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葉春分的態度,在蘇家人見到糖朵之前有過各種各樣的猜測。卻沒有想到,她會沒有任何猶豫的讓蘇家人跟糖朵接觸。

……

在此之前,蘇安曾想過無數次如何從葉家姐妹手裡奪取撫養權。想過,如今有強大背景的葉家,蘇家要怎樣才能與之抗衡?

甚至,想過蘇南城如果蘇南城不忍傷害葉春分,該用什麼樣的策略才能讓蘇南城欣然接受,又讓葉家姐妹二人無可奈何?

可惜葉春分做出來反應與他們所預想的每一種都不同。

蘇安心裡想,大概,此時時刻,蘇家哪怕強行的奪回糖朵的撫養權,葉春分大概反應也許他們所想的不一樣,反而沒了主意。

……

時過正午,從蘇家人進門到此刻。蘇南城一直沒有見到葉春分。

此刻,在瓊華島上的一間書咖里,葉春分正在翻閱新一期各國得時尚先鋒雜誌。她的手邊,一份已經成型的雜誌內頁策劃已經完成。

正在寫的是一份關於懷念韓嫣然的文章內容和,新的,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關於中式審美的內刊頁。

在盧新月把持下的,靚麗雜誌社,開年的第一期內容,早在面前就已經定下來。葉春分寡不敵眾,無意爭搶,所能入手努力的就是這個雜誌內刊頁。

能夠一鳴驚人的那種。

……

午後,瓊華島天光瀲灧。因為蘇南城的緣故,葉春分本能的想要逃離,可也不想讓葉穀雨的一片心意落空。


於是在早晨,很早的時候就從別墅出門,在海邊巨大的岩石上一直等到書咖開門營業,然後一直做到現在。

關於來年的第一件事情,葉春分已經準備的很充分。只是,那是關於韓嫣然離去以後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懷念文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敷衍。

坐了一整天,發了一整天的呆。也就越發的明白,榮煜清此時此刻的心情。

大概是已經不抱希望,所有索性將雜誌社交給葉春分打理。如果靚麗雜誌,真的在葉春分的手裡化為烏有,那麼韓嫣然至少也是甘心的吧? 木白的身形卻是突然飛起,沖向浴火蠻牛背上的雷帥。

「快用火盾擋住那小子!」雷帥驚聲喊道。

浴火蠻牛勉強施加一個六級強化火盾籠罩住身子,但以六級強化火盾的防禦力,根本擋不住木白的刀。

「轟!」

木白大喝一聲,雙手握緊大刀,一刀就破開了那道強化火盾,身子去勢不減,右腿橫掃,直接將雷帥的身子從浴火蠻牛身上踢了下來。他沒順便出手斬殺雷帥的魔獸,這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木……木白學員他贏了!」

