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許安這蘊含真氣的劍法劈下,接連兩聲獸吼便是了響起來。激射的劍氣帶着帶着粘稠的綠色血液狂飆,捲起漫天竹葉飛舞,聲勢頗爲壯觀。

就在這漫天的竹葉間,鐵漠等人只看到巨齒竹象蟲的身體飛出,接着便化作一道墨綠色殘影朝林外飆射而去。而在這打鬥的地下,霍然出現了一隻巨齒,正是曾洞穿凱德胸膛的巨齒。

就在許安劍法劈下的瞬間,躍起的巨齒竹象蟲也是發覺不對,見許安手中寒鐵劍帶着千萬竹影劈來,心知不能硬抗,便心生逃跑。

無奈許安劍法太快,只見劍光一閃便是逼近了來,縱使它慌忙撐開尾部的後翼,扇動雙翅借力,仍然是被許安這一記萬竹齊發的鋒芒斬斷一顆巨齒。

而就在巨齒竹象蟲逃竄的瞬間,許安的身形也飄然落地,不過他卻並未立即追趕,因爲使用傲竹劍法萬竹齊發,體內真氣被抽空大半,現在正處於虛脫階段,臉色更是浮現絲絲蒼白之色。

幸好這巨齒竹象蟲只是沒有覺醒靈智的魔獸,許安這傲竹劍法卻是給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不敢前來挑釁,而是選擇落荒而逃。否則抓住這時機猛然反攻,恐怕許安也只有暫避鋒芒。

魔法傲世錄 **起來。

鐵拳傭兵團僅剩的幾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三階魔獸呀,卻被眼前這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年一劍斷掉強悍的牙齒,還被硬生生逼得落荒而逃,這是何等震撼的一幕?

就連刀者七階的鐵漠都使勁揉了糅眼睛,才確認眼前的一切不是眼花。

這時剩餘幾名狼狽不堪的團員在鐵漠的帶領下幾步走上前來,此時衆人已經沒有了先前的輕視。鐵漠更是滿臉激動神色,兩眼甚至留着這感謝的光芒,走到許安面前,雙手作揖,單膝就要跪地,衆人見團長如此,都紛紛單膝下。

“少俠救命之恩,保全我鐵拳團十數人性命,請受鐵漠一拜!”

鐵漠激動而又悲傷的的說道,身體就要跪拜下去。

鐵拳傭兵團從進入時的三十人,到現在僅剩下十四人,超過半數的人員永遠的留在了這裏,說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

鐵漠本已經絕望的以爲就要命喪於此時,許安以劍氣段實力及時出手,不但使自己保住了性命,還讓傭兵團不至於全團覆沒,在場所有人心裏都是感激涕零。

許安見狀,趕緊上前扶住鐵漠,同時對着身後的衆人道:“大家快請起,許安可是擔不起如此大禮。”

可是身前幾人沒人一人起來,許安只好無奈的對鐵漠道:“在東林小鎮藥鋪我就見過鐵漠團長,相逢即是有緣,許安自然不能袖手旁觀,鐵漠團長不必客氣。”

鐵漠也是個豪爽之人,聽許安這樣說也就不再拘泥於禮節,暫時將損失的心痛暫時壓下,正要開口,卻突然面色慘白道:“大事不好了!那孽畜逃去的正是仁心姑娘撤退的方向,恐怕他們會遭不測!”

聽鐵漠這麼一說,許安心中也是一緊,心中竟然生氣一陣莫名的恐慌,趕緊開口道:“既然如此,事不宜遲,我們快追!”

“跟我來,這裏地形我熟!”

鐵漠也不廢話,高喝一聲後便是帶着衆人朝着林外暴掠而去。

……

東林竹海西面。

五名手裏提着明晃晃武器,衣衫襤褸的武者,帶着兩名容貌俊俏的女子在林間狂奔,顯得格外狼狽。

“不好,它追上來了,快跑!”

突然,墊後的一名武者大吼一聲,眼神恐懼的盯着飛速掠來的墨綠色身影。

顯然他們是沒想到三位團長帶領的十數人阻擊,竟只能給他們爭取這麼一點兒時間,可見它的戰力有多變態。在這裏看到巨齒竹象蟲的身影,那麼團長他們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如果他們他們不出意外,或許真的就如大家所想,恐怕都已經全團覆滅了,不過他們卻遇到了許安。

墨綠色身影數息間便是來到衆人身前,一名長劍武者本能的舉起手中的重劍,真氣旋飛速運轉,磅礴的真氣便是暴涌而出,對着巨齒竹象蟲猛然刺出。

失去了一腳一齒的竹象蟲看上去有些不協調的怪異和滑稽,但卻並不影響它強悍的攻擊力,至少面對這些劍者階別的武者是這般。

鐺嘭!

