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梅為什麼要殺陳風?還有……前一段時間為什麼二伯三伯他們都消失了?難道這裡面有什麼貓膩不成?

陳江月也不理會陳青青,對陳風說道:「這段時間你就乖乖待在家裡,不要外出了,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就行。三家比武還有兩個月時間,你好好修鍊便是,相信兩個月後你父親會親自解決這件事情的。」


陳風想了想,並沒有違逆陳江月的意思,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盤膝坐在密室裡面,皺眉沉思起來。

在陳風印象中,陳青梅是一個性格清冷,格外不好說話的女人。陳青梅從小就被帶到了凌天宗,所以他也沒有和陳青梅接觸多少。

雖然陳風看不上凌天宗這樣的宗門,但在遺失之地,特別是對陳家這樣的小家族來說,凌天宗就是巨無霸般的存在了。

相信凌天宗高層不會對陳家怎麼樣,但是以陳青梅的性格,陳風相信她一定會不擇手段來找他報仇的。

「就是不知道陳青梅現在的修為有多高。」陳風的眉頭微微皺起。「陳青梅不好對付,李家和王家想要殺我的人不少,看來我要做一些準備了。」 遺失之地大體可以分為兩個部分,南面和北面,一條綿延數百里的山脈貫穿東西,從高空看,就像是一個雞蛋被人切開了一般。



這條巨大山脈就是遺失之地最有名的蒼莽山脈,因為山脈裡面有眾多實力超絕的妖獸盤踞,加上地形的險峻,蒼莽山脈就成為了南北通往的天然屏障。

當然,誰沒事也不會穿過蒼莽山脈,去往遺失之地北邊一看究竟的。

遺失之地北邊可是血魔宗的地盤,那是一個專門殺人,收集鮮血修鍊,邪惡之極的宗門。

而南邊則是凌天宗統轄,轄內一共有三十六城,七十二家族,再加上一些大大小小的勢力混淆在其中,除了獵妖者聯盟和丹師聯盟之外,凌天宗完全可以在遺失之地南邊稱霸一方了。

南邊的這三十六城池也被稱之為凌天三十六城。

相對於七十二家族來說,陳家只是一個末流小家族而已。要是沒有經歷十七年前的那場災難的話,那陳家勉勉強強還能夠在七十二家族中排進前列。

靈藥的重要性絲毫不差於武技功法,是每個武者修鍊必須要用的東西,陳家的靈藥生意並不大,當然也不敢做大。

除了在山海城之外,陳家只是在其它三座城池開設了店鋪。

上一次陳青青被劫走的靈藥本來是送往這三座城池的店鋪的。沒有靈藥的供應,這三個城池的店鋪就要面臨關門的境地。

無奈之下, 卿卿,欠債要還 。還好有陳風給的十萬元氣石,要不然她經營的那幾家店鋪可真要關門了。

這日一大早,陳青青便帶著人離開了陳家。

陳青青帶的人手不多,一共十餘人,但這十餘人看起來都是氣息渾厚,銳氣逼人,一看就知道是血雨中歷練出來的好手。

陳青青就如同大姐大一般走在最前面,陳青虎虎頭虎腦的跟在她的右邊,而在她左邊則是一個相貌普通的大漢。

大漢身穿粗布麻衣,鬍子拉碴,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專門做苦力活過日子的。

只是讓人不禁疑惑的是,陳青青時不時會偷偷瞟一眼這大漢,顯得很是好奇模樣。

這大漢也不以為意,更加沒有理會陳青青的好奇目光,依舊是埋頭趕路。

行不多久,眾人離開山海城,來到荒郊野嶺。

這裡四面環山,常有鳥獸出沒於其中,倒是行人十分少見。

這一行人中陳青青也只是凝真境初期的修為,並不能御空飛行。大伙兒雖說是武者,但是長期徒步行走也會感到疲憊。

於是陳青青命眾人停下來休息一會,她則是來到先前那相貌普通的大漢面前,一雙勾人奪魄的妙目在這大漢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

「嘻嘻,小風弟弟,你這易容之法還真是絕了,姐姐我怎麼看也看不出來你易容過的痕迹。來,給姐姐看看,看你是怎麼易容的。」陳青青說著,伸手就去抓陳風的臉,似乎非要找出陳風易容的痕迹不可來。

只是任憑陳青青的手在陳風臉上怎麼摸索,也是找不出個所以然來。倒是看得跟隨陳青青而來的十餘個壯漢目瞪口呆。

青姐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主動去摸一個大男人的臉?這人是誰?我們怎麼從來沒見過?

