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葉擺擺手,笑道:“這個無妨,他愛試的話,就讓他試試好了。”

“對了,駱公子,不知那位單心,你打算怎麼處置?”

單心人是駱葉制服的,青衣剛也沒有擅作主張對他怎麼樣,只不過是關在柴房裏,卸下了儲納戒,作爲了一名俘虜而已。

駱葉想了想,兀自說道:“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東西是不好招惹的,比如說困獸。狗急跳牆,兔急咬人, 美食主播教你如何養鬼 ,一旦反撲,肯定是會很棘手的!”

“哦,這個倒不怕,我將他的儲納戒取了下來,沒有了兵器,他就跟廢人差不多,根本不懂怎麼運用真氣。”青衣剛陰惻惻的笑着,虎軀輕抖,險惡不已。


駱葉接過儲納戒,心有靈犀的笑了,“那傢伙確實是,沒了兵器,就啥都不會了。”

血雀罕見的傳來聲音,“他應該是華戰城的軍人,而且是隻訓練槍技的那一類特種兵,對於格鬥雖然也懂,但對付修者的話,跟小孩玩過家家差不多。”

“中土神州的修者,分類與這邊不同?”駱葉神色一動,進入識海。

“自然,像我這樣的,與東方神洲的修者無太大區別,在那裏是比較特殊的一類,剩下的基本都是依靠現代化兵器,加上真氣的輔助,作爲特殊修者。”血雀陷入深深的回憶,眼中流露出一陣緬懷之情。

小蚨譏誚的插一句,“行了行了,別回憶過去,你現在跟我一起,比在中土神州不要幸福的多?”

駱葉做乾嘔狀,逗的血雀花枝亂顫。

“你找事?”小蚨揚手就要將手中的火雷珠扔出去,一臉不善地看着駱葉。

駱葉混若無事地看了小蚨一眼,用大小如意將那枚儲納戒拿了進來,語氣調侃,“跟哥翻臉?那這裏面的東西可就不給你看了。”

手指一顫,火雷珠倏得消失不見,小蚨諂笑道:“誰要跟你翻臉啊,嘿嘿,對吧小麻雀。”

“前輩說的不錯。”被這兩個活寶給逗的眉開眼笑的血雀心情不錯,而且她也想看看那儲納戒中都有什麼東西,飛快得說,“你快點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吧,說不定裏面的東西我會用。”

“嘿嘿,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這就拿出來!”

駱葉調動識海內的強悍神識,直接衝了進去,只一擊,就將儲納戒中蘊含着的微弱神識給抹殺掉!

稀里嘩啦!

他懷抱着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一堆東西,新奇古怪,各式各樣,看的駱葉、小蚨兄弟倆大眼瞪小眼,全都傻了。

只有血雀在欣喜的圍着它們打轉,拱拱這個,看看那個,歡喜道:“不錯不錯,那小子帶的東西倒是全啊,呦,連相機和平板電腦都帶來了,挺新潮的啊!”

說罷,血雀運用起修煉的法訣,將一股靈魂之力操動起來,竟然比手還要靈活許多,拿起相機,擺弄一陣,更是高興,“還有不少電,來給你們哥倆兒照張相!”

咔嚓!

閃光燈倏得照亮整個識海,把駱葉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回擊,但發現只是那麼一閃,而且那東西也沒有什麼真氣波動,好像不是什麼法寶兵器。

“過來看看,小女子的技術還是很不錯的。”血雀興高采烈的將相機遞了過去,一副賣弄風騷的得意樣子,“當初在中土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很不錯的攝影家的,只不過有任務在身,纔到了這。”

駱葉和小蚨稍微猶豫了一下,終於忍不住心中好奇,挪動腳步湊了過去,瞪大了眼睛,終於看清楚相機屏幕上的圖像。

繁密的妖靈樹下,駱葉站左,小蚨靠右,互相打量着對方,一整眼的狐疑和驚歎,最可愛的是駱葉,能清晰的看清楚他在吞嚥唾沫的瞬間,那一口唾沫卡在嗓子眼裏,讓他的眼睛睜的異常的大,十分有趣。

“嘿嘿,小女子拍的不錯吧。”

見駱葉張大了嘴巴,伸手接過相機的時候,血雀那小小的虛榮心被徹底的滿足,趾高氣昂的在空中轉着圈,不過下一刻,他就一下子傻眼了,連扇動翅膀都忘記了。

駱葉一把將相機扔在地上,一腳接着一腳,狠狠的踩着,口中無德,“照妖鏡?哥是修者,是人,要照照那邊那條青蚨水蟲去!”

小蚨臉色微變,不過也沒有說話,似乎對駱葉的反應還持默許態度,半晌過後,兀自言語,“哥有那麼慫嗎?什麼劣質法寶?不堪一擊!”

說罷,哥倆兒又互看一眼,十分猖狂的笑着。

血雀無語的看着他們,想要解釋一番,卻又不知如何開口。怎麼說?告訴他們這叫高科技?不需要真氣的東西?駱葉那小子還好,萬一不小心惹到了小蚨,說不定真把我的毛都拔乾淨了!

