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雷風和唐天兒對於北京的許多地方都感到好奇,恨不得馬上就去看看,比如故宮、長城之類的。但是在這之前沒有填飽肚子的話,那是免談。

沒看到在雷風懷裏的雷念風,嘴裏念念叨叨的在喊着:“我要吃飯、吃飯。我肚子餓了、餓了。”

無奈的雷風只能求助於林辰冰兩姐妹了,畢竟她們是在這裏長大的,雖然幾年沒有回來了,但是北京也沒什麼變化,所以由林辰冰姐妹帶路。雷風等人很快的就來到了天堂美食的一家酒樓。

看這酒樓裏滿滿的都是人就知道,天堂美食在北京是多麼的受歡迎。

“你好,請問一下你們這裏有沒有包間。”雷風向一個服務員問道。

“這位先生,很抱歉,這裏沒有包間了,你看,要不你們就在這大廳裏吃吧。”那服務員面帶微笑的道。

“嗯,好吧,那就麻煩你帶路了。”雷風笑道。

“風哥,不會吧!就算這天堂美食多麼受歡迎,也不可能沒有包間吧!”唐天兒問道。

“這是當然的,包間肯定有,但是我敢肯定的說,一定被人預定了。”林辰雪道。

接着解釋道:“在青海的時候那些比較有錢的人預定包間是常有的事,更何況這裏是北京。我想在這裏的話,沒有點身份的人,就算你多有錢也只能在這下面大廳裏吃。”

聽了林辰雪的解釋,雷風和唐天兒都點點頭,的確如此,你有錢有什麼用。在這京城裏有的是高官子弟,你敢得罪他們嗎?除非你是富豪級別的,不懼官場上的人。

正在等待飯菜的雷風等人,飯菜沒有等到,等到的卻是一道討厭的聲音:“哎呀,這不是林辰冰和林辰雪嗎?不是一直很清高的嗎?今天怎麼兩個人在陪一個男人啊!冒示還是一個有妻子和孩子的男人。”

也難怪會有人誤會,因爲林辰冰和林辰雪坐在雷風的兩旁,而唐天兒則是抱着雷念風坐在雷風的對面。

雷風看去,是一個一頭五顏六色頭髮的年輕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靠,這人是誰啊!嘴巴這麼爛的,居然敢當着我的面罵我的女人,不想活了,雷風在一瞬間怒火上涌。

好在,這裏的服務員看到了,警告道:“先生,請注意一下,這裏是天堂美食酒樓,如果有必要的話,請你出去。”

“啪”的一聲,那服務員被一個巴掌打蒙了,緊接着就是那個那個混混的大罵:“你他媽的瞎了你的狗眼了,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林天,你們老闆雷林的兄弟。告訴你如果還敢在這裏唧唧歪歪的話,一定讓雷林炒你魷魚。”

聽到那混混是自己老闆的兄弟後,那服務員不敢在出聲,乖乖的站到一旁,好不委屈。但是又能怎樣,自己拿什麼和他拼。

“哼,一條狗而已,來這裏狗吠什麼,這裏不歡迎你。”林辰冰冷冷的聲音響起。

“臭**,你別得意,信不信我**你。”林天的話音剛落,整個人就直接飛出去了。

“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現在的身份,臭**,你居然敢打我。”林天從地上爬起來怒吼道。

剛纔林天倒飛出去,顯然是林辰冰出手了,因爲林辰冰已經看到雷風在暴怒的邊緣了,如果自己不動手的話,讓雷風動手,那林天就是不死也殘。

如果這裏是青海就算了,但是這裏畢竟是京城,這事情惹大了不好。但是林辰冰很是無奈,這林天怎麼就不怕死啊!的確,他就是欺軟怕硬的主,不見棺材不落淚。

“我當然知道,不就是京幫劉彬言的一條狗嗎?有什麼好得意的。”林辰雪一臉的不屑。

然後對着雷風道:“風哥,這人叫林天,以前是我父親的弟子,典型的欺軟怕硬。當時還追求過我和姐妹,不過,後來由於劉彬言的介入,他就從了劉彬言的一條狗。”