它仿若沒看見刺來的重劍一般,巨齒橫掃。緊接着便是一聲悶響,重劍被直接拍飛,在轟碎一株鬥碗粗的竹幹後消失不見。而巨齒卻並沒有因此停止,而是帶着不可阻擋的威勢,重重拍擊在這武者強健的胸膛之上。

這名武者還沒來得急反應,便是不可思議的看着塌陷的胸膛,根根肋骨突出,口中帶着細碎內臟的鮮血狂噴而出,在竹葉中數個翻滾,失去了生機。

“你們快走,不要管我們!”

就在這時,一聲吼聲從這名白色袖袍的女子口中傳出,透着堅定和執着。仁心銀牙輕咬着,醫者父母心,看着身前一個個人因爲保護自己而死去,她如何能夠不聞不問,受的理所當然?

四名武者皆是驚詫,看着女子手中緊握着長劍,精緻雪白臉上執着的神情。沒想到這時候這樣一個弱女子竟然會這般冷靜,也沒想到她克服求生的本能說出這番話。

“仁心小姐,您快走!這裏有我們頂着!快走!”

這時,四名鐵拳傭兵團武者皆是大喝道。同時提着武器便是擋在了倆人身前。

狐色生香 我們倆會拖累你們的,帶上萍兒快走!”

仁心將手中的細劍拔出,身體便是朝那撲來的墨綠色身影掠去。

等到衆人反應過來時,早已經來不及阻止,只能看着巨齒竹象蟲掄起他的獨齒,朝着仁心劈了過去。

仁心靈巧的身形一閃,便在原地翩然而起,剛巧將它的一齒避了開去。手中細劍劍影激射,便是對着巨齒竹象蟲斗大的眼睛刺去。

見仁心刺來,巨齒竹象蟲則不退反進,一米多長的獨齒再次掃過來。身處半空的仁心避無可避,只好運足真氣揮劍格擋,長劍被拍飛,人也是被震的跌落下去。

而這巨齒竹象蟲已然就在身前,粗壯的巨齒在她清澈的瞳孔中迅速放大。

“難道還是逃不過嗎?也好,一死便不會成爲他們的拖累了!”

想到這裏仁心也是放棄了抵抗,緩緩閉上眼眸,等待着一擊落在身上。

不過就在此時,卻只見一道黑影掠出,於是一隻手臂便是摟在了她纖細的腰間,將她抱在在懷裏,帶着她向後飛掠而去,耳旁破風之聲獵獵作響,險而又險的避開猛劈過來的巨齒。

發覺這般變故,仁心也是猛然心驚,待看到的卻是一襲黑衣的許安時,白皙如玉的俏臉不禁紅了一片,用力掙扎了幾下竟然掙不掉他牢牢的環抱。

不過許安現在卻沒心思去欣賞懷中嬌美的人兒,只見他一手摟着仁心,單手握劍,雙腳便是在翠竹上借力,身體便是借勢騰空而起。

靈魂力盡數外放,頓時場中所有都盡數被反饋進許安腦海,掌控的感覺倒是讓他很是滿意,對這巨齒竹象蟲的舉動有了掌控,手上也是自如了許多。

體內真氣盡數灌注入寒鐵劍之中,只見劍光遊動,宛如靈蛇版的劍氣,便化作漫天竹影刺出,那本已受傷的巨齒竹象蟲還沒來得及反應,斗大的圓眼巨目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劍身已經沒入它的脖頸關節之中。

吼!

綠色血液便是如注般噴涌而出,只聽得一聲悠長絕望痛苦的怒吼,巨齒竹象蟲的身體也猛然墜落地面,居然的身體震起一圈巨大的氣浪四散開去。

拔劍回鞘,許安雙腳猛踏下墜的屍體,摟着懷中佳人,四目相對,長髮飛舞,飄然退去。

這時鐵漠才右手提刀,氣喘噓噓的趕來,身後數人才跟着十多名鐵拳團的武者。

見這早已身首異處的巨齒竹象蟲,所有人都用崇敬的眼光看着眼前這個少年,一襲黑衣,身背七尺長劍,傲然立於身前,黑長的烏髮束於腦後,英俊稚嫩的臉龐,透着幾分優雅氣息。

“哼哼!有什麼這麼好看?也給我看看?”