將已經被碎屍萬段的相機拿出識海,駱葉繼續研究着那一堆東西,大部分都是野外裝備什麼的,匕首、斧子、鏟子居多,當然也有兩箱子彈,讓駱葉狠狠的鄙視了單心一次。

“哥把你這些東西都沒收了,看你以後在這裏還怎麼爲非作歹!”

“哎?這個東西我認識!”小蚨忽然從一堆冷兵器中扯出一塊不料,嘿嘿笑了兩聲,將自己黑亮如瀑的長髮抓成兩個沖天髻,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這個是束頭髮用的髮帶吧,唔,挺新潮的啊!”

血雀看着找回點面子的小蚨,自己都快要哭出來了,緊緊束在小蚨頭髮上的那散發着黃色柔光的,竟然是一件用料極少的薄如蟬翼的、、、比基尼內衣!

而那黃色柔光,正是來自於中土神州上用來裝飾衣服的熒光粉。

“這該不會是那小子的老相好送給他的定情信物吧?”

這是浮現在血雀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旋即她的心又瞬間提了上來,小蚨正好將那平板電腦拿了起來,一臉疑惑的樣子,時不時的用手敲敲,發出咚咚的聲音。

她趕快湊了上去,心想可不能再讓這倆人糟蹋東西了,討好道:“前輩,這個東西我認識,讓我來吧?”

“哦?那你來。”小蚨順手就給了她,同駱葉站在一旁,期待的等待着。

泡沫之夏Ⅱ ,不過我想最適合你們的,應該就是看電影吧。”本來血雀想要說聽音樂,可她忽然想起來駱葉本身就是一位樂師,對這種東西應該不算太好奇,就想到了看電影,她一邊在上面搜索着,一邊解釋,“這個叫平板電腦,不是什麼法寶,用的是電,不不不,不是雷電,是電壓比較低的電。什麼?顯影布?跟那種東西也差不多吧,不過不需要神識。”

她發覺自己解釋也解釋不清楚,便打算直接給他們找一個比較出名的電影,讓他們看一下。

《大戰女兒國》!

“女兒國?這個可是不錯的片子,經典名著,西遊,你們知道吧?”

駱葉和小蚨都想回答,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失望的搖了搖頭。

Wωω◆ TTκan◆ C 〇

“嘿嘿,看了就知道了,你們肯定會喜歡的!”血雀拋給他們一個神祕的眼神,用靈魂之力幻化而成的觸手,點了一下播放鍵。

當這部電影開始播放的時候,血雀第三次傻了眼,而且是徹底的呆滯住,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這是什麼西遊?分明是最流行的男女牀上戰鬥片!並且還是一男御十女!

呃、、、她忽然想起這部電影的名字,頓時哭笑不得,暗暗驚歎那些電影導演起名字的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偏偏,這裏有位行家,就喜歡這種東西。

“啊哈哈,這個好啊,這個好!嘖嘖,厲害啊,呦?這是什麼姿勢?”小蚨眉開眼笑的搶過平板電腦,席地而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時不時發來贊聲,已經完全迷了進去!

唯一讓血雀感到心安的是,駱葉對此倒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只看了一眼,就面紅耳赤的啐着,不敢再視,氣沖沖得說了一句,“我去找單心,他也太不正經了!”便退出了識海。


~

被軟禁的單心還維持着一個表情,死死盯着黃泉圖,心裏除了驚駭,再也容不下其他的情緒。

就連坐在那裏喝靈茶的駱葉以及青衣剛,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他都沒有發覺。

反觀那名侍女,則是心頭小鹿亂撞,激動的身體都在微微發抖。

房門打開了。

駱葉尾隨着青衣剛走了進來,他對於這名有着奇怪兵器的中土人很感興趣,相反是旁邊這位侍女,被他有些無情的忽略掉了。

那侍女剛剛開口說了一句“駱公子”,就被駱葉使喚了出去,“我跟他有事情要說,你去外面等候吧。”

“駱公子跟我說話了!”這是那侍女關上房門說的唯一一句話,而且由於太過興奮,身在柴房中的駱葉和單心都聽的清清楚楚。

單心苦笑着說道:“看來那個姑娘很喜歡你啊。”

“呃、、、是嗎?”駱葉乾笑了兩聲,不過旋即進入正題,“你的那枚儲納戒中,都是些什麼東西?那個什麼電腦,怎麼會出現那些影像?”

“那些影像?啊,沒錯兒,你也喜歡看?這是來到這裏之後,我唯一排解寂寞的途徑了!”

單心聽見駱葉說出電腦兩個字就嚇了一跳,經過在紅衣家的這一段時間,他對於這邊的修者世界瞭解的很,這裏的人們雖然神通廣大,但對於科技這種東西好像一無所知,但他沒料到這麼快,自己所觀察到的這個現象就被駱葉打破。

打敗自己的這個傢伙,懂的很多嘛,看不出來啊,這還是個狼~友!

