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其沖的是三名四次蛻凡的高手,被雷龍嘯掌連續狙擊,節節敗退,不停地咳血,敗得十分凄慘。

本來葉陽的雷龍嘯掌對付這種級別的高手已經沒有多大用,連對方的護身元力都不能破開。

但是現在,對方身處龍神氣場內,功力遭到了限制,而雷龍嘯掌里也融合了三頭遠古巨龍之力,爆發出的威力將四次蛻凡的高手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這三名四次蛻凡的人物沒有直接被打死,只是受了點傷,可以看出還是有點本事。

不過這點本事在葉陽眼裡,完全和土雞瓦狗沒什麼區別。

三名四次蛻凡的人物,當場就被雷龍嘯掌轟飛出去,而李君墨和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則是化解了雷龍嘯掌的攻擊。

兩人都是門派的高層人物,修鍊到這個境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雨,不是尋常人物能夠對付得了。

可惜他們遇見了葉陽,得到龍王塔的葉陽,註定與眾不同。

「你這小雜種,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功法?凝練出的氣場怎麼會如此恐怖?」

黑蓮教的太上長老目光陰沉的看著葉陽,戰鬥到現在他也看出來了,如果施展平常的手段,是沒有任何可能將對方拿下的,只能把保命的手段拿出來才有對付的可能。

「死人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葉陽淡淡開口,而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則是滿臉的獰笑:「小雜種,你真的以為修鍊了一丁點強大功法,再有一口極品靈劍,就真的能對付我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黑蓮教的創始人,你一個小輩算什麼東西?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黑蓮教能夠走到今天,到底是為什麼!」

「我管你為什麼?給我死!」

葉陽懶得廢話,看見對方要催動什麼秘術,哪裡肯給對方時間,開始了狂風暴雨的追擊。

「李君墨,你先把這小子攔住,等我催動秘術,讓我擁有短暫的六次蛻凡修為,就是這小子的死期!」

黑蓮教的太上長老滿身狼狽,在葉陽的猛攻下連反抗都不能做到,所有手段被絕對的力量完全壓制了。

「好,我幫你拖延時間。」

李君墨神色大喜,本來看見葉陽難以對付,他心裡已經打起了退堂鼓,但黑蓮教的太上長老竟然還有某種秘術,就讓他看到了擊殺葉陽的可能。

「一個廢物也想拖延時間?」

葉陽瞧見李君墨殺來,嘴角的嘲諷笑容更加強烈,他也不說多餘的話,對著李君墨就是一拳。

這一拳顯現出了極大的聲勢,上面演化出的青龍虛影甚至發出了咆哮,神獸的怒吼,一聽就讓人肝膽俱裂。

李君墨面對葉陽這一拳,立即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鎖定了,拳風籠罩而來,宛如巨龍踐踏,要將他的身體碾壓成齏粉。

「不好!」李君墨大驚失色,哪裡敢相信葉陽隨意的一拳竟然就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他不敢小覷,猛地一吼,也打出了兇猛的一拳:「九天神皇拳!」

砰!在上千道緊張的目光中,葉陽的拳頭與李君墨的拳頭結結實實的對撞在了一起。

雙拳對撞的瞬間,以兩人交擊的中心點,產生了一股鋪天蓋地的強大飆風,是衝擊力凝聚而成,把天空的雲朵都衝散了,光是餘波就如此嚇人,可想而知對撞產生的力量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啊——」

一個凄慘的叫聲,在這片天地響徹起來。

眾人瞳孔一縮,那發出慘叫的人,竟然是九庭宮宮主李君墨。

在與葉陽拳頭對撞的下一刻,李君墨整個人就遭到了重擊,身體如沙袋,一連在半空滑翔出了上千步,被葉陽一拳直接轟成重傷!

李君墨穩住身體,咳出一口鮮血,發現這鮮血之中,竟然夾雜著碎裂的內臟。

他滿臉的駭然,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對面的葉陽,做夢也沒想到數月前那在他眼裡如螻蟻,可以隨意被碾壓的小人物,眨眼間就變得如此強大,竟然連他也不是對手。