倆人如同石化般摟在一起,等了半晌恁是沒有分開的意思,這鐵漠倒是很不識趣的湊上前來道,於是兩張俏臉中間便出現了一張刀疤大臉,好笑又很傷氣氛。

ps:今天2更送上,求各種支持! 聽見鐵漠的話,這倆人彷彿借屍還魂般突然驚醒,這才鬆開互相摟着的手,臉都紅到了耳根,不過引來的卻是衆人的一干賊笑。


“那個,其實我是想提醒你們,現在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早些出去吧!”

倆人鬆開懷抱,鐵漠這才一臉無辜的開口道。

直到這時鐵漠纔有機會仔細打量着許安,不禁暗自點頭,自己屬於是武學上的普通人,三十歲才修煉到刀者七階,而眼前這個少年才十五歲模樣,卻依然達到了劍氣段九階,並隱隱有要突破的徵兆。天才!絕對是天才!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鐵漠大哥,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見到鐵漠平安歸來,讓她的感動一下爆發出來,竟然有些顫抖的道。

仁心見到鐵漠團長歸來,也是滿臉的激動,就在巨齒竹象蟲追來的時候,鐵漠完全可以丟下她和萍兒兩個帶着傭兵團逃離,那樣或許鐵拳傭兵團也能夠對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全,但是鐵漠沒有丟下她們,在決定和巨齒竹象蟲拼命的時候,他依然不忘留下人員保護自己逃跑。這讓他既感動又內疚,她覺得成了鐵拳傭兵團的累贅。

這下倒是輪到鐵漠有些不好意思了,感慨道:“我沒事,不過要不是這許少俠觸手系相助,恐怕我們還真要埋骨於此了!”

經過這一鬧,許安也恢復了些真氣,臉色也逐漸恢復了些許紅潤。

同時正色問道:“哦,鐵漠團長說笑了,我也是僥倖而已。不過我冒昧的問一下,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和這頭魔獸碰上的,又爲何這頭魔獸要死追這你們不放呢?”


這時候的鐵漠也是嘆息了一聲道:“兩天以前,鐵拳傭兵團護送東林藥鋪的仁心、萍兒兩位姑娘到東林竹海來採藥,我們進來的第一天一直在外圍採集,今天我們向竹海內部行進了一百公里左右,也就是東林竹海的第二階層的。平時這裏也就是一些二階魔獸,三階魔獸的領域都不到。在這裏我們三十人的傭兵團完全有能力橫着走,甚至實力稍弱的三階魔獸都有一戰之力。”

鐵漠整理了下思緒,有繼續說道:“當我們來到第二階層的時候,仁心、萍兒兩位姑娘在我們團員的保護下采集草藥,一直沒有事,偶爾碰到不識像的二階魔獸都被我們輕易幹掉了,誰也沒有多想,可是誰知道接下來可怕的事情就發生。”

“東林竹海深處居然竄出七八個黑袍人,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行跡詭異。我們的人正想上去詢問他們是幹什麼的,卻發現這羣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就在我們狐疑的時候,卻聽到竹海深處一陣咆哮,接着就竄出一隻一人高的魔獸,見人就攻擊,我們來不及多想,拔腿就跑,奈何我們實力太弱,不少團員當場就被拍死。它也一直追殺我們到這裏。”鐵漠悲傷的說道。

“黑袍人?在找什麼?難道是鍾家派出人來想對我下黑手不成?”許安喃喃道。

鐵漠也是一臉茫然,他在這東林小鎮以捕殺魔獸爲生三十年,組建鐵拳傭兵團也有十餘年,卻從來不知道這裏有過這麼一隻奇怪的黑袍隊伍。

“是黑袍人,我們好多人都看到了。可能是他們進入了東林竹海深處,引起魔獸的逃竄出來的。魔獸的領域思想極強,除非面臨不能力敵的強大因素,否則絕不會輕易離開自己領域的。可是我也想不到是什麼人,有如強的實力,竟然敢深入林海深處。”

如果是鍾家的人,鐵漠在這裏生活而來三是年,又豈會不知道?除非他們不是這裏的人?那他們又是什麼人?來這裏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難道要出大事了?許安心中暗驚,無數個問號出現在了他的心頭,同時撓了撓頭道:“鐵漠團長都不知道,許安又哪裏知道這些呢?”

