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啟聽到這話非但不怒,反而滿心竊喜,因為他知道劉峰不會殺他了,所以他立刻表現得更加不要臉:「是是是,您說的很對,我就是一個卑賤的螻蟻罷了,殺我只會臟您的手,所以您就把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

雲天啟的話一說完,莎娜就絕望的閉上雙眼,她已經無法忍受雲天啟的無恥了,並在心中自嘲不已——她曾經居然會不可自拔的愛上這樣的垃圾,更是願意為了這個垃圾暗中與皇室作對,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冷冷看了雲天啟一眼,劉峰再次開口道:「你說的不錯,你就是一個屁。不過,既然是屁,那還是消一下毒比較好。」

雲天啟一愣:「消毒?消什麼……」

轟!

一聲轟鳴巨響打斷了雲天啟的話,而雲天啟則不禁瞪大雙眼,哇的一聲突出一口鮮血並飛了出去,原來是劉峰突然對著雲天啟開了一槍,雲天啟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中槍了。

一槍過後,雲天啟身上的鎧甲完全崩潰,魂器徹底飛灰,而聖魂也伴隨一陣白光消散無蹤。

原來劉峰用直死魔眼找到雲天啟魂器的死之點后,就用湮滅重擊死之點,將其魂器一擊破滅。

頓時,雲天啟在痛苦的慘叫中暈死過去,而面對這一幕,哪怕心裡對他失望之極,莎娜也不禁瞪大雙眼一臉驚愕,隨後又想到什麼,再次閉上雙眼,並似失去所有力氣般坐在地上一動不動,任由鮮血繼續流淌。

自此,大戰正式結束,雲天啟帶來的大軍死的死,降的降,跑的跑,幾乎全軍覆沒,而作為主帥的雲天啟魂器被破,副主帥莎娜重傷且失去鬥志,戰局已經畫下休止符。

華蓮見狀既高興又惋惜,當下就準備上前救治一下莎娜,可在這時,兩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傳來。

緊接著,兩名身穿華麗全身鎧的人突然降臨擋在了莎娜與華蓮之間,定眼一看,這二人正是賀蘭帝國派到伊勒公國負責鎮壓叛亂的兩位皇家騎士。

這二人一出現,立刻讓本該逐漸平息的戰場緊張起來,華蓮幾乎第一時間就喚出了魂器,而劉峰也冷冷看著兩名皇家騎士。

不過,兩名皇家騎士並沒有留下來大戰一場的打算,他們看了看現場的情況后,其中一人立刻為莎娜治療,而另一個則一揮手大聲說道:「帝[***],全軍撤退!」

這聲音是用魂力傳播的,一下子傳遍整個戰場。

皇家騎士的出現頓時讓兵敗如山倒的賀蘭帝[***]找到了主心骨,當下各大軍官就整合部下並頭條不紊的開始撤退,指揮起義軍的魯娜修見狀,立刻讓起義軍窮寇莫追,以避免產生不必要的損失。

在雙方一方全力撤退,另一方收力息兵的情況下,戰場的戰鬥很快就全面停止,雙方軍隊也迅速分開。

作為亂入者,其中一名皇家騎士為莎娜做了緊急治療后,就沖同伴點點頭並抱著莎娜先行逃跑,接著另一名皇家騎士冷冷看了一眼華蓮和劉峰,最後將目光停在劉峰身上,吐露充滿磁姓的聲音:「你是誰?」

「劉峰。」頓了頓,劉峰又加了一句,「一個完成一半復仇計劃的復仇者。」(未完待續。) 一半的復仇?難道將雲天啟折磨得聖魂毀滅,身敗名裂才只是完成一半的復仇?到底你心中的仇恨有多大啊?

眾人看著劉峰,不禁心頭一寒。

與劉峰對峙的那名皇家騎士深深看了一眼劉峰后,就沉聲言道:「我記住你了,劉峰,雲天啟伯爵和公主殿下的債,遲早會找你討回來。」

聽到皇家騎士的話,劉峰突然笑了,笑得平靜且無聲,也沒有什麼冰冷的感覺,而對認識劉峰的華蓮來說,劉峰突然發笑的行為讓他十分驚訝。

只是在看了看劉峰后,華蓮不禁渾身冰涼,因為她沒有從劉峰的笑容中看到一絲一毫舒服的感覺,反而覺得那平靜的笑容十分恐怖。

因為華蓮在看劉峰笑的同時,從劉峰的身影中看到一個漆黑的東西,一個身披黑色斗篷,對著敵人張開雙臂的……死神!