強烈的悔意,在李君墨的心底升起,早知葉陽能夠成長的如此快,當初在狩獵大會的擂台上,他就應該將其徹底滅殺,不給對方半點的成長機會。

只可惜再後悔也沒有用,世上沒有後悔葯。

「這個葉陽,簡直不是人,一拳就把我打成了重傷,如果我不是有一件寶物護身,恐怕當場就要被打死。」



李君墨臉色陰沉,知道今天想要將炎陽宗滅門的計劃恐怕難以實現了。

「我現在身受重傷,留下來必然要遭到這小子的瘋狂追擊,還是逃跑為妙,這裡就交給黑蓮教的太上長老,他有秘術,如果他能一舉殺死葉陽,就是萬事大吉,不能殺死,我就去請神侯府的人,讓神侯府的高手動手,將這小子滅殺。方寸山那個老東西,讓我們聯合起來對付葉陽的宗門,卻沒有告訴我們葉陽的具體實力到底有多強,等有時間一定要找他質問一番。」

其實李君墨想錯了,方寸山的確讓他對付葉陽的宗門,但方寸山怎麼會想到,葉陽擁有惡魔之翼,能夠短時間內就從中域趕回這裡進行救援。

「神風青光遁!」

李君墨一聲大吼,披頭散髮的他變成了一團青光,如同一道流星沖向遠處,想要逃跑。

「想逃?」葉陽冷冷一笑,風雷之翼在背後張開,眨眼間就搶奪到了對方的面前,而後元力手臂襲擊而出,將化為青光想要逃離的李君墨,牢牢擒拿在了手裡。

「你小子!」

李君墨此時被兩條元力手臂抓住了脖子,憋得滿臉的通紅,這種屈辱的姿勢實在讓他難以忍受:「葉陽,你想幹什麼?想殺我?你今天如果殺了我,就要面對九庭宮的無窮追殺,還會面對神侯府的追殺,快把我放了!」

「放了你?我親愛的九庭宮宮主,你以為這是小孩過家家,打輸了拍拍手就能離開?不好意思,從你殺上我炎陽宗的那一刻,註定你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死!」

葉陽冷冷一笑,狼神之矛被他取了出來,一個猛刺,那被無敵神拳擒拿住動彈不得的李君墨,就被一矛刺穿了胸口。 砰!

葉陽長矛一震,李君墨的屍體就在眾人的目光下,被炸得四分五裂。

九庭宮的宮主,一代風雲人物,五次蛻凡的高手,就這樣慘死,死在葉陽手裡。

在場的人做夢都沒想到,李君墨這個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會被葉陽這樣一個小輩殺死。

「啊,宮主,你殺死了我們的宮主。」

當李君墨慘死的那一刻,九庭宮的弟子們滿臉憤怒,但更多的是恐懼。

他們所有人都明白了,此次前來圍攻炎陽宗的舉動到底有多麼的錯誤,連李君墨這種級別的高手都不是葉陽的對手,還有誰能夠將他抵擋?

「哈哈哈。」

突然之間,一個肆無忌憚的大笑聲,在炎陽宗的廣場上響了起來。

眾人尋聲一望,就看見發出大笑的人,是黑蓮教的太上長老。

此時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全身魔氣森森,被極為狂暴的氣息籠罩,是催動了秘術,擁有了能夠比擬六次蛻凡的修為。

「哈哈,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好像催動了秘術,看他這麼自信,一定能夠把葉陽殺死!」

「黑蓮教的太上長老,你一定要把葉陽殺死,為我們死去的宮主報仇啊!」

「只要能把葉陽殺死,這些炎陽宗的人就沒有任何威脅。」

此時此刻,九庭宮、雲峰宗、黑蓮教這三大門派的弟子,全都把希望凝聚在了黑蓮教的太上長老身上,認為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可以把葉陽殺死。

相比神色欣喜的九庭宮等弟子,炎陽宗的弟子臉色則是有些難看。

縱然是瞎子,他們也看出來了,此刻黑蓮教的太上長老,相比之前的氣息,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一看就催動了秘術,令得實力暴增。

很多炎陽宗弟子都在擔心,擔心葉陽的安危,但隨後他們就知道,所有的擔心全部都是多餘的。

「小雜種,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把九庭宮宮主李君墨都殺死了。」

黑蓮教的太上長老目光殘忍的盯著葉陽,臉上顯現出了得意的神情:「李君墨雖然死了,但他死得其所,為我拖延了時間,讓我能夠催動秘術,從而擁有把你擊殺的能力。我也得多謝你,多謝你為我殺了這麼多大敵,為了表達對你的感謝,我就給你一個痛快,先把你殺了,再將你背後的炎陽宗滅門,這件事情就算徹底解決。」

「死。」

面對黑蓮教這名長老的殺機,葉陽只是淡淡說了一個『死』字。

而黑蓮教的太上長老,聞言則是發出了冷笑的聲音:「是你死,不是我死,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六次蛻凡的實力。」

轟隆隆!

