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依山,乃是劍宗駱家天才弟子,五年前就是半步凝神,內門戰榜前十的人物,據傳這還不是他真正的實力。隱藏了實力的駱依山五年前就是戰榜前十的強者,那麼,潛修五年之後的他。實力又到了怎樣一個高度?

深不可測!燕裂空眼睛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緊盯著駱依山說道:「你找我何事?」

「葉風!」駱依山吐出兩個字。這兩個字彷彿帶著奇異的魔力,讓燕裂空瞳孔驟縮。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好像有座無形的大山壓在他身上。

「你們想對付葉風?」燕裂空眉頭一跳,疑惑的看著駱依山。

「不錯。」駱依山頷首,說道,「你應該也聽說過,葉風和駱承皓有三年之約,一年後就是他們上生死台的時候。葉風的實力,不需我說你也知道,蛻凡境都能斬殺。一年之後誰也無法預料他會成長到什麼地步。到時候,駱承皓必死,所以,我們要除掉他。」

「除掉葉風,這可是驚天大事,你們難道就不怕劍宗事後查明真相?背叛宗門,暗害同門,其後果可不是你們能承受的,就是駱家也擔當不起。」燕裂空說道。駱依山的提議的確非常有誘惑力。但他仍然心存顧慮,不想被人當槍使。


駱依山何等人物,乃是駱家天之驕子,瞬間就看透燕裂空心中疑慮。笑道:「我苦忍五年,只為能在滄瀾界得到大造化,追尋武道巔峰。但尋機斬殺葉風。乃是家主要求必須完成的任務,這背後還有老祖的意志。我無法抗拒。若說最希望葉風死的人,東域非你們燕家莫屬。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既然大家有共同的敵人,那麼就有了合作的基礎。」

駱依山透露出來的信息讓燕裂空心中震驚,竟然是駱家老祖的意志,若非他正好知道葉風和駱承皓的三年之約,簡直要懷疑這是劍宗的陰謀詭計。

燕裂空低頭沉思,心中算計殺葉風的可能性,駱依山也不發話,靜靜的等待燕裂空的選擇。

驀地,燕裂空抬頭,眼中精芒閃爍,搖頭道:「殺葉風的難度太大了,僅以我們兩家之力,哪怕使出一些底牌,失敗的概率仍然很大。如果我們能夠聯繫上紀千帆,集合天羅宗的力量,把握就大了。聽說紀千帆兩次折在葉風手中,被奪走陰陽生死果和黑玉蓮華,他肯定恨死葉風,可以說服他加入我們的計劃中。」

「我已聯繫過紀千帆,他不會親自參與的,而會另派天羅宗他人加入。這次是我們三方合作,攜手除掉葉風,斬殺大敵。」駱依山眼中閃過一道森寒的殺機。

「葉風的實力太強,而且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就是我們動用秘密手段,也不見得能殺死他。而一旦讓他逃脫,我們所有人都會面臨死亡危機,所以必須布下殺局,不給他留下絲毫活命的機會。」燕裂空已經在心中做出了選擇,因為他也帶著家族命令。


「你說得沒錯,僅靠我們這些人,別說殺葉風,給他殺還差不多。而且,就算我們動用符寶,或者出動蛻凡境強者,也無必勝把握。我從紀千帆那裡得到消息,葉風曾經在神威和毀滅雷霆雙重力量下不死,他肯定有威力奇大的寶物防身。所以,我們如果想殺葉風,還得藉助外力。」駱依山侃侃而談,一切盡在算計之中的模樣。

「藉助外力?你的意思是說,藉助滄瀾界中的險境布局斬殺葉風?」燕裂空也是非凡之輩,剎那間就明白了駱依山話中意思。

「不錯。滄瀾界乃上古戰場遺址,險境危地不計其數,有的地方就是傳奇老祖陷入其中,也唯有隕落一途。我們只要找對地方,布局妥當,葉風就是有通天之能,也必死無疑。」駱依山冷聲說道。

燕裂空也在心中算計,當然知道這是殺葉風的最佳辦法,說道:「辦法有了,但還有兩個難點要解決,一是要找到這種險境,二是如何才能引葉風入局。這兩點不解決,我們仍然只能幹瞪眼。」

