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卻修鍊之法,還有剛才李水明施展的小法術。

那已經不是鬼魂可以施展出來的東西。

完完全全超脫了道法和鬼魂的層次。

雖然還很弱下,但是假以時日,一定會強大起來。

看著此刻吳淵的模樣,李水明之前的忠心,忽然有了一絲動搖。

這動搖,不是想要殺死吳淵,獲得地獄空間。

吳淵對他可以說是仁至義盡,數次背叛,到最後都沒有抹除掉自己的存在,甚至於不計前嫌,給予自己陰陽之氣灌體。

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造化。

沒有這陰陽之氣,攝青鬼的層次不可能那麼容易,那麼快的穩定,也不會那麼快的得到全部的傳承。

可跟著吳淵,危險卻從來沒有減少過……


自己現在需要的是時間去修鍊傳承,讓自己變的強大起來。

此刻吳淵卻遇到了這樣程度的危險。

杜乾本來和他寸步不離,現在卻沒有了蹤影。

並且通過鬼魂之前的特殊感應,還有獨屬於攝青鬼的靈覺,李水明清晰的感覺到,吳淵身上至少繚繞著數百鬼魂的悲鳴。

地獄第一層,那教室之中的鬼,恐怕已經全部死了吧?

杜乾也一定凶多吉少。

李水明……不想死。

離開吳淵,才能夠好好的活下去,只要有足夠時間去修鍊,也能夠變的強大起來,那時候才能夠真的自保。

心中的動搖,也徹底的變成了決定。

對於李水明這種鬼來說,活下去就是第一定律。

此前吳淵強大到他無法抵抗的時候,他只能臣服。


此刻得到傳承,李水明也發現吳淵其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大,更多的是地獄空間給他的氣勢。

傳承之中,有一種分魂逃離的辦法。

會損傷超過五成的實力,可剩下逃走的魂魄,卻可以留下攝青鬼全部的能力。

已經有過在地獄空間逃遁經歷的他,有十足的把握,只要在吳淵打開地獄第二層,讓他有何外界接觸的機會,他就可以逃走。

吳淵並不知道此刻,李水明已經生了叛逃之心。

還是警惕無比的看著地獄第二層的天空。

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李風雲還沒有下來。

……

地獄第一層。

此刻已經殘破斑駁。

恐怕唯一沒有受到損毀的,就是這岩漿一樣的地面。


李風雲漂浮在半空中,他憤怒的又揮出一劍,空間扭曲之間,劍氣緩慢消失。

「你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 哥哥太好了怎麼辦[穿書] !你就會死在我的劍下!」

李風雲忽然閉上了眼睛,口中喃喃低語。

手指,忽然劃過劍鋒。

一道鮮血揮灑而出,卻變成了一個虛幻的劍影,隱入了地獄空間之中。

再一次睜開眼,李風雲面色變的陰翳起來,低聲說道:「一道本命劍氣,就算你還可以僥倖逃生,也會在你身上留下記號,你死定了!」

話音落下,李風雲收起了劍,朝著剛才進入的地獄空間入口邁步而去。

下一刻,他便回到了青石長街之上。

「師兄,你怎麼受傷了?」

在外等待的若乾,驚呼一聲之後,快步的來到李風雲的身邊,一臉心疼的看著李風雲的嘴角,以及胸前。

剛才李風雲在進入地獄空間的時候有所託大,被吳淵傷到。

他笑了笑,表情變的寵溺起來,揉了揉若乾的頭髮,柔聲說:「放心吧小師妹,只是一個螻蟻,就算是個頭大一點兒,跑的比其他螻蟻快一點兒,還是個螻蟻,師兄剛才就是一陣大意。」

若乾嘟起嘴,狠狠的說:「師兄,那你殺掉他沒有?敢傷到師兄,我要將他的魂魄鍛進離魂幡中,讓他受盡折磨。」

李風雲笑了笑,說:「那螻蟻受了傷,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逃遁了,我留下來了一道本命劍氣,他逃不掉。」