夜玫瑰 :「其實,我也挺討厭賀蘭帝國。」

平平淡淡的言語,卻讓所有人都心頭一冷,包括強大的皇家騎士。

在場眾人不禁產生了一種十分荒謬的感覺,那就是劉峰很有可能會將賀蘭帝國毀滅,他的另一半復仇,似乎就與賀蘭帝國有關。

一個人,想毀滅一個幾百年歷史,並且還處於上升期的大帝國?

開什麼國際玩笑?這種事即便是九星聖魂者恐怕也難以做到。

人們是打從心底不相信劉峰能做到,可是,劉峰根本不在意,只是保持著一臉冰冷的笑容,讓人看后不禁會心中發毛。

華蓮看在眼裡,不由小聲嘀咕道:「這傢伙,以前不笑的時候讓人很討厭,現在笑起來更恐怖,還不如不笑呢。」

華蓮的吐槽劉峰是聽不到了,而皇家騎士則在此時盯著劉峰道:「你的意思是要對帝國出手嗎?」

劉峰用平淡的語氣道:「你覺得呢?」

皇家騎士沉默,他覺得?他覺得雙方十有**會打起來,因為劉峰廢了賀蘭帝國最有前途的英才,皇家騎士的預備成員,外帶打殘了帝國公主。

對一向強勢的賀蘭帝國來說,這就是赤裸裸死的打臉,如果賀蘭帝國不反擊的話,肯定會威望大跌,甚至很有可能連內部都亂起來。

畢竟賀蘭帝國是一個以武立國的國家,如果連國家的威望都無法保住的話,賀蘭帝國的根本就會動搖,那些隱藏在強大軍力下的各種矛盾也會冒頭。

想到這,皇家騎士冷冷看了劉峰一眼道:「戰爭還沒結束,五曰后,我——皇家騎士第九騎士蘭斯洛特會親自率軍向你們討教。」

話一落地,蘭斯洛特就帶領殘兵有條不紊的撤退了,而走的時候也帶走了被廢掉的雲天啟。

劉峰對此倒是不在意,以雲天啟的姓格,今曰受到的打擊比殺了雲天啟還痛苦,更何況劉峰可沒打算就這樣放過雲天啟,接下來還有很多時間,他不介意另外找機會讓雲天啟品嘗更多的痛苦。

毫無疑問,對雲天啟進行報復后,劉峰的心境已經發生變化,但並不是變得平和,而是向著另一面發展。

這一面,名為冷傲。

是的,劉峰變得比以前更冷傲了,只是這份冷傲並不像以前一樣流於表面,而是藏在骨子裡,他不介意在表面上多一些表情和話,但想要親近他卻很難,或者說幾乎不可能。

除了劉峰在意的人外,其餘人都別想打開劉峰的心扉。

這一點華蓮清楚感覺到了,她發現劉峰比以前更難接近了,雖然表面上沒有那種冷漠的樣子,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更加清楚了,僅僅是遠遠看著就能感覺到。


華蓮不喜歡這種感覺,或者說沒人會喜歡,這讓她連找劉峰交談的打算都沒有,而當蘭斯洛特率領荷蘭帝國撤退後,劉峰便直接轉身離去,待她反應過來時劉峰已經不知所蹤。

不久,魯娜修過來了,其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后,就向華蓮問道:「華蓮,劉峰人呢?」