駱依山微微一笑,智珠在握的說道:「設局的地方找到了,離這裡不遠。而且,我們的人發現了葉風蹤跡,只要讓人裝作無意間在他面前泄露消息,說有上古傳承出世,一定能夠將他引入殺局中。」

「你說的地方可真是絕地?我們必須做到萬無一失,不能有絲毫遺漏之處,你應該清楚此事的嚴重性。」燕裂空說道。

「放心吧,我比你更擔心事情敗露,不是必死殺局,我們是不敢出手的。那個地方乃是絕境,入者必死無疑。而且,那裡只有我們駱家知道,劍宗並不知情,所以你也無須擔心葉風知道裡面的危險。當年,我們駱家先輩親眼見到有人進入裡面,結果再也沒有見到那些人出現過,甚至有一位劍宗天驕隕落其中。葉風一旦被進入殺局,就只剩下死路一條。」駱依山說道。

「究竟是什麼絕地?」燕裂空問道。

「嘿嘿,等你親眼看過,就會知道了。」駱依山「嘿嘿」一笑,故作神秘的說道。

燕裂空知道在這種大事上駱依山是不會騙他的,就不再追根究底,忽然皺眉道:「還有一個問題,我們就是將葉風引入局中,又如何才能逼他進入絕地。以他的實力,又身懷重寶,怕是難以做到這點。」

駱依山面帶笑意,神情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樣子,說道:「讓他心甘情願的進入即可。」

「這怎麼可能?葉風又不是白痴,明知其中有危險,又豈會主動進入?」燕裂空說道。

駱依山面色猙獰,眼睛中閃爍的異常陰毒的光芒,惡狠狠地說道:「葉風和赫連素素從不分開,我們只需纏住葉風,真正的目標是赫連素素。只要將她逼入絕境中,以葉風和她之間的感情,肯定會奮不顧身的救她,乖乖地入局。」

「你瘋了?殺葉風已經是驚天大事,再加上赫連素素,這豈不是要捅破天?他們兩人同時隕落,劍宗絕對會追查到底,這後果誰能承擔得起!」燕裂空驚駭無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無毒不丈夫!只要我們行事秘密,又有誰會知道?」駱依山冰冷的說道。(未完待續。。) 燕裂空想不到駱依山的計劃是如此的惡毒陰險,簡直瘋狂到了極點,如果他們的謀划真的成功,整個東域將會掀起驚天的風波。+◆

可以想象得到,當葉風和赫連素素同時隕落滄瀾界,聞人離、赫連笑笑絕對會爆發驚天怒火,不惜一切代價的查明真相,進行報復。這種後果,別說是燕家,就是天羅宗、雲水閣恐怕都承受不起。

「你這是自絕生路!」燕裂空驚怒的咆哮,眼睛中充滿著驚懼,「殺葉風本就冒著極大的風險,要面臨聞人離等人的怒火,而赫連素素更是劍宗宗主之女,你居然連她都敢算計,想過後果沒有?」

「哼!想要成就大事,豈能不冒風險?」駱依山臉上略顯不滿之色,說道,「此事成功,我們三方都會獲利。天羅宗減少一個未來的潛在威脅,我們駱家也不用擔心駱承皓死於生死台上,但真正獲益最大的還是你們燕家。葉風和燕家已經有無法化解之仇,你們雙方遲早會爆發大戰,只因為葉風現在境界太低,你們燕家的強者不能明目張胆出手,否則早就殺死他了。如果葉風不死,等他成長起來,你們燕家將面臨一個可怕人物的報復,難道你們就放心的看著大敵一步步的強大起來嗎?」

駱依山的話一點點的敲擊在燕裂空心靈防線之上,燕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葉風的可怕,他自然明白葉風之生死對燕家的重要性。只是駱依山的計劃委實太過驚人,讓他至今都無法完全消化,不甘心的說道:「難道除此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我也不想冒此風險。你應該清楚,我們駱家所承擔的風險最大。一旦消息泄露,我們將再無立足之地。要知道。我們駱家可是頂著滅族危機行事,你還有什麼可顧忌的?」

