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煜看了看她的眼睛,不動聲色的說道:“一個女孩的清白,一個妹妹的尊嚴。”

“士可殺,不可辱。這樣的人,該死!”陳雪作爲一個女孩子,自然對這些事是極爲憎恨的。

“和你一樣該死。”末了,她附帶一句。

說的陳煜很是鬱悶。

“那麼,我再問一個問題。一個人設計謀害了兄弟,使得他差點死掉,這樣的人,應該怎麼辦?”陳煜開口問道。

“我沒有兄弟,但是有姐妹,如果我的姐妹受到了脅迫和威脅,我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前去。”陳雪說着,眼睛裏快要冒出火來了。看樣子,陳煜的話讓他想起了李嵐。

“好,那我告訴你。我剛說的那個男人,就是李峯。他欺負了我的妹妹,雖然沒有得逞,但是,這樣的人渣留在世上,又有何用?”陳煜厲聲說道。

陳雪沒說話,但是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在思考。

“我剛說的那個女人,就是李嵐。我承認我的確是對他的哥哥李峯動手了,讓他扶病在牀,但是,他的妹妹,也就是你的閨蜜,李嵐。我給了他保護他們家的上仙,此人就是我的兄弟,你見過,虎子。”

“縱然說,我這麼做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但是,他卻是設計將我留在那兄弟留在了那裏,喝了毒酒,被人盯上了,要不是我恰好到,我的兄弟就不知道已經死過多少次了。你告訴我,這樣的人,該如何處理?”陳煜說了一長段的話,其實就是爲了描述清楚這件事情。

然而,陳雪卻是像在思考什麼東西,一句話也不說,倒是舞步快了很多,陳煜差點跟不上。

一曲終了,舞池當中的衆人,一步步的往回去走去。

“你說的是真的假的?”快要走出舞池的陳雪,突然轉身,問陳煜道。

“千真萬確,不信,你可以去證實。我那兄弟,至今還被你打得躺在醫院呢。”陳煜淡淡的說道。


“我會自己調查的,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不要只以爲只有你們有情報網絡。”陳雪說完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回去。

陳煜對着樓上藏着的孫虎打了個ok的手勢,表示自己成功。

孫虎急忙又看了擠眼陳雪,立馬下樓,回到了醫院裏面躺好。

而陳煜則是在宴會即將結束的時候,拿着一張小紙條,塞給了陳雪。上面是孫虎住院的地址,以及孫虎的電話號碼。

據孫虎後面的回憶,第二天,陳雪當即打電話過來,向孫虎求證了這些事情,而後又帶着水果來看望他。

兩個人似乎聊的很是投機,這麼一來二去的,兩個人的關係進展很快。雖然不知道很快就能夠結婚入洞房,但是,好歹兩個人粘到了一起,就像是橡皮糖一般,分不開了。


這件事情結束,孫虎有了自己的幸福,陳雪似乎也是。只是,一直讓孫虎耿耿於懷的是,這個陳雪脾氣實在是有點差了,三兩句話不合適就對孫虎拳腳相加。

只不過,打是情罵是愛,兩個人非但不會大動干戈,有時候還會情意滿滿的相互鬥毆一番。這讓其餘的人也是大開眼界了。

見過情意滿滿你儂我儂的,真是沒見過相互鬥毆還能夠情意滿滿的。不得不說,緣分這東西,真的很奇妙。

他們是好了,只是陳煜,卻是再次苦逼了。

好多天沒去學校,沒去上課。這可是比上課睡覺還嚴重的事情。

這不,今天剛剛到學校,就遇到了王可兒。王可兒二話沒說,一上來就揪住了陳煜的耳朵,拎着他就走向了辦公室。 陳煜因爲裏家的事以及孫虎和陳雪的事,已經好久都沒有去過學校了,更何談去上過課了,甚至都忘記自己還有個學生的身份了。

今天,他剛剛到了學校的時候,就遇到了王可兒,想逃,卻是被王可兒一下揪住了耳朵,拎着就去了辦公室。

“陳煜,你說吧,你到這裏來,到底是來學習的,還是來氣我的,說白了,你之前所有那些話,我現在通通都不相信了,要麼現在你可以離開,我繼續帶我的班主任。要麼,你現在安安分分的聽我的話,老老實實學習。你選擇一條路,其餘的我都不想說。”王可兒的確很生氣,很少有一個學生竟然忤逆她的意思,更何況自己也是好心。

“王老師啊,我是真的錯了,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請你原諒我,真的。”陳煜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本來對於上學這件事情,他本就不是怎麼太上心,現在遇到王可兒這麼一個盡職盡責的班主任,說實話他也有點頭大。