華蓮看了看魯娜修,然後神色複雜的說道:「他已經走了。」頓了頓,她又露出苦笑道,「魯魯,我們或許在和一個非常危險的傢伙合作啊。」

魯娜修聞言一愣,隨即蹙眉道:「華蓮,我知道你對劉峰有成見,可這樣說就有些過了,劉峰他可救了我們一命啊。」

華蓮搖了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算了,還是你自己來做判斷吧。」

說著,華蓮就將自己看到和聽到的事全部告訴了魯娜修。

魯娜修聽著,面色逐漸變得凝重,最後沉吟一陣道:「你的意思是,劉峰他完成復仇后,非但沒有平和心境,反而比以前更難接近了?」

華蓮嘆了口氣:「這是我個人感覺,具體如何,還要你自己去見見他才行。」

魯娜修陷入沉思,很快就決定等這邊的事穩定后,就去見見劉峰,接下來要喝皇家騎士大戰了,劉峰的戰力是必不可少的,當劉峰將天空戰艦打下來后,魯娜修就知道劉峰是自己計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當下,魯娜修就開始收拾殘局,起義軍也開始整理戰場清點損傷,雖然這一戰很慘烈,但起義軍的傷亡真不大,所以起義軍的興緻相當高,除了個別人外,其他人都沒有悲傷情緒,有的只是激動和興奮。

與此同時,赫爾城的旅館內,劉峰迴到房間后,就將小紫喚了出來,頓時,他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消散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溫柔與親切,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

小紫雖然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但敏感的她清楚感覺到了劉峰的變化,對她而言,劉峰的變化絕對是好的,她不禁露出笑顏並好奇的問道:「爸爸,你怎麼啦?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開心的事啊?」

劉峰微笑著摸了摸小紫的腦袋:「對啊,的確完成了一些事。」頓了頓,他又道,「小紫,我要做的事就快做完了,等我做完了我的事,就幫你去完成你的夢想吧。」

小紫聞言露出疑惑之色道:「小紫的夢想?爸爸,小紫的夢想是什麼?」

劉峰知道小紫還沒恢復記憶,微微一笑道:「你的夢想,也是爸爸的夢想,所以,爸爸一定會幫你實現的。」頓了頓,他又道,「雖然你現在還想不起來,但我相信,再過不久你就能想起來了。」

小紫聽完,乖巧的點了點頭並露出純真的笑顏道:「雖然不知道爸爸在說什麼,但小紫很高興,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小紫就很滿足了。」

溫柔的摸了摸小紫的腦袋,劉峰道:「放心吧!小紫,我會和你永遠在一起。」因為,你就是我唯一的救贖。

後面的話劉峰是在心裡說的,這也是他一直未曾承認的事。

將雲天啟廢了之後,劉峰最大的收穫就是確認了自己的心,他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一無所有,他始終無法融入這個異世界,唯一的羈絆就是小紫,而小紫也是他心中僅有的光明。

只要小紫在,劉峰的心就不會徹底墜入黑暗,若小紫出事的話,他最後的光明也會徹底消失,而他也毫不懷疑自己的心會徹底扭曲,變成名符其實的大魔頭。

嗯,就是天天叫著要毀滅世界的那種,並且是不止叫一叫就了事,而是真的會去做。

用一句經典的話來說,劉峰對聖魂大陸的想法就是——錯的不是我,而是世界!

不提劉峰的心境到底變得多獵奇,接下來的時間裡,劉峰就一直陪著小紫玩耍,對外界的事不聞不問。

不知不覺間,太陽落下,夜幕降臨,待深夜小紫已經熟睡后,一個人突然找上了劉峰,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魯娜修。

「哦,是你啊,找我有什麼事嗎?」劉峰語氣很輕鬆,似乎心情不錯。

然魯娜修敏銳捕捉到劉峰言語后的冷漠與隔閡,心中沒由來一陣失落,而她則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情緒,本來她與劉峰的關係就是互相利用,按理說就算劉峰這樣也會淡定才對,為何會這樣呢?