燕裂空在木屋中走來走去,不斷算計得失,他感到有種異常壓抑的窒息感,四周冰涼無比。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駱依山靜靜地看著燕裂空,等待他的抉擇。其他三人都是駱家培養的死士,絕對忠誠於家族,面無表情一動不動的站立著。彷彿就是天崩地裂也不能影響他們分毫。

終於,燕裂空停止腳步,眼睛中閃過一道決絕和瘋狂之色,看著駱依山說道:「好,既然你們駱家都不怕,我就更無須顧忌了!」

「你的選擇很明智,一旦成功除掉葉風,你將立下巨大的功勞,在燕家地位扶搖直上。」駱依山滿意的笑道。

「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將計劃完整的告訴我?」燕裂空也是非凡之輩,既然做出了決定,很快就進入角色,開始謀划。

「當然。計劃雖然是我提出的,但仍然需要你們的建議,將之變得更加完美。」駱依山說道。

「你所說的絕地究竟是何存在?」燕裂空心中也非常好奇駱依山所說的絕地到底有多麼恐怖。居然能置葉風於死地。

「那是一個天坑,我們也不清楚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只知道但凡進入其中的人無一存活。我駱家先輩曾聽到天坑中傳出可怕的咆哮聲,看到一隻巨大的魔手從裡面探出來。結果被毀滅雷霆鎮壓下去。那裡面似乎封印著一位恐怖的存在,很可能是上古時代活下來的異族。」駱依山說道。

「能夠在毀滅雷霆打擊之下而不死的存在,絕對是通天強者,葉風如果陷入裡面,必死無疑。」燕裂空心中震驚,想不到駱家居然知道這等絕密之地,而且隱瞞不上報於劍宗,他們究竟有何目的?

兩人又商議良久,完善細節,讓布局更加完美無缺。

銀色的月光散滿大地,燕裂空目送駱依山四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下,眼中精芒閃爍,不知在算計什麼。

駱依山飛速的走下山,回頭望了望燕家駐地,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笑意,帶著嘲弄和瘋狂之色。

駱家進入滄瀾界的人不少,其中以駱依山實力最強,想法擊殺葉風的任務也被加之到他頭上。本來,駱家交代的任務並沒有算計赫連素素,這是駱依山自作主張而為,讓赫連素素成為他計劃中的一環。駱依山極能隱忍,智計非凡,謀算無雙,只可惜出身於旁系,無法得到家族的全力培養。駱家為了駱承皓,讓駱依山在滄瀾界中布局除掉葉風,任務無比艱難,簡直就是九死一生。哪怕真的斬殺了葉風,也要面對聞人離的怒火,如果讓他查到什麼蛛絲馬跡,駱依山必死無疑。

殺葉風,此事不僅是因為他和駱承皓三年之約的緣故,其中更是關係著駱家無數年的謀划,不容有失。

駱依山再天才,也比不上駱承皓在駱家的地位,只能成為家族的一枚棋子。任務由駱家家主親自下令,背後更是有駱山河的意志,不容他反抗。

反抗,將會被家族拋棄,碾成粉碎;接受,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這是一條絕路,駱依山不過是家族手中的棋子而已,甚至是死棋。所以,他才謀劃了這個瘋狂的計劃,製造大混亂,在亂中謀求一線生機,讓駱家也不敢放棄他,大家同舟共濟。


葉風若死,不管是聞人離還是劍宗其他高層,都不會罷休,定然要查明真相,追究責任。駱依山懷疑,若他成功除掉葉風,不需劍宗出手,駱家甚至都會抹殺掉他,抹除一切痕迹,不讓劍宗追查到駱家身上。因為這種聯合外敵,暗害同門的事情,是宗派大忌,任何人都不能容忍的。況且還是葉風這種絕世天驕,萬年都不出世的天才,駱家的行為,簡直就是自毀根基,如果消息泄露,劍宗定然震動,抹除掉駱家。

所以,為了尋求生機,駱依山得有另外的算計,和整個家族綁在一起,生死與共。如果他謀算成功,讓葉風和赫連素素都隕落在他的算計之下,劍宗絕對會震怒,這種怒火是毀天滅地的,駱家也要心驚膽顫。

