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慶只感覺自己好像忽然之間就與這個天地隔絕了一般,一點氣息都感覺不到。

林洛在他的眼前,卻又像隔了千萬裏。

這種咫尺天涯的絕望,讓他整顆心都冷了下去。

“又是一門祕術?”

“我不服,我不服!你憑什麼,憑什麼?”

陸慶開始抓狂,逐漸喪失神智。

嘭!

下一刻,他做出了讓林洛都震驚的舉動。

在林洛驚駭的眼神中,陸慶竟然將全身上下一半的氣力集於自己的手臂。

然後,引爆!

強烈的爆炸,瞬間就將封禁符的束縛給衝散開。

而處於爆炸中心的陸慶已經面目全非,千瘡百孔,鮮血淋漓。

這種狀態的他就算殺了林洛,自己肯定也無法活下去。

所以,他抱着必死的決心,也要與林洛同歸於盡。

也算是自己爲家族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嗖!

陸慶的身體軟倒,氣息逐漸消散。

但他手中的長刀卻是銀紅環繞,氣息大盛,直射林洛的心臟。

頻繁的使用祕術和催動符咒,林洛也已經虛弱到了極點,面對這柄兇芒大盛的長刀。

林洛心中生出了深深的無力感。

他只能盡全力的催動體內殘存不多的氣,盡全力去抵抗它。

是生是死,皆由天命! 銀紅光芒閃爍而過,剎那之間便破了林洛的防禦。

刀刃帶着無盡鋒芒狠狠的刺入林洛的胸口。

森冷的銀色氣息猶如死神的鐮刀不斷的吞噬着林洛的生機。

長刀雖然沒有刺中林洛的心臟要害,但這銀色氣息如同附骨之疽,同樣致命。

林洛最後一縷‘氣’也在抵禦長刀時用盡。

面對銀色氣息的侵蝕,他只能絕望的感受痛苦。

“難道我真的要命絕於此嗎?”

林洛心中同樣不甘,求生的渴望讓他的腦袋瘋狂運轉。

擺在他眼前的似乎只有最後一個辦法。

儘管那個辦法非常的不靠譜,但至少能給他帶來一點生的機率。

光芒一閃,一枚黑白相間的硬幣出現在林洛的手中。

幸運硬幣,從陸依柔身上收取的第五個神農錦囊中開出來的物件。

這個東西,林洛一直沒太當回事,也就放在系統空間中,差點都遺忘了。

直到此刻遇見生死危機,林洛再無底牌可用時,終於想起它。

深淵魔神

但林洛卻是沒有選擇的權利了。

如果不用這枚硬幣,別說二十四小時,他連半個鍾都撐不過去。

林洛不再猶豫,念頭一動, 主播切開黑[快穿]

他輕輕一拋,硬幣旋轉升空,再往下轉落。

命運到底如何?

林洛神色痛苦又緊張,只能在內心祈禱。

【幸運硬幣已使用,結果是幸運面。恭喜宿主,請及時許下願望】

林洛緊繃着內心鬆了下來。

看來老天還是眷顧他,給他留了一條後路。

“幸運硬幣,請消除我體內的銀色氣息。”

林洛雙手合十,心中默唸。

儘管這種方式看起來有些蠢,但林洛爲了活命還是儘量的保持‘請神的儀式感’。

【恭喜宿主許願成功】

系統提示音再度響起,落在地上的那枚幸運硬幣忽然騰空,綻放着玄奧的光芒,釋放着彷彿無窮無盡的氣力。

林洛在這光芒的照耀下,氣力迅速恢復。

不過半分鐘,他就已經恢復到巔峯狀態。

藉着這股氣,他開始鎮壓那股在體內肆虐的銀色氣息。

有了無窮無盡的氣力支撐,林洛很快將銀色氣息給壓了下去。

但隨着他將銀色氣息逐漸磨滅,幸運硬幣散發的氣也開始逐漸減小。

只要銀色氣息被磨滅,幸運硬幣的使命也會完成,化爲飛灰。

林洛腦中忽然靈光一閃。

是不是隻要銀色氣息不被磨滅乾淨,這枚幸運硬幣就會一直保持這種狀態。

生死危機已然度過,林洛的腦海中開始氾濫着一些神奇的騷操作。

如此大量無根無源的純淨‘氣’來輔助修煉,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他能借此機會把全身上下每一處都錘鍊一遍,將自己的修煉根基洗練至完美狀態。

“富貴險中求,拼了!”


牙一咬,心一狠,林洛便開始卡Bug。

系統坑了他這麼多次,自己利用一次系統漏洞應該沒有問題吧?

於是乎,林洛就地盤膝而坐,運轉周天,開始進入修煉狀態。

儘管一邊保持修煉狀態,一邊壓制銀色氣息,讓他很是疲累。

但機會只有一次。

下次還想佔系統的便宜,恐怕就沒這麼好命了。

藉助着系統提供的源源不斷的純淨‘氣’,林洛開始洗滌全身上下每一處器官。


體內的雜質被他一遍又一遍的排出體外,直到完全乾淨爲止。

各項器官、丹田、心脈,也被他蘊養到了鼎盛飽滿,活力無限的狀態。

林洛有些上癮,連腳掌的污漬都不願放過。

就像是在打造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時間飛逝。

東方浮現出一抹魚肚白,微弱的光芒讓林洛睜開雙眼,從修煉狀態中恢復過來。

整整一個晚上,他利用系統的漏洞將全身根基都打造成了完美的狀態。

他現在感覺,自己只要是呼吸一口氣都像是在修煉。

清晨的蝴蝶小鳥,一些可愛的小獸全部環繞在他的身側。

此刻的林洛就像是大自然的寵兒,任何事物都想不自覺的與之親近。

而林洛的境界也在此刻再度突破,跨入四級武者後期。

短短半個月時間,林洛就從四級武者初期進入後期。

其中陸慶功不可沒。


如果不是陸慶的壓迫,以及昨晚的追殺,林洛恐怕也沒這麼好運得到如此機緣。

這就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

林洛伸了個懶腰,一層層垢泥從他身上脫落。

銀色氣息在這一刻也消耗殆盡,就算林洛不磨滅它。

作爲無根之源的銀色氣息也只能存在這麼長時間。

銀色氣息殆盡的那一刻,幸運硬幣也跟着一起碎裂開來。

稍微調整了一下狀態,林洛迅速往回奔去。

轉移車輛已經離開了足足一個晚上,林洛就算是想追也有心無力。

一晚上的時間,可以發生太多太多的事情。

單青青怎麼樣了?官方那邊的行動又是否成功?轉移車輛被攔截下來沒有?

最佳情侶 ,已經是早上八點。

回到市區的第一時間,林洛馬上就撥通了沈青山的電話。

如果放在尋常的時候,沈青山根本不會接陌生的電話。

但昨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導致沉穩如他心性也難以平靜。

如果蕭遠的學生和預備隊隊長,兩個天賦異稟的青年都折損在這裏,他恐怕難以交代。

看到陌生電話的那一刻,沈青山幾乎是瞬間就點了接通鍵。

“是林洛嗎?”

林洛還未說話,沈青山就着急的問道,弄得林洛一愣一愣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