“哥纔不喜歡這種東西!”駱葉沒好氣的白他一眼,認真說道,“你既然懂得使用真氣,爲何不好好修煉,只知道藉助外物,沒了那些黑色的兵器,你什麼都不會了,對於紅衣家也一無所用了。”

單心沒想到駱葉話鋒一轉,直接對着自己一通批評,心中頓時對駱葉的印象又壞了幾分,“沒想到這傢伙這麼虛僞,喜歡看還在這硬裝,唉,你們是修者,我是忍者,專門忍受你這種小人!”

不過,如今他被軟禁,自然不敢將這些都說出來,裝作悻悻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多謝你的提醒。”

“嗯、、、”

還沒等駱葉將剩下的話說完,一旁的青衣剛開口了。

“駱公子,他心中卻不是那麼想的,他在嘲諷你虛僞。”

“啊?你怎麼知道?”駱葉愣了,擡起頭看着連連冷笑的青衣剛。

“青衣家有獨門的探察術法,自然也掌握了一些比較實用的讀心術。”青衣剛微笑着說,“剛剛這小子在心裏說你虛僞來着,哼哼,還想騙我?”

駱葉臉色一陣紅一陣青,對於青衣剛的話他並不懷疑,這世上的術法何止千萬,有這樣的術法自然不稀奇。可自己的識海中還住着小蚨跟血雀,難道他也能讀出來自己同小蚨之間的對話?

看着駱葉那有些不自然的臉色,青衣剛猜的出來,爲駱葉寬了心,“不過這種讀心術對於神識稍微強點的就不起作用了,駱公子的符陣之學獨步天下,神識自然不在話下,但對付像他這樣半調子的修者,卻百試不爽,他現在正在心中罵我多嘴多舌呢。”

說着,青衣剛指了指面部肌肉僵硬的單心。

對啊,哥的神識很強的,哎?話說回來,讀心術是專攻神識的,那就是說我也有可能掌握這種術法,不知道小蚨會不會。

駱葉懷揣着這個疑問,進入了識海,無奈的看着小蚨,笑罵道:“你怎麼還在看這東西,喂,我跟你說啊,你頭上戴着的這個頭帶可不怎麼好看,越看越彆扭。”

血雀在一旁偷偷笑,心中說道,這分明是施主頭頂兇兆(胸罩)嘛!

“小麻雀!”


正看的津津有味的小蚨,忽然神情大變,身形化作一縷細煙,朝血雀飛去,“你怎麼不告訴我這東西的真實用途!”

血雀被他扯動的渾身劇痛,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赫然發現,在平板電腦的屏幕上,一名身着比基尼的美女正在那裏俯首弄姿,回首百媚! 那臺平板電腦的下場自然相當悽慘,讓血雀想起來,就心生寒意。

女扮男裝:囂張閒王 ,無論駱葉怎麼喊,他都死活不肯再出來說一句話。

識海中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

“駱公子?”青衣剛的聲音從識海外傳來,像是黃鐘大呂一般,“這傢伙該怎麼辦?砍了他?”

單心一聽就慌了,氣得直欲吐血,有心想點理由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可面前有個會讀心術的傢伙,任他如何舌燦蓮花也沒有用、、、、、、

軟的不行,還不如死的重於泰山一點!

“駱公子是吧?在中土神州,非法監禁軍人可是犯法的!就算你要處我以死刑,至少也要有法院的判決吧!”單心索性心一橫,知道眼前的局勢自己也控制不了,一轉念就發揮起自己的男子漢氣概,嘴裏說着駱葉根本聽不懂的胡話,心中乾脆什麼都不想,讓那個會讀心術的傢伙猜去吧!

“呃、、、你是不是搞錯了?這裏可是東方神洲,你來這裏有沒有交保護費暫且不提,你還跟我提上條件了!再跟你說明白點,這裏我就是法,說給你死刑就是死刑,根本就不帶含糊的!”

駱葉被他一激,小孩心性也冒了上來,讓一旁的青衣剛聽的哭笑不得。

“你!”單心狠狠得與他對視,忽然眼神一軟,鬱悶道,“最起碼,我對紅衣家另外中土的軍人還了解點,要殺我也留到那時候再殺吧!”

“哦?你的意思是留下你,對我們打敗紅衣家很有幫助?”

單心見駱葉的口風鬆了一點,頓時驕傲起來,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中土神州的軍人可不是隻來了一個兵種,比我厲害的大有人在,有句話說得好,知己知彼方百戰不殆,你說是不是?”

駱葉故裝作沉思的樣子,想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有點道理,那你倒說說。”

單心神祕笑笑,連話都不說了,只在心裏唸叨了一句話,“我已經看出來了,你們根本就沒打算殺我,想從我嘴裏套話出來,不好生伺候着,我不說!”


“你可說話啊!”

駱葉的本意還真被單心給琢磨透了,雖然有堪稱無敵的黃泉圖在手,但駱葉可不想一直窩在青衣府裏同紅衣家耗着,若能夠知道紅衣家的勢力,對於他來說便相當於如虎添翼。

所以當單心態度轉變成強硬的時候,駱葉便有點着急了,也露出了一點小馬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