“哇!這行人是誰啊!居然敢罵四太子之一劉彬言的手下,難道他們是活的不耐煩了。”;“這可不一定,你們沒看到他們直呼劉彬言的名字嗎?這些人就是不怕,說不定也是有背景的人。”;“屁背景啊!有背景的話,劉彬言的手下會惹他們嗎?再說,在有背景有比劉彬言厲害嗎?”總之,酒樓裏的人議論紛紛,都想看看雷風他們是何方神聖。

四太子,雷風也是知道的,也就是京城最出名的四位年輕人。來了京城,雷風是不可能不好好調查的,從虎四十一那裏得到的資料顯示:四人分別是政治背景的趙文,趙靈兒的哥哥,據說此人學富五車,尤其政治方面更是厲害,傳聞將來將繼承其父親的位置,當任首長的位置;有軍事背景的雷安,而不是雷狂,因爲雷狂乃是一個武癡,從軍,基本不在京城,所以雷家就由雷安補上了,雷安的政治能力不弱於趙文,是趙文的得力競爭對手。

還有就是經濟背景的匡世傑,擁有驚人的經濟頭腦,是匡家的領軍人物,就是自己的父親和叔叔有時也會聽取他的方法;最後一個就是常常和雷風作對的京幫太子劉彬言,爲人狠辣,但管理能力極強,他名下的產業和手下都被他管理的妥妥當當。

聽到林辰雪的鄙視和衆人的議論,林天發狠了,大喝道:“不想死的都給我閉嘴。”

這下子整個酒樓安靜了,對於林天的話,這裏的人大都是相信的。要知道林天可是劉彬言的頭號走狗,劉彬言的大部分事情就是由林天做的。被林天惦記上了,說不定哪一天就無緣無故的掛了。

“狐假虎威。”林辰冰不屑的說道。

然後回過頭對着雷風道:“風哥,我們走吧,這種貨色我們犯不着生氣,再換一家酒樓吧。”

雷風點點頭,隨着林辰冰向着門口走去。

但是,這世界上就又喜歡找死的人。

“臭**,你以爲你走得了嗎?告訴你,我的兄弟就來了,到時候看我們怎麼**你!哈哈哈,我們一定會讓你們兩姐妹欲罷不能的,不,是你們三個賤貨。”林天揮舞着手機,大聲笑道。

而在天堂美食酒樓大廳的衆人也是離得遠遠的,怕受到波及。畢竟被京幫的人打了,自己可是沒有地方申訴的。

而雷風也因爲他的話而停下了走出酒樓的腳步。 第一更,求收藏、鮮花、各種票票。

就在雷風停下腳步轉身的一霎那間,林辰冰她們就知道這下子雷風是忍不住怒火了,要爆發了。看來,這次悲劇是阻止不了了,只希望不要鬧得太大就行了。

而雷念風也知道自己老爸忍無可忍了。其實不要說是雷風,就是連雷念風也恨不得揍死那個林天,只是自己有心無力而已。所以,他現在就算肚子很餓,也乖乖的躺在唐天兒的懷裏。

“很好,希望你的兄弟厲害一點,要不然你的下半生就完了。”雷風的聲音猶如臘月般寒冷,讓周圍的人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同時在心裏暗想怪不得他能征服林辰冰這座冰山,原來居然還有人比冰山還冷。

對於林辰冰姐妹,周圍的人大部分都是認識的,畢竟林辰冰姐妹在這京城也是很多人所追求的對象。不過,他們並沒有把林辰冰姐妹放在心上,只不過是幾年時間而已,難道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林辰冰姐妹雖然現在還不是鳳凰,但是也不是周圍的人能得罪的,只是這些人不知道而已。只知道盯着自己的小圈子吃喝玩樂。而有一些人認出了雷風他們身份的人卻是乖乖的一句話不出,擺出一副看戲的架勢。要不然怎麼樣,這說出來如果得罪了雷風他們怎麼辦?