啊,為什麼被青姐摸臉的不是我啊?

一群人在那裡乾瞪眼,傷心著。

「青青姐,你要是再不放我,我就要喊非禮了啊!」

陳風實在是忍不住了,這丫頭出手沒輕沒重的,要是臉這樣一直被陳青青抓下去,恐怕就要被她抓出幾道血痕來。

自己雖說沒有父親陳江流那般帥氣有內涵,但也是帥哥一枚不是?要是被自己的姐姐抓花了臉,還不被人笑死?

陳青青一聽就樂了,嘻嘻哈哈道:「嚯嚯,你喊啊!就算你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過來救你的,嘎嘎!」

說完,還模仿採花賊陰測測的笑了起來。

陳風無奈,連忙抓住陳青青的雙手,道:「好了,青青姐,我這是吃過了易容丹,你摸我的臉是看不出來什麼的。」

「易容丹!」陳青青好奇起來。

「喏,我這裡還有一些!」陳風很是識趣的從儲物戒指裡面取出一個玉瓶,想也不想的遞給陳青青。「吃下這種易容丹,改變容貌后,能夠瞞住玄液境以下的武者。青青姐常年在外奔波,相信這些易容丹你應該用得上。」

「算你小子有良心,還知道疼姐姐!」陳青青美滋滋的收下易容丹。「看在你這瓶易容丹的份上,我就不把你偷偷跑出來的事情告訴你父親了。」

「哈哈,那就多謝青青姐了!」陳風連忙感謝,說來要不是借著陳青青運送靈藥的機會,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機會離開陳家了。

一旁的陳青虎艷看到易容丹后羨不已。

陳風也沒有猶豫,又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瓶聚氣丹,送給陳青虎。

這聚氣丹可是陳風自己煉製的,品級達到了凡級七品,藥力驚人,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

得到一瓶聚氣丹,陳青虎樂開了花,不覺對陳風崇拜萬分,這個時候也很是識趣的沒有打擾陳風和陳青青兩人的談話。

「青青姐故意往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走,是不是要等李元玉出現?」

待到陳青虎走遠,陳風這才笑著對陳青青問道。

「我就知道瞞不了你。」

陳青青點點頭。「這口氣我是怎麼也咽不下。李元玉這女人仗著自己稍微有一點姿色,就去勾引那些臭男人與我作對,以前我是忌憚李家,但現在我已經忍不可忍了,不除掉這個女人,我渾身都難受。」

「那這麼說青青姐已經有了完全的把握對付那李元玉了?」陳風笑著問道。

「不錯!」

陳青青點點頭。「這次我帶出來的人雖然少,但他們都是這些年和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實力非同一般,對付李元玉身邊的那些雜魚綽綽有餘。」

「既如此,我也不用為青青姐擔心了。」

陳風點點頭,不知道怎麼,他總覺得陳青青似乎有些自信過頭了。以李元玉那種妖媚女人的手段,相信拉來幾個凝真境高手並不是什麼難事。

如果到時候真的有幾個凝真境高手來對付陳青青的話,不得已,陳風就要出手了。

「先不管了。」陳風甩了甩腦袋。「區區幾個凝真境的敵人而已,對我來說輕而易舉的就能解決。」

陳青青的隊伍前進的很快,一路上並沒有遇到李元玉等李家的人,三天的時間已經先後達到了飛文城和於霜城,並且將手中靈藥交給了城中的陳家店鋪。

下一站就是萬月城,如果李元玉或者李家的人還沒有出現的話,那恐怕他們是不會來了。

這一日,陳風等人行至一處峽谷。

峽谷非常幽深,只夠一輛馬車前行,陽光照射下來,就像是有人一劍將一座山從中間劈開的一般。

陳風和陳青青等人來到峽谷入口,默然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陳青青問道。

「這麼多天李元玉都沒有出現,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一定會在這峽谷深處等我們。」陳風目光微眯,十分篤定的說道。

「不會把?」

一名大漢疑惑道:「這處峽谷雖說是容易埋伏的地方,但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是吃素的,要是有人在峽谷裡面埋伏的話,說不定還有可能被我們一鍋端了。」