「四位七星級的導師居然都不知道他的對手,好可怕的實力!」

「天啊,這絕對是我們學院有史以來最高的畢業等級!」

數千名學員齊聲嘩然。

「可惜我當年沒看過木白學員的新生大賽,不過今天總算有幸見識他出手的力量了,簡直比傳說中要強得多啊!」

「這真是一位天才!這個十二級的畢業記錄,恐怕以後都無人能夠超越了!」

「是啊,全學院再也找不到一個比他好厲害的傢伙了!」

木白靜靜站在試練場中心,將斬龍刀收入體內后,緩緩摘下頭盔,嘴角掛著一絲淡笑,便邁步朝米伯那裡走去。


「哇!木白學長好帥啊!不知道她有沒有女朋友!」……

不少女學員臉頰通紅,忍不住驚聲尖叫。

……

「呼呼……」木白走到米伯身前,微微喘了口氣后,微笑道:「院長大人,各位導師,我的成績評定出來了嗎?」

「木白學員,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米伯忍不住說道。

「什麼問題?」木白問。

米伯說道:「剛才你吸收了喬安娜的風之束縛,這太不可思議了,你是怎麼辦到的?」他心裡清楚,能夠吸收元素之力意味著什麼,或許自己能從這其中的奧妙找到修為的突破點。

一旁那些魔法師系的導師同樣也和米伯一樣關注這個問題,很期待木白下面的回答。 木白淡笑道:「這是法則領悟!」

「法則領悟?」米伯臉色一怔。

木白道:「只要能夠領悟到法則的奧秘,就可以動用這天地間的一切元素之力為自己所用。」

「啊?這是誰教你的?」米伯大吃一驚的問道。就算木白是個天才,他也不可能自己領悟出法則奧妙,肯定有高人指點,這也就很好的解釋了木白的實力為什麼會突飛猛進的原因了。

「這是一位我尊重的老師教我的,只是我不能告訴你我老師的名字。」木白帶著一絲傷感道。

米伯微微皺起眉頭,便沒再多問了,心裡猜測,木白的導師很可能是來自法神門的人,心裡一時頗為忌憚,要是得罪了木白,惹得他老師出手的話,恐怕沒有什麼好下場。當然,這只是米伯的單方面猜疑,其實他完全猜錯了,根本沒想過木白的老師會是瑞安。

如果瑞安能夠有更多的時間修鍊自然法則的話,他的成就一定會比法神門那些魔法師強大,只是創造出這套法則的時候,他已經快到壽命期限了。

一名魔法師系的導師由衷讚歎道:「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學員,恭喜你通過了十二級畢業考試,將這枚畢業徽章拿上吧。」

「畢業徽章?」木白只見那名導師遞來一枚形似騰龍的金色徽章,在那徽章面部,刻有十二道橫杠,代表十二級的畢業成績。

木白伸手便接了過來,放在手中仔細端詳一會兒,心裡一時有些感嘆。


三載磨礪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知!

兒時受盡白眼與屈辱,歷經坎坷波折從見習學院畢業,一路來到皇城的天龍學院修習,吃盡百般苦頭,從入學那刻起,轉眼就過去了三年多時間,回想起來,一切恍夢境。

有過曾經的輝煌,有過失落,有過離別的傷感……但是他前進的腳步從未因為停下,歷經種種,現在終於拿到了畢業徽章,那麼後面的路?還有什麼在等待著他?他該如何走下去?

「木白學員是我們天龍學院的驕傲!他的驕傲就是我們天龍學院這些學子們的驕傲!」 從晨光熹微到此時午後陽光瀲灧,葉春分坐在此時此刻的位置上,沒有挪動。

這間書咖的人,或許是因為葉穀雨的緣故,又可能是因為大把鈔票的緣故,葉春分一直相安無事的坐在這裡。

直到蘇南城的出現。

或許是因為榮煜清的出現,又或許是因為感覺到和葉春分之間漸行漸遠的距離。

這男人,葉春分猜測,大抵是因為不甘心就如此退出葉春分的生活。亦或者,有其他的打算。

總之,出現了,不是一個人。

……

隔著一張桌子,葉春分看見蘇南城抱著糖朵,坐在自己對面。

他像個父親,哄著糖朵,柔聲安慰,細語中帶著父親身上獨有的那份安穩和安慰。

……

就那麼隔著葉春分,不與她對視,也不要求她坐過來靠近自己。甚至沒有看她一眼。只是,就那麼抱著糖朵坐在對面。

……

葉春分看著自己帶在身邊一年多的小小嬰兒,看著她熟悉的面孔和細微的表情,手足無措。

相對於葉春分的冷靜自持,糖朵發現媽媽后,漸漸安穩不下心神。

向著葉春分的方向張開手臂,一下一下掙扎。明顯是想要靠著葉春分的方向過來。

她努力的堅持了一段時間,最終妥協了。

蘇南城看著主動靠過來的葉春分,很是會心的笑起來,不顧葉春分一臉鬱悶。

「吃點東西?」蘇南城將一份賣相精緻的提拉米蘇推到葉春分的面前。

「你怎麼能帶她出來?她還那麼小。」葉春分沒有接話,一臉不悅的盯著蘇南城。

「我跟女兒拉近哦距離,有問題?」蘇南城含笑,看起來人畜無害的一張臉。

這男人說話的時候,正將一勺蘋果泥喂進糖朵的嘴裡。

「為什麼要帶她來這裡?」葉春分抿唇。她並不是不想糖朵跟在自己的身邊,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自己會以某種慘烈的方式離開糖朵。

