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揚高舉手中的兵器,猛然劈下。

“嘶嘶。”

狂暴的氣浪,凜冽的劍氣與空氣摩擦發出一陣輕嘯聲,彷彿是要劈開虛空一般。

如此強大的戰技絕對是黃階八品的戰技,再加上風揚第六重境界的神元,一時間龍神噬獄之門竟然承受不住,一下子崩碎了。

龍翔順勢倒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胸前的衣襟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五臟六腑都被震得移了位,骨骼都粉碎了,但是超強的祖龍之軀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着,片刻之後,龍翔有站了起來。


毫不吝嗇的調動着龍元,每一招都大開大合,此時的龍翔在衆人的眼中那就是個瘋子,是打不死的小強。

經過兩個時辰的大戰,風揚已經累得精疲力竭了,而龍翔也不好受,今天不也就像是中了邪一樣,拼命的戰鬥,不會去顧忌生死。

也正是因爲這樣,龍翔才能在風揚的手下支撐這麼久,不過龍翔倒不是真的厲害到了能和第六重的強者比拼,風揚其實並沒有用盡全力。

這一場大戰下來,龍翔又習得不少武道,對於武道的領悟又更上一層樓,只有無休止的戰鬥,纔是提升境界的最好辦法,而且是比自己強大的戰鬥。

隨後的幾天時間裏面,龍翔都是在瘋狂的與風揚大戰,幾天的時間下來,風揚沒被打死倒是快被累死了,龍翔的耐力還真不是蓋的,就像是不知疲倦一樣。

不過通過幾天的實戰,龍翔的收穫也不小,至少已經到了第二重境界的瓶頸處。

龍翔靜坐在邪雲山頂上,片刻之後瘋狂涌動的天地靈氣證明了龍翔已經突破到了地靈鏡第三重的境界。

在神元上他已經可以和地靈鏡第四重的武者相媲美,戰鬥力上可以和第五重的強者比擬,如果是加上自己的殺招,要對付第六重的強者也不是問題,也是時候找張家的人算賬了。

就在龍翔剛要下山離去的時候,邪雲山的半山腰處傳來了動靜,是萬獸奔騰的聲音,嘈雜的腳步聲,獸吼聲證實了邪雲山有事情發生了。

當龍翔下到半山腰的時候,停下了步伐,只見羣獸在林中亂竄,顯然是受到了什麼驚嚇。

片刻之後,龍翔終於發現了追逐羣獸的東西,是一個小東西,只有一般的鳥雀大小,像個小精靈,另人驚奇的是,這個只有拳頭大小的小東西居然能夠會飛行。

背上的一對小翅膀,撲騰撲騰扇個不停,龍翔不明白爲什麼這麼一個小東西,會嚇得衆多的妖獸都倉惶而逃。

當那個小精靈看到龍翔的時候,就凝在了空中,睜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龍翔。

“你是什麼東西?”

小精靈居然開口說了一句讓龍翔噴飯的話。

“啥啥啥?你這小東西還會說話?”

“你纔是小東西,我打。”

小精靈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句,不知道它動了什麼手腳,龍翔居然一下被抽翻在地上。

龍翔大驚,這是什麼情況?這小東西隨便一抽居然把自己都抽飛了,這麼厲害?神通廣大啊。

“哇呀呀,小東西,居然敢對小爺動手,看我不教訓你。”

龍翔話雖如此,但是也並沒有動手,這個東西身份很是奇怪,而且就算自己動手還不知道是不是它的對手呢,隨便一抽都能把地靈鏡第三重的武者抽飛,你敢惹啊?

“哼,你這怪物口吐髒話,該打。”

無奈,龍翔再次被抽飛,不過這次小精靈並沒有剛纔下手那麼重了,或許是感覺到龍翔並沒有敵意吧。

龍翔鬱悶之際,自己怎麼就是怪物了,你自己纔是怪物差不多,龍翔在心中想到。

“哼,還敢罵我是怪物,討打。”

隨後龍翔被抽飛了不下十次,這小精靈居然能看透龍翔心中所想之事,讓龍翔驚訝不已,從來就沒見過這種妖獸。

龍翔苦笑了一陣,今天還真是見鬼了,遇到個奇怪的妖獸也就算了,沒想到居然會說話,會說話這也算了,沒想到居然還如此厲害,脾氣如此暴躁,拋開這些不說也算了,居然還會讀心術。

“老大,我惹不起,但是我躲得起,你老人家慢慢去追你的小夥伴們去吧,小爺我要回家了,恕不奉陪。”

龍翔有了直接開溜的打算,要是在在這裏待下去,他都懷疑能不能活着回去了。

“敢叫我老人家,找打。”

小精靈哼唧了一聲,龍翔臉色大變,感情這小傢伙抽上癮了啊。

龍翔連忙逃遁,連着施展了兩次幻光盾,本以爲擺脫了那個小東西,沒想到那小東西居然早在前面等着龍翔了。

欲哭無淚,這是要逆天嗎?速度這麼快?連自己逃遁的方向都知道。

“你這怪物還想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跑,膽子忒大了點吧,今天本公主很生氣,我要拿你來出氣。”

“啥啥啥?公主?母的?”

