶着聖靈果前去皇甫家族吧!”張霖永面露微笑的說道。

聞言,青臉男子心中狂喜,與張霖永對視一眼,相視一笑,隨後慢慢逼近了凌逸。

瞧着兩人裝模作樣的倒真是有幾分真實,凌逸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手中亂雲劍緊緊握住,只要雙方反目動手,他就立馬加入其中混戰,偷襲了哪個人也算是他佔了便宜!

略帶森然的對凌逸露出一抹微笑,青臉男子瞥了眼身邊緊緊盯住凌逸的張霖永,忽然暴起,手中的銀色旋螺鋼槍便是陡然刺出,攻向張霖永。

而也在同時,張霖永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準青臉男子連轟十掌。

掌印翻飛,氣勢磅礴蓋天,似要將青臉男子活活拍死,而銀色旋螺鋼槍則是如一條銀蛇,爆射向張霖永,想要洞穿張霖永。

“轟!”

兩者轟然相撞,狂躁猛烈的氣浪便是四處擴散,張霖永與青臉男子同時面色一白,狂吐一口鮮血,竟是兩敗俱傷!

“就是此時!”

凌逸如同暗中潛伏的一條毒蛇,在周圍六人爲場中轟然巨響震得呆住了的時候,雙腿一彎曲,如同彈簧般躍出包圍圈,一道紫色的光華,悄然從亂雲劍上涌現而出。

“吼!”

驚天龍吟,震響天地,紫色巨龍,卷帶着身上噴發的紫色魂火,出現在蒼茫天空中,周圍隨風飄蕩的白雪,瞬間蒸發成水蒸氣,周圍數十丈範圍之內,全部明亮起來,就連峯頂上的狂風,似乎也極爲畏懼這突如其來的巨龍,戛然止步,遠離了紫色巨龍。

“吼!”

再次驚天怒吼,就在電光火石之間,紫色巨龍俯衝而下,衝破狂猛的氣浪,轟然砸下!

“轟!”

地面上的白雪依舊被高溫蒸發,依舊存留的只是那些厚厚的冰層,但在紫色巨龍猛然砸下的時候,這些冰層便是瞬間消失,砰地一聲,暴躁的能量,就是從紫色巨龍上向四周擴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