「鐵牛說的很有道理!」陳青青也是點頭。

陳風沒有理會陳青青和鐵牛,而是徑直走到峽谷石壁,伸出手摸了摸石壁,又將手那道鼻尖嗅了嗅。

陳青青等人有些不明所以,一個個都是疑惑的看著陳風。

「鐵牛,你說如果有人想要埋伏我們的話,他們會使用什麼手段?」陳風賣了一個關子。

「這……」鐵牛伸出寬大的手掌撓了撓頭,憨笑道:「鐵牛腦子笨,想不到。」

陳風的目光看向陳青青。

陳青青凝眉沉思,片刻后,眼睛一亮,不由脫口問出道:「風弟,你是說等我們進入峽谷,他們會用雷暴符或者火彈符之類的符籙炸掉這個峽谷。這個峽谷只要一炸毀,我們這些人必然會全部死在這裡面。」

陳青青被自己說出來的猜測驚呆了,要是自己等人真的冒冒失失的進入了峽谷,那麼後果可想而知。拍了拍脹鼓鼓的胸口,不由為之後怕不已。

「看來還是小風弟弟的思維縝密一些,要不然差一點犯下大錯了。」

其他人聽聞此言,一個個也是後退了一步,有些忌憚的看著那猶如深淵巨獸之口的峽谷。

陳風將眾人的表情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道:「你們也不用害怕的這個樣子,以李元玉的能力,想必她是絕對弄不到雷暴符這樣大威力的符籙的。」

聞言,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但隨即陳風的一句話又讓他們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不過嘛!火彈符,爆裂符這樣的符籙相信李元玉還是能夠弄到的。」

「那我們還是繞路走吧?」陳青虎提議道。

「繞路走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陳風搖頭。「萬月城處於南來北往的樞紐要地,家族花了巨大代價才在萬月城裡面弄到了一間店鋪,如果我們沒有及時將靈藥送過去,導致店鋪中沒有靈藥出售的話,這會極大的影響陳家店鋪的生意和信譽,甚至嚴重一點還有可能導致店鋪直接關門。」

「那怎麼辦?」

大家都有些著急了,包括陳青青在內,一個個都是期盼的看著陳風。

要是在平時,陳青青遇到這種事情必定會馬上做出決定,然後果斷執行,但是今天的情況不一樣,事關大家的生命,她可不敢隨意下決定的。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她身邊有了一個陳風。

陳風雖然只有十七歲年紀,但陳青青和陳風相處下來,發現除了她調戲他的時間以外,陳風冷靜的可怕,就像是一個飽經蒼傷的老人一般,心性沉穩的根本就不像一個少年人,而更多像是一個中年人。

有時候陳青青甚至覺得陳風的身體裡面是不是換了一個人了,因為陳風的表現和從前完全不一樣,簡直判若兩人。

啪,陳風打了一個響指,嘴角微翹,道:「既然他們要在峽谷裡面埋伏我們,那我們就進峽谷見識一下李家的手段。」

說完,陳風頭也不回的便往峽谷深處走去。

「小風弟弟!」陳青青忍不住喊道,但看陳風根本就沒有停步的意思,不由得一跺腳,有些埋怨道:「哼,也不知道你這個臭小子肚子里藏了什麼鬼主意,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賣關子。老娘倒要看看,你個臭小子在耍什麼花招。「

說完,陳青青也不再停留,經直朝著陳風消失的地方追去。

「青青姐!」

「青姐!」

剩下的陳青虎等一眾人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隨後都是一咬牙,全力朝著陳風和陳青青消失的背影追去。 峽谷深處陽光照射不下來,十分昏暗,兩面石壁裂縫滲出絲絲流水,地上烏黑色的苔蘚鋪了厚厚一層,腳踩上去軟綿綿的。整個峽谷裡面非常潮濕,人走在裡面有一種陰涼涼的感覺。

陳風大步走在昏暗的峽谷深處,目不斜視,似乎根本不將可能有的埋伏放在眼中一般。

大概前行兩三百米,前方豁然開闊起來,一個方圓百多平方米的空間出現在眼前,兩面的石壁像是經過人工開鑿的一般,顯得十分光滑,整個空間形成了一個倒扣的鐵鍋形狀。

而在最中間位置則是一方不大的水潭。

水潭的水十分清澈,即使是在這昏暗的峽谷深處也能夠看到水潭底部的灰色岩石。

當陳風的目光看到水潭之後,馬上停住了腳步,眼睛盯著水潭,一時間無法移開。

只見水潭的最中間灑落了幾片艷紅的花瓣,一個身穿薄紗,身姿曼妙的女子綽約坐在水潭裡。隨著她的素手擺動,一圈圈波紋向著四面八方散發開來,藏在水底下的嬌軀若隱若現,顯得極為誘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