雷風他們顯然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要不然怎麼會在這大廳吃飯,要知道他們纔是這天堂美食的真正老闆。

雖然林天被雷風的話嚇的不輕,但是還是大聲哼道:“哼,我的兄弟如何,來了你就知道了。”但是任誰都聽得出來,林天害怕了,那大聲的冷哼和喧譁顯然就是爲了給自己壯膽。

不一會兒,一羣人衝了進來,手裏還拿着鋼管。可想京幫在北京的強大,這還是白天居然敢帶武器。


不過,雷風也知道,明目張膽的情況下,他們只敢帶鋼管,棍子之類的。至於刀等他們肯定不敢帶。畢竟帶鋼管和棍子等注意點基本上打不死人,憑他們京幫的實力也比較容易擺平。但是拿刀弄出人命的話,那就算是京幫也不太好辦。

“天哥,你說的是哪個臭**對你下手,他媽的,當兄弟們不存在嗎?拿下她後,我們**她的**。”一個手裏拿着鋼管,頭髮染紅色,其形狀如雞狀的人對着林天道。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竟然林天的幫手到了,那雷風也不在客氣了。

對着林辰冰道:“保護好雪兒、天兒和風兒。”說完,咻的一聲整個人就直接將那個紅毛提在手裏。

手一用力,那紅毛一下子就快喘不過氣來,臉漲得跟關羽一樣通紅。而周圍的混混也是嚇了一跳,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雷風是怎麼出現在紅毛面前的。

廢話就憑他們的三角貓功夫,要知道雷風用的可是空間平移,就連武術高級的都不知道,何況是他們。

周圍的觀衆也都被雷風給震住了。

雷風陰冷的聲音從嘴裏一字一字的吐出:“很好,你真的很好。不要以爲是京幫的人就可以在我的頭頂上拉屎。告訴你,從來沒有人敢當着我的面侮辱我的女人。林天是第一個,而你是二個,你說,你是不是很幸運呢?”

碰,雷風的膝蓋直接撞在紅毛的下體上,紅毛整個人不住的顫抖起來,臉也變得異常的猙獰。但是就是發不出聲音。

而周圍的人看着紅毛身下流出的液體,都下意思的用自己的雙手捂住自己的下體,然後感覺到自己的位置不夠遠,再次後退。

而林天這時反應過來吼道:“上,給我打死他,有什麼事我扛了。”

此時的林天真的怕了,看來自己是第一個敢罵他女人的人,這第二個罵的人都是這樣的下場,那自己呢?

本來嗎?他來找林辰冰姐妹的麻煩是爲了討好劉彬言,衆人都知道被劉彬言看上的女人沒有一個能逃得了的,逃的話,基本上都被劉彬言給虐待致死。而林天是劉彬言的心腹,當然是知道劉彬言對於林辰冰姐妹的感受。

所以,看到兩女時,他就已經計劃抓住她們,把她們獻給劉彬言了。

但是他不知道雷風是什麼身份,所以就試探的辱罵兩女,看雷風沒什麼反應就知道雷風是個慫貨了。但是自己又不是林辰冰的對手,所以再看到林辰冰要走的時候,再次拋出了自己的底牌,在京城有京幫找不到的人嗎?