狂暴的氣息席捲而出,此時的黑蓮教太上長老彷彿變成了一尊魔鬼,一頭凶獸,身上散發的殘暴氣息,令得周圍一些實力弱小的弟子呼吸都有些困難。

他帶著冷笑,手持乾魔神劍,身披乾魔鎧甲,打出了最強一擊,企圖將葉陽殺死。

這一擊的氣勢衝破九天,風起雲湧,整個天地都變得暗淡,爆發出了撕天裂地的一劍。

黑蓮教太上長老的氣勢真的很強,然而他的氣勢再強,面對爆發了九轉龍神訣力量的葉陽,就完全只有被碾壓的份。

砰砰砰!

葉陽手持狼神之矛,化身成了殺神,一路橫衝直撞,絕命的矛術瞬間就將黑蓮教太上長老的所有氣勢,強大氣場破掉,最後一個猛擊,瓦解了對方的護身鎧甲,將其活活釘死在地面。

一名五次蛻凡的強大人物,又慘死當場。

本來葉陽對戰六次蛻凡的高手,必須催動惡魔戰袍,得到魔鬼的祝福,才能徹底擊殺。

但眼下這個黑蓮教的太上長老,並不是真正的六次蛻凡,只是催動秘術,得到了一星半點的六次蛻凡力量而已,因此葉陽對付起來輕輕鬆鬆。

噗嗤。

看著葉陽的長矛將黑蓮教的太上長老活活釘死在地面,整個炎陽宗上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靜。

寂靜過後,則是掀起了驚慌失措的聲音。

那些原本還抱有希望的人,隨著黑蓮教太上長老的慘死,再也沒有半點的勇氣,紛紛亂竄,想要逃離。

而炎陽宗的弟子們,則是滿臉欣喜,在黑蓮教太上長老也身死的那一刻,他們就知道大局已定。

「想逃?」看著九庭宮等門派的弟子想逃,炎陽宗的弟子們發出來冷笑與怒吼的聲音,「不久前你們這些人揚言要把我們所有人剿滅,現在還想逃?都給我上,把這些想要剿滅我們的人全部殺死!」

「殺啊,剛才他們要殺我們,現在少宗主大發神威,正是我們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

「嘿嘿,我早就說過,這些人殺上我們炎陽宗,是多麼錯誤的舉動,現在知道我們少宗主的厲害了吧?」

擊殺了黑蓮教的太上長老后,葉陽將被對方收起的那尊九次蛻凡的傀儡重新取出,重新補充了元石,就讓這尊強大傀儡開始追殺那些想要逃竄的九庭宮等門派的弟子。

在一陣慘烈的叫聲中,圍攻炎陽宗的數百人,全部變成了屍體。

看著遍地的屍體,炎陽宗的弟子們有種做夢的感覺,很不真實。

剛才發生了什麼?九庭宮宮主那種級別的強大高手,竟然死了,死在了他們少宗主的手裡。

所有炎陽宗弟子都沒有想到,前往中域的葉陽,僅僅數月就變得更加強大,連五次蛻凡的高手都能隨意擊殺。

葉陽自然注意到了炎陽宗弟子們震驚的目光,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爆發出強大實力,可以讓炎陽宗的弟子們能夠更安心的修鍊。

「你們先把這裡的屍體處理了,我去黑蓮教走上一趟,這些門派竟敢殺上我炎陽宗,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能收服的收服,不能收服的全部送去見閻王。」

葉陽吩咐了一句,隨後風雷之翼猛地一晃,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天邊。


而原地,則是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覷的炎陽宗弟子,到現在他們還有些難以相信,自己的少宗主會如此強大。

一些弟子盯著葉陽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道:「這…這真的是我們的少宗主?」

「沒有錯,這就是我們的少宗主。」

方鶴站了出來,掃了眼那些神色吃驚的弟子,緩緩道:「少宗主的強大,不是你們這些弟子能夠想象的,你們要做的,就是好好修鍊,現在還是聽少宗主的,把戰場清理乾淨。」

就在炎陽宗弟子清掃戰場的時候,葉陽催動惡魔之翼,已經來到了雲峰宗。

雲峰宗和炎陽宗相隔並不遠,大約只有上千里,對葉陽來說分分鐘就能抵達。

當葉陽降臨在雲峰宗的那一刻,整個雲峰宗頓時如臨大敵,一些雲峰宗弟子看著他的到來,滿臉吃驚道:「葉陽,竟然是你,我們的太上長老不是殺上你炎陽宗了么?你的宗門不保,怎麼還有時間出現在這裡?難道說……?」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