在駱依山的算計中,本來要拉紀千帆下水的,因為他是天羅宗這一代最傑出的天驕,底牌諸多,有他參與,計劃更容易成功。可惜紀千帆明哲保身,不親自參與,而是另遣他人。不過這也無妨,只要天羅宗有人加入計劃中,就逃脫不了干係。

這次的計劃牽連甚廣,但真正知道的人卻寥寥無幾,除了親自參與布局的人,其他人並不知情。

這種驚天大事,知情人越少,越安全。參與進來的一些人,事後都會滅口,這是三方共同的意志。

駱依山並不擔心紀千帆會泄露消息,因為葉風和赫連素素背景太深厚,他們若死,紀千帆只會想方設法保密,而不會自尋死路的去揭露真相。不過燕裂空就不同了,駱依山的計劃中,燕家知情人都要滅掉,成為此事的替罪羊,去承擔劍宗的滔天怒火,這是他和紀千帆達成的協議。

葉風和赫連素素並不知道,巨大的危機正在悄然朝他們襲來,此時的兩人,正在諸天御藏碑中休息。

有諸天御藏碑在身,葉風夜間自然不會呆在外面,混沌神兵的內世界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

這些天,葉天一直在碑內世界潛修,修鍊上古傳承中的功法,還有葉風傳於他的戰技等。他畢竟剛突破半步凝神,需要鞏固基礎,尤其是精神秘法,更需要修鍊,不斷地錘鍊精神力,增強自身實力。(未完待續。。) 血池中,葉天正面容扭曲的沉入裡面,煉化著寶血,淬鍊肉身。±頂點小說,www.②③wx.com這一池寶血,是葉風留給自己最親近之人的巨大資源,是要作為葉風的底蘊之一。

赫連素素進入過血池,葉雷也進入過血池,現在輪到了葉天進入其中修鍊。雖然吞服了上古血魔宗的特製丹藥,葉天仍然感到疼痛無比,那種肉身破碎而又重生的劇疼讓人疼徹靈魂,反覆循環,周而復始,讓人絕望而又瘋狂。

葉天知道這是巨大的機緣,肉身經過寶血淬鍊后,會更加強橫,潛能也會得到極大的增加。所以,他一直在堅持著,堅持著……

葉風見葉天並無異狀發生,有驚無險,於是來到靈液湖泊岸邊,觀察老樹乙亥和紫色小獸的狀況。乙亥經過這段時間不斷吸收靈液,而且吃掉了不少的天材地寶,本源恢復不少,正在重新凝鍊法則種子,朝著通玄境突破。

紫色小獸仍然在沉睡,不過包裹它的紫色光球稀薄了不少,每過一段時間,小傢伙都會震動一次,光球就會縮小一圈,大量的靈液被吞噬掉。

混沌神獸成長需要無窮的能量,每次突破,都需要神物和海量的能量。葉風若無諸天御藏碑,更本不可能支撐小傢伙的成長。

沉睡前,紫色小獸就吞噬了不少混沌之氣,更是吞噬了一具天神屍體,這些能量一旦爆發開來,足以毀滅一座小世界。而它不但在煉化著混沌之氣和天神屍體,更在消耗著湖泊中的無窮靈液,這段時間。葉風都施展手段三次補充靈液了。

當然,這些靈液也有部分是乙亥消耗掉的。但十之**都是被小紫吞噬。由此可見,他進化需要的能量是多麼的可怕。

葉風面帶笑意的看著紫色光球。要不了多久,小傢伙就能進化完畢,從沉睡中醒過來。到時候,他身邊就會增加一個無比可怕的戰力,很多致命危機再也威脅不到他。

滄瀾界,到處都是原始森林,葉風和赫連素素疾馳著,照著地圖上的信息,往核心區域前進。

自走出霧海后。他們也逐漸發現了許多人的蹤影,各宗弟子都紛紛進入滄瀾界深處,爭奪造化。

忽然,交談聲傳入兩人耳中,葉風和赫連素素凝神傾聽,臉上露出驚異之色。

「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我親眼目睹,看到天坑中有神光隱現,而且劍宗和天羅宗都有人已經進入天坑。我一人不敢闖入。怕有危險,所以才找上你們,一起進去。那神光絕非普通之物,我懷疑是神物。甚至是上古傳承出世的跡象。」