龍翔發現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瞠目結舌一動不動盯着小精靈。

被這小東西黏上的結果可想而知,龍翔心中大呼倒黴啊,惹上這小祖宗了,接着又是一頓狂抽。

半個時辰之後龍翔整個人已經完全變樣了,饒是有超強恢復能力的他也經不起這樣折磨啊,還好這小傢伙已經停手了。

小精靈心中也萬分震驚,自己這麼抽龍翔,龍翔居然還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恢復。

龍翔本以爲噩夢結束了,但是下一刻他石化了,小精靈並沒有離開的打算,反而把龍翔當成了坐騎,龍翔走到哪裏,它就跟到哪裏。

不過龍翔此時也不敢多說半句話了,只要他多說一句話,這小東西絕對會毫不吝嗇的抽龍翔一頓。

回到風族,風揚看到龍翔先是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他一眼就看出了龍翔的變化,沒想到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龍翔居然又在做突破,試問這樣的修煉速度誰能媲美。

下一刻風揚就發現了龍翔肩頭上的小東西,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這是什麼東西?”

風揚問道,或許是小東西感受到了風揚的強大,風揚說它是東西,也沒有動手,如果換做是龍翔的話,估計又少不了一頓痛揍。

“哎,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這一路上我可被他打慘了。”

“啊?哈哈,這小東西看樣子也像是妖獸吧,真有那麼厲害?”

“何止啊,隨隨便便就能虐我,你說厲害不厲害?”

風揚大笑了起來,沒有多說什麼就轉身離開了,而龍翔休息了片刻就去到了趙靈兒的家中。

趙靈兒的離去讓龍翔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空虛,甚至的想念,看着這個曾經充滿歡笑的地方,龍翔忽然有些傷感。

王語嫣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美目盯着龍翔愣了愣神。


“你怎麼來了?”

“是時候去張家要人了。”

龍翔淡淡的說了一句,王語嫣遲疑了一下。


“就我們兩個人嗎?”

“足夠了。”

龍翔的語氣很堅定,王語嫣下意識選擇了相信龍翔,但是一想到張虎第六重的恐怖勢力,王語嫣就一陣冷顫,看樣子上一次張虎展示出來的手段,已經深深震懾住了王語嫣。

帶着王語嫣接連施展了幾個幻光盾就出現在了張家的大紅木門前,張家的弟子也有數百人之多,總體實力要比趙家強上一些,但也僅僅是一些而已。

既然是上門討債,龍翔可就不會客氣,一掌就震碎了大門,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府中的人都被這一聲巨響嚇了一跳,不明白是哪個不怕死的居然敢來張家鬧事,而且還是如此囂張的行事。 一羣張家弟子從裏面涌了出來,看着眼前這兩個不速之客,滿臉警惕之色。

龍翔冷笑一聲,沒有廢話,毫不吝嗇的揮霍着渾厚的龍元,每一招都大開大合,弒神劍在手中劇烈的顫動着。

每一次揮舞都必定會有張家弟子倒在血泊之中。

王語嫣也不閒着,地靈鏡第三重的她與張家的弟子相比之下還是要強上不少。

憤怒的兩人像是地獄來的死神一般,毫不憐惜的收割着鮮活的生命。

片刻之後張家弟子基本上被龍翔屠了一個乾淨。

等到張虎出來營救的時候已經爲時已晚,張虎面紅筋漲,冷麪寒光盯着龍翔。

“小兔崽子,你是誰?竟然來我張家找茬,莫非是活得不耐煩了?”

龍翔冷冷的看着張虎沒有說話,旁邊的王語嫣輕笑了一聲。

“張家主,可還記得小女子?”

聽到王語嫣的聲音,張虎才注意到這個面孔如此熟悉的女子。

“原來是你,上次讓你跑了,沒想到這次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趙家的最後一個餘孽今天也得死在我的手中了。”


龍翔冷冷開口問道,“你把趙家主他們怎麼樣了?”

“我已經送他去西天了,放心,很快你們就能和他團聚了。”

龍翔大怒,沒想到張虎居然這麼急着就結果了趙龍。


“那你去死吧。”

“羣龍亂舞。”

“哼,雕蟲小技,也敢獻醜。”

張虎不屑一顧,第六重強者的神元在剎那間展露無餘。

“九幽烈焰斬。”

一把由藍色火焰組成的巨劍從天而降,刺破了空氣,發出一陣恐怖的尖嘯聲。

劍身跳動着的藍色火焰有一種寒冷的氣息,讓龍翔感到心悸,黃階八品的戰技非同凡響。

張虎乃是一家之主,一定身懷着許多高階的戰技,武器等等也都是最上級,各方面疊加起來讓他在第六重的武者裏面可以說是已經無敵了。

龍翔高舉弒神劍劈出一道狂暴的劍氣,渾厚的龍元讓空間都發生了扭曲,窒息的感覺由心而生。

“小小第三重的廢物也敢跟我鬥,自不量力。”

“砰······”

龍翔被抽飛了出去,氣血一陣翻涌,忍不住喉嚨一甜,一口血箭噴出,“咳咳。”

張虎也果然不是吃素的,龍翔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

“龍神噬獄之門。”

一種無形的威壓從天而降,虛空佈滿了血霧,而在血霧之中彷彿有一頭血龍在翻滾咆哮。

一層龍鱗從龍翔的皮肉裏面鑽了出來,身後那一扇斑駁的血門緩緩打開。

這樣的氣勢讓張虎感到恐懼,荒古的氣息太濃了。

“這小子還真是古怪,竟然在短短的一瞬間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也不夠看。”

“十方誅魔訣。”

一個四維空間出現在了龍翔的身前,把他包圍在了裏面,裏面的他與外界斷開了聯繫。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