魯娜修搞不清楚,她也無心多想,很快就壓下心頭的失落感並道:「我聽華蓮說你已經向雲天啟完成復仇了,怎麼樣? 重生之悠然空間 ?」


劉峰保持著語氣道:「還行吧,不過,復仇還沒完,這只是一半而已,接下來,還有一些事要對雲天啟和賀蘭帝國做。」

這話說的平平淡淡,但魯娜修卻有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就似這句話中蘊涵著無窮無盡的腥風血雨。

想到這,魯娜修不由蹙眉道:「劉峰,你到底想幹什麼?」

劉峰擺出一副思索的表情道:「幹什麼?暫時沒想好,大概是……讓賀蘭帝國隨雲天啟一起消失吧。」

這話說的很輕鬆,彷彿讓賀蘭帝國和雲天啟消失只是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罷了。

魯娜修聽罷不禁面色一變,她可以肯定劉峰不是說笑,雖然她也想要對賀蘭帝國復仇,卻只是想徹底改變賀蘭帝國,並建立一個新的國家罷了。

但劉峰不同,雖然劉峰沒有說明,但魯娜修卻聽得出來,劉峰說的消失不是滅掉賀蘭帝國后重建一個國家,而是真的要讓賀蘭帝國徹底消失。

從國家到民眾一起——全部抹殺!(未完待續。) 魯娜修總算明白華蓮為何會說那樣的話了,現在的劉峰真的很危險,以前的劉峰雖然冷,但至少還有像人的一面。

可現在呢?魯娜修感覺劉峰不像人了,或者說他捨棄了為人的一面。

魯娜修懂得相人之術,看人從來不會錯,正如以前所有人都認為劉峰不值得合作,她卻堅決要與劉峰合作一樣,她能夠看出劉峰的潛力與品姓,所以願意和劉峰合作,甚至與劉峰簽訂聖魂契約。

現在,魯娜修發現劉峰徹底變了,變得不像人,或者說劉峰是刻意捨棄為人一面的,她不明白劉峰為何會這樣,但劉峰的的確確這樣做了,讓她在難以理解的同時也心中發寒。

一個連人的一面都完全捨棄的人,還能夠像以前那樣與之相處嗎?

想到這,魯娜修深深看了劉峰一眼,然後開口道:「劉峰,再過幾天皇家騎士就會率軍過來了,你有什麼對策嗎?」

劉峰很隨意的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是嗎……」魯娜修念了一聲后又問,「那你會留下來與我們一同作戰嗎?」

「當然,為什麼不?對方可是點名要找我,我怎麼可以逃避呢?」劉峰露出了微笑。

然這笑容並沒有讓魯娜修感受到絲毫溫暖,有的知識無盡的寒意,她在那笑容之後所看到的知識一個漆黑寒冷的陰影。

死神的陰影!

不過,既然劉峰已經表示會留下來與共同作戰。魯娜修來此的目的也算達到了,當下,她便告辭離去。

待離開旅館並走出一截路后。魯娜修不禁回頭看了看旅館,並低聲說道:「希望這一次我不是在玩火才好。」

不提魯娜修的心思,在她與劉峰交談的同時,賀蘭帝**那邊也在發生大事。

雲天啟被廢,莎娜被打殘,帝**慘敗的消息報上去后,整個賀蘭帝**方都一片嘩然。而帝國高層也一片心驚。

雲天啟和莎娜都是賀蘭帝國的重要人物,一個是預備皇家騎士,另一個則是天資卓絕的帝國公主。就算其中一個出事,對賀蘭帝國而言都是巨大的震蕩,更謬說是兩人一起出事了。

頓時,無數憤怒的聲音在帝**方響起。那些將士們紛紛請命。欲率大軍將罪魁禍首剿滅,但這些請求無一例外被否決了,帝國高層似乎有某些顧慮,不敢立刻派遣大軍,只是命人去調查此事。

由於劉峰對雲天啟進行復仇的時候說了不少話,這些話又被殘兵敗將聽了去,使得他的事很快就被查了出來。

當帝國高層知道劉峰在幾個月前僅僅是個小奴隸,而幾年前更是被雲天啟廢掉后。所有人都震驚了,誰也想不到劉峰能在短短時間內變得如此逆天。連雲天啟都打殘了。

雖然因為線索不足的關係,帝國高層沒能查到將天空戰艦打下來的就是劉峰,可僅僅是到手的資料就足可讓他們震驚萬分了。


很快,帝國高層中就有不少在怪罪雲天啟,如果不是雲天啟對劉峰進行迫害的話,賀蘭帝國或許就能多出一位青年才俊了。

現在倒好,硬生生將那位青年才俊逼到了國外,對一向重視人才的賀蘭帝國來說,這就是**裸的打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