她不是合的母親,可也不是那能夠捨得讓糖朵看著自己鮮血橫流離開的樣子。

她自己曾見過葉姑娘歇斯底里縱身一躍,離開這世界的樣子。甚至,戴維德曾說過,那是潛伏在她記憶深處,最初的冰心。

因為自己曾經深刻的體會過,所以,不會以為這是糖朵應該經歷的事情。

她拋下糖朵,是無奈之舉。可也沒想到蘇南城會抱著女兒逼迫自己妥協。

「我想你應該知道,她想爸爸,也就更想媽媽。」蘇南城沒有危言聳聽。「你應該知道的媚兒,她需要父母的陪伴。」

「但你帶她來這裡。」葉春分抿唇,終於妥協給孩子的哭鬧,坐在蘇南城身邊的那邊椅子上,伸手將蘇南城懷裡的糖朵抱過來。「你不覺得,除了讓她心情不好,就沒有別的什麼作用了嗎?」

「葉春分」蘇南城凝眉,慎重其事的說。「你以為她看不見就不想媽媽和爸爸了嗎?」


「你是想把女兒培養成什麼樣子?」蘇南城苦笑。

「另一個蘇南城?還是另一個葉春分?」 「他是我們學院的一段傳奇!希望他畢業后,能夠創造更多的輝煌!」

周圍那些學員由衷祝福的說道。

木白握著那枚畢業徽章的右手,一時感到極大的重量,似乎很喜歡學院里的生活,想到突然間即將告別這裡,他心裡十分不舍。

「木白學員,我要恭喜了你,又創造了一個新的記錄。」喬安娜這時候走到木白身前微笑著說道。

「謝謝。」木白點了點頭。

喬安娜嘆道:「我是一名很不責任的導師,很少教導過你東西,但你取得的成就遠遠超過了我,祝你以後前程飛鴻。有時間一定要回來看看我」說著,她緩緩低下頭,張開紅唇,在木白臉上輕吻了一下。

木白頓時一愣。

那些導師們露出一臉欣慰的笑容,道:「這小子以後前途不可限量,我好像看到了將來,大陸強者的名單上,一定會有這小子的名字。」

木白收斂了心情,將這枚畢業徽章收入了空間戒指內,說道:「院長大人,各位導師,我要準備離開了,有時間我會回來看望你們的。」

米伯眼中微微閃過一道精光,笑道:「去吧,離開了學院,還有整個大陸等著你去闖蕩、征服。」

前方,那群圍得滿滿的學員,此時自動給木白讓開了一條寬大筆直的去路,木白那瘦弱的身影在他們眼中顯得無比高大,因為他在學院里創造的奇迹,恐怕沒有後人再能夠打破了。

木白的腳步顯得有些沉重,一步一步的朝學院外走去。

「天空再廣,困難再大,也不願再做井底之蛙。我想飛翔,自由的飛翔,將世界盡收在我的眼下……」也不知是哪位學員最先唱起了這首畢業的祝福之歌,以示對木白的尊重和歡送。

其他學員紛紛跟著唱道:「末世光華,閃爍的剎那,全都在我手中慢慢融化,漸漸匯成夢想……」

「洶湧的血液在體內流淌,一滴一滴那麼猖狂。我用我的勇敢,摧毀了黑暗,擁有無窮力量,誰都無法阻擋……」

「沉悶的鐘聲在耳邊震響,一聲一聲那麼激昂。我沒有躲藏,始終站在夢的地方……」

「我的夥伴,由始至終,和我一同生死相守。肩並著肩,勇敢前沖,翱翔長空,衝破蒼穹。不要流淚,不曾後悔,只盼成功,世人歌頌。名利之間,祝福由衷,前程飛鴻……」

PS:十五章完。有點感慨,木白的學習生涯就此劃上句號。當然,這是只是他人生中一個起航的起點,他還年輕,今年十八歲,後面還有很多故事……

寫到這裡,我自己閉上雙眼,沉思了很久,這本書從四月寫到現在八月,融入了很多感情來寫,但是激情很難再回到當初的那種狀態。說實話,對我傷害最大的就是某些讀者對本書的刻意詆毀,這本書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每當看到那些言論,確實很難過,所以我現在儘力不看評論,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寫。

現在感覺很累,畢竟寫了這麼久都沒休息過,每天都在更新,但能和這麼多讀者一起分享木白的故事,又感覺很快樂。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