「天坑在那裡?」

「百里之外,我們趕緊過去,我擔心時間拖得越長。將會有更多的人發現。」

「那還等什麼?立刻過去。」

「走!」

……

聲音消失,三道身影朝著遠處急速奔去。

如果燕裂空在此處的話。一定認得出來,他們正是和駱依山一起的駱家三位死士。

「居然出現天坑?宗門的地圖信息中並無相關記載。或許又是一處險境。」赫連素素開口道。

「這很正常,滄瀾界非常廣闊,每次出世又時間緊迫,宗門地圖不可能詳細記載一切。」葉風笑道。

在劍宗的地圖中,也只是簡陋的記載著一些區域信息,尚有很多地方都是一片空白。而且,劍宗的地圖還算是比較詳細的了,這是經過無數年無數人不斷完善而成的。很多宗派,對滄瀾界所知極少,甚至是一頭霧水。


「去看看?」赫連素素說道。

「當然要去。不過,這三人出現得太過突然,太巧了,好像是在刻意等我們。」葉風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眼中卻閃爍著冷冽的光芒。

三人不知道,葉風神念早就發現他們,已經察覺到了其中的異常之處。當然,這也在駱依山的算計中,他知道以葉風的實力,很有可能會發現這裡面的詭異。不過,駱依山相信,就算葉風明知有人設下陷阱算計他,他也會闖進去。

因為,對於敢算計他的人,葉風絕對不會放過。在滄瀾界中,葉風有蔑視所有人的實力,身為強者的驕傲,不容他人算計,要以雷霆之勢掃滅。

「難道是燕家的人?」赫連素素若有所思的說道。

「或許吧。不管是誰,既然膽敢算計我們,那就要有準備承受我的怒火。這些蠅營狗苟的鼠輩,我不去尋他們麻煩就算好的,居然還敢主動惹我,簡直不知死活。」葉風不屑的說道,眼睛中跳躍著怒火。

「他們明知你的實力,還敢設下陷阱,肯定布局完美,有很大的把握,我們得小心謹慎。」赫連素素皺眉道。

「我知道。」葉風點頭,身上迸發出森寒的殺機,說道,「走吧,看看究竟有何陷阱在等著我們。」

兩人風馳電掣,緊緊的跟著駱家三人,往他們所說的天坑飛奔而去。

駱家三人一路沒有絲毫的停頓,好像並不知道葉風和赫連素素在身後,一副心急火燎的樣子,速度迅疾無比。

半個時辰后,駱家三人抵達一座山脈間,來到一個巨大的天坑面前。

天坑足足有百米直徑,深不見底,彷彿通向無邊煉獄,又如太古巨獸張大著嘴巴,在等著人們的進入。

天坑顯得無比安靜,裡面一片死寂,卻散發著令人驚懼的莫名氣息,震懾著任何向它靠近的人。

葉風和赫連素素緊隨三人,出現在天坑不遠處,風輕雲淡的看著駱家三位死士,嘴角翹起一絲嘲弄之色。

「呵呵,能否告訴我,你們究竟設下什麼布局,費盡心機的將我們引到此地?」葉風嘲諷的看著三人,哂笑道。

他的神念已經探查過周圍,方圓十里範圍並無其他人出現,以這三人的實力,更本不可能置他們於死地。葉風相信,這裡面一定有他沒想到的地方,事情太過詭異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駱家三人臉上都露出詭異而瘋狂的笑意,一人開口說道:「一會兒你們自會知道,這裡就是你們的埋骨之處。」

「想要我死的人很多,結果他們都一一死在我手中,今天你們也不例外。敢算計我,就要承受死亡的後果。」葉風冷笑道,和赫連素素逼向三人。

駱家三人看著逼近而來的葉風兩人,不但沒有顯得焦急害怕,反而露出得逞之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