“陳煜啊陳煜,孫老師把你交代給我,剛開始的時候還說讓我帶着你,一年的時間學完所有的課程,可是你現在看看你自己,時間已經過去大半了,你到底學到了什麼東西呢?除了白天在課堂上睡覺,課後……我都不想說了,你在課後做了什麼事情?打架?鬥毆?還有和女孩子談戀愛。除了這些你還能做什麼呢?”王可兒根本不吃陳煜那一套。

“王老師,請給我最後一次機會,請您相信我。”陳煜也是非常誠懇的,向王可兒鞠了一躬之後說道。

“真的不好意思,陳煜,我對你已經失望透頂了,剛開始的時候,我是覺着你是由孫老師介紹來的,雖不說是天賦異稟吧,但至少也能夠堅持下去,但是現在看來,你這個情況我是真的沒辦法帶你了。”王可兒氣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王老師,您消消氣,我這都是有原因的。”陳煜感覺自己這一代兵王在面對老師的時候,真是有點低聲下氣的感覺了,可是偏偏對這位老師始終提不起反抗他的勇氣,因爲他說的基本是對的都對的。

“你呀,你呀,真的很讓人生氣。”王可兒也是氣糊塗了,一邊說着話,一邊拿着桌子上的角尺,就對準陳煜的胸脯打了下去,打一下,還覺得不解氣,同時一下兩下三下就這麼一直打了好幾下,纔算是住手了。

“王老師打我幾下不要緊,但是重要的是,你不要氣壞了身子,因爲我,不值得。”陳煜也是好言相勸,真是害怕王可氣壞了自己的身體,那要是這樣自己可就真的罪孽深重了。

“你你……你給我滾,滾出去,哪有你這樣的學生。”沒想到的是陳煜說完這句話,卻使得王可兒更加的生氣了,甚至開始讓陳煜滾出去。

陳煜好歹也是一代兵王,有着自己的榮譽和自己的孤傲,聽到王可兒這麼說自己,讓自己滾出去,陳煜也是氣憤不已,轉身就要走出去。

可是誰料到的是,王可兒似乎還不解氣,猛然衝上前來,一腳就將辦公室的門踹上了,“你給我站住,你要去哪裏?真以爲這裏是菜市場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成何體統!”王可兒氣的怒吼。

“不是你說讓我走的嗎?你讓來就來,你讓走就走,我已經很聽你的話了,這有錯嗎?”陳煜耷拉着眼睛,很不爽的說道。

“再說了,我走了,豈不是更加如你所願嗎?你不用教着我,不願意帶着我,更不願看着我來睡覺,至少你不會生氣,不是嗎?”他再次開口說道。

“陳煜你給我聽好了,我生氣是因爲你沒有上進心,尤其對於學習上面來說,你一點點的上進心都沒有,這是一個人最可怕的地方。”

“也許你在學校外面還有其他的身份,豪門弟子啊,或者說是江湖大咖,但是,這些對我來說都不起作用,你可以讓孫老師把你安排在我的班裏,並且承諾一年學完所有的課程,這是你的本事,這是你的背景,但是你到了我的班級,你就是我的學生,我要對你負責,就這麼簡單。”

“一個男人,既然選擇,就要負責,這是最起碼的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這個社會的尊重。我想你肯定是明白這些道理的,你是懶得學習,懶得去接觸這些知識的學科,這纔是你最重大的原因,不尊重知識。”

“還有我最後想說的一句話是,老師僅僅是這個社會上的一種職業罷了,如果老師剝去這一個外殼,說實在的,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包括我也是也許會爲了明天的吃吃喝喝打打殺殺,也許是爲了明天的太陽而真奔走不息。”

“當然了,社會上也有一些渣滓,他們到了學校,雖然也被稱爲老師,可是他們做的卻不是老師的事,不能爲人師表,我承認這樣的事情的確是有的,但是我不一樣,我堅信大多數的老師還是有着崇高的職業精神,他們就想育人子弟,他們就想在教育這個行業奉獻出自己的一生,像我一樣像我一樣!”王可兒神情激動。

“我小時候家裏面很窮,看到別人家的小孩去上學,我都覺得很羨慕,那時候的我就心想,以後一定要當個老師,因爲老師的愛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私的,別人家的小孩,他能當成自己的小孩來看待,我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雖然我現在上班的時間也不是很久,並且很多人對我也有一些偏見,但是我不在乎,我覺得,當別人老師一定要做好一切,給別人做表率。這也是爲什麼我的班級上面,雖然是大學班級,學風卻是如此的好,因爲我始終覺着在學校裏面,老師就是教人知識的,學生就是來學習的,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我今天不想跟你說太多,你自己回去好好想一下,如果真的不願意在這裏呆着,你可以跟我說一聲,我去跟校長說,讓他給你調配到別的班級,也好度過你剩下的這段時間好了,就這樣,我先走了,好自爲之吧。”