若乾的表情,再一次驚愕了起來。

』本命劍氣……師兄你……」

李風雲輕聲說:「無礙,本來我不想趕盡殺絕,他以凡人之身,卻能做到很多修行者都做不到的事情,我打算放他一馬,可他身上的東西,著實讓我感興趣,讓我都找不到的遁術,以及他能夠傷到我魂魄的雷法,若不是師尊送的保命之物,恐怕我也要陰溝裡翻船。」

若乾緊緊的捏著拳頭,臉色上已經有了一絲絲的不安。

「師兄……連師尊給的保命手段,你也用了么?那之後你遇到真的危險的話……我們還沒有開始探查地仙宅……」

李風雲搖了搖頭,又寵溺的揉了揉若乾的頭髮,說道:「你有一絲雷的靈體,那雷法對你很有用,還有那種程度的遁術,如果你學會,以後保命之法都會多很多。」

若乾的雙眼之中全是感動。

「謝謝師兄。」

「走吧,先回去營地,今日獲得了著么一具活屍鬼,還有攝青鬼的氣息,也不算吃虧,師兄用他給你煉製一頭傀儡,讓你多一個玩物。」

若乾臉上更是驚喜無比了起來。

她隨手對著杜乾一掃,杜乾的身體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風雲回頭瞥了一眼地獄空間的入口,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

地獄第二層中。

吳淵還是僵持的站在原地,就在這時,地獄空間的提示音響起。

「李風雲,已經遠離。」

「任務要求2:殺死追殺者李風雲,凍結。」

「執行任務要求1:活下去。」

吳淵鬆了口氣,李風雲走了,自己安全了……

可讓他臉色極為不自然的是,這恐懼任務卻沒有消失。

為什麼還有個任務要求1存在?

活下去……

李風雲離開了,還有能力殺死自己?

想到這裡的同時,吳淵的身體緩慢的從地獄第二層消失。 恐懼任務的任務要求1依舊存在,吳淵絲毫沒有鬆懈警惕之心。

身體緩慢的出現在地獄第一層。

整個地獄第一層已經是滿目瘡痍,不只是剛才魂魄全部自爆,無一剩餘,就連鬼域教室都被破壞的全是殘垣斷壁。

心驚肉跳的感覺,驟然從吳淵的心頭升起!

一眼所見,沒有任何人!

在地獄空間的感應下,也沒有發現有人藏匿。

那心驚肉跳,就是強烈到了極點的心悸。

吳淵的身體,迅速的開始變的虛幻。

刺痛,渾身每一處皮膚都感覺到刺痛。

淡淡的紅色,出現在吳淵的視線之中。

時間彷彿變的緩慢了下來,此前意念一動就能夠逃入地獄第二層。

可現在卻很慢!

慢到讓吳淵心焦無比!

吳淵也清楚,這種程度的慢,只不過是那紅色血霧太快,以至於讓自己感受到生死存亡的壓力形成的錯覺。

掐出驚雷決的法訣,吳淵的速度也爆發出了極限。

「天雷滅魂!」

一道手臂粗細的雷電瞬間朝著紅色的血霧落下。

轟然一聲巨響,雷電將血霧完全包裹其中。

可吳淵的心悸卻絲毫沒有消散。

身體已經虛幻了超過九成,馬上就能夠回到地獄第二層!

雷電消失不見了,那血色的霧氣形成了一道劍,看到這道劍的一瞬間,吳淵甚至有一種錯覺。

李風雲就站在那裡,用盡全力對著自己刺出來了一劍!

逃不掉了……

吳淵用盡全力控制自己的身體,朝著側面移動了一點兒。

下一瞬,血光直接穿過了吳淵虛幻的身體。

地獄第二層之中,吳淵出現的一瞬間,胸口就噴射出來一大股鮮血。

他死死的捂住胸口,嘴角也溢出血來。

瞪大了眼睛,那把劍穿透了身體,甚至還留下一種狂暴的氣息,正在摧枯拉朽的破壞著自己體內的一切。

身體轉瞬之間就殘破無比,如果不是在地獄空間中,恐怕此刻吳淵已經癱倒在地,失去了行動能力。

劍氣,消失乾淨了。

吳淵的眼中都閃過一絲死灰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