鐵漠也是一笑,訕笑道:“許公子,你看我這嘴巴,一說起來就囉囉嗦嗦沒完沒了了,真是不好意思。”

女總裁的護花兵王 ,足足五米長的龐大屍體,鐵漠吞了口唾沫開口道:“許公子,既然這頭魔獸爲你所殺,那它就歸你了。”

魔獸屍體可是個好東西,特別是像這種高階魔獸的屍體。堅硬的外殼可以由煉器師拆解做成防禦內甲,它的兩顆牙齒也可以用製作成威力巨大的武器。


單這兩樣,許安粗略估計至少也得數十萬銅幣,真可謂是價值連城的。而這些卻不是它最寶貴的,它最珍貴的還要數體內凝結的魔核。

魔核,即是魔獸通過自身的修煉而形成的能量實體,一般只有在高階魔獸體內才能成型。魔核雖然是能量實體,但是魔核中卻存在着魔獸的狂暴能量,無法別人類直接吸收,而是需要通過煉丹師煉化成丹才能很容易的吸收利用,是煉丹師親睞的煉丹材料。

買得起高階丹藥的都是富商豪門,達官貴族,所以也造就了劍道大陸最富有的職業煉丹師。單單是魔核一樣就堪比甚至超過其他全部的價值。

而眼前這頭巨齒竹象蟲階別爲三階中後期,凝練出魔核的機率很高。因爲它鐵拳傭兵團甚至損失了十幾人,現在鐵漠將它送給許安,可見其對許安的感激之情有多深。

許安一聽,也是滿臉驚訝。

“鐵漠團長,這怎麼可以?鐵拳傭兵團因爲它死傷十多人,我剛好僥倖殺了它而已,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怎麼能這樣就帶走你們的的戰鬥成果呢?”

鐵漠卻一臉不樂了,沉聲道:“許公子莫非是看不起我們鐵漠傭兵團?看不起我鐵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們都要在這裏送命了。這就算是我們鐵漠傭兵團送給你的,權當報答。”

說這話的時候,鐵漠一臉認真的道,人後數人也齊聲道:“許公子就請收下吧!”

看着衆人堅定的表情,許安沒有在堅持。“既然盛情難卻,許安再次謝謝大家啦!”說着便走到巨齒竹象蟲旁,準確的找到位置後,從袖口裏拔出一把四五寸上的利刃,對着巨齒竹象蟲的頭顱眉心處刺去。

自從許安在東林竹海悟出傲竹劍法後,他便在這林海里獵殺魔獸,幾天時間也有數十頭魔獸殞命在許安手下。在許安武技經驗越發純熟的同時,對魔獸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熟悉。


巨齒竹象蟲的防禦力果然強大,許安數十次來回刺劃,頭顱纔出現一次裂縫,許安真氣灌注到匕首內,一用勁,頭顱被撬開巴掌大的空洞。同時冰冷的氣息瞬間擴散開來,許安右手探入其中一撈,核桃大小的一枚冰屬性魔核赫然出現在了他手中。

四階冰屬性魔核就在眼睛,數人頓時眼裏一整狂熱。這巨齒竹象蟲雖爲三階魔獸中的霸主,成年後有着堪比四階初期魔獸的實力,但凝聚四階魔核,卻實屬難得。

而這枚四階冰屬性魔核,一枚的價值就夠讓整個鐵拳傭兵團半年吃穿不愁,怎麼能不讓人羨慕呢?

鐵漠走上前來,哈哈大道:“恭喜許公子,這遠超普通的三階魔核可是價值連城,在拍賣會估計也能賣個好價錢。”

鐵漠說着,對許安比劃了下張開的五指。

“多謝鐵漠團長的饋贈呀!這些本來你們也有份的!”許安也是高興的笑道。

“既然說了這個戰利品歸許公子所有,那就不要再提啦!如果許公子有心,等出去請我們哥兒幾個喝幾杯就行啦!”凱德凱薩這時候也走了上來道。

“那好,一言爲定!只是這個大東西這麼大,我恐怕要麻煩大家幫忙了。”許安尷尬的笑笑。

“這個許公子放心,有我們在,難道還是問題嗎?”

鐵漠粗壯的大手在胸前拍了拍,保證似的說道,同時利索的指揮這手下去擡巨齒竹象蟲的屍體。

許安傲竹劍法初成,本想尋找個對象來一試身手,卻剛好碰到被巨齒竹象蟲追的落荒而逃的鐵漠衆人,在其危難之際,出手斬殺了三階魔獸巨齒竹象蟲,意外獲得了價值不菲懂得魔獸材料和價值連城的四階魔核。

這些對許安來說完全是意外收穫,也是許安來到劍道大陸的挖倒的第一桶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