王可兒說着,踩着高跟皮鞋,率先走出了辦公室。 王可兒走了,只剩下陳煜一個人在辦公室當中。

陳煜有點煩躁,說實話,自己來這個學校,最主要的原因是孫寅生當時讓自己進來的。要不是孫寅生要求,陳煜他纔不會來這個學校,跟這些學生跟這些老師共同活在一個屋檐下面。

當然,現在說這些,似乎也有點不太靠譜,畢竟王可兒是一個認真的老師,孫校長更是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者。

至於自己,甚至還在學習過程當中,保護了自己的妹妹,最最重要的是得到了楚夢瑤和周英然兩個美人的垂憐。

其實說來,陳煜還是有點收穫的,只是這些事跟學習都完全不掛鉤。

再想想自己這大半年的時間,自己的事情方面,的確也是有所收穫的,至少給自己家族算是稍稍的報了一點仇。

只是,如果說孫寅生不讓自己待在這裏,如果說孫寅生不給自己解決這些事情,那麼自己又有什麼辦法呢?

更何況在這個學校裏面,孫寅生剛開始的意思,爲什麼會說讓自己一年的時間學完四年的所有課程,難道是偶然或者說是巧合?這都不是應該出現的。

陳煜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中,畢竟這件事看上去似乎就是一物換一物的過程,也就是說,陳煜他要想得到孫寅生的幫助,那麼先決條件就是他在一年之內學完所有的課程。

可是,仔細想一下,這件事情對於陳煜來說又有什麼害處呢?只不過是讓陳煜在某一個學科或者是某一個知識上面獲得更多的更深入的瞭解罷了。

而這件事情對於孫寅生來說,其實根本沒有什麼益處。那麼孫寅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雖然說剛開始的時候孫寅生一直在強調這件事,後來因爲成績不好好學習,甚至擾亂課堂,孫寅生也的確說了,如果陳煜學不進去,不要打擾到其他同學,那就可以了。可是在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這樣嗎?

終於走出了辦公室,但是陳煜也沒有去教室,而是直接回了家。在路上的時候,又仔細的想了一路這件事情。

說白了,陳煜作爲特種兵王,他所掌握的知識可能要比一些專門學習的人瞭解的更多,甚至來說可能應用得更廣泛,但是他所有掌握的東西,幾乎都是用來殺人的,如果說真正的落到實處,實話陳煜做不到,他也沒有那個實力。

思來想去,在回家的路上,陳煜做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就是在一年剩下的時間當中,差不多還有小半年的時間,陳煜會把孫寅生所要求的那一門課程,大學四年所需要學習的東西,都壓縮在這一段時間當中全部的學習完畢,甚至期末的時候他要參加考試。雖然自己是一個特種兵王,在軍隊當中,每一項考覈都會比別人優秀,但是在學校當中也要這樣。

優秀,有時候是一種習慣。

陳煜喜歡用這句話來教導別人,那不妨教導一下自己,讓自己堅持做到,並且看到成效。

既然決定了,那麼擋在陳煜面前的只有一件事了,那就是京州李家的事情。

之前陳煜讓荊柔查到,李峯李嵐這兩個人,李峯雖然說是李家大少爺,但是這個李家說白了,僅僅只不過是一個房產商,他們家做一些房地產,有一些錢罷了,真正說是大家族是夠不上這個資格的。

也是因此的,陳煜當時先是殺了陳家大少爺陳峯,後來雖然派去孫虎給李嵐當他們家的上仙,以圖控制李家。

但是很顯然的,人家不領這個情,甚至設計將孫虎打傷了,所以後來的陳煜特別生氣,將整個李家連鍋都端了。

可是很顯然的是,這個李家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他們的身後似乎還有着別人。前幾天那事情,就能夠看的出來。

陳煜要做的就是將他們這個背後的人挖掘出來。

可是現在這些事情卻是根本沒有頭緒,之前雖然說是那些人審問的過程當中知道了一個地址,可是這個地址又有什麼用呢?