卻沒有想到,在林辰冰姐妹壓下多次怒火的雷風如火山般爆發了,那殘忍的手段讓他感到了恐懼。

在那些混混衝向雷風的時候,雷風動了。抓住紅毛的手鬆開紅毛,奪過他手中的鋼管,對着紅毛就是狠狠的砸向他的四肢。“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四聲,不用說,紅毛可以說是真真正正的廢了。

而那些混混也已經來到了雷風的身邊,但是雷風卻是一臉的戲謔,整個人手持鋼管,就如虎入狼羣。“咔嚓、咔嚓……”的聲音不斷,當然還伴隨着混混的慘叫聲。

聽得周圍的人雙腿直髮顫,而門口也圍了許許多多的人,而很多人則是手裏拿着手機打電話,也有人在拍照,甚至還有人在錄影。不得不說,我國的風氣就是這樣,圍觀,普遍的一種現象,還好有些人有點良心還懂得報警。

看着躺在酒樓裏的十幾個混混,四肢皆廢,嘴裏還慘叫着,周圍的觀衆差點直接昏過去,都有些後悔自己幹嘛不走。現在真的怕,雷風瘋狂起來,用手上的鋼管也給自己來一下,那就真的悲劇了。

林辰冰等人也是轉過身,用雙手捂住耳朵,而且身子也在瑟瑟的發抖,顯然也是被雷風殘忍的手段嚇住了。沒辦法,他們根本就沒有看過雷風這麼兇殘的一面。

雷風這樣做也是有自己的用意,告訴他們,對人該狠的時候就一定要很。自己的女人和兒子註定了不能平凡,如果連這樣的場景都適應不了,怎麼可以。

雷風的一身白衣飄飄,沒有沾到一滴的鮮血,臉也是,都被自己的空間異能——空間牢籠擋住了。手裏只拿着一根蘸着血的鋼管,微笑着向着林天走去。

看着雷風如惡魔幫的微笑,林天雙腳發抖,整個人直接跪在雷風的面前,大喊:“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大哥你就把我當做一個屁給放了吧!”

而雷風卻是淡然迴應道:“這怎麼行呢?我做人可是很有原則的,只要你出了不改做的事,就該受到應有的懲罰不是嗎?”

當雷風舉起手中的鋼管時,已經很多人不敢在看林天了。他們知道林天的下場將是最慘的,因爲紅毛被雷風給廢了五肢,其他的混混被廢了四肢,那林天呢?

“請這位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一道聲音從樓梯處傳了下來。 雷風高舉鋼管的手慢慢的放了下去,看向了樓梯。

這時樓梯處慢慢的走下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大肚龐龐的胖子,身後跟着四個保鏢。還對着雷風滿臉的微笑,顯然雷風因爲了他的話而放棄襲擊林天而感到很有面子。

林天看到這個人的出現,整個人就好像充滿了力量一樣,迅速的從地上躍起來向着那個胖子跑去,嘴裏還大喊着:“雷林兄,救命啊!”

“咔嚓。”“碰”兩個聲音響起,衆人一瞧原來是雷風出手了,只見雷風手中的鋼管不見了,而林天顯然是雙腳受到重擊已經廢了,整個人直接撲向地面,那後果可想而知,可以說是毀容了。

“小子,你是什麼意思,你難道沒聽到我叫你手下留情嗎?”雷林對着雷風大罵道,顯然爲雷風不給他面子而惱火。

“聽到了,那又怎樣?難道你讓我給你面子我就要給嗎?你算哪根蔥啊!”雷風看都不看他一眼,不屑道。

他媽的,雷風也是怒火沖沖,自己從和林天發生衝突到現在已經多久了,身爲這家酒樓的老闆會不知道嗎?居然出現都不出現,顯然是默認了林天的行爲。這樣的酒樓經營,如果不是靠雷家的背景和自己天堂美食的佳餚會有人來嗎?靠,林天出事了就馬上出現,要自己給他面子,以爲自己是好欺負的嗎?

