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一道破空之聲傳出,小騷騷已經來到那血魔尊者的近前,可能也就是一兩個眨眼間,便能直接洞穿這血魔尊者的身體!

一時間,江北也是捏緊了拳頭,身體逐漸的穩住了……雖然剛剛那一擊來的很是凌厲,但畢竟江北現在也成了事,是個堂堂正正的封川期強者。

一掌就被拍死?這怎麼可能!

看着那小騷騷距離血魔尊者越來越近,江北的目光也是直勾勾的盯着那邊,非常渴望看到這血魔尊者隕落的一幕。

但……

這血魔尊者還是動了。

大佬的反抗,永遠是要在危險來臨的前一刻的。

與此同時,他雙手竟然緩緩地再次分開,拜佛完畢,那詭異的巨大血球,也再次出現在了雙手之間,而他的身體,卻是直接化作了一團流光!

“嗖!”

“噗!”

突然!一道利刃刮破皮膚的聲音傳出!再定睛一看,那已經穿過血魔尊者身體的小騷騷,已經沾染上了些微的血跡,不過片刻便抖落了下去。

“嗯?”江北驚異了一聲。

不過作爲強者,神識雖然還在闢海五階,卻也抓住了這血魔尊者的動向!

這血魔尊者,已經化作一道紅色的流光,朝着他衝來了!

來得好啊!你是想直接炸死老子啊!江北心中暗罵一句,不過還是直接雙手齊出!

通天魔功頓時更加強勢的運轉起來!

“噬魂!”

江北直接低聲喝道,隨後,周身那帶着血絲的屏障頓時出現!

而這中間,一道詭異的符印也當空停留着……

看着那血魔尊者越來越近,一時間,江北也閉上了眼睛。

好可怕,好可怕……

這特麼要是被轟中了,那不就是個死嗎!什麼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讓他想屁吃去吧!俺只想活着!

“哼!”

而那血魔尊者看到這一幕,更是冷笑了出來,他還以爲這幽冥尊者是什麼人物呢,是什麼江萬貫的兒子,是老魔主的外孫子?

就這就這就這?

呵!我真當你不怕死呢!就算是個封川期強者,受了我這一擊,不死也好不了哪去!

想着,血魔尊者的嘴角也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手中那巨大的血球,如同是螺旋丸一般,直接就朝着江北的這個靈力罩上轟了過去!

區區一個靈力罩而已……

“轟!”

一聲爆響,頓時傳出!

而江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緊閉着雙眼,神識也早就收好了,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過可怕,他不敢看!

“小辣雞兒!咋樣了,他進來了沒!咋樣了,你快說啊!”

江北在識海里怒吼了出來,整個人都慌得要命。

要不是不能跑……他早就跑了!

什麼越級挑戰,那玩意現實嗎!那不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玩呢嗎!老爹現在都沒什麼事,他絕對不能出事!

“沒,沒進來,主人……”小魔靈吞了口唾沫,傻愣愣的看着外面。

“哦吼?”江北驚疑了一下,這麼長時間都沒什麼問題,應該也是差不太多了……

江北試探性的睜了睜眼睛,嗯……眯眼。

一副不敢看的模樣,看着就在自己一米處的那血魔尊者……

此時。

這血魔尊者也是面色驚疑不定,嗯,就和江北剛剛那副鬼樣子差不了多少,瞪大了眼睛,一臉懵逼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卡住了他招式的“靈力罩”。

這是怎麼弄出來的?

質量這麼好?

一連兩個問題,出現在了血魔尊者的腦海中。

“咋樣?是不是很想進來?嘖,難受不?”

突然,江北那一臉憨憨的笑容,再次進入了血魔尊者的目光中。

這血魔尊者的眼角都開始抽搐了啊!

來自血魔尊者的怒氣值+333+333+333……

雖然是循環提供的,但是這個怒氣值確實是不像之前那麼給力了。

不過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別這麼驚訝,你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嗎?”

“不知道吧?本尊告訴你,這叫魔尊戰技,你懂吧?本尊修煉的是正八經的吞天魔功,明白吧?很強的,比你這玩意強了不知道多少!”

來自血魔尊者的怒氣值+399+399+399……

有漲幅,這就是一件好事!

未等江北再次開口,只聽得這血魔尊者已經怒吼出來了,雙眼之中如同充血了一般,鮮紅欲滴!

“找死!”

我滴個媽呀……

江北人都傻了。

再一看,只見人家血魔小哥哥那左手再次運轉出來了一個血球,直接就要朝着江北的這靈氣罩拍過去!

“轟!”

又是一道爆響!


雖然並沒有此前二合一的那一下子來得那麼給力,但這單手的一下,依舊是差點要了江北的要命。

這是什麼靈氣儲備啊!這麼猛的!


而那血魔尊者本還以爲這一招能直接幹爆這勞什子靈氣罩,因爲他並不相信這是正八經的魔尊戰技!純特麼是忽悠人!

這王八蛋幽冥尊者,嘴裏就沒特麼一句真話!

但是……

這怎麼就真的這麼猛?他又來一下,還沒幹爆?

極限保衛 ,真的是什麼魔尊戰技?

天地良心,這回江北真的沒誑人家。

“不是,我真沒騙你,你再使使勁兒,要不再弄兩個過來試試?”江北乾笑着問道。

來自血魔尊者的怒氣值+250+250+250……

老子怎麼再試試!

要拿雙腳放技能不成?

賊尼瑪,說話之前就不能看看狀況嗎!

血魔尊者氣的直接在心裏就開始罵起了娘來,萬千的神獸瘋狂奔騰着,像是要把眼前的幽冥尊者活生生的踩死一般!


若是眼神兒能殺人,江北絲毫不會懷疑,他肯定已經是死了千八百回了。

但是很可惜,得尊重一下現實……

看着這血魔尊者依舊還在那僵持着,像是有些不服輸。

再看看自己這噬魂戰技,明顯就是沒有要炸的意思,而且他甚至還覺得有些不夠爽?

嗯……雖然這個靈力已經很頂得慌了,甚至前面那個虛浮的印記都要被填滿了。

不過,這不就代表着他現在沒什麼事兒嗎!

既然如此……

江北牙一呲,笑了起來。

嗯哼?

他好像也可以嘗試一下反擊了?

想到這,江北心念一動!那剛剛和血魔尊者錯開飛離的小騷騷還有些不受控制呢,但是,接收到了江北的想法,瞬間便調轉了劍鋒,直接朝着這血魔尊者的後心刺來!

“嗖!”

一道破空聲,頓時傳出!

血魔尊者只覺得後背一陣陣發寒,汗毛根根倒立而起!甚至都不用看,他就已經知道了這是什麼!

肯定是剛剛那把短劍!


本以爲這只是一件比較鋒利的寶貝罷了,萬萬沒想到,這短劍竟然能被隔空控制!

這是個好寶貝!

像是知道這血魔尊者在想什麼一般,江北繼續開口道:“沒想到吧,血魔老弟?沒錯!本尊這小騷騷乃是極品神器!呵呵!羨慕不!”

我羨慕尼瑪!

來自血魔尊者的怒氣值+250+250+250……

他覺得他被羞辱了。

事實上,江北並不知道人家血魔尊者在想什麼,他只是想要炫耀一波,炫富嘛,這可是富二代的必備技能!


要是連這都不會,那還怎麼當富二代?

尤其是打架的時候,告訴對方自己的武器是多麼值錢,更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流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