陳煜是打算帶着孫虎,由他們兩個人去勘察一下那個地方,說不定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然而這麼多天時間過去了,孫虎深陷愛河當中,根本無法自拔,陳煜也在幫他,因此只能是作罷。

至於林常所看守的那幾個人,雖然說三個人都還活着,但是似乎他們已經被對方給拋棄了,至今也沒有人上門找他們要說法,或者是來營救他們。

這樣看來,其實他們跟死人又有什麼區別呢?因此,對於這三個人,羅宇的想法是讓他們全部處理掉。

就在昨天的時候,陳煜再次收到了荊柔發來的信息。荊柔查到這個房地產大亨李家,他們的確似乎在背後做了一些事情,雖然別人無法察覺,可是對於處在軍隊當中的荊柔來說,這些事情易如反掌。

簡單的說,京州李家,他們的整個家族生涯算是起起落落,沒有一帆風順的時候。可是不管他怎麼起,怎麼落,他們的家族始終沒有發展發展壯大,他們的家族倒是始終無法衰退下去。

據荊柔瞭解,這個荊州李家竟然是在十幾年前就存在了。他們的家主剛開始就是包工頭,在工地上面打工,然而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之間就投資了一個很大的項目,從那以後京州李家正式存在。

並且陳煜還想到了一點,當時在殺死了李峯和李嵐之後,他們家裏麪人並沒有直接上門報仇,甚至在調查的過程當中也發現李峯和李嵐的父親根本不知道是誰,他們像是沒有家人一般。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

李峯和李嵐兩個人的社會關係也很是單純,幾乎沒有朋友,更沒有和那些商界名流來往的習慣,他們在平時沒有事情乾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窩在李家的大宅當中,當然有事的時候會出來主持工作。

這就讓這個家族顯得更加的神祕和匪夷所思了,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崛起的,甚至也不知道他們爲什麼不會敗落。這個李家還有很多很多的謎團。 陳煜最終決定,還是要去之前所受到的那個地方看看,畢竟,就目前線索而言,這個地方,是最有可能對方留下蛛絲馬跡的地方,其餘的,都不太可能。

甚至,京州李家,在出了事情之後,似乎一夜之間就在整個京州市消失了。之前,誰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裏來,現在,更也不知道他們到哪裏去了。

孫虎那邊取得了一個好成績,據說他和陳雪兩個人,正在拍拖。

當然,泡妞歸泡妞,事情還是要做的,這是陳煜一向的原則,作爲陳煜的部下,孫虎自然也是懂得這樣的道理的。

就在今天的時候。陳煜叫來孫虎,兩個人打算去把之前他們所詢問到的地方走上一次。仔細勘察一下,再找找對方的蛛絲馬跡,也許能夠順藤摸瓜也不一定呢。

這個地方,已經屬於是京州市的郊區了。人煙罕至。那邊靠近着一片森林,森林裏面,甚至還有野獸出沒。只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所謂野獸,不過是給他們徒增食物罷了。

兩個人毅然前往,留下林常看守的那三個人。

要去的地方,之前有很多種瓜的土地,因此有瓜農在這裏修建了一些房屋,平時作爲休息的地方,等到瓜熟蒂落的時候,則是作爲瓜農看瓜防着偷瓜賊的地方。

那些人交易的地點,就是在這裏。

陳煜和孫虎兩個人,不費周折之力便來到這裏,按照那些人的描述,他們準確的找到了當時他們交易的這個瓜農房屋。

陳煜推門而入,引入眼簾的,首先是一張大大的炕。炕上鋪着的,其實很簡單,下面是柴草,再往上一些是一個看上去非常破舊的牀單。除此之外,整個房間當中,僅有一個傢俱是小櫃子,櫃子門開着什麼也沒有。

“是這裏嗎?”陳煜疑惑的問了一聲。

“應該就是這裏,我是不會記錯的,同時來說,他當時描述的整個房屋的信息也基本吻合。”孫虎一邊打量着窗戶,一邊說道。

“這裏沒什麼,出去看看吧,周邊所有的小房屋都檢查一遍。”陳煜命令道。

確實是這樣,這個房間裏什麼東西也沒有,一覽無餘,根本沒什麼可看的。孫虎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因此,聽了陳煜的話之後,轉身就出了門。

而陳煜,卻是等孫虎出了門之後,臉色一寒,眼睛緊緊的盯住了那炕上的一個角落。

那裏鼓起着,似乎還有微微動作的簌簌的聲音。

很顯然,那裏藏着一個什麼東西。可是,陳煜的神識掃過去,卻很顯然的發現,那並不是人。具體是什麼,竟然不知道。

這也是爲什麼陳煜派了孫虎出去的原因,他懷疑,這個屋子中被人設下了圈套。他和孫虎兩個人,總得有一個人出去吧。因此,他是很強硬的命令孫虎出去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