“你、你這是找死,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那胖子怒道。


“知道,不就是這家酒樓的老闆嗎?再不然就是雷家沒有出息的旁系,對不對?”雷風對着他大吼道。

緊接着大罵道:“我告訴你,如果不是看在這兩點上,今天你的下場就和林天一樣。”話音剛落,雷風整個人出現倒在地上的林天面前。腳起腳落,雙手和命根子皆廢,又是一腳揣在他的胸口處。那噼裏啪啦的聲音聽的衆人膽寒。而林天也是直接口吐鮮血不醒人事。

“靠,大神啊!居然敢同時得罪雷家和京幫。”;“真的太MEN了,不畏強權,是個真男人。”;“真是不知者不罪啊!得罪京幫就夠慘了,現在加上雷家,看來,他註定要英年早逝啊!”觀看者議論紛紛,有讚揚的、有感嘆的應有盡有。

在雷風要離開的時候,站在雷林後面的四人接到雷林的眼神,直接攔住了雷風。

雷林大笑道:“小子,你難道以爲得罪了雷家可以不留點什麼就能離開嗎?簡直是笑話,你讓我們雷家的臉面往哪裏擺啊!”

“你確定要惹我。”雷風寒冷的聲音猶如來自十八層地獄,讓這四個身經百戰的退役軍人都感到害怕,雞皮疙瘩不斷浮現。

“給我上,拿下他,讓他看看我們雷家不是好欺負的。”雷林的聲音剛說完。

“碰碰碰碰”四聲,那四個保鏢還沒有動手,就直接被雷風給踢飛了。

那雷林的表情更是精彩,他沒有想到雷風會那麼厲害。他已經儘可能的高估雷風了。在他看來雷風絕對不會是自己四個保鏢的對手。但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保鏢居然不堪一擊。

不過,也算那些保鏢幸運,因爲有雷家的原因,雷風下手很有分寸,只要去醫院躺上半個月就應該沒事了。

看着雷林,雷風笑道:“你還有什麼招式都使出來吧,要不然我就走了。”說完,雷風不在理會那臉色鐵青的雷林直接帶着林辰冰等人走了。同時在心裏想:是該找雷雅談談雷氏集團和天華集團合作項目的管理人員要好好的換換了,就這種貨色,酒樓等遲早關門大吉。

但就在這時,“你給我去死吧。”雷林的吼聲響起,碰,手上的手槍發動,一顆子彈向着雷風直追而去。


這下子周圍的人慌了,居然用槍,在首都用槍,那後果可想而知。

而雷風卻是大怒,奈何自己不能閃躲,畢竟自己的身後可是普通民衆啊!時間靜止也不能用,人太多了,暴露的話,那自己就慘了。所以只能使用空間異能——空間牢籠,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個保護罩,但是那子彈還是射穿了空間牢籠,鑽進雷風的手臂上,鮮血流了下來。

看着如此喪心病狂的雷林,雷風一個空間平移,出現在雷林的面前,躲過他的手槍,一腳直接揣在他的肚子上,那殺豬般的聲音響起。

而就在這時,“嗚嗚嗚~~~”的聲音響起,那遲來的警察終於到了。

刷刷刷,一羣警察迅速的將雷風給圍了起來,一支支槍直指雷風,爲首的人怒吼道:“放下手槍,不然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而就在這時雷林也是爬了起來(雖然是雷家的旁系,但能在天堂美食酒樓當任老闆,那說明在雷家的地位不會太低,所以雷風沒有下狠手),對着那爲首的人喊道:“雷隊,這個傢伙不但在雷家的酒樓裏鬧事,而且還打人,更甚的他居然拿槍想要打死我。雷隊,你一定要好好的處置他。”

雷隊,不用說了,又是姓雷的,那他的身份可想而知了。

沒錯,那雷隊也是雷家的旁系,名叫雷警,爲人是不錯,但是卻是一個爲了家族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瘋子,是個恐怖的家族狂,不容家族受一點委屈的傢伙。

就是因爲他的這份執着,所以才能在京城的警局裏當任一支小隊的隊長。

“很好,在天堂美食酒樓裏打人,砸店。而且還持槍,所有人上,給我拿下,敢發抗的話就地槍決。”雷警大聲的吼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